忆唐记
忆唐记

忆唐记

农夫红烧肉

历史/两晋隋唐

更新时间:2021-08-04 02:57:35

这里是滇南国,我是赵言,我已经八十岁了,这可能是我人生的终点,我留下这本书,是想告诉后人,我也曾经很幸福。
这就是我的故事,你想知道吗,坐下听我慢慢道来.....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章 踏上旅途

第一章 我是赵言

  公元581年,在这南半球的一个小角落有一个叫滇南的国家,偏僻寂静,甚至鲜有人知,但是风景秀丽,水甜人美,简直就是一方世外桃源。

  我叫赵言,出生在滇南国最南边的一个小镇上,我的父亲在镇长家跑着马帮拉货的生意,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不幸去世了,她长什么样子我都没有见过,但是父亲说我娘可是这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

  虽然从小就没有了母亲,但是父亲对我很好,无奈就是父亲经常出远门,一次就是好几天,我只能天天在老爷家里待着,老爷对我们这些下人都很好,我的童年生活还是非常快乐的,不过我也很想赶快长大,和父亲一起去跑马帮,能帮助他减轻一些负担,不过我现在也只有9岁,更多的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老爷也是个苦命人,虽然家财万贯,少爷却是个嗜赌成瘾的人,二小姐还在小的时候就坏了身子,和我一样八九岁的年纪就天天坐在轮椅上,大奶奶也是苦不堪言,看着二小姐也是天天以泪洗面。

  我在家里也只是帮着卢管家拾拾柴火,没有事情的时候就照看一下二小姐,我和二小姐可以说是一块长大的好朋友,我们之间两小无猜,也不话不谈,她总说自己活着是给家里填了累赘,很多次都想一死了之,这样花一样的年纪也确实应该天天游玩,无忧无虑,谁会想天天坐在个木疙瘩上,出个门没有人陪着迈个坎都费劲。

  我也是没有办法也是只能安慰着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不了我照顾你一辈子。”

  我想她可能也不会当真吧,毕竟主仆之分在这个时候还是比较严重的,但是每次这样说的时候她都呆呆的望着我,眼睛总是泪汪汪的,一哭就会哭好久,安慰都安慰不过来,女人可真麻烦。

  不过那又能怎么样谁让我只是个认人差遣的小杂役。

  “你是不是也嫌弃我是个瘫子”一个小女孩坐在一个木轮椅上,右手死命拽着一个同龄小男孩,眼中泛着泪花,时不时还抽泣两声,看着挺让人心疼的。

  “二小姐,怎么会呢,您就不要多想,虽然我们是主奴的关系,您也不排斥我,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呀,怎么会嫌弃您呢,我还托您的福,陪着您读书,我也学到不少知识,我还得感谢您都来不及,放心二小姐,小的会永远照顾二小姐的。”

  这拍着胸脯说的头头是道的毛头小子就是我赵言,父亲给我取这个名字就是因为人要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要做一个言之有信之人,所以给我取名为赵言。

  这位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就是我们滇南国,六思镇镇长杨明浩之女杨雅菡,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小小年纪就成了这个样子,听卢管家的父亲说,是小时候误食了什么毒药,要不是及时医治可能早已命丧黄泉。哎,可惜了不然以后肯定是我们六思镇上百年不遇的大美人。

  “赵小子,你出来一下,老爷请了个神医来给二小姐看病了。”

  门外传来一阵青涩的声音,正是卢管家,卢豪,各位可能有所不知,杨老爷家的管家都是世袭制的,据说从他太爷爷那一辈就开始给老爷家做管家,到他着可是第五代人了,才刚刚16岁就开始掌管这个家里面三十多号下人的日常起居可十分了不得了。

  我答应一声,安抚安抚二小姐我就出了门来,看见一位满头宾白胡子拉碴的老者,背着个大箱子,看来十分德重的样子,我微微点头向老者问好,但他好像不是很待见我的样子径直走进了小姐的房间。

  老爷也来了,叫卢管家将我带离这里说是不要耽搁大师,影响他的操作,我也甚是不解,但无奈也只能安然照办。

  “赵小子,这次你父亲押镖,为何我父亲也跟着去了,家里还有很多零碎的小事处理不了,真是弄得我心烦意乱。”

  我这次可惨了,又被卢管家逮到大倒苦水,虽然管家是世袭制但是也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大至银两饭票,小至柴米油盐,都归他管,倒是才接手不久,比较生疏还是正常的。

  “谁知道呢,听父亲说是老爷的安排,说是这次货物批量多任务重,就安排着一同前去,大致应该就是这样,明天应该就能回到府上了。”

  我可得找个理由推脱一下,不然耳根子非被他说出茧子不可。

  “我去看看这次老爷请了个什么人,好像挺厉害的样子,说不定二小姐就能下地走路了。”

  说完我就立马溜之大吉,任他在后面怎么叫我都不带答应的,他也是无奈,毕竟我的靠山可是二小姐,老爷的掌上明珠,就算被发现了也无济于事,我可不怕会被老爷责罚。

  我悄悄来到小姐的门前隔着房门细细听着他们的对话。

  “大师,这是小女的生辰八字,你看一看倒是个什么问题呀,小女才九岁,可不能就这样在椅子上待一辈子呀。”

  毕竟这是亲生父亲,为了治好女儿的病,什么奇方妙药都要是个遍,但这样的江湖郎中真的能医治好小姐的病吗,真奇怪,他的胡子看起来像是假的,都快掉了。

  “杨老爷,你看二小姐的生辰八字,五行缺木,木乃主仁,主健康之行,切命中有劫,此乃天定呀。”

  老者讲的倒是头头是道,我在门外都听蒙了,但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还有您请记住了,在小姐二十一岁那一年,找一个火格八字的卯年后生,与小姐完婚,可达逆转之意,有可能病情会有所好转。”

  老爷听完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样的后生要到哪里去找呀,找个卯年后生倒是不难,还要找命格全火的这不是大海捞针吗,要是像这般胡言乱语就能挣钱我还在这干个什么劲啊。

  “哦,大师这是什么意思,请明示呀,放心钱这方面一分钱都不会少的。”

  老爷从上衣口袋里面摸出明晃晃的三根金条放在了桌子上,在门外看得我是直眼馋。

  “老爷你有所不知,小姐五行缺木,此乃阴水盛行,找一个卯年火格后生能滋阴补阳,压住小姐命格里的煞,方能让小姐的病痊愈呐。”

  老者一边说着,这手不自觉的往金条上面蹭,这摆明的江湖郎中怎么能信呢,这三根金条我在杨家干上十辈子都不一定弄得到这么多的钱呐。

  “还有,切记家里面那些有水的东西就不要再摆了,尽快处理掉,这样只会给小姐的病情带来隐患呐。”

  “先生,家里好像没有这样的东西呀。哦,我忘了我的书房里有一个鱼缸,我现在立马叫人把它弄走。”

  老爷说完立马站起身来准备招呼佣人,吓得我一激灵,赶忙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恭迎着老爷,完了要是被发现我在这悄悄咪咪的又是免不了的臭骂,哎,认命吧。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老爷看见我在门口站着,还满身尘土,本以为会领到一顿口水套餐,没想到老爷只是摸摸我的头,轻声细语的说道:“好小子呀,雅菡能有你这样的朋友伴随长大,还是这丫头有福气呀,好吧,我房里书桌上那个鱼缸帮我拿去扔了,扔得越远越好,快去吧。”

  我是不敢多应一声,回答一声是就立马溜了。

  老爷房间里倒是书卷满堂,明窗净几,倒是不做多逗留,找到鱼缸准备报上就走,在抬起鱼缸之时,我发现桌子上的一本书下面压着一张小字条,这本着下人的身份是不应该翻老爷的桌子的,但是好奇心趋势着,还是打开看了看,上面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写着一个名字“卢佑”,这不是卢豪的父亲吗,我觉着挺奇怪的,但也没有多想,不过我在旁边的一个小盒子里也发现了许多这样的小纸条,上面写着很多马帮里面叔叔的名字,还有我爸爸赵冲的,这是什么意思呀。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