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和反派HE了
重生后和反派HE了

重生后和反派HE了

平戈

仙侠奇缘/武侠情缘

更新时间:2021-10-20 14:37:01

大婚当日被架上火场,当反派以命相救、未婚夫以刀架脖、昔日同门尽数冷眼旁观时,才知多年的情意不过是一场骗局。 ...带着悔恨赴死,却意外重生到悲剧开始之前,既然天不冷眼,定要逆反这废材般的命运。 ...只是这痴情反派怎么和当日不太一样? ...废材多年的躯壳又该怎么进阶?
目录

1年前·连载至82,不负

1,大婚之日

  六月初三。

  一个宜丧葬不宜嫁娶的日子。

  玄机门内,大片的白色帐幔讽刺着广场上的女人。

  她身着亲手缝制的红色嫁衣站在已燃烧得有半人高的火堆之前,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一柄残剑,对峙着对面的人。

  而她的对面站着一个同样身穿红色喜服的男子,剑眉星目,一身正气。

  “白玉晨,你非要在我们大喜之日逼我至绝路吗!”

  曾经何其温柔的嗓音却说着令人生寒的话:“百里乐央,你身为名门之后,却与鬼门中人里应外合残害同门,今日我便要替你已故去的父母清理门户!”

  那所谓和她理应外合的人,此刻却已经中了埋伏,明明可以逃离钳制,却偏偏甘愿留在这里,为她做最后一丝挣扎。

  她不过是三月前被鬼门抓走过几日,因为险些自尽才逃脱出来,怎么就被说成是和鬼门里应外合了?

  周围的同门冷眼旁观,更是有人发出尖锐的唾弃声:“这妖女怕是早就和宁千沉搅和在一起,居然还妄想嫁给玄机门少主?”

  “我看这鬼门门主对她一往情深,明知有埋伏还肯倾全力相救,指不定已经珠胎暗结了呢!”

  争执的话已经不屑再说出口,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提起手中的剑,却被被眼前的一抹红给轻易挑开,人已然踩在了为她准备的火堆之上。

  “烧死她!”

  “把她和鬼门的人一起烧死!”

  听着周遭侮辱性越来越强的话,她沉痛的闭上了眼睛,大婚当日被自己的未婚夫婿亲手送上火场,这个曾经许诺今生非她不娶不爱的玄机门少主在下一刻,已经赫然把手中的剑送入她的胸膛。

  即便如此,他却还依然怒视着自己,俊俏的脸上满是嫌恶,冷漠至极说道:“我早知你我成亲之日这厮会来捣乱,所以提前布下了这天罗地网让你二人插翅难逃,你现在自决的话,我可以看在往日的情面上给你好好安葬。”

  往日的情面?

  真是笑话,在他早已经准备好在今日布局、相信她和宁千沉有勾结的时候,这情面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如果早知如此,她倒宁愿真的和鬼门有所勾结,也不至于落得今日这个下场。

  低头看了一眼,火焰已经燃上了她的衣角,曾经满腹期待绣上的花纹,都在嘲笑着她有多蠢。

  旁边的真气突然涌动,一直被五人阵法钳制的宁千沉猛然爆起,以一人之力破了出来,直接掠到她身侧,一把将人从火中给拉了出来。

  “活着。”

  他只说了两个字,便用尽全部的力量将她给推了出去,然后以一人之力抵挡以白玉晨为首的众人。

  画面定格在他满是血迹的白色背影上,惨然而又决绝,百里乐央还没开始后退,就被带人前来的林芷萱给再次送了一剑。

  “新娘子这是要去哪儿呢?”

  随着口中的鲜血涌出,她无力地说道:“你们静心门……”

  “三个月前我便与玄机门的少主成了亲,这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还分哪门哪派呢?”

  说话的人名为林芷萱,自幼便生得十分貌美,从眼睛到声音都带着一股子酥劲,娇俏的鼻子和红唇更是妩媚多姿,让看的人挪不开眼,生怕她的骄矜使不到自己身上。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被她叫了十八年的妹妹。

  可明明今日是白玉晨和她的婚事,怎么三月前……对了,三个月前她还在鬼门之中!

  原来如此。

  见她面色苍白摇摇欲坠,林芷萱捂着嘴笑了笑:“百里乐央,你不会还傻呵呵地以为玉晨是要同你成亲的吧?他只不过是借着这个幌子要将你和鬼门一网打尽罢了。”

  事到如今,她怎会不知真相,垂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剑孔,固执地握紧了拳头:“我身为雪吟山庄的唯一后人,绝不可能和鬼门中人有牵扯!”

  这是她那对早逝的父母赋予她的唯一荣耀,绝不容别人置喙。

  “笑话……还雪吟山庄呢,你那不争气的父母当初可就是因为逃到了鬼门去,这才被玄机门趁机给灭了门,至于你这个祸害,被灭门仇人拿来当做废物一样的养大,就是为了今日所用,居然还以为自己真能入到了门?”

  林芷萱的话字句诛心,却详尽了事实。

  她的确身无所长,甚至连一记剑招都不会使,这些年被玄机门所谓的娇养长大,除了知道要痛恨鬼门之外,她也只会识字和刺绣。

  在这个崇武的世道,她的确就是个废物。

  可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亲人皆是被玄机门所杀!

  今日的自己都尚且如此,那当年的雪吟山庄怎会不是一笔血债!

  可这戏,怎么就能天衣无缝的演了十八年?

  终究是她太蠢,错把仇人当成了亲。

  “要不是三个月前我和玉晨做局,让宁千沉误以为你有劫难而把你掳走,哪有今日这样的好戏可以看呢?”

  连被鬼门掳去也不过是他们的做的局。

  林芷萱看着她不停渗着血的伤口,知道今日已经是她的末日,倒也不客气拔出了佩剑:“玉晨与我情意相通多年,为了让你这个废物有点用处,可真是难为了我很久呢。”

  说完,剑再次刺穿了她的腹部,以林芷萱如今的道行,百里乐央是连挣扎的资格都没有,看着剑在自己身上又落下血孔后,她终于倒了下去。

  旁边趴着的是想要救她却丢了自己性命的宁千沉,他的双眼满是血色的液体,唯一能挣扎的手指动了动,说了最后一句话:“百里乐央,你要活着……”

  她还如何能活?

  被算计了十八年,俨然成为了一个废物,如今伤重至此,唯一的援助也已经筋脉尽断,她如何还能逃得出去。

  曾经她引以为恶的鬼门为了救她倾尽一切,举世无双的门主宁千沉已然断气在她的身旁。

  而她视如手足的同门却个个都期盼着她死,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口腹蜜剑,却做着最恶心的算计,将她的一切都踏在脚底。

  父母、雪吟山庄、宁千沉……

  这世间的道,到底是个什么道理?

  随手捡起地上的半柄残剑,她毅然决然地抹了自己的脖子,就算是死,她也要死在自己的剑下。

  只是辜负了这世上唯一还期望她活着的人:“宁千沉,对不起……”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