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赋
初唐赋

初唐赋

保鲜魔

历史/两晋隋唐

更新时间:2021-08-16 17:30:01

玄武门上鲜血侵染,皇朝之中,百废待兴,朝局动荡,突厥的铁蹄踏破城关,渭水之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异族嚣张、生灵涂炭、恨不得提起长枪死战到底,还我大唐盛世河山! 也罢,山河飘摇,纵马长驰,气势如豪,文臣怒斥,武将不倒,独具风骚! 我的大唐将不再有悲哀,只有铁蹄飞踏的豪情,指点方遒的文人气节,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气吞山河的帝王,温婉贤淑的皇后,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万世绵延! 这是一个伟大繁荣的时代,他辉煌的时候,君明臣贤、国富民强、威震四海、万国来邦! 这是一个不败的大唐,一个不朽的大唐!这是我的盛世大唐,我的《初唐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请假

第1章 陇西李氏,李笑浊

  大唐贞观七年。

  深夜。

  长安城。

  一间不大的小院里,悠悠转醒的李笑浊,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当摸到自己头上有个大包的时候,不由得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破口大骂了出来。

  “这么大个包,谁tnd偷袭老子!”

  娘希匹的,自己这些年功夫都练到姥姥家了,居然着了道,被人从身后敲了一闷棍。

  自己堂堂八极拳九级选手,洞察力和身法照比与其他一起学习的师兄弟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可是这也挡不住在大晚上被身后敲一闷棍啊!

  脑袋上传来的刺痛感让李笑浊十分的不舒服,揉了好一阵儿才惊醒。

  不对啊,自己的头发什么时候这么长了,简直到了长发及腰的程度了,就算自己热爱古文化留起长发也绝对没有这么长啊……

  难道,谁给自己的头发打激素了?!

  不过下一秒他却看着身边的环境更加懵了!

  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子,屋子里的陈设非常简单,一桌两椅,一个发花的铜镜和自己身下的床榻。

  这是什么情况啊,正当李笑浊还在疑惑的时候,脑袋再一次传来了刺痛,而这一次并不是因为头上的包,是因为脑子当中突然多出来的记忆!

  是的,记忆突然就多了出来,而且这记忆还不是他的……

  当把脑海中突然出现的记忆彻底消化完的时候,李笑浊捂着脑袋不由得暗骂。

  “靠,穿越了……”

  是的,身为21世纪友好青年的他穿越了,穿越到唐朝的贞观年间。

  而他魂穿的这位约摸年龄16岁的少年,很巧,跟他同名同姓也叫李笑浊。

  不过这位少年的身份可大有来头,是五姓七望当中,陇西李氏的分支少爷。

  陇西李氏是仅次于太原王氏的第二大家族,而且和皇宫的那位也有着非浅的关系。

  因为同为李姓,陇西李氏算得上皇亲国戚了。

  不过这前身貌似太悲催了一些,李笑浊的父亲虽是世家大族,但却是商贾出身,在族中的地位一向非常低微,前段时间因为身染恶极不幸离世,所以家族内的那些老人,便落井下石想要收回房契地契。

  前身也是个硬气的少年郎,一气之下跟陇西李氏脱离关系,带着一个老仆住在长安城不起眼的一处茅屋。

  当然,陇西李氏作为世家大族该要的名声还是要的,对外声称是把李笑浊在族中除名,从此作为一名庶人,与陇西李氏再无半点关系!

  话虽是这么说,但其实影响和关系并不算太大,毕竟在这个时代,商贾的地位非常低的,名声好坏已经无所谓了。

  李笑浊的父亲为了让自己的儿子摆脱商贾的身份,索性就让他去念书了,只不过可惜的是,少年是好少年,做商贾是个好料子,读书写字却什么都不行。

  父亲走后,他和那名老仆更是忙前忙后的,经营着一家小饭馆,本来身体就比较羸弱,但与客人发生了口角,被那名客人一把推倒在地,当场晕了过去。

  因为体质太差的缘故,昏迷的这几日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后一命呜呼,才会被李笑浊占了便宜,鸠占鹊巢。

  “这叫什么事儿啊,前身这么废,我都看不下去了!”

  整理脑海中的记忆,李笑浊不由得哀叹了一口气。

  据他的记忆中得知,家里的小饭馆本来经营的就不算景气,已经快到了接不开锅的程度了,再这么下去的话,自己恐怕要喝西北风了。

  “少爷,您醒了吗?!”

  房间外的门轻轻叩响,随即被推开,一身粗布麻衣年龄约摸五六十岁的老者一脸高兴的看着坐在床榻的李笑浊。

  “我没事了,福伯,这几天麻烦您了。”

  看着来者,李笑浊连忙起身一脸憨厚的笑着。

  从记忆中得知,进来的老人正是家中以前的老管家福伯,而福伯在李家呆了三四十年的时间,虽然作为管家,可就连李笑浊的父亲都对他恭敬有加,而李笑浊从小也是被这位老管家带大的,在心中自然是尊敬无比。

  “少爷哪的话,看到少爷没事,老奴我就放心了!”

  福伯老眼中闪烁着泪花,对于李笑浊身体的状况他是十分了解的,本来已经到了弥留之际,老管家福伯已经想好等到少爷大去之后,就一同跟随少爷去了,可是老天有眼啊,少爷一下子就恢复过来了,这如何不让他高兴呢?!

  可怜这位老管家还不知道前主早就嗝屁了,罢了罢了,既然自己成为了对方就自然不会亏待福伯的。

  “福伯,您哭什么,我这不是好起来了嘛!”

  搀扶起福伯,李笑浊心头有些不是滋味,前身的感受,他也是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

  这世上要说谁人对他最好,除了找找逝去的阿娘和前不久去世的父亲,那就只剩福伯了。

  要知道当初解散李宅,让下人自谋出路,只有福伯不愿离开,他老人家的话讲,他在李府侍奉了40年,早就对老爷少爷有了感情,就算没有工钱,也愿意照顾少爷,而且少爷这副体弱多病的样子,也始终让他放不下心,如果少爷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他可没脸去见死去的老爷。

  “我是高兴啊,少爷,您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有脸去见老爷啊?!”

  福伯一时间不由得老泪纵横,少爷安然无恙便是最好,生活仍要继续,一主一仆相互扶持,日子总有一天会起来的。

  “啊,对了少爷,等过段时间您身体恢复了,咱们的小馆也得继续开张了,实在是家中没有太多的钱粮了。”

  抹了一把眼泪,福伯看着李笑浊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几天饭馆没有开张,家里的钱大部分都用来给李笑浊看病,如果再不继续营业的话,家里肯定揭不开锅了。

  “我的身体无碍,福伯,咱们明天就开张。”

  “少爷,小馆的事有我就好了,您还是安心读书,毕竟老爷也是希望你踏入仕途……”

  “我对当官不感兴趣,现在的生活挺好,对了,把厨子给辞掉吧,今后饭馆就由我来掌勺,麻烦您多费心了!”

  毕竟这个时代,大家吃的都是一些炖菜,食不知味,而自己可是来自现代的有志青年,随便做出一样美食,就能让这群唐朝人吃的连舌头都能吞下去。

  他有信心,能将这间小馆给经营下去,等有钱之后,就做一个小纨绔,好好的享受人生岂不妙哉?!

  “万万不可,君子远庖厨啊……这……”

  “福伯,您不要再劝了,我心里有数。”

  看着李笑浊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微光,见劝不动,福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暗自感叹。

  “少爷啊!但愿如此吧!”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