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雨既过江映空
鸣雨既过江映空

鸣雨既过江映空

时有木乂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2-02-14 18:04:19

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是怎样的感受呢,这就好像你本该生活在海里可却喜欢天空翱翔的鸟儿。永远触不可及。   江映空追逐着廖鸣雨,廖鸣雨追逐着厉歌。   我仰望着你时你却注视着她。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再喜欢你了。   我的前方真的一片黑暗吗,可你在哪里就是一束光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三十六章

第一章 换位置

  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是怎样的感受呢,这就好像你本该生活在海里可却想要去天空做一只翱翔的鸟儿。永远触不可及。

  江映空呆呆的站在讲台上,看着教室里该搬桌子的搬桌子,搬书的搬书,熙熙攘攘,说话交流的声音混杂着桌椅拖动的声音,令人听了发烦。

  按理说这时候她也应该去搬书,可她实在不知道坐哪去和谁坐。她的两个好姐妹,陈默和她已经坐了一年了,现在高二了陈默说真的忍不住她上课天天睡觉,要求换个同桌。她倒是非常理解也很乐意,毕竟陈默可是常居年级前十的孩子。至于秋鹿嘛,她和同桌约好要一起坐的,根本不给她插足的机会!

  唉!江映空暗自叹气。这次考试她又垫底。根本没有选位置的机会啊。到最后岂不是只能坐第一排了。以她瞌睡虫的厉害程度,坐第一排活不了两天就该被叫家长了。

  此时她也在反省自己,真是恨铁不成钢。

  看着刚走出教室门的班主任,江映空突然追了出去。这绝对是她高中以来第一次主动找老师!心里难免会有些害怕。

  以至于说话前言不搭后语。

  江映空:“老师,老师!您等等。那个……我想一个人坐,啊,不是。我们班不是又来了一个新同学嘛。人数就打单了。所以我想自己一个人坐前面。”

  老邓睥睨她一眼:“前面怎么坐?讲台上单独放你一个?”

  “不是,老师。我是说后面。反正后面也空着。”

  一个人坐在后面没人打扰,我一定能专心好好学习的。给自己压力才能有学习的动力。江映空暗暗的想着。

  “行,随便你吧。不要到后面给我搞什么小动作啊!”老邓犹豫了好一阵子才答应她。

  于是江映空一回教室,就拖着自己的桌子往后去。秋鹿见状赶忙拦住她,以为是自己没答应她和她坐同桌她生气才出此下策的。

  “映空,你这是干什么呀?那个……我,对不起。但你这桌子拉后面去是干什么啊。这样多不好啊,你眼睛又近视不适合坐后面。”她说着还一个劲的给陈默使眼色。

  陈默也停下手中的动作,走了过来:“你这是生气了?换同桌这事我们不是都商量好了吗?!”

  江映空承认此刻她觉得自己是孤独的,所以内心憋了一股气。

  “没有,只是觉得自己适合坐后面。打瞌睡老师永远也看不见,又不用被老师关注。自己独立学习挺好的。也不用担心和别人聊天浪费时间了。”

  陈默也有些生气了,觉得这事不是自己的错,就回了位置上去。

  秋鹿却不依不饶的跟着江映空。

  “你也别管我了,快去整理东西吧。待会老邓还要来放学呢。”江映空搬着重重的桌子,有气无力的说。语气没有一丝抱怨,有的只是失落。

  秋鹿也拿她没办法,只能回到自己位置上了。不一会老邓也走进了教室。

  教室两个大组分开,每个大组四人并肩齐坐,中间和两边都空了一条过道。即八个小组,每组将近八个人。不过一二三小组每组七个人,因此江映空就成了第一大组最后一排的唯一一个人了。

  老邓一来原本还如菜市场般热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了,班里的气氛又是焕然一新。每每这个时候新组的同学们都忍不住唠唠两句。

  安静下来后大都又恢复平常的模样,该写作业的写作业,看书的看书。老邓对于位置这事也不多管。他在教室转了两圈后,走到江映空身旁停留了片刻。随后走到隔壁大组最后两个男生旁边,交代了些事情。接着传来的就是拖桌子的声音。

  江映空这才抬起头,眼中的阴郁依旧还未排解。这一抬头确实让她惊讶。老邓是不允许男女单独坐的,由于文科班女生多男生极少,最多出现的情况也是两男两女一排。那他这是??

  待两个男生搬好位置后,老邓再次走到江映空身旁,看着她道:“这下你有什么想法了吗。”

  ???什么鬼?什么叫有什么想法?

  江映空被老邓这话惊的久久不能平静,眉头紧拧一动不动的看着老邓。然而老邓并没有下文了,直接走出了教室!!

  被老邓这么莫名其妙一问,江映空原本的不快也消散了七七八八了。毕竟她是有同桌了,虽然……

  江映空转头看了看左手边的两只,廖鸣雨,一年来他们基本没说过什么话。她也没见过廖鸣雨和女生聊天玩闹。这……

  都一年的同学了,她可无比清楚的记得,廖鸣雨只和她说过一句话——你装什么淑女。

  装淑女这种东西是绝对没有的,首先从小她就不是淑女的样,虽然是内向嘴笨不怎么会和人打交道,但绝对不是淑女。她可是上的了树抓鸟,下的了河捉鱼的。再者她从小就跟邻居男生混大的。虽说男生缘不咋地不过怎么说也愧对淑女二字。

  至于廖鸣雨觉得她装淑女,不就是一到学校前的小陡坡前就下单车转而将单车推上来么!再说这也是有原因的,每到下雨天这个小陡坡都是格外的滑的,江映空表示她已经在这摔过两次了!!

  说多了都是泪,两次摔跤的时候正是人流高峰期。她已经没脸够再摔一次了。

  向小楠,这个孩子是真的话多,班上除了学霸厉歌就没他聊不来的人!江映空刚入学时的同桌就是向小楠,至于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当然是因为他那区于旁人的“伟岸”身躯以及他那温柔的比女孩子还温柔的声音。

  想当时,向小楠温温柔柔、客客气气问她数学题的时候,那真让她觉得眼前这孩子是个女生吧。

  还好还好,有小楠在应该不会太闷的。事实证明也确实是这样,尽管自不做同桌后两人都不怎么接触,可再凑到一起,向小楠就开始和她聊了起来。

  “哎呀,映空啊。又坐一起了哈。嘿嘿嘿,这后面也挺好的。”他说完又是一阵欢快的笑声。

  不得不说向小楠的笑声感染力真的太强了。他的笑声仿佛带有魔力,好听还格外搞笑,听着就忍不住让人发笑。江映空就随着他“嘿嘿嘿”笑着。随后两人又没完没了的聊了起来,只是坐在中间的廖鸣雨一直不语,低头看自己的书,偶尔也抬头望望前面。

  坐在最后排的视角也是绝了,这一望班上所有人的小动作基本都看得到。

  一眼揽尽全班人啊!当然这视角和讲台上还是没法比的。

  他就静静的时不时抬头望向前方。

  有同桌总比过孤单一人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