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凤战纪
火凤战纪

火凤战纪

机智的汉堡

玄幻/王朝争霸

更新时间:2021-08-15 15:42:38

火凤不死,涅槃重生。死里逃生的原宁开始了自己的复仇的计划。然而,等着他的,是一场更大的阴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七章 探监

第一章 围城

  汤城驻军大营。

  当鹰扬军副都统原宁吃下一盘麻辣小龙虾,两斤烤扇贝,三份熏牛肚和若干鲅鱼丸后,幸福的饱腹感自五脏六腑升起,直冲喉咙––

  “咯……”

  悠长的饱嗝后,原宁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见原宁酒足饭饱,一旁陪坐的汤城市长尤里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大人可是吃好了?不知汤城的饭菜合不合大人的胃口?”

  原宁看了看面前这个大腹便便的腐败老官僚,心里一阵腻歪。

  不过吃饱了就骂厨子显然是不道德的。原宁眯着眼睛说:“马马虎虎吧,尤市长怎么不动筷子呢?”

  尤里心里暗暗骂道:“汤城外面都被东蒙军队围得水泄不通了,也就你这个饭桶还有心情吃饭。”

  东蒙国于一个月前起兵五十万攻打明日帝国。由于边境守城都统伍克明的叛变,号称天下第一雄关的雅萨克要塞不到一天就被攻破。紧接着东蒙军以雷霆之势长驱直入,宛如一根利矛扎进了豆腐,明日帝国十余座边境城市接连沦陷。眼下东蒙军已经兵临汤城城下。

  汤城城小民寡,守是肯定守不住的。赶来支援的鹰扬军副都统原宁进城后未做任何部署却先行点菜,怎么看都更像是个饭桶。尤里心里已经开始构思投降书的草稿了。

  尤里闪烁的眼神将自己出卖的一干二净。原宁看了微微一笑:“尤市长可是有了退敌良策啊?”

  “下官深受圣皇帝和大宰执栽培多年,此刻唯原副都统马首是瞻,誓与汤城共存亡!”尤里眼含热泪,慷慨激昂。

  毕竟官阶相差悬殊,再瞧不起原宁,样子还是要做的。

  原宁抹了抹嘴,拉起尤里:“走,出去看看。”

  汤城城头,寒风凛冽,旌旗剧烈地抖动着。鹰扬军和原汤城守备军众将士分列两旁,脸颊冻得通红。

  城下黑压压一片军队,望不到边际。阵前一个赤膊大汉,扯着嗓子高声骂阵:““原宁小贼卑鄙无耻,胆小如鼠。臭狗屎!窝囊废!敢不敢出来和你爷爷决一死战……”

  大汉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但凡是一只略有廉耻的猪听了,都会羞愧地撞墙自尽。

  可惜原副都统的脸皮比汤城的城墙还要厚上三分。他仔细看了看城外的大汉––精壮的身材,粗犷的嗓门,丰富的词汇量,不由得竖了个大拇指:“真人才也!”

  尤里看了看城下的敌军,只感到头晕目眩,脚下一软差点掉下城头。

  原宁一把拉住尤里,眼神中充满了感动:“尤市长莫不是要替本将出战啊?”

  尤里正色道:“下官不才,恨不得现在就跳下城,和敌军拼个你死我活!”

  原宁点了点头:“我明日帝国连文官都如此刚烈,东蒙必败。尤市长只管放手一搏,汝妻我养之!”说完,便要松开手。

  尤里反应奇快,双手死死抓住原宁的胳膊,哭丧道:“原副都统千万不要撒手,下官恐高!下官恐高啊!”

  原宁哈哈大笑,像提一个小鸡崽子似的,把尤里扔在一边。尤里裤裆一热,瘫软在地上。

  “报告副都统,探马回报,前方敌军约有二十万之众,而且仍有大量数目不清的敌军向汤城集结!”鹰扬军参领木大林汇报道。

  另一位鹰扬军参领齐成道:“大人,林都统的援兵还需五天才能到达,汤城城墙年久失修,多处破损,怕是一天也撑不住,大人不如抓紧退到罗伦关,从长打算。”

  木大林眼睛瞪得老大:“放屁!汤城乃咽喉之地,一旦失守,东蒙就可以多路开花进军内陆,一个小小的罗伦关又能守多久?”

  齐成脸涨得通红:“汤城现在城墙破成什么样子了,大家都看得见。这种豆腐渣城拿什么去守!别说东蒙用攻城车,就是敌军武卒用脑袋都能给墙撞出个洞。”

  说完齐成一跺脚,脚下的墙砖不争气的裂成了两半。

  说到这里,众人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汤城守备军参领巴山。

  城墙的维护管理本就应该是守备军的职责。作为汤城守备军最高将领,巴山倒是一点也不尴尬,不阴不阳地说:“下官愚钝,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修缮城墙的专款。至于军费的划拨支出,各位大人还是得问问尤市长。”

  实际上帝国每年都会拨发大量的军费修缮城墙,没想到全都进了了尤里的肚里,化成了脂肪。

  尤里的小算盘打得很精明:东蒙与明日帝国已经十年没开过战了,更何况二者之间横亘着天下第一关–雅萨克关,汤城修得再好都是浪费。

  “原副都统,下官觉得齐参领的话有道理。汤城确实不值得一守,不如早点带鹰扬军退回后方罗伦关吧。我带领守备军留守汤城,保护鹰扬军后方安全。”

  巴山满眼瞧不起原宁,一个二十多岁小白脸能当上副都统,靠得无非是权势金钱,和那个大草包尤里又有什么区别。

  原宁听出了话里的讥讽。这些老兵油子,平日里最喜欢欺新,哪怕这个新人是长官也不例外。

  “巴参领,汤城平日里靠什么吃水。”

  原宁这没头没脑的话,让巴山一愣:“……汤城没有河流,家家都靠地下打井取水。”

  木大林脑子也没转过来:“大人,这个时候还研究吃水干什么?”

  齐成思忖片刻,眼睛亮了起来:“大人难道是打算用水来浇筑城墙?”

  原宁点了点头。

  数九寒天,结成的坚冰比普通的城墙还要硬上许多,而且光滑的冰面还会使敌军无法攀爬。

  巴山恍然大悟。

  “巴参领,请你火速带领守备军全城调集水源,浇筑城墙!”原宁表情坚毅。

  “是!大人!”巴山想不到这个小白脸肚子里多少还是有点货,不过在悬殊的武力对比下,浇筑城墙只能缓一时,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

  “原副都统,是否已经有了守城妙计?”

  “守城?”原宁向城外望去,近在咫尺的敌军如同黑色的鸦群,随时准备扑向汤城这块腐肉。

  “我可从来没打算要守。”原宁英俊的面庞上,一丝狡黠的笑容一闪而过。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