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龙
凶龙

凶龙

残梦浅汐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4-01-23 18:14:07

漫天繁星,映在眼底。此间事了,江湖再见。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176、火山吹风

1、天涯浪子

  秋风落叶,扭曲的飘叶稀稀拉拉的落在地面上,落在将军山的小道上,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辉,如似一条黄金大道。

  沈听澜抖落掉停靠在肩膀上的早已枯黄的叶子,他用细长的手指将另一片落在身旁的小孩头顶的黄叶子顺手拿去。尽管将军山的古道过于狭长,他却不敢松懈,

  多日的奔波导致他身心疲倦,同时也知道和自己一起漫步在黄金古道上的小孩也是否和自己一样身心疲惫。

  “明天还会继续吗?是继续这样行走,还是继续这样身心疲惫。”

  沈听澜叹了口气,又一次的将落在身旁小孩子身上的黄叶去掉,一阵秋风吹拂,他大声的咳嗽起来,使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他就仿佛坠入冰窟一般,麻木着他那孤单的知觉。

  此时晨雾还未退去,连绵的将军山脉还看不清它的轮廓。天上还飘着细雨,林间鸟兽嗡鸣作响。

  他回忆着往日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使得他原本单薄的身影更加纤弱。

  因为思念,因为想念.....

  秋天的气候总是多变,就像是沈听澜现在的心情一样,将念想化作秋雨。

  秋雨拍打在身上,他便会咳嗽几声,然后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感觉后,他就会从怀中摸出一枚丹药吃掉。

  他停下脚步,看着身边的小孩子,看着不断发抖的瘦小身躯,他发现自己确实忽略了身边人的情况。

  他好像变得不会关心别人了,好像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边走边回忆着,好像只有回忆才能抚平自己的伤痛。

  为什么会这样?

  这要问谁......自己吗?

  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真的看不清楚,好像所有人都害怕死亡,好像所有人都......

  想到这些,他就头疼,于是不再去想,不再去思考,这样他认为自己起码还活着。

  沈听澜运转炼气术,原本冰凉的双手瞬间充满温度,他吐出一股热气,感觉差不多了,于是伸出左手搭在身边小孩的头顶上。

  刚刚还在颤抖的小孩子此时已经不再畏惧冰冷的风了。

  他行走在古道之上,如同一匹桀骜的雄鹰,犀利的目光之下,警惕着四周。

  忽然,他又想到自己为什么会身边带着一个小孩子,思来想去,他感觉自己这些时间总是会间接性的遗忘。

  原来如此,他忽然想到,原来我们都是不幸的人......

  他低头看着两人单薄的身影,忽然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此时此景,他好像也曾经经历过,他想起了自己的师父,想起了那些曾经陪伴自己的人或物。

  想要再回忆之前的事情,大脑却空空如也,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飞向何处,落在何地。

  走了很久,他才想起身边的小孩子叫太布,无名无姓。

  虽然两人相识不久,但是也算彼此互相信任。

  太布将怀中的一柄断剑,悄悄的递到沈听澜面前,他猛的一颤,灵魂仿佛就像是被雷击一般。

  看着那柄断剑,沈听澜不由自主的拿在手中,仔细看着手中这柄锈迹斑斑的断剑。

  他此时不知道,拿剑的手竟然微微颤抖。

  往事历历在目,天下第一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落地如此。

  看到这柄断剑,他就像是看到了现在的自己,自己又何尝和这柄锈迹斑斑的断剑一样,破旧不堪。

  虽然自己武功全无,可是上天偏偏不让他死,机缘巧合之下习得先秦炼气之术,此等机缘犹如让他起死回生。

  沈听澜苦笑一声,伸手准备将手中的断剑抛到一边去,可是看到剑身上那几个歪歪扭扭的之后,又叹息一声,将断剑还给太布。

  即使是一柄断剑,可依然还是一柄神兵利器。

  这天下,神兵利器倒是不多,沈听澜庆幸自己差点就丢掉一柄神兵利器。

  他看向身边的太布,忽然明白,自己很少和太布交流。

  “太布你不怕吗?”沈听澜柔声说道。

  太布接过断剑,抬头看向比自己高很多的年轻人,“不怕。”

  “因为有你在......”

  沈听澜笑了笑,不再言语。

  他看向远方,那条散发着金黄色的大道,心中越发平稳,只因有人陪伴,倒也不显得孤单。

  沈听澜面容清秀,眼神淡漠,一身简朴白衣。太布一身黑灰色破旧衣衫,零乱的长发随风飘扬,手中紧握锈剑。

  两人行走在这山谷林间,显得格格不入。

  “我手中的剑真的是天下名剑吗?那他之前的主人是谁?很有名吗?”童声稚嫩,小孩一脸好奇的望着眼前的青年男子,看着青年男子嘴角微微一动,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有力,也有一丝悲凉。

  “等你完全洗去剑上的锈迹,你就会成为天底下最厉害的剑客了。你手中的剑名为無沉,乃是一柄......”沈听澜停顿片刻,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只因他自己不用剑了。

  沈听澜说到这里,停在原地,动耳一听,眼底寒光一闪,弯身抱起稚童,沉声道:“竟然追上来了,没想到这么快,看来我还是疏忽了,没想到闻到就能找到我们。”

  沈听澜一跃而起,这一跃就是十余丈远,怀中抱着小太布,飞快的越过山涧林野,朝着前方而行。一股白色之气从沈听澜身上散发出来,瞬间将两人包裹住,雨水触碰到两人时,立刻被这白色之气弹开,纷纷避让。

  此为,炼气术。气无形存于天地,风无声,雨无色。炼气,随亡朝消逝在时间长河中,逐渐淡出......

  看着逐渐远去的连绵山脉,小太布内心扑腾直跳,距离刚刚的地方已经很远了,后面依稀可以看见几个不断跃动的黑点,一直紧紧的跟在身后。明亮的眼眸,望着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没有激动,没有害怕,此时他的内心,对这个世界多了一点希望,一丝期待。

  “师傅,后面那个小点点在不断的来回跳动着,是为我而来吗?”小太布神情紧张,忐忑看着那几道不断紧逼的人影。

  包裹两人的白色之气突然散去,毛毛细雨顿时打湿了两人的衣衫,抱在怀中的小太布口中倒灌一口秋寒风后,立即在沈听澜的怀中瑟瑟发抖。

  沈听澜抱着小太布落到一处平地上,回头望向远方。没有感知到后面的敌人,看样子已经拉开一点距离,于是将抱在怀中的小太布放下,手掌不经意间触碰到小太布的头顶,一股寒意,瞬间让小太布打了一颤。

  随后,小太布就感到从头顶蔓延到全身的一股股暖意。

  “好了,你现在已经感受不到寒冷了,这只是暂时的,想要寒暑不侵,那日后就得刻苦努力的修行。那些人,他们不是为了你而来,我暂时停止运功,我的气感太强,他们就会一直紧跟着我,等我们翻过这条山脉,就安全了。”

  沈听澜将手从小太布的头顶移开,手做掌状,之前白色之气汇聚在掌心,向着指尖凝聚。

  四周的雨水像是着了魔般不断的向着凝聚在指尖的白色之气中涌入,等指尖的白色之气停止涌入雨水后,白色之气便幻化成五条水鲤,随后五条水鲤争先恐后的游向沈听澜的手掌中。

  “去。”沈听澜低沉说道。

  五条水鲤如鱼跃龙门般,从手掌中跃出,刹那间,每一条水鲤便化做白色沧龙,向着不同的方位游去。这五条化作沧龙的水鲤汇聚着沈听澜的气息,用来误导身后的敌人,眼见飘去各个方位后,沈听澜这才放心。

  “我们会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也许是一个月,半年,甚至是几年......你害怕吗?”沈听澜试探着询问,忽然他感觉自己手掌一热,一看原来是小太布牵着自己的手。

  “之前我们说到哪里了?”沈听澜语气逐渐温和起来,牵着小太布的手,两人向着大山里面走去。

  小太布握着剑藏于怀中,起头好奇的问道:“我手中的剑,是一柄什么剑?”

  沈听澜微微一笑:“你猜猜,你手中的剑到底是一柄什么样的剑,或者你感觉你现在怀中的無沉并不是一柄剑。”

  “剑不是剑,那还能是什么呢?”小太布有些不明白。

  看着小太布陷入沉思中,沈听澜没有直接告诉小太布问题的答案,在每个人的心中,每个事物都有不同的相似之处。

  两人走在大山中,感受着秋风拂面,听着天地缈音。

  沈听澜忽然笑了起来,“若是我们再相遇时,你再告诉我不迟,要是今日你便明白,那我就真的收了个仙人转生的好弟子。”

  仙人转生,百年中才兴起的流言蜚语。从此,百年之间,神勇者皆以神仙下凡,菩萨金刚,自称。一时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分不清,到最后,岁元将临,却不见,飞升在即,化作一尘,弥留于世间。

  两人翻过了眼前的山脊,再沿着群山中一条小河步行数里,终于来到了南麓深处。此处山脉蜿蜒,地势起起伏伏,是一处险要。

  两人来到一处高地,遇见了一颗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这是一颗至少三千年的古梭椤树。树干笔直,顶端被雷劈开的树干又重新往外生长,生机焕发,在群山中孤立,欲与山比高的气势。微风吹过,古树上的枝叶阵阵作响,发出清脆的声音,宛如还未成熟的少女的娇笑。

  此处便是这将军山中唯一的指路标志,若是在山林深处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出路,只要登上一处高地,放眼望去,寻找这一棵古梭椤树,便可知自己身在何方。

  “快到了,快到了,一直往前走就是紫柏峰,再往后就是缥缈云烟。”沈听澜看着眼前的紫柏峰,喃喃自语。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