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明明很高冷
侯爷明明很高冷

侯爷明明很高冷

浓浓.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12-31 16:28:41

新书指路——《穿书后我三婚了暴戾反派》 【设定:正义凛然铁骨铮铮宋梓凛vs满腔热血一路逆袭陆修远】布衣出身的陆修远懦弱、畏缩,像一只缩在壳里的乌龟,而宋梓凛就像是他生命中的光,让他看到自己也可以有心怀天下,报效国家的一天。所以往后余生,陆柘远愿意跟着他的光,征战四方。 宋梓凛:“本侯仅有的风雅,怕是早在柘远身上用尽了。” 陆修远:“无妨,世人皆可陆修远,无人是你宋子凌。” 相互救赎,双向奔赴。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二章 愿一生献与北疆

第一章 机缘巧合遇贵人

  京都的一场漂泊大雪,吹来了北疆战事大获全胜的消息。

  南蜀皇帝为此大赦天下,惹得全国上下无人不叫好。

  可是这一切,都与此时在小摊前为一个馒头钱而同人争论的陆修远毫无关系。

  “你这人怎么回事?说是三个铜板便是三个铜板,要买便买,不买就让开,别打扰我做生意!”

  看着眼前人的不耐烦,再看看手中的两个铜板,陆修远本还想再讨一下价,可是周围不少人已闻声向他看来。

  面对诸多或好奇或嘲讽的目光,陆修远忍不住涨红了脸。

  堪堪收回了手,又看了两眼近在咫尺的馒头,委屈的心绪一涌而上。

  明明他在来城中做工时,这馒头都是两个铜板的,这怎么不过一月,就又涨了价格。

  阿娘还在家等着他,可是没这馒头果腹,他又该如何跑完剩下的三十里路……

  按了按放置在胸口处为阿娘换的药,陆修远打算再找找别家,最近因为支援北疆战事,京都的物价还真是一天高过一天。

  但是,总能找到的……说不定城门口那家铺子还并未抬价。

  可是当陆修远到城门口处的小摊时,便又为难起来。

  “老板,麻烦您行行好,我真的只剩两个铜板了。可是我离回家还有三十里路要走,您看……”

  “走开走开!没钱吃什么馒头?!别耽误我做生意!”

  卖馒头的小贩看着面前一身灰白旧衣的陆修远,皱紧了眉头,一边挥手撵他,一边还嚷嚷着如果再不走便打他的话语。

  本以为是个白面书生,谁知竟是如此穷酸!

  “老板,在下当真是饿极了。”

  “你滚不滚?!”

  小贩的耐心已经被磨光,任陆修远再怎样的低声下气,他只想赶他走。

  看着陆修远还是不愿意离开他的摊位,小贩上前一把抓住陆修远的衣领,做势要把他拽到在一旁。

  陆修远虽从小做得苦工,但是生来体弱,论力道自是不及天天推车卖饼的小贩。

  正当两人撕扯不下时,一双有力的手拽住了抓着陆修远衣领的手腕,只堪堪一个用力,就让小贩疼的松了手。

  陆修远顺着那双手看了过去,发现此人身上着着上好的缎子,但似乎是赶了很久的路,有些风尘仆仆,可是脸上却是神采奕奕,五官英气又精致。

  陆修远从未见过如此贵气的男子,一时有些呆愣。

  “不过一个馒头钱而已,何必动手。”

  小贩抬眼一看,吓得不轻。他常年在此卖吃食,此人他自然是认得的,正是那前些个月随军征战北疆的镇北将军之子宋梓凛。

  不想今日回了京都,撞上了这等事。

  小贩肉眼可见的慌了起来,忙下跪,连连磕头:“是小人的错……是小人的错!”

  言语中的惊恐不言而喻,面前这人,如今是天下的功臣,他怎敢得罪?!

  陆修远缓过神来,看着面前小贩低声下气的样子,微微皱眉。

  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刚才欺负自己的嚣张样?想来也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定是看出为他出气的这主儿不是一般人,才会有如此谄媚模样。

  当真是……现实的紧。

  尽管看不惯小贩的欺软怕硬,但是陆修远还是恭敬的接过热馒头,将手中的两个铜板放在了小摊上。

  谁都有谁的无可奈何,他又何必狐假虎威。

  “多谢恩公,他日……”陆修远朝着眼前之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本想说什么登门拜谢的话,但是想起自己的境遇……只好摇头苦笑两声,改口道:“他日若有用的到在下的地方,在下定当义不容辞。”

  知恩图报,他懂得的。

  宋梓凛打量着面前瘦弱的少年。

  一副穷酸书生的模样,可是仔细一看,却也是异于常人的。

  眼前人衣着朴素陈旧但却依然一丝不苟,边边角角都异常平整;明明手中无二两银,但是却并不想让人施舍;兴许早已看穿自己身份不凡,却依然不卑不亢……

  看着面前人清秀平和的五官,宋梓凛从军中带来的凌厉气焰不自觉地消退了些许,生怕吓到他。

  他一眼看穿了少年言语中的窘迫,轻轻一笑:“那到时可要有劳公子了。”

  该适时留给他人的尊严,宋梓凛从未吝啬。

  陆修远不禁心口一暖。

  这人……竟是在给他台阶下。偌大的京都之中,许是找不到第二人,同此人一般好心肠。

  “有劳”二字,不论眼前之人是否放于心上,这一刻的陆修远都决定,将此牢记在心,哪怕经年。

  看着眼前人望来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敬意与坚定,宋梓凛反而不知该怎样继续话题了。

  许是他在营中待久了,竟对面前人的气质生出几分铮铮铁骨般的感觉。

  好一个志气儿郎!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虽觉冒昧,但是还是好奇占了上风。

  陆修远笑笑:“承家中陆姓,名修远。”

  还不等陆修远的回问出口,宋梓凛倒是有些急了。

  “公子无字?”这般儿郎,怎能无字?!

  陆修远笑意更甚,倒是带了几分凄凉,“无字。”

  那便只有一个可能了……

  若非父辈已故,怎会无字?竟是他大意了。

  宋梓凛心下了然,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同情,但又怕灼伤眼前人好不容易维持住的自尊。

  那样的眼神也只是一瞬,便即刻掩去了。

  “是在下唐突了。”为了缓解言语中的尴尬,宋梓凛想了想,说:“不知公子家住何方?”

  随便说两句吧,管他聊什么。

  宋梓凛这人一向如此。虽称得上一句百里将军,但是也不过是在武功上颇有造诣,若是论文谈吐,这仅有的风雅,怕也是已经在眼前小哥的身上用尽了,再也很难挤出一星半点。

  一介武夫、粗枝大叶……似乎就是世人对他的中肯评价。

  他倒是不恼,还觉得人家评价的无丝毫差池。他本就善武不善文,随意人家如何评论。

  “回公子,那三十里外的青岸坊处……便是寒舍。”像是有些窘迫般,陆修远的言语中都带了几分犹豫。

  就在宋梓凛想着接下来如何尽快结束话题的时候,一声“报”适时地打破了两人如今的氛围。

  说实话,宋梓凛真的松了一口气。

  因为面对一个真心与你交谈的人,言语讲述反而更需斟酌。

  宋梓凛不怕那些虚情假意,虚以委蛇。

  他更怕真心难辨,更不知如何应对。

  手下只言片语,宋梓凛便明白了:是父亲催促他了。

  尽快进京,不做停留,才不会给旁人杜撰的空隙。

  “明白了,告知父亲,儿子稍后便到。”

  “那公子便去忙吧。”陆修远见势说道。

  宋梓凛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轻声告别后,带着一行手下,进了城。

  陆修远看着远去的一行人,目光中不禁染了笑。

  刚想转头离去,却发现自己漏了一大事。

  那公子姓甚名谁,他一时竟忘了问?!

  恩人名讳不知,日后怎么相寻?更不要提还恩一说。

  陆修远皱皱眉头,暗自责怪自己的粗心。他看向那边已经在收拾摊位,打算回家的小贩。

  虽然不愿,但是还是开了口:“不知摊主可否告知,方才那位公子,是何人士?”

  那小贩本不想作搭理,但是想起刚才那人护了眼前这穷小子,也不好得罪了他,只得开口道:“那人可是镇北将军之子宋梓凛,……”

  后面小贩说的一大堆话,陆修远都不记得了。

  在回家的一路上,他只是记住了那句“镇北将军之子”。

  原来是他啊!

  真好,当真是个十足的贵人!

  “宋梓凛……”这名字,陆修远念了一路,生怕忘记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