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惊蝉
秋意惊蝉

秋意惊蝉

六年级的回眸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08 10:57:38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章善良与邪恶

第一章疯狂的人

  “我是一名探险家,我的名字是,里斯·莫顿噶尔费率铁西·图尔卡齐纳·锡瓦斯,这是我的全名,是不是很长,当然,我们都是这样的!所以我的名字就叫里斯,我是一位著名的探险家,曾经享誉世界,妇孺皆知,同时我用我的生平所见闻著了一部享誉全球的探险小说,后来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简陋的卧室里一名看起来常年酗酒过度的老头在侃侃而谈着,他身材瘦小,皮肤发黄,发黑,哦,对了,他是一名白人,他将不久于人世,他就是莫斯。

  莫斯坐在冰冷的地上,其实那只是看起来很冷而已,虽然房间简陋,但他的地板竟然是用钻石筑造的!这可是令这个小城里面的人们嫉妒坏了,都说这是莫斯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偷来的,但最令小城里面人们怀疑的是,为什么莫斯有钻石还要去乞讨呢?起初人们真的以为莫斯是一个流浪汉,他常年靠别人的施舍度日,但当人们知到这个他们眼中低贱的流浪汉,竟然奢侈到用钻石铺地板时,人们怒了!

  关于莫斯和钻石的风言风语传遍了整个小城的时候,莫斯却是懊悔不已,每每午夜梦回之时他都会后悔做那样的决定,一个可怕的决定......

  莫斯伸出干枯的手,浑浊的眼睛深深的陷在干巴巴的眼框里:“哈哈哈哈!看到了吧!看到了吧!我的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一切都不存在了!欲望,欲望,欲望!”莫斯像是着了魔一般,哈哈狂笑着,嘴里面还说着众人听不懂的话。

  不错,简陋的房间里面围满了人,因为这些人得到消息,莫斯准备将自己钻石的秘密说出来,所以小城的市长先生带头莅临了这个醉鬼流浪汉老头的房间,他们都各怀着贪心,准备不管莫斯说还是不说,都将他的嘴撬开,问出他们想要的结果。

  “哦,我看这位可怜的孤寡老人一定是犯病了,我吉尔 ·普斯度,愿意赡养这位可爱的老人,以及这间冰冷的房间,相信我!我会使这位老人和房间变得可爱起来的,请相信我吧,我的朋友们,愿上帝。”房间里堆满了人,莫斯着了魔的大笑声在众人的耳边回荡着,久久不绝于耳,直到莫斯的声音沙哑,笑声变成了哭声。也就在这时一位名为吉尔·普斯度的青年站了出来,他正义凌然的说着。

  “去你吗的,哦,愿上帝,上帝啊!仁慈的主啊,您的伟大,您的浩瀚,您的无私,您就是造物的主啊!请惩罚吉尔·普斯度吧!我的上帝啊!惩罚他吧!这个骗人成性的人渣!哦!我的上帝啊,请降下您的神雷,劈死这个谎言成性者!”人堆中传来了一阵咒骂,紧接着一群人一拥而上,将吉尔·普斯度扔了出去。

  市长冷冷的看着这一幕,转而望向了发狂的里斯:“尊敬的老者,请告诉我吧,您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里斯呜呜的囔囔着:“钻石你们拿去吧,拿去吧...拿去...拿去,欲望会中毒的啊...上帝保佑我!保佑我...保佑...”说完里斯便直接倒在了地上,他昏倒了。

  罗多科尔·丁力慕斯,这是这位市长的名字,但这位市长我想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好。罗多市长的眼睛微闪,里面透露着浓浓的恨意,他没有留下,他走了。

  宝莉·柯朵斯基,也就是刚才咒骂的那一位,这是位肥头大耳的姑娘,拥有着水桶粗细的腰身,如果在黑暗中她不发声的话,你肯定以为这是根大圆柱子,但现在她发声了:“哦,诸位,请原谅我是个女流之辈,并且多说一句话,刚才这位老人说钻石送给我们了。”宝莉望着跟随罗多市长出去的众人,大声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人们眼睛开始发红,脸色变得痴狂,眼中是抑制不住的贪欲,最先一个人跑了出去,不一会回来了,只见他的手中拿着一些挖掘的工具。

  人们的眼睛彻底通红了,在这个漆黑的夜里,他们像一个个有着邪恶红色眼睛的恶魔,恶魔们一涌而出,就把刚才带回挖掘工具的男人给撞了出去。男人大吼了两声,他咒骂着这些野蛮人,开始疯狂的向里面挤。

  “我的天啊!他竟然在向里面挤,他在阻挡我们的财路,朋友们!”向外涌动的恶魔里不知是谁突兀的说了一声。

  这个“文明人”注定悲哀了,因为一群人更加疯狂的向外挤,这个骨瘦如材的年轻人完了,彻底的完了!身如马竿的他被挤倒了,一群恶魔狠狠地践踏着他。

  “你们这群野蛮...”年轻人还没有说完就又是一脚踏来,这下直接踩在了他的脸上,只听轻轻的一声脆响,年轻人鼻梁碎了,他嘶吼着,撕心裂肺的叫喊着,但并没有人注意到他。欲望使人们变成了恶魔,使青年失去了鼻梁,乃至于生命。

  鲜红的血液从青年的身上流出,然后被践踏,粘在了每个恶魔的脚上,最终都会印刻在他们的灵魂上面,他们会下地狱的!上帝会惩罚他们,给他们无边的炼狱,烈火的炙烤,恶魔的折磨,且永远不会死亡的酷刑,但青年是看不到了,他费尽最后一丝力量从恶魔群中爬了出来,满脸的鲜血衬托着疯狂与诡异。

  青年清醒了,他呆呆的望着疯狂的人们:“喂!停下来!你们停下来啊!”青年大喊着,哪怕撕心裂肺的吼也全无用处。且被鲜血灌满的嗓子,破沙沙在黑暗中响起。

  终于人们,不,是恶魔们挤出去了,然后他们显出了他们的真身,变成了一头头嗜血的怪兽,四脚沾满血向着他们的作案工具奔去。

  青年的嗓子已经不能发声了,他抬起头望着天空中澄澈的明月,皎洁的月光照射下来,他忽然看不见了,不,是月亮变成了血红色,血污染红了他的眼睛。原来青年的头颅被他带来的钢锥给扎穿了,就在一开始人们涌动的时候。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