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

莉莉薇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4-02-22 23:20:52

美艳嚣张、不可一世的叶家天才叶一凝重生了。 一夜之间,嚣张大小姐变成了大怂包,举城哗然。 “你们知道吗,以前叶一凝看到夜魔王都敢挥鞭子,现在见到他绕道就跑。” “这算什么,上次为了退婚,她打残了寂王,前些天居然跪在乾坤宫外求圣上下旨要继续履行婚约……” “你这个消息落后了,现在是叶一凝一不高兴,寂王帮着挥鞭子了,前儿才打残了太子妃,今日又鞭笞了前皇后……” 是夜,一个拥有绝世神颜的男人出现叶一凝床前,“小东西,折腾了那么久,还不是要嫁给我!”
目录

2天前·连载至第601章:最多,我们两败俱伤!

第001章:刺激吗?

  “能在这种地方睡了将军府的大小姐,好刺激啊……”

  叶家的祠堂里,一个戴着面具的瘦高男人正垂涎地打量着地上被打晕的美貌少女。

  男人兴奋地撕扯着少女本就不多的衣裳,一双浑浊的眼睛满是淫邪之气。

  就在衣服散开,露出白晳肩颈的时候,一只纤细雪白的手掐住了男人的颈动脉。

  下一刻,男人惊恐地对上了一双敛尽万千风华的美眸。

  就在他出手反抗,想要将面前的美人压在身下的时候,一条纤细的长鞭绕上了他的脖子,深入了他的颈项,阻隔了他的呼吸。

  叶一凝站起身,冷冷地凝神着眼前企图轻薄自己的男人,一字一顿反问。

  “刺激吗?”

  男人嘴巴张了张,却什么声音也没能发出来。

  看着眼前的少女如地狱杀神一般,冷漠地收回自己的长鞭,淡定地用手帕轻拭着上面的血迹,他后悔了!

  他后悔接了这一单任务,把命丢在了将军府。

  叶一凝将柔软得可做衣带的长鞭擦干净,理了理身上散乱的衣裙,出神地看着屋外熟悉的暴雨景象。

  已经家破人亡的她,居然又重回到了十四岁,被关叶家祠堂的时候。

  上天是不是也觉得她死得太冤枉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以及叶家二小姐叶云娇迫切中透着点激动的声音。

  “爹,娘,你们快点。我刚刚看到有一个戴面具的男人进了祠堂,别让他伤了姐姐……”

  叶一凝听到叶云娇的声音,心底骤寒。

  谁能想到,她当亲妹妹疼的这个女人,不仅吃里扒外,还跟人里应外合,毁了叶家不说,更亲手杀了她。

  而刚刚见了阎王的那个男人,也是叶云娇安排的。

  来不及处理地上的尸体,她的心一狠,拿起祠堂供台上用来压纸钱的黑色石雕,猛地往自己额头上一砸。

  确定额头见血后,她直接躺在了供台底下,装晕!

  她并没有留意到,黑色石雕因为沾了她的血而化作一缕白光,隐入了她的身体。

  恰在此时,叶将军和叶夫人匆匆推开了祠堂的门。

  看到里面的情景,叶将军当场暴走。

  叶夫人看到满脸是血的女儿,整个人都快要疯了,惊慌地朝外大喊:“快来人……快请太医过来……”

  一翻忙乱过后,叶一凝被送回了她的凝雪阁。

  而死在叶家祠堂的那个面具男人,也被拖了出去。

  叶云娇这会儿是又惊又慌,她没有想到,自己安排的人居然死了。

  再看被送走的叶一凝,衣裙完整,发丝不乱,一点也不像是被人轻薄了。

  祠堂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是谁杀了她安排的“采花贼”?

  隐忍着内心的不安,她也冒雨进了凝雪阁,陪着崩溃的叶夫人。

  不多一会儿,住在对街的苏太医背着药箱过来了。

  他先是有意无意看了叶云娇一眼,这才上前为叶一凝止血。

  但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叶将军见他磨磨叽叽的,医治毫无进展,赶紧吩咐管家,“赶紧去太医院请荣院判过来。”

  “是,将军!”管家刚刚过来,又匆匆冒着大雨离开了。

  叶夫人眼见血止不住,女儿也没醒,哭着抱怨自己丈夫。

  “凝儿不就是不想嫁给寂王,打断了寂王的腿吗,可你当着外人的面罚也罚了,寂王都没说要计较了,你在家就不能只做做样子吗?”

  “你要是不那么狠心关着凝儿,她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你知不知道,这血再止不住,凝儿都要没命了?”

  叶将军也是后悔的,可他不能说。

  他安慰地拍拍自己夫人的手,“别担心,荣院判很快就过来了,凝儿会没事的。”

  装晕的叶一凝怕自己娘哭伤身体,赶紧睁开了眼睛,虚弱地喊了一声。

  “娘!”

  这一声呼唤,让叶夫人立即转过了头来,即惊喜又心疼地握住了女儿的手。

  “凝儿,你醒了!你别怕,荣院判马上就过来了。”

  叶将军松了一口气,心疼地换了一块药棉给女儿止血。

  站在一旁的叶云娇冷冷地看着这一幕,遗憾地扫了一眼靠在床上,满脸血污的叶一凝。

  流这么多血,怎么就没有死呢!

  不过,那额上的伤就算治好了,也该留个疤了吧!

  真好!

  “姐姐好些了吗?”叶云娇掩着嘴,虚弱地咳嗽了两声,语气关心地问道。

  她这一出声,本来在走神的叶一凝立即朝她看了过来。

  看着这张脸,叶一凝仿佛还能听见叶云娇在自己临死前,贴在她耳边说的话。

  她说:“姐姐,你这张脸可真好看啊,见过的男人都容易心动呢!要是做成人皮面具一定很好看……”

  她说:“叶一凝,我让你死得明白一点……你爹通敌卖国的证据是我交给太子的。你娘常年身体病弱,是我给她下了慢性毒药。她被人糟蹋,是我和苏毓儿设计的。她想要自杀,是我给她递的白绫。你大哥叶寒潇并非是战死,而是被太子的人毒杀……”

  想到这些,她看叶云娇的眼神多了一抹阴冷的杀意。

  “姐姐,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叶云娇敏感地后退了一步。

  叶一凝看她的眼神太深沉了,似乎还隐含了一丝丝杀意。

  是她的错觉吗?

  叶一凝会不会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她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看自己的。

  叶一凝见叶云娇似乎开始防备了起来,她委屈地拉了下自己娘的衣袖。

  “娘,云娇明明看我满头血还问我好不好,她是不是眼睛有问题。我知道我是要毁容了的,别人笑我不介意,可是云娇刚刚居然看着我的脸在幸灾乐祸的笑。”

  叶云娇突然就呆住了,满脸惊愕:“我……我没有……我没有笑。”

  她心里确实是在幸灾乐祸,确实是想笑,但她真的没有笑出来。

  叶一凝这贱人居然冤枉她?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