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我们没有相爱
星空下我们没有相爱

星空下我们没有相爱

风雪云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更新时间:2024-02-27 21:00:05

青春就像一条长河。它始于何处呢?不知其所起。流淌,奔突,冲撞,百转千回,最后归于海洋。 他的故事,就像海洋,平静的表面之下,是深邃和波涛汹涌。她的故事,就像河流,蜿蜒曲折,好似没有一个终点。但是,每一个故事本应有一个开始和一个结局。现实却是,青春在时间里横冲直撞,所有的故事都不完整。 仰望星空,深感一个个体的渺小。我们甚至都不是一条河流,而只是其中的一滴水。一滴水的故事,仍然值得去好好讲述吗? 故事从李北军现在拥挤混乱的生活开始讲起,这时的生活里没有黄晶晶,他和她的故事已经没有结局。然后回望过去,从黄晶晶的角度来重新讲一讲故事的开始以及之后的走向。 这是一段看似特别的青春,但是,谁的青春不特别呢?挣扎、探索间,少年已远去。
目录

2天前·连载至第六十一章 心碎一百次(21)圆圈

第一章 叛逆的男人(1)夫妻

  “这女的疯了。”

  今天已经是连续第八天,李北军收到名为晶晶的网友发来的QQ好友验证消息了。

  “我想和你聊一聊”,“我们聊一聊吧”,“和我聊聊天吧,没别的意思”,八天,就这几句,大同小异。

  晶晶?谁呀?第一天,李北军直接无视了消息。

  第二天消息又来的时候,他点开了晶晶的个人信息。那一串QQ号码,他心里又一次默念一遍的时候,倒觉得有那么点顺口了。

  然后,很快,一个女大学生模样的形象扑腾一下子蹿进他脑子里。齐刘海,黑长直,圆脸——晶晶,晶晶,黄晶晶!

  李北军使劲皱起了眉毛。聊天?聊啥天?有啥可聊的?多久了?十几二十年了吧?搞笑不?疯了吧?当初是谁坚持一定要分手的?现在要聊天?聊他妈的锤子天!有病!

  李北军吸一口烟,连咳带呛,喷出一大口烟来。他把手机放回裤兜,换右手夹烟,吸第二口。

  “军儿——”李玲玲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李北军没动。“我又不是佣人”,他心想。

  “军儿——”李玲玲又喊。

  李北军摁灭烟。生平买的头一个烟灰缸,第二包烟,二者紧挨着摆放在书桌上,台灯光的昏暗的界限刚好罩着它们。“不能让人好好想事情”,他突然想起来要把耳机插在电脑上,这才站起身。

  “快过来一下嘛!军儿——”

  李北军终于走出书房。

  光线忽然亮起来,他一时有些恍惚。

  “我刚才带起耳机的。老婆,你在喊我吗?”李北军说。

  “嗯。快来快来,娃儿刚才在动。老公,快来看,等一下他又要动的。”李玲玲说。

  李北军瞄一眼李玲玲的大肚子,然后看了一眼电视。“宫斗剧”,他心里默默念叨这三个字。李玲玲拿起手机,手指在那上面不停划着。

  李北军坐到沙发上去。刚坐下,他兜里的手机来信息了。

  “李教授,我那个实验样本出了点问题,你现在可以到实验室来帮我看一下吗?”

  李北军迅速看完这条信息,把手机揣回裤兜,眼睛继续盯着电视。李玲玲拿起她自己的手机又操作了一会儿。

  “谁呀?”李玲玲说。

  李北军心里咯噔一声。他以为李玲玲专心在和姐妹聊天,没有注意到他手机来了信息。他心跳忽然快了一拍。

  “没谁。”李北军说。

  “我去上个厕所。老公,你帮我按一下暂停呗。”李玲玲说着起身走向卫生间。遥控器原本是放在李玲玲身边的,李北军使劲伸长了手去拿过来,摁下暂停。

  现在,李玲玲隆起的腹部从背后看上去也已经十分明显了。

  李北军视线不再在她身上多做停留。最开始时候并不是这样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的视线再也不会在李玲玲身上多做停留了?

  他自己也忘记了。

  她开始长得越来越壮硕滚圆了,看上去没有腰身、没有女人味。从前,她还苗条、还是个精致人儿的时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来着?

  往事,他也不愿意再去想了。还能怎么样呢?横竖都是自己个儿的老婆!

  现在可好了,那位老婆大人更加壮硕滚圆。

  他盯着电视上的古装美人发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同样是女人——对,女人,真是搞不懂女人”,他使劲捏了捏遥控器,电视就这么地忽然换了台,综艺栏目。

  “啊?你换台了?快换回来哦,我还没看完的。”不知何时,李玲玲已经出了卫生间。

  “去个厕所要这么久哦,我都快睡着了。这里,遥控器给你。你自己调嘛。”李北军说。

  “马上,你帮我摁一下嘛,我把这条信息回完。”李玲玲说。

  李北军看一眼李玲玲,她正慢悠悠坐回沙发里。她一只手扶着肚子,一手只拿着手机,眼睛反射着手机屏幕发出的亮光,就像她那双眼睛本身在放光。

  “谁呀?聊这么嗨。”李北军说。

  “没谁。一个学生家长。”李玲玲说。

  李北军调电视。

  “现在这些小崽崽娃娃,人才点点大,一天天的就知道谈恋爱。”李玲玲说。

  “是啊。那天我看一个新闻,说两个学生娃在公交车上搂搂抱抱的,好像还接吻了。”李北军说。

  “也不晓得我班上有没有学生早恋的。哎,反正也是班主任的事。我一个任课老师老师而已。”李玲玲说。

  “现在的这些小娃娃哎——我像他们那么小的时候,根本就不晓得这些。当时我们初中班上一个耍朋友的都没得。”李北军说。

  “我们当时班上也没有。”李玲玲说。

  “等到我们娃儿读书了,又不晓得到时候是啥情况了。”李北军说。

  “对啊。”李玲玲说。这时,她嘴角露出了微笑。李北军没有看见。

  “哎,娃儿又动了。”李玲玲说。

  李北军没动,也没有看向她。李玲玲也没有看他。

  “嘘——别出声,你过来看嘛,军儿!轻点儿,他一会儿肯定是还要动的。”李玲玲说。

  李北军坐着没动。

  他扭头去看李玲玲的肚子,只看见圆鼓鼓的一座山,肉山。此时肉山并没有什么动静。李北军又把头转向电视。

  “快快!快来看快来看!老公,宝宝又动了又动了——一个小包包,肯定是娃儿的小拳头或者是小脚脚。”李玲玲逐渐激动起来了。

  “嗯。”李北军说。他的手机在裤兜里又一次震动起来,他摸出手机。

  李玲玲见状也继续聊着她的微信,信息提示音频繁响着。

  “你们系呢?”李玲玲说。

  “什么?”李北军说。

  “你们系那些学生啊,他们应该都已经谈恋爱了吧。”李玲玲说。

  “可能是吧。我反正也不是很清楚这些事情。按理说应该还是有单身的吧。”李北军说。

  “你们系大部分都是男生,女生脱单肯定要容易得多。”李玲玲说。

  “那可不一定。万一她们要求高呢。”李北军说。

  “老公,这你倒还挺清楚嘛。”李玲玲调侃说。

  “现在这些女孩子呀——”李北军欲言又止。最好还是闭嘴吧,言多必失。

  李玲玲看一眼他,他此时正盯着电视。屏幕的斑斓光线投射到他的脸上,像是给他的脸蒙上了一层油彩。

  他没发觉李玲玲正在看他,嘴角兀自露出了微笑。

  李玲玲皱了皱眉,一时没再开口。

  “你初恋什么时候啊?”李北军说。

  “还不就是跟你嘛。”李玲玲说。

  “嘿嘿——”李北军干笑一声,嘴唇因为干燥而紧绷着。

  他凑向了李玲玲的方向,屁股蹭着沙发,一路而去,最后一下子落座。李玲玲身子跟着朝他这边歪了一下。

  “来,让我来看看我们儿子哦,他在妈妈肚子里面调皮了吗?”李北军说。

  “哎,你可要轻点哦,不要这么用力按。”李玲玲说。

  “嘿,乖儿子。是爸爸哦,来来,快来给你爸爸我蹬蹬腿儿。”李北军说。

  “哎,你轻点。不要像这样拍噢,老公。宝宝,瞧瞧你爸爸这样子粗手粗脚的。”李玲玲说。

  “宝宝,要乖哦。不要踢你妈哟。哎——动了!你看见没有?就刚才,从这边到这边。”李北军说着,手在她的肚子上比划着。

  “嗯,是很明显了哈。好神奇!还有两个多月了,好快哦。”李玲玲说。

  她把手放到肚子上,在他的手旁边挨着。

  李北军把自己的手挪了挪。她的手挨着他的了,他几乎是自然而然这么做了。她的手一下子又挨了过来,他的手便刻意没再挪开。

  “好了,每次不能摸太久了。”李玲玲拿开李北军的手,继续聊着微信。

  “什么学生家长哦,这么晚了还找你?”李北军说。

  “哦,早就没和家长聊了。和一个闺蜜。”李玲玲说。

  李北军看一眼她的手机,那聊天界面花里胡哨的。

  “少看一会儿手机哦,有辐射。”他说。

  “这个没啥影响的,我上次看了篇文章,专门辟谣说的。”李玲玲说。

  “那些网络文章今天这么说明天那么说,信不过。你现在是宁可信其有,以防万一哈。”李北军说。

  “哈哈,宝宝,你爸爸在教育妈妈了。你爸爸今天还多关心我们的哦。好了,我打个招呼就不聊了。”她说。

  没多会儿李玲玲果然把手机放在了身边的沙发上。电视右上角显示时间为晚上九点整。

  李北军一般晚上十二点上床睡觉,睡觉前的这大段时间他可以说安排得很丰富了。多数时间通常是用于搜集资料写学术论文,再用半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看书,主要是小说。碰上了聚餐或学校的集体活动,他通常也都不缺席。

  “我今天觉得有点累。你还要看多久?”他说。

  “啊?才九点。你学校最近很忙吗?”李玲玲说。

  “嗯,有点。要不我再陪你看会儿吧。现在是有点早。”李北军说。

  “认真看,这电视剧还是可以看也。”李北军说。

  “是可以哟。导演和编剧,还有演员,都是些一流的。”李玲玲说。

  “一共多少集哦?你这段时间都在看这部剧,还没看完。”他说。

  “还早哦。才演了一半的进度,还早得很。”她说。

  “所以说,总的来说我还是更喜欢看电影。但是有几部美剧我倒是看完了的。”他说。

  “美剧?我大学的时候和室友倒是看过一部美剧,我们当时就在寝室里面看的,叫什么都市的。我现在觉得还是中国的古装剧要好看些。”她说。

  “美剧也有不错的。空了我们可以找一部一起看一看。”他说。

  “可以哎。但等我把这部先看完了再说。你现在有时间看剧了吗?”她说。

  “你如果想看的话,我时间挤挤总是有的。”他说。

  “你今天有点反常哦,军儿。油嘴滑舌的。”她说。

  “嘿嘿……难得我今天想放松一下子,要不现在我去网上找一部最近的大片,我们一起来欣赏欣赏?”他说。

  “现在啊?可以呀。那我先去把鸡汤加热一下,感觉肚子有那么点饿了的意思。你需要一起加个餐吗?”她说。

  “我就不加了,你现在是一个人要吃两个人的份哎。那我先去下电影,你热汤嘛。我们分头行动呗。”他说。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