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重见你
回头重见你

回头重见你

一抹晚下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2-04-21 23:17:33

我今年17岁,我家阁楼里住着一个“怪物”,准确来说那个所谓的“怪物”是我的哥哥,听爸爸妈妈说,哥哥得了一种病,发病了就会杀人,控制不住,非常可怕。爸爸妈妈只好总铁链子锁住他,有一天,爸爸妈妈出去买菜,叮嘱我千万不要去阁楼。爸爸妈妈刚刚出门,哥哥就唤我上去,哥哥的声音好温柔,我好喜欢,我没有听爸爸妈妈的,走了上去,偷了钥匙进去,看到哥哥正在被一条有我胳膊那么粗的铁链锁着,哥哥满身的伤,用着沙哑的声音告诉我:“快跑!他们不是我们的父母!”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作者的废话

第一章 惊喜

  阳光照进卧室,让安鸣觉得很温馨。

  安鸣伸了个懒腰,准备去洗漱。

  不一会儿,卫生间就传来了水声。

  “安鸣,起来吃早饭啦。”门外,一个令安鸣熟悉的声音响起。

  “嗯,来了妈!”安鸣回道。

  安鸣刚走出门,就听到了爸爸的叹息声。

  “唉,你哥哥的病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

  安鸣笑了笑,安慰道:“没事的,总有一天会好起来。”

  这时,阁楼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和铁链拖动的声音。

  安鸣猛地一缩。

  安鸣的妈妈看到了,也叹了口气,道:“唉,你还是害怕你哥哥啊……”

  安鸣愣了一瞬,又笑笑,没有说话。

  她确实害怕他的哥哥。

  他的哥哥得了一种怪病,发病时会控制不住的杀人,这种病来得很突然,而且清醒占少数。

  没办法,爸爸妈妈只能把他锁在阁楼。

  虽然爸爸妈妈没带他去医院,但是安鸣知道,这样太危险了。

  阁楼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哥哥的嘶吼声基本只有安鸣他们家听得到。

  她的哥哥也没有名字,爸爸妈妈都叫他“小安”。

  “小鸣啊,我们一会儿要出去,你千万不要去阁楼啊。”安鸣的妈妈皱着眉头说道。

  安鸣愣了一下,点点头,心道我这么害怕他你不说我也不会去阁楼。

  吃完早饭,安鸣的爸爸妈妈又嘱咐了好几遍不要去阁楼,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才放心离开。

  一下子,空气安静了下来。

  这是安鸣的爸爸妈妈第一次同一时间全部离开家里,只留安鸣一个人在家。

  安鸣有些害怕。

  楼上,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虽然沙哑,但是也盖不住原本的温柔。

  “安鸣?安鸣?”

  “爸妈在吗?”

  那声音分明极小,却是喊破了嗓子发出来的。

  安鸣猛地一缩,发抖道:“哥哥,你现在清醒吗?”

  “爸妈……爸妈不在……”

  楼上沉默许久。

  “安鸣,你放心,我现在很清醒,我有点饿,你能不能给我拿点吃的?”那声音,温柔到了极致。

  安鸣有些发愣,她从未听过哥哥的声音。

  既然清醒着,应该没有什么事。安鸣想着,从箱子里拿了一个面包,又从爸爸妈妈的房间里偷了钥匙走了上去。

  虽然爸爸妈妈总是偷偷地拿、放钥匙,但是安鸣也早就看见了。

  “哥哥,我来了。”安鸣还是有点害怕。

  打开阁楼的房间,一股血腥味和腐臭味扑面而来,熏的安鸣差点吐在旁边。

  “哥哥……”

  她的哥哥,正在被一条和安鸣胳膊一样粗的铁链锁着,衣服还不如安鸣的一块抹布,身上的伤数不胜数,皮开肉绽。

  少年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带着伤的脸,看着却还是那么清秀,眼里也是温柔至极,根本不像父母说的那么暴力可怕。

  少年看上去有些疲惫,望着安鸣用着沙哑的嗓音说了一句:“你来啦……”

  像是等了很久很久,好似没有尽头……

  顿时,安鸣的恐慌灰飞烟灭了。

  “哥哥……”

  安鸣的哥哥轻叹一声,温柔道:“站这么远干什么,过来啊。”

  安鸣愣了片刻,犹豫着走了过去,把面包放在哥哥面前。

  这时,手被哥哥一把抓住。

  安鸣抬起头对上了害怕地尖叫了起来,可她知道,除了哥哥,没人听见。

  “别喊了!没人听得见!不如听我把话说完!”哥哥声音还是这么温柔。

  安鸣还是在喊。

  哥哥的手掐住安鸣的脖子,道:“再喊,我杀了你。”

  安鸣流着眼泪拼命捂住嘴,一下一下抽泣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