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的彷徨
圣殿的彷徨

圣殿的彷徨

次子姬狐

科幻/未来世界

更新时间:2022-04-04 19:09:34

第一章

  南刀(Is that a theme?)

  那一天,伤痕破碎了,大地一分为二。空气里都是冰魔法。蝴蝶一跃升至宿主。(Butterfly could have nobody.)

  公主的双手,被黑水晶染脏了。

  尸毒是脂肪。(Fat.)

  南刀盘旋下落,在玻璃窗的注视下,如水凌乱一切。

  冰与海水,依偎取暖,变得相似而重复。而权力……容易诱惑。

  佣兵为世界曾战,再战而战。(Mercenary, south' word was it.)

  只有风转动在原地,微笑在天空里,幸福久久不散。那又为何转动呢。黑暗才会登场吧。2018-25

  权力统治着人类,把光明削弱,把黑暗描画。南刀暗夜压境,如海水。哀伤的星辰指向我们。冰岸凌风而立。

  中心对称的世界,也许天空都没有最深处。(Ron, the island was axis.)

  错了(Rum),你的血统永远会守护你的。

  黑暗清晰冷漠,刻下星象,轨迹春去秋来。那温暖任时光飞逝。玄枢和沛秦,又一次模糊我的眼睛。桃花一夜就凋零了。他为什么没有带她走。陆续的飞鸟,和脚步声一样,向地平线沉去。

  蜕变的萤茧,不清的前尘。枢:我的心底,幻觉和公主那么近,低头就能看见。于是我总在喝酒。飘逸的海蓝夜晚,将要杀死我们。

  让我对黑夜盲目。(I am blind to signing.)

  罪恶又要重燃了吗。

  公主永远地睡去。过去的清酒在伤心中醒来。天空中已是影子。

  王国之间维系的希望。几大巅峰幻想着和平,美丽得几乎心碎。

  158,Two to two, 2:2:2=2*x=(xy2)z*X,(sio2)X

  CRYSTAL

  蓝色的幻灵,渗进天空里灰飞烟灭,渗进脆弱的不堪一击的墙壁,渗进心里的呐喊,那道一天天吹动的裂缝。(Such this was weakness, which I asked myself why.)

  从前的理想。现在的理想。黑暗地活着,与光明相见。那么他们永不该相见。(Darkness was my angle.)

  凡世,魔世,两种伤痕。天空温柔,大地狂战。像瞳仁对应晶莹的光芒。所以最强的的人应该是最隐忍坚毅的人。(Two different lives of tower.)

  王国和平,属于那片安静的蓝。身体里的风暴,属于自由。为和平祈祷,但为自由而战。(I was bloody to gate.)

  有一天我低落枪尖,战火不再咆哮。(Home.)

  寂寞的街头。(This big world.)

  有时候,他想起那只雌鸟,她落在肩膀,和勇敢的人一起征服大海。(Even if he had emptiness, he would be king to go on.)

  化身默默无名之辈,夹杂着骑士之名。(Time was nameless for waiting.)

  以大地之名,为永恒之刃集结,这里是第三世界。

  他的金娜在沉睡之中,和平很远很远,也许不会再醒来了。

  她在现实中,国王是梦境。保护她的人,在遥远地作战。面对水晶之门,生命流入它的边缘,形成军事科技核心的——黑暗主义。

  星泉之塔,权力之源,散落着希望之心。这就是世界。

  冬天降临,附着冰冷的魔爪,卷走无数生命。冰精灵还在沉睡之中,岁月里她的守护者伤痕累累,和她融为一体。水晶国没有国王。水晶国簇拥他成王。

  蒂埃·特里什·乔拉一世,宣誓与东帝国为敌。

  【十年前】他活在野心之中,对水晶国注视着,像天使一般。直到冰精灵的出现。那滴帝国之泪如何坠落。

  “帝国陷落,如水及地。”人臣加德依的声音,“从那天开始,他在冻结我们……”

  西法将军:“天使属于空灵,而我背对着天空。上苍会不会相信久违的人?”有人把他叫做西法,他原本的名字是西法·西奥尔。西奥尔在教堂赐予悲伤之名。

  关于伦敦时间,纹印和魔法加持,使这个帝都燃起熊熊火焰。(About London time, about this strong power, only print and magic, were this capital until endless flame.)

  一块碎片嵌入瞳仁。觉醒纪年。他仍在眼前,拯救了王国,水晶并未改变。纤细的脚步走下冰棺。

  冰精灵寂寞地回头,看见他已成雕塑。不约而同冷却的水晶城市。西法(Sefa)和伊迪终于联手。星泉之塔,王之右位:漆夜就是我守护你的色彩。风和战袍一样,向西而动。命运里和圣殿出生入死,而梦里,蒂埃才是兄长。

  卡洛:无论圣城多么久的战斗,记得喊我回来,回到模糊的你身边。

  南星,熠熠的更迭与纷争。

  卡洛:“恐惧战场么?”

  依西德:“做梦都会。”

  卡洛:“就让王子与我们同在。”

  消散的魔法,匍匐的冰火,只有永恒王座的传说。

  冰王:“蒂埃已死,其力量无法囚禁。”

  冰精灵:“肉身覆灭,那么国王的圣殿呢。它曾经是你,那个独一无二,永远都不会悲伤的你。”

  依西德:“圣殿的教诲好像风,而当年卡洛把它作墓志铭,只为充当英雄片刻。”银发无比颓败。本来是我拦下王者一剑啊……

  天空会永远清澈,而王国加冕,代代守护。微凉如水。好像一直都站在风里。卡洛教会我拿剑,而敌军教会我一切。坚强,才是圣殿的魔咒。

  “拔剑。错了(Wrong)。”卡洛说过。可是,那天……“卡洛!”“错了!逃!(Wron......)”卡洛和依西德,注定了天使与魔神。

  冰精灵:为我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吧……

  冰王:我等随时候命,圣殿造成的破坏,已无法使用水晶。

  冰精灵:只是你站在命运哪一边。得到水晶的纯洁,经受【触碰】,已考验了无数。冰魔法的失败者,就长眠于此。【大地破坏】之王,冰王座的名字,提及它,炼化的心伤。

  冰王:这份力量,真的错了吗。

  像王妃的眼神,纯蓝,温柔。黑暗圣灵无法面临的那一天……

  “我和西法,明明知道结局,却还想在一起。”

  两年后……

  水晶某个地方,冰精灵剧痛着。延续纯白的血液,流淌着另一段生命。回忆总是碾过,不费吹灰之力。好像在书堆中抬头,已经到尾页。

  圣殿快要醒了。错过银骑世代,不枉费十位优秀的灵魂。

  从天而降的水晶剑,征服在国度四周。小心翼翼的和平,濒临溃散。二度圣殿·依西德,他的铁蹄从未停止过。

  双面公爵,一面正义,一面深处的灵魂。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