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亦逍遥
红尘亦逍遥

红尘亦逍遥

会飞的宝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3-12-14 02:46:57

长青说: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6个月前·连载至第五十八章 重启

第一章 出生

  那年冬天,窗外白雪皑皑,将夜晚映的明亮,漫天的鹅毛大雪被北风一吹,零星地飘进房间里。

  北风呼啸着,气温零下十几度,屋内床上躺着个满头是汗的女子,旁边的老妇人神色焦急不停的踱着步子,房间内的炉火时不时穿出一撮儿,仿佛如同活了一样

  “发顺该回了吧,这都几点了,”妇人嗫嚅着,“小芳怎么样了,疼的厉害吗?”

  “妈,我没事,还能挺的住。”

  王发顺开着机动三轮车,雪太大了路面打滑,怎么都开不快,急得他满头大汉,中午干活时,领导把他叫过去跟他说,村里来电话让他赶紧回去,他媳妇吴小芳快生了。这可把他激动坏了,马上就开着车往家里赶。

  “来了来了,小芳你怎么样了,还好吧。”

  “赶紧的,快生了。”

  母子两人将床上的女子抬上了机动三轮车,向卫生院开去。

  “我不行了,疼死了。”

  “小芳你再坚持一下。不好,车子没油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发顺你快想想办法啊,小芳她昏过去了。”老妇人焦急的哭出了声。

  他也没有办法,愤怒的踢着地上的雪块,这时远处走来一名道士打扮的人,王发顺病急乱投医,赶紧迎上去。

  “道长,您会接生吗,我家媳妇快生了,我现在没办法啊,车子开不动了。”他语无伦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满心只希望能遇到一个帮上他的人。

  只见那人缓缓摘掉头上的帽子,拍了拍雪,是名老者,穿的很单薄。

  “莫慌,我来看看。”

  老道将食指搭在吴小芳的手腕处,片刻说道:“没有生命危险,将她抬到地上。”王发顺连忙脱去大衣铺在地上,跟妇人一起将吴小芳抬下车,平放在大衣上,有从车上取下帆布伞,举在手上给媳妇遮挡风雪。

  老道双手掐诀,一道灵气自右手剑指处射向吴小芳眉心,地上的吴小芳缓缓睁开眼睛。

  “女施主,你试着用力,贫道用灵气牵引,帮住你生产。”老道又是一道灵气射向女子腹部,轻轻地上下游走。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夜的寂静,突然一道焖雷响起,吓的王发顺手中的帆布伞掉在地上。

  眼看要砸到地上的女人跟刚出生的孩子,道士抱起孩子,一掌拍飞砸过来的帆布伞。

  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老妇人连忙上前搀扶起吴小芳。

  老道将手中的孩子交给给王发顺,他看着怀中的小家伙,笑的合不拢嘴:“谢谢您啊,道长看您这修为,莫非您是仙人。”

  “呵呵,哪是什么仙人,我现在还是一个吃五谷杂粮的世俗之人,你们孩子跟我有缘,我观这孩子眉心带有一股阴煞之气,以后定会遇到不测,这块玉佩你们给他带上,或许能保他一命。”

  一家三口听老道这一说,刚才洋溢的笑脸瞬间换上愁容满面。

  “道长,您道法高升,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吴小芳语带哽咽的说。

  “也罢!也罢!我这有《道可道》一部,你们愿意让孩子拜我为师的话,我就将这本书赠予他,日后可以交给孩子自行参悟,如果,他能学会上面的道术,保命自然是没有问题了,”

  夫妻倆转悲为喜。

  “道长我们愿意,只要能救孩子的命,别说拜您为师了,就是认您做干爹也成的。”王发顺笑着说道。

  “施主,请快住口,我这一生注定孤独一生,决不能做孩子的干爹,否则孩子立时就会有生命危险,我已经做的够多了,以后就看你们孩子自己的造化了,我走了,后会有期。”

  说完,老道几个闪现,在漫天的雪花中留下一道残影,渐行渐远。

  “道长真是神仙一般的存在,老公快让我看看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看了是男孩。”

  吴小芳接过孩子仔细的端详着,小孩子嘟着小嘴,不哭不闹的,两条小眉毛苍劲有力。

  “老公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嗯,这旁边有一棵松树,我们不如就叫王长青,愿他如青松一般屹立,岿然不动,长命百岁。”王长青轻声说道。

  “我的儿啊你叫王长青,你有名字了,不管你以后遇到什么事,爸爸妈妈都在你身边陪着你。”吴小芳亲了亲怀中的婴儿,婴儿仿佛听懂他娘的话,小嘴微微翘起吐出两个泡泡。

  转眼间已过了五个年头,在父母加上奶奶的呵护下,小小青有惊无险倒也踏实开心。村头村尾不时能看到一群孩子跑来跑去,嬉笑打闹。

  大中午的,太阳像个滚烫的火球悬于头顶,树上的知鸟不停的鸣叫,声音刺耳,使得人心浮躁,更添了夏日的炎热,五岁的孩子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此时的王长青就是这样,话还没说利索,就敢跟大人瞪眼,顶撞奶奶。

  这天王长青跟几个小伙伴大中午趁大人在午休,偷偷跑到池塘边玩。

  这片不大的池塘过去曾经淹死过一个疯女人,据老人说:这里有水媚,它们最喜欢吃小孩的魂魄,小孩子一下水,没大人在就会把他们往深水拖淹死吸走魂魄,是大人明令禁止的地方。

  可偏偏这些牛犊子就是不听话,或者说他们早忘了大人说教的事吧,王长青跟着几个七八岁的孩子身后踉跄着到了河边。

  王富贵八岁,最是点子多,他按辈分是长青的小叔,平时还不愿意跟王长青玩,要不是长青他老子,不时送王富贵一个好玩的,或买点糖,哄他跟长青玩,不过这小子有时还瞧不上老王买的东西,这可把老王郁闷的不行,老王就怕因为小时候的传言,孩子们孤立他儿子,没少操这个心。

  只听王富贵大声嚷道:“天这么热,我们下河洗澡凉爽凉爽。”旁边还有个小家伙,名叫周全,迟疑道:“富贵哥,我爹说了这河里不干净淹死过小孩,我们还是别下去了,玩点别的吧。。”长青也在边上,“呃呃呃。”的附和着。

  长青右边站着个个小囡囡,她家是外省搬来的,她老子是个有钱人,平时也不怎么管她跟她娘,她平时就跟村里的小孩一起满街跑。

  “是呀是呀!”只见她摇着长青的手说,“长青哥我们回去吧我让我爸给你买雪糕吃,我们别在这玩吧。。。”

  “你们爱去哪去哪我是哪都不去,小屁孩一边玩去,”王富贵大声嚷嚷着要赶长青跟李蓉蓉离开,“周全你呢?陪我去游两圈。”

  “富贵哥,我爸不让,被发现了非打死我的,要不我在岸边等你,你游够了上来我们去玩别的。”周全说到。

  “行行你们这些个听话的乖宝宝,”你们等着,长青你先回去帮我多买几个雪糕,我们一会回去吃。

  蓉蓉忙拉着长青要离开,长青嘟囔着说:“不嘛,我也看富贵叔游泳,我不下去,蓉蓉我们一起给富贵叔加油。”

  “他是你叔不是我叔,”李蓉蓉撇了下嘴小声说道,“好吧我等你。”

  只见王富贵抓住下衣襟往上一掀,扯了下来,露出白圆挺翘的小肚肚,他刚要脱下小裤衩,突然撇见一旁的李蓉蓉,忙停住动作,随手往上提了提裤衩,讥笑道“你个女娃成天跟我们男娃玩,真是不害臊。”说完一头扎进水里。

  李蓉蓉翻了个白眼嗫嚅道:“要你管,我是跟长青哥来玩的。”

  过了许久没见富贵游上来,周全毕竟是大孩子,有些忐忑,“富贵哥不会出事了吧,真的有鬼啊。。。。”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