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我是骑士啊
我真没想我是骑士啊

我真没想我是骑士啊

独自怎睡得好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2-11 10:15:30

类似拿破伦战争,一个新兴的帝国正在崛起,大陆正处在势力重新分配的边缘。 这个新兴的帝国吞併拉拢了一批国家,组成了诺曼联盟。 大陆的其他国家谋求联合,计画组成另外一个联盟--丹特联盟。 主角所在的国家蒙斯托克共和国,是一个军事实力还算可以的民主国家。已经成为了诺曼联盟的下一个目标。 蒙斯托克共和国一边抵抗,一边谋求別国的援助,极力推动丹特联盟的结成。 故事的开始,正是谈判即将开始的时候。 本书中,军队的战斗力,分成高端和低端,低端是士兵,用的是拿破伦时代的武器,高端是骑士和念者。 战争已经进入热武器的时代,不过骑士仍旧是战争的主力。普通士兵只能用来防守和占领。 作为高端武力,骑士是真正的主力,念者只起到辅助作用,偶尔才会出手。 骑士作战,以小组为单位,所使用的武器是战甲。 战甲是一种魔法动力武装,重量从六、七百公斤,到五、六吨,拥有魔法动力筋腱,平时用一种特殊的战车运输。 骑士靠血脉传承,主角意外得到血统传承,但是他的父母并沒有骑士血统,身世存在疑问。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灰濛濛的天空飘着

灰濛濛的天空飘着

  灰濛濛的天空中飘着阵阵细雨,路人匆匆而行,就算是撑着伞也沒有什么用处,细雨随风而舞,沾得到处都是。

  高耸的城墙上每隔五、六米站着一个士兵,可怜的他们只能淋着雨,更多士兵无奈地躲在墙角边上,虽然墙角边上有一排简易的棚子用来挡风遮雨,却抵挡不住那潮湿阴冷的寒风。

  为了取暖,士兵们只能升起一个个火堆。

  用来烧火的木柴全都是噼开的傢俱,很多傢俱都是崭新的,却沒有人感到心疼。

  现在是战争时期。

  一个披着蓑衣的军曹不停地来回巡视着,突然他停了下来,朝着众成一团烤火着的一群

  士兵骂道:“把火药桶搬远一些,你们想要找死啊!万一把那玩意儿点着了,你我全都完蛋了。“

  “是的,长官!“

  “遵令,长官!“

  那群士兵忙不迭地动了起来。

  军曹这才感觉舒服一些,不过他的脸马上又板了起来,只见七、八枝火枪靠在城墙边上,

  雨水正沿着城墙流淌下来,这几枝火枪全都被打湿了。

  “狗屎,枪就是你们的命,你们连命都不要了“

  军曹大发雷霆的喝骂声,在这片濛濛细雨之中显得异常刺耳。

  这座城市叫格拉斯洛伐尔,作为蒙斯托克共和国拉沃尔省的第三大城市,也算得上是一座大城市,但是这片城墙围拢的区域却不是很广。

  毕竟格拉斯洛伐尔只是一座商业城市,既不是军事要地也不是首府,用不着防御森严。

  但是此刻,即便是这样一座商业城市也人心惶惶。

  在那高耸城墙的外边,曾经喧嚣繁鬧的商业街此刻冷冷清清,曾经人头拥挤的广场此刻

  成了野狗乱窜的地方。

  这片城墙是六个世纪以前,格拉斯洛伐尔刚刚建造之初就有的,多少年来,在任的市长都曾经考虑过把城墙拆了。不过其间断断续续的战争,最终让这片城墙得以保留下来。

  岁月沧桑,被这片城墙围拢的地方也就成了格拉斯洛伐尔最古老的区域,最后一次翻新

  已经是两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这的街道狭窄,房屋和房屋之间靠得很紧,住在这的人

  大多有些财产,却富裕不到哪里去。

  但是现在,格拉斯洛伐尔的二十五万人口大部分都已经转移到了这。

  整个老城区唯有靠西侧的花园街稍微显得整齐漂亮一些,现在这个街区已经被格拉斯洛伐尔的各个部门徵用了。

  在一幢四层楼房子的顶楼,马文上校正透过窄小的天窗看着窗外。那灰濛濛的天色正符合此刻他的心情。

  上校扫了一眼身后站着的人,又扫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纸条。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战区指挥部派了这个人来,同来的还有一车注射针剂和战区指挥部的这一纸命令。

  “修兰特上尉,我想听实话,您带来的真的是防止瘟疫的疫苗吗“上校问道。

  原则上,身为一个军人,他不应该提这样的问题。他之所以敢问,完全是因为他确信身后的这个人绝对不会出卖他。

  “您既然已经猜到了......“

  修兰特上尉叹息了一声,他可以不回答,也可以随意撒个谎,但是面对以前的长官他却做不到,他只能实话实说:“这些药正式的名称是X23,是最常用的肌肉成长剂,用了它之后可以迅速催化肌肉生长,同时增加新陈代谢的速度,前缐的战地医生经常替伤兵注射这种药,以便让伤口迅速癒合。“

  虽然嘴这样说,但上尉的心并不好受。

  谁都知道,这种药并不是给普通人用的,普通人用了之后虽然会有很多好处,不过这一切是以透支生命作为代价。

  注射一个标准单位的X23,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体力增加二至四倍,不容易疲劳,可以超负荷工作,也不容易受伤,在战场上的存活率提高了好几倍。

  但是过不了十年这个人就会血管栓塞,肌肉松弛,迅速衰老,几乎沒有人能够活过二十年。

  思索了很久,上校似乎下定了决心,他转身将桌上的那纸命令收了起来,重新又写了一张纸条。

  写完放下笔,上校在纸条上撒了一些木屑将墨水吸幹,这才将副官叫了进来。

  “这是战区指挥部的命令,为了防止瘟疫发生,医护所面所有的重伤病患一律必须注射疫苗。“

  看着副官下去,上校转过头来对上尉说道:“这是我的决定,你可以如实上报战区指挥部。“

  “抱歉长官,我只是负责将药剂和命令带给您,我的时间紧迫,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在这只能够逗留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面,我什么都沒有看到,什么都沒有听到。“

  说完后上尉敬了个礼,从房间面退了出去。

  老城区的中心广场,现在早已经变成了临时医护所。

  虽然前线离开格拉斯洛伐尔最近的地方也有两、三百公里,但是这个临时医护所却挤满了人。

  作为一座二线城市,同样也作为一座地理位置上并不太重要的城市,格拉斯洛伐尔被认为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

  自从格拉斯洛伐尔建成以来的六个世纪之中,多次战争都沒有波及这座城市,有几次即使整个拉沃尔省都陷落了,这也仍旧很平静。

  所以前线下来的伤患全都被送来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