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灵渡
九灵渡

九灵渡

叶落此山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4-30 12:57:00

群像文,情到深处无怨尤,此心安处是吾乡。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章 结束声明

第一章 环湖山庄

  我与神做了个交易,答应来到这处世界。荒芜的土地直到天际,地上的嫩芽吐露着生机。

  交易似乎是个骗局,我的记忆开始模糊,最终忘记了过去。

  世间繁荣之时,我亦身死道消,这或许是神想要的结局。

  ……

  凌水河畔

  自打万年之前,阿锦的情郎沐青逝去,她便离了神庭,一直居在凌水。万年已去,她也从情痛中走出,于是便打算另寻一处地方歇脚。

  凌水旁的巨木上有一处房屋,是凌水的水神建造而成。房屋外表普通,内部却十分雅致。

  房屋的主人便是阿锦,可惜她向来惫懒,从不收拾屋子,家里总是乱七八糟。或许是她自己也看不下去,于是就胁迫水中的精怪,轮流过来打扫。

  阿锦要走的消息刚传出去不久,便有大把的精怪上门送礼。她对这样的情景见多不怪,收礼物的动作极为娴熟。

  想着住了这么久,她觉得总要给水神留下点东西,随后手中灵光一闪,浮现一颗耀眼的明珠。

  水神看着发光的明珠,一时有些愣神。见他迟迟不动,阿锦眼神中传来一道怒气,水神这才恢复了神志,一脸犹豫地收下宝物。

  明珠是她的眼泪结成的宝物,自从沐青逝去,阿锦的眼睛便已经为他哭干,眼角自此留下了两道泪痕。

  她看向水神,漫不经心地说道:“打理好这里,本姑娘迟早还会回来的。”

  水神弯下老腰,动作很是恭敬,随后缓缓说道:“姑姑若是回来,小神定当侍奉。”

  出门之前她便做好了规划,打算到人界开店,不过自己没任何经验,神情上不免有些担忧。

  灵娟平稳地向人界飞去,云下的仙人们看见有人在禁区飞行,一个个投来好奇的目光。阿锦不以为意,手指上一道灵光闪烁,便摆脱了他们。

  此行的终点是宜阳城外的湖泊。

  她落在地面,远处的男子走了过来。男子名为水行,五官端正,看起来极为年轻,却是此处山庄的建造者。

  水行见了她,抱拳施礼。

  “锦前辈,山庄已经建好,这是人界的文书凭证,还请前辈验收。”

  “带我瞧瞧,之后就没你事了。”阿锦从他手中拿走文书,动作很是随意。

  环湖山庄,这便是阿锦所想的山庄名。山庄如其名,环湖而建,周围有各式风景。

  一圈逛下来,她感觉这座山庄恰到好处,便将精怪们送的礼物赠予水行几样,水行尽管再三推辞,也拗不过阿锦这个老姑娘。

  至于她为何要开个山庄,那可就要谈到万年之前。那时她闲的无聊,沐青就给她讲了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讲完之后,她便对里边那座山庄一直念念不忘。

  山庄打算招待的客人不多,阿锦就在附近的城中随便买了几个仆人,用来管理店铺。这些人肚子里没什么墨水,干起活来却十分卖力。

  今日无事,伙计们都在熟悉山庄内的环境。

  天边的日头正好,她便在院中慵懒地躺着。这本是沐青喜欢做的事,阿锦曾经对此深恶痛绝,经常以此教训沐青。直到自己在凌水长居,才发现这多是一件美事。

  或许是躺得累了,女子坐起身来,手中出现一本大书,书的名字很长。

  这是沐青最后留给她的话本,里边的内容阿锦记得很清楚。每次翻开这本书,脸上总会浮现淡淡的笑意。

  晚饭

  伙计们做的饭菜不合阿锦的胃口,她便回到屋中,取出沐青留下的香料。

  沐青的厨艺本就极高,加上这些香料更是超凡脱俗,阿锦多年以前便是被他给养叼了。

  居于凌水万年,她在这些香料上练就了一番厨艺,虽与沐青相去甚远,但也大差不差。

  她轻车熟路,重新做了几道小菜,配上香料,香气远播。伙计们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嘴角不禁流下口水。

  后厨求学厨艺,阿锦就把沐青的一本菜谱扔了出去,却没有把香料交给他们。这些香料她倒是不缺,只是不想随便送人。沐青的徒弟云虚十分孝顺,每过千年便会送来一次。

  第二天,水行去城里贴开店的文书。山庄接待的客人不多,还要求提前预约。阿锦并不想挣多少钱,她啊,无非是没事想找点事做。

  今日的太阳甚好,众人还在忙里忙外。到了饭点,伙计们不了解阿锦的心思,没有擅自停工。阿锦看了眼日头,便叫伺候自己的小夜喊他们吃饭。

  饭后,她取出一支春箫吹起了曲子,箫曲中有几分灵动,伙计们感觉耳目一新,精神也好上不少。

  春箫是沐青送她的礼物,当年的她是众星捧月的公主,什么昂贵的宝物都曾见过,而这春箫,总让她感觉意义非凡。

  沐青不仅送她春箫,还拉住她的手,教她吹奏。阿锦虽说无心学习,但日头长了,也就懂了一些。

  她不再躺着,身体坐正,似乎在等重要的人。千年之期已至,云虚今日便会过来。

  云虚行至山庄门口,碰上了将要出门的水行。水行是他的师侄,二人在云雾山见过一面。

  水行十分震惊,云虚率先开口:“我知道你现在有诸多疑问,至于你师父的事,等我伺候完里边那位再说。”

  云虚进入大门,山庄内的伙计无人察觉。他径直走向阿锦的院子,刚一进门,便被一道目光盯上,随后动作也变得小心许多。

  阿锦走到院中小亭,将手上的春萧放下。

  “你还等我请你过来坐么。”阿锦神色有些不悦,但表现得十分端庄。

  “弟子不敢,”云虚谨慎地过去坐下,“师母这是为何生气,可否告知弟子,弟子愿意代您出气。”

  “那倒不必,云摇那小子我还是能收拾的。小青让你千年来看我一次,这次倒是提前了些。你倒是听话,可云摇那小子,为何万年了,也不过来一趟,我还真能宰了他不成。”

  云虚闭嘴不言,阿锦看他一副忧愁的样子,懒得再做计较。毕竟当年捅出篓子的又不是他,没必要让他为难。

  阿锦换了话题,云虚这才说上几句,虽然过了万年,二人还是聊不上来,不过一会,便无话可说。

  阿锦不耐烦地说道:“走吧走吧,过了这么多年,越来越像个老古董,闷得慌。”

  “这些东西还请师母收下,弟子这就告退。”云虚取出香料,放在桌上,转身犹豫了片刻。

  “你还有事。”

  “没事,弟子只是有些慌神,这就走。”云虚离开山庄,脸色上带有几分自责。

  门外的水行,等的有点失神,看见云虚终于出来,急忙迎了上去。

  二人走到湖边。

  “当年你师父犯下大错,差点被逐出师门,多亏你师奶奶出言相劝,他才有了带罪立功的机会。至于你留在这里,都是你师父的安排。你就好好在这里侍候着,也算替他尽孝。”

  水行愣了片刻,困惑道:“可师奶奶让我今日便走,这可如何是好。”

  “你师父聪明绝顶,怎么收了你这么个傻徒弟,想不到办法就赖着不走。想不通的慢慢想,有些事情,你师父不说,师叔也不能替他做主。宗内事物繁忙,师叔先走一步。”云虚转身便要离开。

  水行急忙问道:“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看你师父的意思。”

  “师父不会把我卖了吧。”

  “不会的。”远处传来云虚最后的声音。

  阿锦视察庄中工作,感觉似乎缺了点什么,随后她从虚戒中取出字画,添砖加瓦地布置了一番。

  晚上,水行留在院中,远处只有阿锦一人。看他犹犹豫豫的样子,阿锦决定先发制人。

  “小水啊,明天你就可以走了,这几日多亏有你帮助,姐姐十分感谢。”阿锦的话语中有几分嘲弄。

  “师奶奶,我......”

  “闭嘴,怎么说话呢,你看姐姐一个美女,怎么能被你喊这么老呢。”阿锦假意生气。

  “姐...姐。”

  “对么,孺子可教,比你那捡来的师父强多了。”

  “那我能留在这了?”

  “姐姐都叫了,我还能赶你走不成,那臭小子的事跟你没关系,别听你师叔瞎说,他要是不来见我,我就自己上山抓他,算算日子,他也蹦哒不了几年。”

  心想不用呆几年,水行也就想开了。

  阿锦心想:这孩子不会真以为老娘是个好人吧。不过臭小子的徒弟,总归是要给点教训。阿锦转念一想:臭小子不会是算准了让我来给他带徒弟吧。

  开业当天,大家没有起床,因为是预约制,阿锦允许他们多睡一会儿,这样也就无人搅了她的清梦。

  梦中的那道温暖的身影越来越近,仿佛触手可及。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