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更青春
三十更青春

三十更青春

林潇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更新时间:2022-06-22 12:03:36

三十五岁这一年,姜伊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滑铁卢。 跳出体制创业结果从业许可被卡,丈夫出轨还设计让她净身出户,关键时刻年迈的父亲又突发性脑溢血……而就在这一生最狼狈难堪的时候,她却猝不及防迎面相逢了记忆中最美好的少年。 只是,八年前一无所有的十九岁少年早已成长为事业有成的金融界新秀,他年轻、帅气、事业有成,可眼中那抹若有似无的爱意,却与曾经别无二致。 当大龄失婚女遇到偶像剧男主,当落魄现实遭逢爱情童话,他们该何去何从?故事又会否改写八年前的结局? 精致利己金陵俞飞鸿VS为爱强大的痴情弟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256 莫名出现的情敌?

01 一个中年女人能有多失败

  一个35岁的女人能失败到什么程度?

  姜伊看着面前两部手机,左边工作手机是从业许可被拒的短信,右边私人手机是医院来电。

  她呼出一口气,点开接听键,陌生的声音没有感情地传来。

  “姜女士吗?姜坤先生的手术费必须尽快缴纳,否则手术只能取消了。”陈述性语气,姜伊却能读懂话语后的威胁。

  两天前,父亲突发性脑溢血栽倒在小区,好在80年代的老破小全是熟识的邻里,一个电话给她,火急火燎地赶回来这才及时送到医院,否则晚上半小时命就不保了。

  姜伊是了解这病的,几十年前的大年三十,不过五十的外婆跟家人看春晚时突然倒在地上,那时家人没经验,以为是中邪了,听信街坊驱邪的偏方,拉着外婆的腿在地上来回拖,直到人口吐白沫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送到医院判定是突发性脑溢血,却是赶不及救治就断气了。

  后来是奶奶,也是猝然倒在家门口。乡下消息传得快,父亲被老乡叫来后立刻跟村里人借了车,拉到医院虽是救回一条命却也误了好时辰。奶奶此后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年,不能说话,没法动弹,屎尿糊了一床,去世时整个人瘦地只剩一把骨头。

  这些其实是许久前的少年岁月留给她的记忆,早在柴米油盐中模糊地不甚分明了,若不是父亲也犯了这病,她是决计不会想起来的。

  “能不能再宽限……”

  “不能,这是我们医院的规定。”电话那头很快传来忙音。

  嘴唇动了动,鼻唇沟边来自岁月的馈赠若隐若现。若是一个月前跟婆婆在小区对骂的姜伊在,早掐腰对着电话泼妇骂街了,但现在的她不是个战斗力超强的尖刻妇女,而是个无助的女儿。像三岁那年,跟父亲在集市走失的小女孩一样迷茫。

  老房子静悄悄的,水龙头年久失修,水流“嘀嗒”声在空旷的房间无限放大,击地她耳膜疼。

  算了,有什么能比得过爸爸呢?姜伊想,钱又算什么呢,事业以后有的是机会,毕竟已经耽误了这么些年,不是吗?

  念及此,姜伊使劲拧了拧水龙头,水滴声依旧不绝于耳,她有些烦躁,干脆不管了,转身出门耳不听为净。踹上卫生间的门,飞快点开电子银行,准备将那上面为初创公司转型期准备的钱转出来,哪知比眼快的手点完“提现”却失败了。姜伊以为是输错了密码,定睛一看,余额居然是0.00。

  她愣了愣,还以为是自己进错了地方,冷静好几秒点开账户终于确定,没有进错,不久前还有几十万的账户现在真的空了。

  姜伊心中一个激灵,赶紧点开收支账本,不出意外果然看到钱全部被转出的记录,对方是个陌生账户,她从来没见过。时间是2018年8月12号,一个多月前,正是她跟婆婆吵架最凶的时候。

  姜伊越看越心慌,脚底一虚,软倒在沙发上,脑袋一片空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世上还有谁能转走她的钱?

  一瞬间,消失的理智全都回来了。

  丁浩啊丁浩,你想干什么?

  姜伊咬咬牙,走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接一捧水随便抹了把脸,又使劲拍了几下,镜中人的气色稍好些许,可便是如此依旧能看出满眼风霜,想了想又用洗面奶仔细洗了一下,掏出许久不用的家当画了个淡妆,吹了头发,最后换了身风衣,这才踩着恨天高昂首挺胸地出门。

  接下来,她有一场硬仗要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