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别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总裁别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总裁别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沈绿茧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2-07-18 09:25:26

宋朝雨爱了战烬丞五年,从不敢在他面前表露出一分一毫。
他即将与豪门千金订婚,宋朝雨决定离开。
然而,当她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战烬丞痛苦而愤怒的表情……
“你赢了,我会娶你,但我要你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为这一切赎罪。”
五年的暗恋,换来一句:“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宋朝雨这才得知,他青梅竹马的白月光在订婚前夜跳楼自杀,虽然保住了性命,可双腿落下了残疾,一辈子需要别人照顾。
战烬丞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往后余生,她要成为唐曼的影子。
宋朝雨终于受够了——不惜一切代价,她也要离开战烬丞!
-
骨髓捐赠手术后,战烬丞再没能见到宋朝雨。
医生帮她做了假死证明,帮她秘密出国,平静地告诉战烬丞:“患者怀孕三周,失血过多,一尸两命!”
那天,S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形状疯魔,一夜白发。
——他后悔了。
可是,那个拥有着灿烂笑容,总是温柔地包容着他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大结局2

她怀了我男朋友的孩子

  南城,第一人民医院。

  “二十六号!宋朝雨!”护士叫到她的号码,和名字。

  宋朝雨拳头一紧,犹豫片刻,还是走进了手术室。

  “宋朝雨,二十四周岁,孕期十周,确定打胎吗?”医生看着检查报告单,眼神露出一丝怜悯,看向这个面露紧张的年轻姑娘。

  “我……”宋朝雨犹豫了。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出现在病房之中,语气坚定地代替她回答:“确定!”

  女人站在宋朝雨的身边,对着医生说道:“麻烦您开始手术吧,后续的一切我已经都安排好了。”

  医生有些错愕,或许是因为女人太过有名,他也认出对方的身份。

  ——唐曼,南城第一总裁战烬丞的公开女友。

  疑惑和惊讶环绕了医生的脑袋,看向宋朝雨,询问道:“这位女士是你的家属吗?”

  “她怀了我男朋友的孩子,我带她来打胎。”唐曼抢先说道。

  尽管心里已经很不耐烦,女人还是微笑着对医生说,“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只要做你该做的就行了,其余的事情,不劳费心。”

  医生一听这话,呆楞了两秒之后,便撇着嘴看向宋朝雨,嫌弃的把手术同意书递过去,让她签完字以后把裤子脱了,躺上手术台。

  宋朝雨拿着笔,迟迟不肯下笔。

  “还有什么犹豫的吗?尽快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唐曼催促着,她希望手术越快进行越好。

  “真的是战烬丞要我打胎的么?……”宋朝雨问。

  唐曼愣了一下,没想到她问起这个问题,说道:“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会这么闲,亲自陪你过来?”

  看到她骤然惨白的脸色,唐曼压低声音,强势地说,“宋朝雨,同为女人,以后你就会知道,我这样做真的是为了你好。”

  “毕竟你没有名份,也不可能有名份,这个孩子就算让你生下来,也只会遭人白眼。你应该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吧?”

  唐曼不喜欢眼前的女人,同样不喜欢她肚子里的孩子。但她爱战烬丞,而且要跟他订婚了,所以,必须出面解决这件事。

  宋朝雨不得不承认,唐曼是对的。

  她被战烬丞包养了三年,下个月他就要跟唐曼订婚了,两个人见不得光的关系也会走到尽头,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留下——打掉他,对谁都好。

  最后,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被打了麻药后,她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在病床上,医生正在收拾手术用具,手术室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宋朝雨下腹胀痛,浑身像是被抽干了血液一样,使不上力气。

  一切都代表着……她的第一个孩子,没了。

  拿过手机,发现五六条未读消息,还有十几个电话,全都来自战烬丞。

  宋朝雨心跳漏了一拍,惨白的脸上被憔悴占据,看不出去表情。

  她正要编辑短信,告诉战烬丞:孩子打掉了。

  手机铃声适时的响起。

  “喂……”宋朝雨接通电话。

  “在哪,为什么不回消息?”战烬丞的声音低沉,似是有些不悦。

  “在做人流手术,打了麻药没看见……”宋朝雨解释着,语气有些虚弱。

  看来,他真的很在意孩子的去留,自己刚做完手术,他就打过来追问,不知道这样跟他交差,能不能让他满意。

  “嘟嘟嘟……”对面的男人利索的挂掉了电话。

  宋朝雨捏着电话的指尖骤然用力。

  看来结束通话的手机屏幕,自嘲地笑了一声。

  这也太……无情了吧?

  “咔嚓。”病房的门被人推开,高跟鞋的声音踩着玻璃瓷砖,显得格外清脆。

  “醒了?收拾一下,赶紧回家养着吧。”唐曼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叠百元大钞,放在唐曼的床头柜上。

  “这些钱给你,接下来一个月,记得吃点好的,不要着凉。听说女人打胎要做小月子,不然落下妇科病可不是闹着玩的。”唐曼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过,也希望你能长长记性,好好珍惜自己,不要再这样随便攀附男人了。”

  宋朝雨明白,唐曼是大家闺秀,这些话,想来已经是她能说出来的,最重的话了。

  她不怪唐曼,作为战烬丞的公开女友,她对她,堪称仁慈。

  “不用了。”宋朝雨下床,穿好衣服和鞋子,将厚厚的一沓钱递回给唐曼。

  唐曼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瞥着她:“给你你就拿着,不是说弟弟生病了缺钱吗?现在知道要脸了?”

  宋朝雨没说话,将那沓钱往她那边送了送。

  眼看着要碰到唐曼的胳膊,女人像是嫌脏似的,猛地推了一下她的手臂:“不要就扔了。”

  力气有点大,厚厚的一沓粉色钞票被打掉在地,散花一样飘落在地上。

  “慢慢捡吧。”唐曼扫她一眼,戴上墨镜转身离开。

  宋朝雨沉默片刻,许是麻药过了,小腹突然传来钻心的疼痛,痛的她脸色惨白,差点儿腿一软跪在地上。

  看着满地的百元大钞,宋朝雨捂着小腹,一张一张往回捡。

  弟弟的病需要钱,自己养身体也需要钱。当初她跟战烬丞在一起,也是为了钱,现在又穷讲究什么呢?

  一百八十二、一百八十三……

  宋朝雨边捡边数,眼泪掉在地上也顾不得擦一下。

  唐曼给了她整整两万块钱,真大方。

  宋朝雨拖着虚弱的身体离开了医院。

  刚走出医院正门。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便停在她面前。

  他,竟然来了……

  战烬丞下来,径直走向宋朝雨,那双眸子,寒意凛冽,让人不敢直视。

  “你做了什么?”他的声音,如同他的眸子一眼。

  “电话里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宋朝雨低着头,不敢对视战烬丞,即使,打掉孩子是他的主意。

  说清楚什么了?说清楚她一个人来把他们的孩子打掉了?

  是有多着急要和他断绝关系,才会这么迫不及待。

  “宋朝雨,你到底有没有心?”战烬丞气急,扬手便想要打上去。

  可是,眼前的女人脸色惨白,唇也没有一点血色。

  即使再生气,也终究还是忍不住觉得她可怜……

  宋朝雨闭着眼睛,想象中的疼痛没有打下来,她缓缓睁开眼睛。

  战烬丞已经放下了胳膊,收敛了刚才的神色,只是淡淡的,没有任何波澜的说道:“很好,孩子没了,你做的很好。”

  他的语气平淡,转身上了车。

  劳斯劳斯疾驰而过。

  宋朝雨僵在原地,眼前越来越模糊,天旋地转间,她再也无力支撑,重重的倒在地上……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