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冥名
明冥名

明冥名

叁冥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4-23 16:27:40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人有三冥,体冥修身,心冥修窍,脑冥修弦。 脑力与体力的较量,理性与感性的碰撞,循规蹈矩与随心所欲的交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十七章 无尽轮回

第一章 修还是不修

  夕阳西下,大雪纷飞。古色古香的建筑群围绕在一处广场边,在广场的正中央,有一座方圆一丈的台子,一群乳牙未脱的稚童,沿着圆台蹦蹦跳跳的踩着雪花跑动一边唱到:

  “转圈圈,转圈圈,一根筋的体冥不一般;

  转圈圈,转圈圈,七个窍的心冥赛天仙;

  转圈圈,转圈圈,缺根弦的脑冥……”

  这些充满稚气的孩童旁边,有一个无精打采的小男孩儿,双眼有着不属于该年龄段的沧桑,表情纠结,在那里唉声叹气。

  怎么就穿越了呢?这下三缺一了,可怎么玩。老二、老三会不会少了很多乐趣啊,明空想着也是兴味索然。

  原来明空自己一个人从地球穿越了,在地球上还有两个弟弟,明实、明满。三人是三胞胎,非常相似,在国大毕业后三人打赌,工作后轮换角色,最后被拆穿的人胜利,然后三人分别选择从商、从政、从事极限运动。一直持续了五年,虽然有怀疑,但从未被发现,最后还是老二要去省城了,老三想恋爱了,才准备最后轮换一次,明空去极限爬山,明实去省城准备提干,明满去准备公司上市敲钟。

  本来好好的,谁知道,当明空爬到山顶的时候,突然一阵阴风吹来,哪怕明空拼尽全力,依旧被卷落山崖。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穿越到了这个啥也不是的鬼地方,同时心理无比郁闷,人家穿越修炼都是为了永生不死。这鬼地方修炼也是死,不愿意死也不行,天会收啊。

  这倒霉的小男孩儿,就是因为天赋异禀,先天开启心冥和脑冥,触碰了雷打雪的规则,极其罕见,千年难得一遇,却尽收天下多冥修。

  村长为了让小男孩儿醒过来,把他放到了村里锻体冥池里泡了一天,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看看能不能开启体冥,毕竟整个牛头村都是力族分支,而且也只有锻体冥池,最近的净心冥池还在千里之外呢,更别提远在王城的启灵冥池了。

  当村长都要放弃的时候,一道莫名的悸动,明空就在小男孩儿的身体里复苏了。

  “我死了吗?我怎么在温泉里?我在哪?”明空睁眼就来了灵魂三连击,接着小男孩贫瘠的认知就显现到明空的脑里,就像一滴水混到大海里,翻不起一点浪花,本身明空就一人分饰兄弟三角儿,且毫无破绽的进行了五年。

  小男孩的认知对明空来说非常容易,十几个玩的熟悉的同龄伙伴,五六个长辈,唯一比较难的也就是村长爷爷了,但对明空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些都不是问题,让明空比较纠结的是,到底修不修冥的问题,村长是把小男孩儿救活过来了,但活过来的是明空,小男孩儿确实死了。同时误打误撞的把体冥开启了,而且先天开启的心冥与脑冥也还在。

  只是让明空想死了的心都有的是,体冥开启了,但缺根筋;心冥是还在,但缺心眼;脑冥也还在,但缺根弦……

  明空想想自己是硕果仅存的三冥同修,结果却是集合了三种冥修的废柴。

  而且,修冥所经历的磨难,是前所未有的,也是始料未及的。稍有松懈,就可能会被反噬,最终不得不散冥。

  就明空这废柴本柴,修起冥来,可能过不了几年坟头都长满草了。

  不修冥的话,凭明空的本事,在这半落后的时代,开起挂来,走向人生巅峰,拥抱白富美,而且还是一群,都不在话下。

  这边明空也不纠结了,听着童谣,做着美梦呢,那边就开始乱哄哄了。

  “闪开,闪开”就在童谣还没唱完的时候,两列侍卫跑了过来,把广场上的闲杂人员驱散开,“贾王爷散冥来了,快走开,快走开,离散冥台远一点。”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孩童们如鸟兽般散开,并大叫着:“散冥喽,散冥喽”。明空也适时的后退,并嘀咕了一句:“又来一个”。

  “不用扫了,都退下吧。”只见一个耄耋老者,锦衣玉服,龙行虎步,踏上圆台,也不顾忌台上的积雪,制止了侍卫想要打扫积雪的打算,直接盘坐在台子中间,后面跟着的男男女女,个个泣不成声。

  “你们不用哭哭啼啼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本王修冥三百余载,从一个落魄弃儿,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战力族,斗术族,拼灵族,期间刀来剑往,各有输赢。也曾杀人如麻,也曾活人无数,也曾风光无限,也曾险死还生,本该寿终正寝,不想冬雷打雪,命绝于此。真是成也修冥,败也修冥。”

  “父亲,您已高寿三百余岁,子孙成群,而且您也修到了双万冥,绝大部分人也不过止步于单千冥而已,没啥失败的,对于我们这些只能活到百岁的无冥来说,您已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了。”台下一个跪着的华服花发老翁哽咽着说道。

  美女呢?刚才还在这呢,那个开了三窍的小美妞已经颇有姿色了。之前后退的明空心里想着,四处打量,他才没心情听着俩傻乎乎的白发老头上演苦情戏呢,无非说一些修冥的好处与坏处罢了。既然选择了,最后有啥可后悔的,而且也没有后悔药可以买,就算有也买不起啊。

  “狗蛋,你咋在这里啊,为啥不和我们一起唱歌啊。”

  明空听了脸皱成一团,刚建好的人设,说崩就崩啊,一脸不爽的回头,说道:“二丫,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狗蛋。还跟你们唱歌,难道还唱缺根弦的脑冥是狗蛋啊,你当我傻啊?”

  “那你也别叫我二丫,我叫倪(ni)雅,但是村长爷爷把你捡回来的时候,给你取的名字确实叫狗蛋啊,都叫了那么长时间了了,不好改了。”倪雅看起来十三四岁的样子也是皱着小鼻子,气嘟嘟的,煞是可爱。

  “狗蛋已经go die了,我在上次病好了之后,找了教书爷爷,给我换了一个名字,我现在叫明空,明空。”明空一边强调说,一边不耐烦的挥手,“去去去,别打扰我看散冥。”

  “go die是什么意思?”倪雅满脸问号。

  明空也不告诉倪雅go die是去死的意思,就直接转过头去,但目光并没有投向广场中间的散冥台。

  明空现在的身体,其实也不大,看起来也有十四五岁的样子。此时的明空目光并没有焦点,想着当时知道自己名字叫狗蛋的时候,就像便秘一样,浑身不得劲儿。就琢磨着改个名字,但又想用原来的名字,就耍小孩子性子套路了一下村里的教书匠,狗蛋也不知道教书匠叫啥名字,一直都是叫的教书爷爷。

  明空专门趁着教书爷爷忙碌的时候,缠着要换个名字。教书爷爷焦头烂额的说:“今天没时间,明儿再说吧”

  “今儿忙,那你确定给我改名字,明儿空吗?”明空开始孩子般的套路了。

  教书匠头也不抬,继续和一本鬼画符较劲,“是的,明儿空,明儿空”

  明空差点笑出驴叫声,这么简单就套路成功了,“谢谢,教书爷爷,那我以后就叫明空啦。”说着也不给教书匠反驳的机会,那叫跑的一个快,还不忘大喊几句,以便把明空这个名字坐实了。

  教书匠当时就懵了,明空?不是问我明天有没有空改名字吗?不过好好的勾澹被叫成了狗蛋,是该改一改,但是马上就一愣,低声沉吟:“明空,冥空,有体无筋,有心无眼,有脑无弦,可不就是冥空吗,罢了,就叫明空吧,冥冥之中,也不知又是何种定数。如此修不了冥,反而是一种幸事,我也能省下不少心来,也好……”后面的话,已低不可闻。

  当然,这些话,明空并没有听到,否则细思极恐,自己也会吓一跳。

  “当当当,请村民们保持安静,贾王爷要给大家说几句话。”侍卫的敲锣声,让明空的目光恢复了焦点。但明空见惯了这种场面,实在是提不起精神,又开始自我纠结中。

  这个破冥,到底修还是不修。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