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仙人,800年散仙我骄傲吗
红尘仙人,800年散仙我骄傲吗

红尘仙人,800年散仙我骄傲吗

吃斋and道士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2-19 18:42:06

楚红尘,一个800年还是地仙的圣子,一个每天被师妹欺负的可怜虫,一个被师父师伯关爱有加的好孩子。 世间人事纷扰,无时无刻都在争夺。 为名,为利,为情,为意,为国家,为百姓,为了天下苍生。 多少人身不由己,多少人又孤注一掷。 对对错错,情情爱爱,来来往往,寻寻觅觅。 人间俗世苦难众多,只有红尘仙人乐在其中。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八章 牧鱼童子

第一章 闹市

  路崎岖,凹凸不平充满各种碎石,

  人沉醉,全身破烂衣物无以蔽体。

  马消瘦,脸上连牙齿都暴露出来!

  日当头,光照大地万物颓废萎靡。

  闹市之中,无人在意这人,哪怕双腿从他的身上跨越而过,也不会有人低下头瞧上一眼。

  各有各的烦恼,没有时间理会一个不相干的乞丐,多一刻时间,就能多赚一刻的钱,人生苦短,到最后还不是为了那圆形方孔的物品。

  一个黑衣男子骑着高大骏马路过,看见乞丐在路中央躺地笔直。

  挥动马鞭快速向往,几个呼吸就冲到了那人的跟面。

  以为他会恐惧马匹踩踏,起身离开。可是现在到了眼前还是选择视而不见,黢黑又粗糙的右手不时摸摸肚子,有时还会伸向头发,随便一抓,几个虱子就夹在了指缝之中。

  “要饭的,赶紧离开这里,闹市里袒胸露体,妨碍别人通行,吃着公粮的官差不管你,我南城李横刀要管,绝不允许有人如此无礼,坏了约定俗成的规矩。”

  乞丐依然装作没有听见,甚至挑衅一般,捡过一根小树枝,伸到耳孔里掏起了耳屎。

  一脸享受的模样,看上去更加欠揍,黑衣男子忍不住跳下马来,用脚轻轻踢了一下他的腰部,举起鞭子做势就要打下来。

  “要打便打,我贱命一条不足挂此,只盼你下手能够狠心一点,不要闹个半死不活,让我在这世界上苟延残喘。”

  鞭子停在半空中,迟迟未能落下,思考良久,还是用另一只手将鞭绳一圈圈绕起,从口袋里摸出一两银子,甩到了乞丐身上。

  “怕了你,银子拿去喝酒吧,我也见不得穷人受苦,可是你如此自甘堕落,实在不是男子汉所为。”

  乞丐捡起一两银,在他那安脏的衣服上使劲蹭了蹭,两根手指举起来放在眼前,使劲认真的检查,确认是真的以后,眼神里立刻有了光彩,也不知他是怎么从地上蹦起来的,整个人如同屁股后头装了两个弹簧一般。

  “小子够识趣,乞丐我甚是欢喜,这里有一句金玉良言,想要交代于你,是否嫌弃我肮脏下流,不愿聆听?”

  黑衣男子本想上马,一句话倒是来了兴趣,鞭子头部在另一只手心不停敲打,饶有兴致的询问。

  “哦?你也有金玉良言,倒不如先说说为什么落得如此下场,先辈可有基业交于你手,辱没家风的骂名,可愿承担一辈子?”

  乞丐低头嘿嘿一笑,也不搭话,不知哪个地方掏出一个铜镯,拿在手上还不停比划。

  “我观你骨骼惊奇,是个练武奇才,这只手镯是我从上仙宫,南山仙翁住处寻得,可保你一世平安,内有绝世仙法,勤加修炼假以时日定当脱胎成仙,现只收十两银子,童叟无欺过村不候!”

  黑衣男子接过手镯,右手高高举起,迎着阳光,假装认真,仔细的瞧了一瞧。

  “呀!果真是仙物,阳光下连个字都看不到,是不是要将它放在水里煮上一煮,才能显出奇效?神物果然是神物!”

  转身跳上马背,铜镯在空中飞了几圈后,落回到乞丐怀里。

  策马飞驰,公务在身还有许多要事,不能浪费那么多时间,在一个无谓的人身上。

  乞丐收掉铜镯,朝着远去的黑衣男子大喊:“记得!深渊既是活路,地狱才是真门!”

  马匹走远,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听到,来到酒铺用刚才的一两银子,打了整整一大葫芦,心满意足坐上了自己那匹可伶的瘦马。

  老马累的呲牙咧嘴,却是没有将他甩下来的举动,走一步退半步缓缓前进,用了好长时间才进入一片树林。

  一颗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巨大树木,挡住了二者的身影,左边进右边出,再一次看见,那落魄乞丐已经变成仙气满满的少年。

  脚下瘦马也不再的弱小,取而代之是一匹神俊异常的白色宝驹,识货的马贩看到它,肯定会出高价前来求购。

  “圣子为何对一个凡人如此上心?不但将本命法宝借于他,临走前还说了一句泄露天机的事情。”

  仙气少年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扇子,轻轻用扇头敲了一下马背,摇晃着身体,拿出一壶刚才打来的酒水。

  仰起头接住落下来的好酒,微眯着眼,看了看灼热的太阳,打开扇子遮挡一下阳光,十分不在意的说:

  “你个老东西,懂什么人间俗事,在昆仑呆了好几百年,别的马早就化形成人,谁叫你如此不争气,到现在还是我的胯下坐骑。”

  老白马听完很生气,四只蹄子一前一后离开地面,背上之人也随之颠簸起来。

  “哈哈哈哈…!天马也能被我激怒,此生不枉矣!”

  身体颠簸,整个人不时上上下下,始终没有掉下来的趋势,反而打开葫芦怼到嘴上,一口一口有滋有味的喝了起来。

  ……

  仙人暂且不表,另一边黑衣男子骑马来到了一处驿站,马鞍上取下一个包裹,里面装着一些邮封信件,数量很多显得有点沉重。

  黑衣男子一只左手就将包裹提起,右手放在腰间的刀把上,威风凛凛走进驿站,正想将它交于接收的人员。

  平日里人来人往,到处都是跑腿的工作小吏,今天却找不到一个踪影,木制的大厅显得异样安静。

  不用说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后方刀光闪过,是有人藏在匾额上准备偷袭,阳光透过木板缝隙,照射在了那人的刀面之上,再次折射在屋里形成一道光斑。

  右手刚想拔出佩刀,才发现这样距离不足以脱离刀鞘,左手放下包袱迅速靠近刀把,身体极速闪躲到一边,刚刚跨出一步,巨大刀锋便落到了身旁。

  左手抽出,右手横握刀柄的上方,顺势重重劈出一道,正好砍在了那个人的手臂之上。

  没有时间补上一刀,因为大厅的各个隐蔽地方,走出了更多的蒙面人物。

  手上武器都是统一的长柄马刀,虽然都穿了黑色衣服,但也能看出这些人身材魁梧。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非要闯进来,今天你是非死不可,做了冤魂可别到地府,告我们兄弟几人的黑状。”

  开口说话的门面男人显然是个头领,右手一挥,左右兄弟得令紧握手中刀把,一步一步靠近黑衣男子。

  门外头也站着三个蒙面人,跟里头同伴形成了一个关门打狗的阵势,眼前猎物已经插翅难逃,反而不着急了,双手插在胸前,看看这位仁兄,接下来该如何选择?

  前后左右都是敌人,不用想屋顶也有暗哨,炯炯刀光在屋内摇晃,必须抓紧时间作出选择。

  收回刀身举在胸前,看来是不愿放弃,想在死前做最后一拼,蒙面人行进的脚步变得稍微缓慢一点,反正已经是囊中之物,时间上来得及,临死之前万一被他带走一个,倒是吃亏。

  脚步一慢,黑衣男子立刻转身朝门外奔去,靠近胸膛的右手伸入怀里,掏出一个黑色圆球,往门外的三人前面一扔。

  头领见多识广,第一眼就认出了此物,口中赶忙大喊:“轰天雷,快让开!”

  三个人没有反应过来,强烈的爆炸声已在身旁响起,这才往后面退了一步,可是为时已晚。

  几个人身体少了不同部位,一时间生死难料,还没等屋内同伴反应过来,黑衣男子已经窜出门外,跳上自己的坐骑。

  双腿用力一夹,缰绳快速抽打马背,混乱之中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随意找了个方向,纵马狂奔。

  官方驿站里,用来运送各种物资的马匹很多,蒙面人分批跃上马背,朝着那人离开的方向,奋起直追!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