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大道行
诸天之大道行

诸天之大道行

你再再再猜猜

诸天无限/诸天

更新时间:2022-05-09 23:50:11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射雕世界初会武道,威临天下,名传后世千古。 …… 聊斋世界,百鬼日行,以身立道。 …… 西游世界,我为天帝,横压天地。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五十三章少华山分部

第一章破庙

  时值十月二十八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浩浩荡荡,接连下了三天。

  厚重的白雪淹没了一切,放眼望去,大地一片银装素裹,白的刺眼。

  夜色深沉,只有零星的几点星光透过厚重的黑云,洒落下来。

  呼啸的寒风呜哇乍响,吹的几棵染白的枯树摇曳不止,好似厉鬼在嘶吼。

  一片雪白之中,一座破庙立于群山沟壑之中,屋檐上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好似断了线的珠子,重重砸在大地之上。

  破庙之中,一堆篝火摇曳,树枝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篝火上架着一只铜壶,壶中积雪正在融化,渐渐冒出白烟。

  几条身影围坐在篝火边,蜷缩着身躯,不停地搓着手,好似要驱散身上的寒意。

  火光照耀在一张张疲惫麻木的脸上,明灭不定。

  这是一群乞丐,一个个披头散发,布满污垢的长发在夜风中跟着火光一起飘荡。

  身上穿着不算厚的衣服,打了密密麻麻的补丁,破衣污浊油腻,不知穿了多久不曾换洗。

  破庙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无头神像,从衣着打扮来看,供奉的应该是一位道家神仙。

  外面的一部分颜料已经脱落,露出土黄色的泥土,上面蛛网横生。

  神像脚下,一个廋小的身子裹着厚厚的干草,蜷缩成一团,好似毛毛虫一般,不时还蠕动一下。

  少年衣衫破烂,补丁无数,细一看去分不清是无数补丁缝制的衣服,还是衣服上缝制了数不尽的补丁。

  衣衫下,半截短裤,眼下隆冬降临,天气异常寒冷,也不知有没有冻死。

  莫凡只觉得脑袋都快要炸了。

  前一刻,刚下班的他和几个狐朋狗友唱着歌吃着火锅,不知道是不是白酒灌的太猛,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等他再次回过神来,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这样一个狭小简陋的破庙里。

  眼前这座破庙由黄泥堆砌而成,一部分墙体已经坍塌,左边裂开一个大口子,被一块硕大的门板挡住。

  其他地方也少不了一些口子,尽管已经用茅草遮盖住,可刺骨的寒风还是透过那细小的缝隙不停往里倒灌。

  莫凡只是看了一眼,就把注意力落在了自己身上。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对劲,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麻衣,细胳膊瘦腿的,身形单薄,好似一具干尸,皮包着骨头。

  “我怎么变成一个少年郎了?”

  莫凡身边没有镜子,看不到自己到底长啥样,但这副身体,虚弱至极,他醒来这么一会功夫,就觉得疲惫不堪,似乎消耗了莫大的精力。

  “啊,头好疼!”

  莫凡突然捂住脑袋,只觉得整个脑袋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暴打过一顿,脑袋嗡嗡作响。

  入手一片湿润,莫凡下意识的看了看双手。

  卧槽,手上全是血。

  借着双手,莫凡能感觉到自己脸上遍布的伤痕,但多是旧伤,已经结疤,唯有正中央一道深深的伤口,还在往外冒血。

  然后就是饿。

  强烈的饥饿感几乎快要逼疯了他,伴随着肠胃蠕动,莫凡甚至觉得呼吸都不快稳了。

  莫凡咬着牙,缓过一口气,站了起来。

  “三瓜子,你醒了?”

  一个身穿破旧道袍的老乞丐随意瞥了莫凡一眼,沙哑着嗓子道:“醒了就好,小石头去把你三哥扶过来。”

  他旁边一个裹挟厚棉袄的小孩,一下翻坐起来,廋小的身躯拖着莫凡坐在篝火旁。

  “三瓜子,吃点东西吧。”

  老乞丐长叹一声,自怀中取出一个玉米饼递给莫凡。

  莫凡早已饿疯了,哪还顾得什么,接过玉米饼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但很快他就咽不下去了。

  并不是因为他刚刚醒来,吃不了东西,而是那饼太硬了。

  不仅难以嘶咬,即使下咽也觉得喉咙,肠道一阵刺痛。

  “噎着了吧,喝口水。”

  老乞丐脏兮兮,皱皱巴巴好似树皮一般的手递过来一只破碗,刚刚烧开的雪水还冒着腾腾热气。

  莫凡捧着碗,小口小口的吞咽着,感受着胃里炸开的热流一遍遍冲刷全身的舒爽,精神瞬间放松下来。

  一时间,皆无言。

  老乞丐不知想着什么,神色悠悠。

  莫凡也在出神。

  脑海之中,许多事迹走马观花流淌而过。

  记忆中,自己照常沿街乞讨,实在饿的不行了,和恶狗抢食,最后被狗主人发现,一棒子敲到脸上,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就是现在的他了。

  莫凡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稀里糊涂穿越过来,刚到,便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

  而且,还是一个毫无尊严,几乎要活不下的乞丐。

  唯一的好消息便是,自己这个三十出头的大叔一下子成了十六岁少年,凭空多了十几年的寿命。

  可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更何况,这个世界的自己,处境异常危险,能不能活下去还两说。

  “喝了就赶紧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莫凡点点头,蜷缩着膀子,沉沉睡去。

  他身体异常虚弱,饿的更是双眼发黑,很担心自己会不会一睡不醒。

  可若是不睡,恐怕连今天都熬不过去。

  莫凡是被冻醒的,也可以说是被饿醒的,亦或是两者皆有吧。

  他抬起头,天地一片漆黑,天还未亮。

  破庙之中篝火烧的很旺,五六个乞丐围坐在篝火前,好像还未入睡。

  远处,七八个乞丐东倒西歪躺在一边,身上裹着厚厚的茅草,看起来真像几具死尸。

  莫凡搓搓冻僵的双腿,靠近篝火边,伸手感受火光带来的温暖蔓延至全身。

  入了冬,一到夜里,破庙里篝火就从未熄灭过,否则,他们全都得冻死。

  莫凡走到篝火前,喝了一碗烧开的浑浊雪水,又沉沉的睡了下去。

  想要恢复体力与精力,保持充足的睡眠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等他再次被冻醒,天已经处于将亮未亮之际,夜色虽然并未完全退去,但破庙之中却明亮了不少。

  大多数乞丐都醒了过来,只有寥寥几人,裹着茅草,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

  呼呼的风声中,莫凡抬头,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在不远处的雪地里闪转腾挪。

  这是他们这一支乞丐的首领,不知其具体姓名,大家都叫他马爷。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使乞丐,也得分出个三六九等。

  马爷的来历莫凡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一年前来到金陵,因为身负武功,从而成为了他们这一群乞丐的首领。

  马爷脸如黑漆,凹凸不平的脸上堆满麻子,身高不到一米五,身宽体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厚重的石墩。

  但他拳脚功夫这里显露出来,却迅如闪电,使人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体型与相貌。

  给人一种极具反差感。

  莫凡出神的看着,脑子里许多念头接二连三的生出来,一时间晕乎乎的。

  那可是武功!

  只存在于传说中,小时候,谁没有过鲜衣怒马,仗剑天涯的武侠梦。

  可此刻,武功显露在他眼前,他却觉得很是复杂。

  这会儿功夫,马爷打完了几趟拳脚,收功,紧闭着的嘴巴裂开缝隙,吹出一口似利剑一样的白气,飙出尺许才散开。

  马爷收了功,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内敛起来。再一看,哪里看得出之前凶猛?

  分明就是个身形佝偻,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老乞丐。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