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蓝将军
阿蓝将军

阿蓝将军

小李很酷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2-02-12 06:35:29

一个笼中鸟,一个盆中花。 两个性格不同的女孩,却有相同的命运,不一样的人生,却是一样的结局。 阿蓝,你说北方有雪,可你却在这没有雪的宫里捱了整整三年。 其实阿蓝,我自幼就在这宫中,从没见过雪,以后,可否也能带我去看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二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些,日头也日渐短了,我拨弄着手边的暖炉,

  “沅姑姑,尚衣局何时才会把本宫的新袄子送来?”

  “皇后娘娘莫急,许是这几日娘娘们做的衣服多了,待会儿吩咐宫女去催催。”

  我撅了撅嘴,虽没说什么,心里却盘算着等皇帝哥哥回来如何告他们一状。

  算算日子,也有三个月余没见到皇帝哥哥了。还未入秋时,边关就传来了战事,近几年北边总是不大消停,而这一次,皇帝哥哥亲赴战场,定会将他们灭个干净。前段日子从太后那里得来的消息,算算,也快打完了罢。

  而我对向来这些都不大感兴趣,只想着膳房今天会做什么好吃的。

  宫里人们都说我有些痴傻,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烧坏了脑子。我虽不大在意,却也不想折辱了皇家的威严,每每听到有人议论,我都会重重责罚,最严重的一次,那个宫女被我打了个半死,许是身子骨太弱了,回去后不出半月就去了。

  打那之后,他们都知道,皇后娘娘虽是个痴傻的,但也是不好惹的主儿。

  只是偶尔无事做时我也会想,许是他们说的是对的,我就是个痴傻的,不然怎么会连家人都记不住了呢。

  罢了罢了,皇帝哥哥娶了我,封我做了皇后,太后娘娘又宠爱我的紧,打记事起,这宫里就是我的家。而那不知所以然的家人不记得也罢,这么些年也没见他们找过我。

  “沅姑姑,随我去趟慈宁宫吧,方才面颊烫的紧,定是太后娘娘想我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拉起沅姑姑的手向外跑。

  “娘娘慢些,莫要跑,叫人说去了闲话。”

  沅姑姑向来这样爱叨叨,不过我也知道是为我好,我听话的揣着手,走起小步子,离远看,倒也像了那么回事。

  “给太后娘娘请安。”

  待我毕恭毕敬的行完礼,太后一脸笑眯眯的冲我招着手,

  “皇后,快来,这里有你最爱吃的桂花糕。”

  “是。”我又微微福身。

  我坐在太后身旁,拿起一块桂花糕浅尝一口,

  “太后娘娘,为何这慈宁宫的桂花糕总是比旁的宫里要好吃些,我可否叫人拿些回去?”

  许是甜甜的梨涡笑进了太后的心里,又或者是女儿家的娇憨惹得她老人家怜爱,太后捏捏我的小脸,

  “皇后又在说痴话了,这膳房分给各宫的糕点可都是一样的啊,不过,皇后若是喜欢,便可都拿去。”

  我一阵欢喜,连忙吩咐宫女将这一盘桂花糕都端走。我刚要说些什么,就有宫女急匆匆的来报,

  “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边关大捷,敌军被尽数剿灭,皇上和众将士押着敌方将领班师回朝,这个时辰,应该快到城外了。”

  皇帝哥哥回来了,竟比我料想的还要快些。

  “太后娘娘,待我回去好好梳洗一番,一同去迎接皇帝哥哥。”

  太后点点头,我福了福身,退下了。

  城门外,我站在太后身旁,身后是文武百官。

  远处缓缓的马蹄声传来,为首那人直直的在马背上坐着,一身明黄色的铠甲在阳光下折射出光,马儿不紧不慢的走着,显得最是气宇轩昂,就算是离得远了,也能感受到那一身的君王之气。

  那人便是我的皇帝哥哥。

  咦?后面那是谁?

  我的目光被皇帝哥哥身后的一匹战马吸引。

  那人手脚被捆绑着,目光低垂,身上的铠甲也不似皇帝哥哥的那般明亮,额前的发丝遮住了脸,看不清模样,就连发髻也散了,原来,这竟是个女子。

  “臣等恭迎皇上凯旋。”

  我也随着文武百官一同行礼,可眼睛始终偷偷乱瞄着。

  皇帝哥哥大手一挥,跳下马,

  “儿臣参见母后。”

  太后娘娘忙将他扶起,笑的一脸慈爱,

  “快起来吧,辛苦皇上了。”

  皇帝哥哥注意到了一旁的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说,

  “皇后似乎又长高了些。”

  我没作答,眼神一直不离那名女子,此时我才瞧的清楚了些,她脸上脏兮兮的,可那眸子却十分清冷。

  这便是我第一次见阿蓝,彼时的我十分好奇,为何她与我见到的旁的女子不大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阿蓝是敌国的将领,带兵打仗丝毫不逊色男儿。我又是一惊,女人又要如何带兵打仗。

  可纵使皇帝哥哥惜才,灭国后却将她带了回来,为我朝效力,朝堂之上却是一片反对的声音。就连太后娘娘也和皇帝哥哥发起了脾气。

  其实就连我也觉得十分不妥,一个被自己灭了国的将领,放在身边,当真合适么?

  可阿蓝还是留了下来,还被封了美人,封号为蓝,赐住露华殿。

  所以,皇帝哥哥终究还是皇帝哥哥。

  次日,一大早我便起来梳洗,等着蓝美人来像我请安。我本想去她宫里找她,可沅姑姑说这样不合规矩。

  我在软榻上揣手坐着,看着俯身行礼的蓝美人,姿态虽低,可浑身上下流露出的确实一种打骨子里透出的高傲。看着也并不使人厌烦,倒是有了几分不一样的韵味了。

  今日,她便是梳洗干净了,仔细看看那巴掌大的小脸儿,模样倒是十分俊俏,是个可人儿。穿的极其素雅,难道皇帝哥哥没有赐给她新衣裳穿么?

  “沅姑姑,去将我那锦盒里的金步摇拿来,赐给蓝美人。”

  沅姑姑张了张嘴,没说什么,还是去了。那金步摇是前年过来拜访的使臣送来的,后来我生辰,皇帝哥哥便赐予了我,一直还未舍得带,不知怎的,今日赐给蓝美人倒也不觉得心疼,只想看看她带起来合不合适。蓝美人倒也不推脱,接过锦盒。

  “谢皇后娘娘赏赐。”

  “快戴上给本宫悄悄。”

  蓝美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紧不慢的打开盒子,将金步摇戴在头上。

  那金步摇通身一片纯粹的色泽,上好的玉石点缀,又带着极细又极其绚烂的金边,倒是精致的很。衬的蓝美人的小脸儿也有了几分血色。

  可我又觉得哪里有些奇怪,纵使金步摇再好看,和蓝美人身上清冷的气质也是有些不搭,有些说不清。

  罢了,许是我这金步摇选的不大好,下次换点别个送她。

  “本宫见蓝美人穿的如此单薄,许是来的匆忙也没准备几件合适的衣裳,待会你随根本去趟尚衣局,叫他们给你做几件新袄子。”

  “不劳烦皇后娘娘了,臣妾本就生在北方,倒是不打紧。”

  “那里可与皇宫有何不同?”

  “自是有些不同的。”

  见她不愿多说,我也就识趣的闭嘴不问了。

  “皇后娘娘,若无事,臣妾就先退下了。“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她便行了礼,退了。

  我心里不免有些惆怅。我可是皇后,她为何不像旁的那样多巴结我,她难道不知,哄的我开心了,会让她在这后宫好过些么?

  天气愈发冷了,冷得我每天都只在屋头待着。慈宁宫我也不大去了,只是偶尔传阿蓝过来陪我说说话。彼时我同阿蓝已经熟络了些,起初,她在这宫中过的并不好,后来有了我的照拂,倒也无人敢再欺负她了。

  他们都说,这露华殿里新来的那位美人,架子嘛,大的很,从不与后宫嫔妃走动,见人也不爱笑,可不知怎的,就入了皇后的眼,日子过的倒也是舒心。

  又是一年新岁,这宫里也越来越热闹了,每个人都忙忙碌碌的,显得我更像个闲人了。

  今日的日头暖些,在屋头窝着的时日也委实多了些,也该出去走一走。

  我到露华殿时,阿蓝还在摆弄着她的那些花花草草,依旧是一身素衣。就连年三十这样喜庆的日子,她也不例外。

  “参加皇后娘娘。“

  我同阿蓝说,私下里可以不用向我行礼。可她却总是不肯,她说这样会坏了规矩。

  怎得跟沅姑姑说出一样的话来。

  而我却喜欢唤她阿蓝,我觉得这样十分亲切,就像我唤皇帝哥哥一样。

  “阿蓝,那日我送了你不少新袄子,今个儿年三十,为何不穿的喜庆些。“

  “臣妾穿这些素衣惯了,还有那些珠宝首饰,皇后娘娘也莫要再送了。”

  她又继续摆弄着她的花花草草。

  我刻意忽略掉她话语里的疏远。

  “阿蓝可会抚琴?”

  “不会。”

  “那跳舞呢?”

  “也不曾会。”

  “哎,”

  我叹了口气,

  “那便是可惜了,本宫还以为今年的宫宴会看一些什么不一样的呢。”

  我颓颓的坐在石凳上,看着这满院的花花草草。

  阿蓝院里的宫女向来很少,她也不要,所以这些都是她自己亲自打理的,有的我都不大能叫得出名字,却被阿蓝养的这般好。

  许是见我望得出神了,

  “这盆是鸢尾花,来年春天便开了,皇后娘娘可端去放在院中摆着,偶尔浇浇水便可。”

  “可是阿蓝我向来笨手笨脚的,别人我又不太放心得下,不如待到明年春天,它开花了,你再赠予我,倒也不会糟践了它。”

  “嗯,也好。”

  阿蓝轻声应下。今年的宴会同往年的一样,搞不出什么大的花样,阿蓝称自己身体不大舒服,未曾出席,我便待那繁文礼节结束后也早早退了。

  只是今年不知是哪国的使臣,上贡来了一只金丝雀,那小东西,白羽红眼睛,不带一根杂毛,只是还有些小,看不出雌雄,只那小眼睛溜溜的转,可爱的紧。

  皇帝哥哥瞧着我喜欢,便赠给了我。

  我想着回头给它打个金笼子,好生养着,也不算亏待了它。

  皇帝哥哥同蓝美人说她太过于消瘦了些,这南北方文化说到底还是有些差异的,是否要陪她过一个北方的年三十,也免得她来宫里过的头一个年,不大习惯。

  蓝美人拒绝了,就连面对皇帝哥哥,阿蓝说话也是冷冰冰的,所以相比之下,她同我,似乎还好些。

  当然这些都是我去寻阿蓝时偷偷听来的。

  皇帝哥哥还说过不了几日就是上元节了,今年可特许阿蓝同我一起出宫玩。

  原来我偷偷溜出宫,皇帝哥哥都是知道的,我还以为他一直都不知呢。

  每年的上元节都是城中最热闹的时候,满城的烟火和花灯,还有杂耍表演,有趣极了。

  皇帝哥哥果然没有食言,今年的上元节我也算是沾了阿蓝的光,正正经经的从宫门出去的。

  当然,还有皇帝哥哥,许是皇帝哥哥放心不下,竟也亲自跟了出来。

  这一身玄色的袍子显得倒是稳重的很,同时又一副翩翩公子的俊俏模样,嘴角衔着笑,任谁都想多看两眼。

  再看看和阿蓝的那一身素衣也有了几分相配的意味,相比之下,我这大红色的袄子反倒显得有几分俗气了。

  皇帝哥哥似乎看出了我的闷闷不乐,揉揉我的头,

  “南南倒是穿的喜庆,应了这节气。”

  南南,是我的名字,我姓南也名南。

  听了皇帝哥哥的话,我才有了几分笑意,皇帝哥哥向来都是十分温柔的。今日街上十分热闹,多了很多我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比宫里有趣多了,想想,皇帝哥哥应该也没见过的吧。

  “阿蓝,我们去河边放花灯可好?”那点点灯火在河面飘着,晃着,越飘越远,甚是好看。

  他们说,那是人们用来思念已故的亲人的,我不理解,只是瞧着好看。

  还未等阿蓝反应过来,我便拽着她往河边跑去。许是桥上的人太多了,又许是我没能抓的紧阿蓝,我竟直直的朝河里栽去。

  “扑通,”

  我落入河里,

  接着又是一声。

  未曾想冰凉的河水竟是如此刺骨,一股脑的涌入我的口鼻,好似要侵占我的五脏六腑。就在我感觉气马上就要断了时,一股力量在拉扯着我。

  我知道那是阿蓝。

  在落水的那一瞬间,我看见阿蓝也一同跳了下来,就那一瞬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眸子清冷但坚定。

  那一瞬间,她就像个女英雄。

  我从未想过阿蓝会救我,我也从未想过救我的会是阿蓝。

  因为我的意外落水,我们便提前回了宫。阿蓝被太后娘娘罚跪了整整一夜。

  我不知道那一夜阿蓝是怎么熬过的,若我知道我定会为阿蓝求情的。

  只是我却足足昏睡了三日。河水太过刺骨,又引得了我体内的旧疾,

  这个冬天,怕是又出不了门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