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捡个最漂亮的剑灵当姐姐
开局捡个最漂亮的剑灵当姐姐

开局捡个最漂亮的剑灵当姐姐

女侠使不得

仙侠/神话修真

更新时间:2022-03-26 09:55:13

在家人神秘失踪后,李文峰过上了孤苦伶仃的生活,只剩下一间铁匠铺留给他。 有一天晚上,他吃饭时,铁匠铺里的一把铁剑缓缓飞了起来,同时有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响起:“你好,我的小主人,你可以叫我啥剑灵、剑仙、剑圣、剑神或者你直接叫我姐姐也行。” 李文峰咽了咽口水,大半夜的,昏暗的屋子里忽然飞起一把剑,谁遭得住这么吓? “我可以叫救命吗?” “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八十六章:纪元之战(大结局)

第一章:我的剑灵姐姐

  位于玄天大陆西南角的一个小山村里有一间荒废已久的铁匠铺。

  十八岁的李文峰是这家铁匠铺的主人,但他不是打铁的,他是个孤儿,亦是个重生者,不然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还未成年变成了孤儿,没有过人的心智必定无法存活。

  这家铁匠铺是他父母失踪后遗留下来的,多年来也没被人占据,没被人占据的原因很简单,这铺子闹鬼。

  铁匠铺里铁剑足足三十把,据说其中一把会自己飞起来还会说话。

  但李文峰没见过什么会说话的剑,相反,他见到的剑都已经生锈了。

  十八岁生日这一天的晚上,李文峰独自回到老家铁匠铺里,点了一支蜡烛,拿着这两年打杂活的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准备了四双碗筷。

  一双是自己的,一双是父亲的,一双是母亲的,一双是姐姐的。

  但诺大的桌子上,四菜一汤,昏暗的烛光下,四双碗筷,只有他一人动筷子。

  随便咬了口,味同嚼蜡,嘴巴动着动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模糊了视线。

  心中无比思念家人,他忽然就趴在桌子上抽泣起来。

  本来衣食无忧,但一夜之间,家人全部失踪,任谁也接受不了。

  “铛铛铛……”

  正当他哭泣之时,有铁器相互击打的声音传了出来。

  只见一把平平无奇的铁剑从剑架上漂浮出来。

  “你好,我的小主人。你可以叫我剑仙、剑圣、剑魔、剑神。”

  “我可以叫救命吗?”

  三更半夜的,一间破旧的屋子、昏暗的烛光、会说话的生锈铁剑。

  正常人谁遭得起这么吓?

  “叫啊,叫救命啊,你叫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等一下,李文峰感觉不对劲,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

  生锈的铁剑闪动神光,下一刻就变成了一把剑身绯红的宝剑。

  剑上红光流转,如水般泄下,地面瞬间红雾缭绕。

  一个美丽的红衣剑灵自红雾之中站起,朝他盈盈一笑。

  “你好,我的小主……”人。

  话说到一半,剑灵生生停住了声音。

  李文峰这时候也不恐惧了,甚至无比惊喜。

  “姐姐!”

  他的姐姐,李水云。

  李水云的声音都在颤抖,片刻后她激动得三步并两步小跑过去,握住他的双肩,随后又握住他的手臂,最后一把抱住他。

  “峰儿!”

  待相拥的二人缓过神来,李文峰问道:“姐姐,这些年你去哪了,怎么会成了剑灵?”

  “我死了啊。”

  “啊?”

  原来,铁匠铺闹鬼是真的,但这个鬼,他李文峰不怕。

  他们所害怕的鬼,是他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的人。

  “峰儿,爹和娘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我知道,他们和你一样,也死了。”

  “不是不是,他们没死,姐姐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寻找一个能去救爹和娘的人。”

  等一下,李文峰觉得这话不对劲。

  “姐姐,你刚刚说什么?”

  “寻找一个能去救爹爹娘亲的人。”

  “不是,上一句。”

  “姐姐这次回来。”

  李文峰瞬间觉得脊背发凉,铁匠铺闹鬼闹了好几年了,听姐姐的意思,她是最近才回来的。

  那铁匠铺里……

  “峰儿,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

  “峰儿,你抖什么?”

  “峰儿,你怎么不说话?”

  李文峰盯着李水云的身后,双腿发软,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指着李水云的背后:“姐、姐姐……”

  李水云回头一瞅,只见一个身穿白衣、肩披散发、双目无神、眼球凸出、脸色苍白的女人悬浮于空中。

  像个吊死鬼。

  印象中,李水云是很胆小的。

  她应该大喊救命然后拽着自己跑出去。

  可是……

  李水云上前就是一拳呼她脸上,在女鬼还没倒下去时又眼疾手快地揪住她的头发,一把给她摁桌子上。

  两个都是鬼,李水云还是红衣,加上成了剑灵,打个白衣女鬼那不跟闹着玩一样?

  白衣女鬼的脸贴在桌子上,她赶紧求饶:“姐、姐饶命啊,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胸大无脑,头发长见识短,颜值高智商低,冒犯之处还请见谅啊。”

  李水云一脚把她踹地上,拍了拍手掌上不存在的灰,道:“就你一直霸占我家啊?”

  “这不是,在这吊死的,无法走出屋子吗,我也不想的。再说,我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李水云听了点点头,伸手在她额头上一点,出现一圈红光把女鬼吸走了。

  李文峰看傻了,嘴巴震惊得张成“o”型,半天憋出一句:“姐姐你好厉害啊。”

  “哪有,爹和娘所在的那个世界的人更厉害。只是我没想到,我要找的人居然是你。”

  废话也不多说,李水云把他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姐姐,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李水云:……

  李水云把他带到了一片汪洋之上,无数仙人在海上打架。

  那是在村子里的传说之中才存在的仙人,御剑、驾鹤、腾云,甚至有的直接脚踏虚空。

  双方火拼,打得如火如荼,各种神力光球对冲炸开如同烟花,法宝在仙人的驱使下也是变成了杀神利器,飞剑飞刀之类的你来我往。

  场景浩大,足足有上千仙人。

  似是有些仙人注意到了观战的李文峰,以为他是准备暗中偷袭,便手捏法诀,飞剑光球齐齐朝他打去。

  李水云左手抓住李文峰的手臂向上极速飞升,右手控制本体飞剑在空中划个弧形剑气将仙人的攻击挡下。

  李文峰哪经历过这些?飞在天空,天旋地转,还时不时急转加速、倒挂,他都要吐了。

  李水云趁乱将其带到岸边躲了起来。

  ……

  看着厮杀的仙人,李文峰心有余悸,他喘着粗气道:“姐姐,这是哪里啊?”

  “这里是洪荒世界,海上那两波人是西王母和东王公的人,小摩擦,常有的。”

  “洪荒世界是什么?我只听过上古世界。”

  “洪荒世界处在上古时期之前,这里分神、魔、鬼三界,神界又分成以女娲为首的炎黄神系、以帝俊为首的东夷神系、以西王母为首的昆仑神系和以东王公为首的蓬莱神系。”

  “刚刚那两波仙人,就是西王母和东王公的人?”

  “对,他们本是夫妻,后来感情决裂,导致两大神系摩擦不断。”

  李水云跟李文峰解释起来,西王母和东王公本是夫妻,后来二人由于常年分居两地,感情渐渐淡了,加之东王公不知怎地,竟爱上了手下的姑射仙子,彻底使婚姻破裂。

  李文峰感叹道:“原来神也这么多事情啊。”

  “那可不,更离谱的多了去了,改天和你说说。”

  李水云归属于以帝俊为首的东夷神系……虽然她只是一件兵器。

  李水云的本体神剑以她的名字命名——水云剑。

  现在水云剑成了李文峰的东西,李文峰自然而然成了帝俊手下的一员小将。

  帝俊是什么人,他怎会不知李文峰和李水云的来历?

  这世上存在变数,而来自异界,就是最大的变数,他们姐弟二人身上藏着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之一。

  帝俊惜才,也认识他们的父母,算起来他们也算故人之子。为了让他们快速站稳脚跟,帝俊便把出使蓬莱的任务交给了李文峰。

  水云剑本是先天宝物,威力之大鬼神莫测,本来还有人觊觎的,但剑灵是人家姐姐,任你怎么使计谋都没用。

  宝物一般会追随强者,但水云剑不同,生了灵识不说,还有了剑灵,剑灵还是剑主人的姐姐,实乃千万年来的撼人之闻。

  杀人夺宝这种事情在洪荒世界屡见不鲜,可是现在没人对水云剑起歹意了。你杀了剑主人,剑灵不得跟你拼命?何苦?

  此次李文峰出使蓬莱的目的是劝和,毕竟东王公和西王母同属神界,小摩擦可以有,大动干戈绝对不行。

  除了以帝俊为首的东夷神系派人以外,以女娲为首的炎黄神系也派了精卫过来。

  精卫是炎帝的小女儿,炎帝此次派她前来是想让她快速长大,因为精卫一直无法成长,一直是个小孩。西王母那里有灵药,可促使她快速成长。

  ……

  海上蓬莱山脉以山称奇,以海叫绝,因水谓妙,因古显幽,群山透迄、峰峦叠翠、绿水常流。

  碧海之上,蓝天之下,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连成一片,终年云雾缭绕,隐隐有吉祥紫气飘向西方。

  蓬莱山脉西边大陆的人谓之“紫气东来”。

  众神虽不识李文峰,却认得他手中的先天至宝“水云剑”,不由得纷纷猜测此子来历。

  有人说是帝俊新发现的天才少年。

  有人说是帝俊的私生子。

  有人说是帝俊的分身。

  反正各种说法千奇百怪。

  李文峰哪见过神仙?

  此次蓬莱山上,有坐莲花的佛陀、有踩飞剑的道士、有骑神兽的仙子,还有的,身后有一轮光环,甚至全身都散发着祥瑞金光。

  唯独他,身上一点神力的痕迹都没有。

  不过也没哪个敢蹬鼻子上脸欺负他,毕竟那神剑的剑灵是他姐姐这事都传开了。

  人虽然不行,但剑的厉害是很多人都见识过的。

  这时候一个小女孩拉了拉他的衣角:“哥哥,你是把这个姐姐炼成了剑灵吗?”

  我……

  李文峰刚想反驳,低头就看见了一个瓷娃娃似的小女孩。她长着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有灵气溢出。

  没错,真的是灵气……

  帝俊为他开了天眼,能辩识妖魔。

  她身上的纯净神力都快溢出来了,李文峰一路走来,从未见过哪个神仙的神力像这个小女孩这般纯净。

  水云剑微微抖动了下,李水云的声音传来。

  “峰儿,她是炎帝的女儿,精卫。”

  精卫?那得打好关系啊。

  李文峰假装不知道她是精卫,俯下身去笑意盈盈地道:“小妹妹,姐姐是为了保护我才化身剑灵的,哥哥可不是炼化姐姐的坏人。”

  “可是,我看你眼睛不纯洁,心思好像很多很复杂,我觉得就是你炼化的。”

  废话,他重活一世,心思要是不多,从小成了孤儿早就被人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小妹妹,我哪有心思多!”

  这时候众神纷纷围了过来,童言无忌,何况精卫是何人?她看到的能是假的?

  这时候众神纷纷猜测起来,越猜到后面越离谱。

  “公主殿下说得对啊,你该不会真的炼化了自己姐姐吧?”

  “公主殿下不会看错的,你该不会真的对自己姐姐心细很多吧?”

  “公主殿下说得对,你该不会是爱而不得炼化了自己姐姐吧?”

  李文峰冷汗直流,这都什么事啊,越说越离谱,再说了,你们都“公主殿下说得对”了,还问什么?

  这时候李水云的声音传来:“峰儿,精卫公主说的是真的吗?”

  “姐姐,我真没有啊。”

  “可是我觉得你从小心思就很多,不像个正常孩子。”

  呃……

  他已经尽力装得像个正常孩子一样了,但姐姐怎么还是发现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