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之冠
极恶之冠

极恶之冠

一枝胖鸟

奇幻/现代魔法

更新时间:2022-03-19 00:40:24

假期来临,洛奇却成为了孤儿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令他头皮发麻的问题等着他: 查明父母死亡的真相 完成九死一生的执行官工作 解决妄图毁灭世界的组织 消灭住在一个世界的十大天灾 而洛奇唯一的倚仗是一个只会骂人的‘外挂’,他自己还是一个莽夫 在这种敌我实力差距极大的情况下... 洛奇悟出了一个道理(没用)——“在这个万物都依赖以太运转的世界里,莽也要莽的有理有据。”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十一章 好

第一章 你爸妈才是驴

  高中时期的暑假对于学生来说是难得的轻松时间。

  但对于洛奇来说并不是。

  只有十八岁的他在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开始前收到了噩耗。

  父母因公殉职。

  他此时正坐在轨道电梯上,准备前往巴别塔最顶层的世界议会领取父母的遗物。

  而陪同他一起的罗俊则自称是父母生前最要好的同事。

  “对于你父母的离世议会高层都表示了遗憾与惋惜。”

  “他们是非常优秀的定理者。”罗俊看起来比洛奇还要悲伤。

  他紧握右手有些不安的一下一下捶打着自己的右腿。

  洛奇抿了抿嘴,自从他小学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所以面对现在的情况他的思绪一时间有些复杂。

  迄今为止他只知道自己的父母是隶属于世界议会的工作人员,是吃公家饭的。

  “定理者是什么?他们俩的职位吗?”

  洛奇想尽可能的知道一些关于父母的事。

  可罗俊听到他的话后却哼哼唧唧的说不出话。

  憋了半晌也只蹦出个‘算是吧’。

  轨道电梯从上往下贯穿了四个大区,足足用了三十多分钟。

  等到两人到达顶层时天已经见暗了。

  顶层的建筑大都看起来过于死板,典型的功能性大于观赏性。

  罗俊带着洛奇在世界议会的办事大厅转了一圈又一圈,等到办完手续时两人手里拿满了文件。

  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滑到了领口里。

  这让洛奇感觉很不舒服。

  他皱着眉用手拍了拍胸口,想用衣服把汗吸走。

  这一举动在罗俊眼里变成了痛不欲生的自我伤害。

  “我和你一样难受,当初我入职的时候还是你老爸带着我东奔西走。”

  “但是人得往前看,别伤害自己了。”

  对此洛奇有些无奈:“倒也没有严重到那个程度,不过还是多谢你。”

  最后罗俊将他带到了一间办公室前,门上写着‘执行处主任’几个字。

  随后他敲了敲门,待到有人回应后便让洛奇进去。

  办公桌上堆满了文件以及一个扣着的相框,后面坐着一个身材极其魁梧的男人。

  他身上的白色衬衣几乎要被肌肉撑开线。

  脸上还带着一副格格不入的金丝眼镜。

  看到洛奇进来,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笑着做起了做我介绍。

  “我叫伊桑,是你父母的领导。”说罢他扶了扶眼镜,想看仔细些。

  “你的眉眼像你母亲,脸型和你父亲简直一模一样。”

  伊桑拉着洛奇说了一会家常话,随即他面色逐渐沉了下去。

  “对于你父母的事,我感到很抱歉,这是我的失职。”

  然后他将桌面上的一个文件档递给了洛奇。

  “这是你父母的...报告。”

  洛奇抽出里面的文件,却没曾想到文件上除了名字外几乎所有地方都被涂黑了。

  ‘洛峰坡,男;苏和,女。’

  这是文件上唯一能知道的信息。

  伊桑也知道这种文件看了没有任何意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他们两个人的职位非常特殊,工作的内容也都是保密的,这个...”

  “给你看这些文件只是走个流程。”说完后伊桑又从桌子下面拎出一个破破烂烂的背包。

  “这时和他们同行的人带回来的,现在交给你。”

  背包的外皮几乎都快掉光了,肩带上用线歪歪扭扭的缝着他父亲洛峰坡的名字。

  洛奇翻开背包,里面只有三样东西。

  一个已经掉了色的魔方、一本翻了毛边的日记本。

  还有家里的钥匙。

  对此他心中颇感欣慰。

  虽然两口子这么多年没回过家,但好歹心里还装着,不然也不会出任务还把家里钥匙带着。

  可一想到这洛奇就感觉一阵火大。

  钥匙都一直带着怎么就不知道回家看看呢。

  “还有什么流程要走吗?”

  心情不好时连带着说出的话都带着刺。

  伊桑似乎并不是第一次安抚家属了,对此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只是摇了摇头。

  “没有了,所有手续都已经交接完成了,抚恤金也已经转到了你的账户里。”

  “不过很遗憾,他们的遗体我没有办法交还给你,准确的说这次任务有太多人的遗体没能带回来。”

  听完伊桑的话后洛奇起身就准备离开,可紧接着就又被叫住。

  “你父母的遗物交接流程已经结束了,现在该开始继任仪式了。”

  屁股还没完全抬起来的洛奇闻言无比差异:“继任?继什么任?”

  “世界议会的执行官,也就是你父母的职位,这是世袭的。”伊桑见洛奇一副要发作的表情,接着补充道:“强制世袭,不然你们家没有世界议会的在职人员,住宅是要收回的。”

  话音落下,洛奇脸上的变成了微笑。

  伊桑原以为自己说的话起了效果。

  但万万没想到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征兆。

  “收回?卸磨杀驴是吧?”

  “我爸妈给你们拉了半辈子的磨,让我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你们就这么对待员工家属吗?”

  “还世袭?你们议会长也是世袭的呗?”

  “以为这是晨曦啊?搞世袭制是不是?”

  “我高中还没毕业就要给你们打工啊?一点人性都没有是不是?”

  眼见洛奇越说越离谱,伊桑的额头上逐渐暴起一根根青筋,原本交叉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握在了一起。

  ‘啪’

  洛奇说话的声音被打断了。

  并没有挨巴掌,那声音来自伊桑。

  伊桑那原本就吹弹可破的衬衣已经有几处开线了。

  他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可现在看来多了几分戾气。

  洛奇将包放在桌子上,又坐回了椅子上。

  “走吧,走流程吧。”

  等到洛奇走出办公室已经是深夜了。

  在这间办公室里他签署了将近二十几份厚厚的文件。

  头几个他还会仔细阅读,可字数实在太多了。

  最后他索性看也不看直接签字。签完字后伊桑还给他做了很久的入职教育。

  然后洛奇成功入职。

  成了世界议会麾下一名光荣的执行官(实习)。

  守在门口的罗俊见他出来本想问问情况,结果只见到一张充满疲惫的笑脸。

  罗俊本想追上去问问情况,可屋内的伊桑却把他叫住了。

  伊桑把他叫进屋内,倒了杯水递给他。

  “没必要,这个年轻人心理素质强的很。”接着他忽然笑了笑,想起了洛奇离开前说的那句话。

  “你爸妈才是拉磨的驴。”

  罗俊接过水后并没有喝,只放在手中轻轻地摩挲杯沿。

  “他看到遗物后有什么反应吗?”

  伊桑摇了摇头:“没什么反应,看样子对那件东西的下落并不知情,不过按照洛峰坡最后说的话,这小子应该是一条重要线索。”

  “所以我把他聘来做执行官了。”

  听见伊桑的话罗俊差点把水洒一地:“你让一个十七岁、连定理者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来做执行官?”

  “人家今年十八了。”

  伊桑打开办公室的门,看着洛奇离去的方向。

  “而且他知道什么是定理者,说不定...他自己已经站在门前了。”

  罗俊闻言若有所思:“那我去找机会推他一把。”

  伊桑目送罗俊离开后把桌上的相框立了起来。

  里面是他与一对新婚夫妇的合照。

  他抚摸着相框中的两人,脸上温暖的笑容与颇为凶厉的长相格格不入。

  “你们两个还真是给我留了个大麻烦啊。”

  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认识到自己灵魂与生命的本质,在那一瞬间他们会看到一扇高大的门扉。

  那便是定理者觉醒的瞬间。

  这就是刚才伊桑对洛奇进行的入职培训的一部分。

  整个世界的规则依靠无处不在的奇特能量‘以太’运转。

  也只有定理者才能够观测与操纵以太。

  洛奇嘴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走进了轨道电梯,脑海中还回忆着刚才伊桑的话。

  “不就是胳膊粗了点吗,吓唬谁呢。”

  随着一阵机械运转的嗡鸣声,轨道电梯飞快的向下落去。

  可才过了十几分钟就听到一声巨响,电梯也随之停了下来。

  巨大的惯性将一众人晃的东倒西歪,有不少人已经破口大骂了。

  电梯停在了第三层,距离居住层还有两层,应急灯不断地闪烁着。

  没过多久大门从外部被人强行打开。

  不少穿着工作制服的工人拿着维修工具涌了进来。

  当中一个带着袖标的工人用喇叭喊道:“抱歉了各位,电梯出了故障,维修时间大约一小时,还请各位稍作等待。”

  最近的轨道电梯经常发生故障,不少人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起下班的同事都在商量要不要先去这一层吃点便饭。

  洛奇也跟着人群往外走,也想先去找点东西吃。

  第三层是出了名的美食区,但也因为商铺过多以及地势不平等原因导致这里的道路错综复杂。

  洛奇来的少害怕自己迷路,只好每经过一个路口时都把指示牌记清楚。

  美食区内也有许多早餐店,不过现在这个时间大都已经关门了。

  一些光线较差的路段此时显得更黑了,洛奇此时在的路口就是如此。

  可道路尽头还有一家亮着灯的店勾起了他的兴趣。

  ‘月下猫猫咖喱馄饨店’

  这种稀奇古怪的菜对洛奇来说有着非一般的吸引力。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朝那边走。

  昏暗的路段并不长。

  可正当他走到路中央时周围忽然响起了一阵阵诡异的咯咯声。

  洛奇四下环顾却什么也没能看清,忽然一道幽绿色的光笔直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顺着光线看去只见一个足有两人高的怪异人偶。

  光滑的脸上只有一张充满金属獠牙的巨口,绿光正是由此而来。

  见洛奇看向自己,人偶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啸,另一只手臂一阵机械转动后组成了一门足有碗口粗的手炮。

  “跑!”

  洛奇的身后传来一声大喊,接着只见人偶猛地甩动手臂,一束刺眼的亮光霎时间在眼前炸开。

  嘭!!!

  巨响过后紧接着的便是一阵阵天旋地转。

  洛奇费力的从碎石烂瓦中挣扎起身,只见罗俊正趴在自己身上,背后一阵血肉模糊。

  “这是他妈什么恐怖电影的展开?”

  洛奇嘴臭了一句后连忙将罗俊拉了起来,对方脸色苍白几近昏厥。

  而人偶上下抖动手臂,随后又将炮口对准了自己二人。

  炮口光芒再现。

  忽然间不知从何处飘来一阵金黄的枫叶,看似柔弱的树叶落在人偶身上激起阵阵火花。

  洛奇并没有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搀扶着罗俊赶紧往远处跑,直到人偶消失在视野中才停下脚步。

  他将罗俊靠放在身旁,看了看周围才发现自己二人跑到了一处废弃的食品加工厂。

  而罗俊也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洛奇大口喘息了一阵,正当他想感叹一番命运多舛时,忽然耳边一声巨响。

  他连忙躲在一台机器后面,透过缝隙看过去。

  那个追来的诡异人偶此时破破烂烂的,浑身四散着火花,不知道是被谁打坏的。

  但手上的那门大炮却依旧完好。

  这意味着他和罗俊的危机还没有解除,而罗俊现在已经昏了过去...

  同时也意味着他要独自面对这个难题。

  “你现在要怎么做呢?跑吗?”

  一道清亮的女声在洛奇的脑海中出现,他被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他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没有叫出声。

  洛奇又从缝隙中看了看人偶,对方正在一瘸一拐的寻找着自己,不由得令他松了口气。

  接着便开始询问自己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你是个什么东西?”

  “年纪轻轻的嘴怎么这么臭,我是你的良心。”

  女声有些生气的回答道:“惨喽,只拿过笔的学生被赛博人偶追杀喽。”

  “我还能怎么做?这东西我只在科幻电影里见过,我哪知道怎么办?”

  洛奇没好气得回应道:“跑我倒是想跑啊...”

  说罢他回想起了今天的种种遭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想冲上去和那个人偶一决生死。

  但想了想自己每天两点一线玩命读书造就的文弱躯体,立刻哑了火。

  可那是一个会变形还能发射炮弹的人偶唉...

  平时可是只有动漫小说还有漫画里才会出现的。

  而一想到对方不由分说的朝自己干了一炮,洛奇刚压下去的怒火再次复燃。

  我今天刚收到父母的噩耗。

  被迫接受了职务,又拉着我做入职培训...

  明天还要去上补习班...我已经很烦了。

  现在我只想去吃个饭,它凭什么莫名其妙打我一炮?

  凭什么我要跑?

  这不得弄死它?

  随着这一念头的浮现,仿佛有一道乱窜的电流一瞬间串通了他的身体。

  一种前所未有的通透感油然而生。

  那股舒爽的感觉令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但他马上意识到当下的危机情况,立马就把眼睛又睁开了。

  接着,他看到了一扇通天的大门。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