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除妖人
大秦除妖人

大秦除妖人

古墨岱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07-03 10:08:08

何为妖? ——草木走兽成精者。 ——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 ——《诸天万妖录》所著皆为妖! 我大秦除妖人——李安: 祸害天下苍生者,皆为妖!尽斩之! 了然世间悲情扰, 纵剑尽斩万般妖。 浮沉事事难两落, 醉倒依依百花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古卷轴的神秘究竟从何而来? 《诸天万妖录》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 天下妖邪四起的目的是为何? 诸天仙神的踪迹又在何方?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二百五十九章 旅途的期待

第一章 大秦万妖现!

  元武二十四年。

  六月一十八日。

  大秦朝。

  豫州,泰安郡,曹县,平江村。

  王平松这几日发觉李安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总觉得他仿佛变了个人,心里又想到:

  “生了这般大病,总归是痊愈了。性情发生些变化也算正常。不如偷偷给他拿只鸡滋补一番身子,这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这个约莫六七岁的孩童趁母亲不注意时,偷偷的从后院抱起了一只母鸡跑了出去。

  可他没看见的是,他爹早把他这番举动看在了眼里,不过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因为王平松和那李安两人自小就玩到现在,他也是知道那李安生了大病,身子虚弱。

  “大秦?元武二十四年?这,这……”

  “哈哈,我这也算的上是穿越重生了?”

  李安摇了摇头,大笑一声。脸上是说不出的高兴与欢喜。

  “可这个世界与我所知的秦朝却是天差地别,毫无联系啊!”

  “是了,肯定是那古卷轴所致!”

  李安已经醒过来几天了。脑海里的记忆也差不多都想起来了,可却仍然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

  他记得是与那时开启的一个古墓有关。

  前世,李安父母双亡,他凭借努力和天赋考上了喜欢的考古专业,可却因为一次实习经历,见到了一幅古卷轴。

  他的一生,发生了改变。

  因为李安专业课知识绩点满分的原因,所以被破例推举到那一次的开墓中,可那墓却不是一般的墓,开的是——天下第一墓。

  在那次的考察中,李安被安排重任,得以下到主墓室去。

  他在主墓室中的一个角落看到了一幅古卷轴,请示同意过后,他慢慢过去取到了那古卷轴。

  那卷轴古色古香,没有丝毫重量可言,仿佛就如同羽毛轻重一般。

  可是,这卷轴却怪在了一处地方,怪在了这卷轴不能打开!

  是的,任凭考古队用尽手段,费尽心思也打不开这卷轴。

  而更怪的是,但凡接触过那卷轴的人,都感觉全身不适,难受异常。尽管每个考古队员都穿戴了当时最先进的设备,可还是出现了那样异常的情况。

  一个接一个,接触过那卷轴的人都出现诸多不适,都被送去接受治疗,可却根本找不到问题所在。

  几天后,有了第一个人离世的消息,慢慢的也有了第二个人离世的消息……

  李安全身连接着各种精密仪器,被隔离在一个病房里,他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深知自己的生命不多了。

  但是与这种内心的恐惧相比,更让他难以支撑下去的是身体各处的疼痛。

  每时每刻的撕裂感,让他睡不着觉,说不了话,甚至呼吸都是一种困难。时时刻刻受的痛苦比那种对死亡的恐惧感还要多的多。

  在他弥留之际,他半睁开的眼,迷迷糊糊看到一道青光朝他飞来,他想着,这难不成是那卷轴?

  想着想着,便沉沉睡去。

  可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却没有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摸了摸全身上下,却感觉处处不对劲,转头看去,发现周围……周围的房屋也是从未见过的样子。

  他想从床上下去,一动,却发现浑身难受,使不上半点力气。

  李安挣扎着从床上下来,看到这家,苦笑一声。

  也不能称之为“家”,恐怕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也不逞多让了。

  这也怪不得原主,世道艰难。这些个人家哪家不是勉强度日啊。

  找遍全家,才翻到半壁铜镜,他细细一瞧,镜里面的人却是个约莫七八岁的孩童,跟前世的他在年龄上简直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这时,一股子陌生的记忆席卷而来,他本就浑身无力,被这么一冲击,便又是昏倒了过去。

  醒来后,他慢慢回想脑海中的记忆,得知这与他前世所接触的那个蔚蓝色星球的任何一个文明都不相同。

  这就是个全新的世界!

  脑海中也没有丝毫有关那些个修炼的法门之类的,细细感受了一下自身,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能力,只觉得自己确实是虚弱极了。

  可他却并没有太多强烈的感觉,因为——他活下来了!

  没有人清楚死亡的感觉,他不用再去体会那种时时刻刻的痛苦,因为他重生了,活下来了!

  这种喜悦在他的脸庞是显露的淋漓尽致,他心里暗暗发誓:

  这辈子,一定要好好活着!

  “李安!李安!你好些了没有?”

  李安远远的就听见一身略带担忧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微微一笑,便听出这声音是自己今生的好友——王平松的声音了。

  他回了句:“平松,我感觉好多了,你进来吧。”

  不多时,李安就看见门口进来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童,小脸红噗噗的,显然是奔跑所致,再看怀里头,还抱着一只母鸡。

  连忙道:“平松,我这几日身子不适,倒是麻烦你了。”

  李安知道,自己重生之后能活下来也是多亏了这王平松,自己无父无母,家中一人,要不是王平松这几日端些吃食过来,自己只怕也是会被活活饿死了。

  知晓了前主的记忆后,也发现以前大都是这一家子人接济自己,不然前主也活不下来。

  “瞧你说的,李安,咱们俩可是好哥们,你看这只鸡,这是我娘让我给你带过来的,你看肥不肥?嘿嘿”

  王平松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却有些闪躲,他还用右手拍了拍怀里的母鸡,这一拍,那母鸡受了惊,叫了一声。王平松吓得差点扔了这鸡。

  李安只是笑了笑,道:“平松,替我谢谢你娘,这恩情,我都记在心里了。”

  “行,李安,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王平松说完,把那只绑好的鸡放在了地上。便是一溜烟的跑回去了。

  李安摇了摇头,以他两世的阅历,怎么又会看不出王平松在撒谎呢?

  况且,平松家就只有这一只母鸡。他当然想得到这是平松偷偷拿来的。

  可他现在身体这般虚弱,也确实难以推脱,只得暗暗记在心里头,日后相报了。

  前世,他孤苦一人,就只有几位老师待他不错,他却是没有受过几人对他的关心。

  这一世,他自当替前主,也替自己去好好感谢这王平松一家。

  而且这一世,更应该率性而活,把自己的命运牢牢抓在手心。

  重活一次,他也看开了许多事。

  “你这孩子!那只鸡是不是你偷偷拿去给李安的?”

  王平松他娘问道。

  “娘,李安他大病初愈,身子虚弱,我身子骨好着呢,不打紧,李安说不定吃了这鸡就活下来了!”

  那王平松站在门口,抬着头不皱半分眉头地说道,面前就站着他爹他娘。

  “唉,你这孩子,娘倒不是因为你把那鸡拿去给李安,可是,可是那鸡还是个活鸡,你让李安那小子这般身子骨还要去做熟了。真是……”

  王平松听见这话,猛的一笑,说:“娘,我还以为您要责怪我,我这就去取回来,您给煮熟了,我再端过去吧。”

  这话说罢,就要回去取上一番。

  “算了,明日吧,今天天色也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王平松听见他爹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多说了。

  再看那李安,摇摇晃晃的从床上下来,只觉得腹中饥渴难耐,看了看那母鸡,便准备做顿饭吃。

  找来找去,好半天才从屋子找到一把刀,这刀却还是一把钝刀,李安又是叹息,又是无奈。

  把那鸡带到屋子外头,以免鸡血把屋子弄得一股子味儿。

  李安左手按住头,右手一刀挥下,那鸡挣扎几下,血液喷涌而出,幸好李安早有准备,衣服上面倒也是没有沾上。

  不多时,血液慢慢流尽,滴答滴答,看样子已经差不多了。

  这时李安刚站起身来,脑海中却出现一段文字——

  “斩杀不入流凶妖,诸天万妖录开启,奖励——淬体强身片刻。”

  ……

  大秦朝,王都。

  “陛下!十余年间,我大秦朝已然发现新增的诸多妖邪,虽尽全力掩盖其真相,但妖邪之数量、种类与日俱增,粗略统计,数量已不下万数!此事,怕……怕是瞒不下去了。”

  一处隐秘的议事阁内,身着紫衫的一清瘦老者对面前那人恭敬地说道。

  听完此话后,清瘦老者面前那人缓缓转过身来。

  再看这人,五官端正,不苟言笑,远远一看便觉得一副不怒而威的模样。更重要的是此人身着龙袍,头戴玉冠。却赫然就是大秦朝的皇帝——秦皇。

  “那就按以前商定之策来,朕倒是要瞧瞧,这些妖邪是什么来头!”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