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的梦
难言的梦

难言的梦

我又不是废物

短篇/诗歌散文

更新时间:2022-05-31 21:42:34

我喜爱文学,尤爱散文,清新淡雅,神中有思,无韵中轻描淡写的真实,读完小说之后,再读散文,如饮完咖啡,品茗茶,方觉世间原有如此清雅脱俗之物,芳香逸致,就像走完了大半生,才发现,原来平淡才是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后记

序言

  小的时候,我最爱的,就是出去玩,只要有机会,我就骑着家里头的小红自行车出去看看江河,听听雨落,聆听自然之音,只待岁月静好。

  我没有朋友,是一名孤独症患者。在我的人生中,很少会出现别人,我想过交朋友,但最后把交朋友的念头都打消了。我知道你可能会想问我为什么,然后在看到我前面这句话后,会想,“你想多了,其实我才不在意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呢。”是的,你已经说出了原因的一半,而我将会告诉你原因的下一半。

  我的思想很奇怪,就像你看到这句话,你会觉得“这个人好奇怪,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奇怪,其实大家都一样的。”然后,你会突然间觉得,这个人确实很奇怪。没错,我的思想很奇怪,这绝不是我空穴来风的,是别人跟我说的。当然有一天,你会明白,明白其实每个人的思想都很奇怪,因为我们都与他人不同,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经历的不同、学习的不同、认知的不同等,这些不同最终构成了每一个拥有独特思想的你和我,于是我们都很奇怪,“你的思想是奇怪的。”

  我喜欢丧文化,但我不是丧少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太阳终会消亡,地球终会毁灭,你我终究由生入死。”是的,我会经常有这样的想法,因而我会经常提一些大家都知道,可是绝不会整天放在嘴边的问题,“人工智能马上要有意识了,人到那时会被取代吗?”“资源的枯竭,冰川的消融,文明的没落,人类何去何从?”“地震、海啸、火山喷发,洪水越过地平线,世界会回到水的世界吗?”“恐龙这么大,它还是会灭绝,细胞这么小,它还是会消亡,人类不大也不小,它会不会走向衰亡?”

  是的,被这些问题环绕,并不是一件好事,我的脑袋都快要被这些问题撑得快爆炸,“其实我压根不想知道这么多。”澳大利亚有多少只袋鼠,跟我有什么关系?澳大利亚的袋鼠打梵蒂冈,跟我有什么关系?有时,自己一个人去逛超市,总能听见别人说,“走,我们一会儿去喝蜜雪冰城。”然后他们就会唱“你爱我,我爱你,蜜雪冰城甜蜜蜜。”

  我想笑,可我又满脑子问号,“蜜雪冰城是什么?”思考了一会儿后,便也懒得想了。毕竟“蜜雪冰城是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世界早晚都会毁灭的,只是那跟我好像扯不上什么关系。”

  我渴望和别人建立起联系。你相信爱情吗?相信友情吗?或者说,你相信情感吗?我很抱歉,以上我都不相信,是的,我的思想很奇怪,是吧?

  我想你已经感觉到了,原来世界上不止你一个人拥有这种奇怪的思想,是的,我的朋友,我很高兴,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和你无声地交流,天要黑了,外面下了点儿小雨,还刮了一阵风,我想那没什么的,今天,能够认识你,我被封尘的心,不知怎地,泛起波澜,是暖流在流动,朋友,不知道你过的好不好,我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想要同你无声的交流,我们彼此问候,无论春夏与冬秋。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