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梦:黑仔蓝魂儿小传
狼王梦:黑仔蓝魂儿小传

狼王梦:黑仔蓝魂儿小传

南童村老

二次元/衍生同人

更新时间:2022-02-13 14:16:19

狼王梦中给黑仔和蓝魂儿列传,以他们的视角进行故事的叙述
目录

1年前·连载至蓝魂儿传

黑仔传

  我的名字是黑仔。

  是我的父亲黑桑及我的母亲紫岚的长子。

  我的父母十分的优秀,我也继承了他们的基因,因此,我也十分的优秀。

  只不过,当我知道这些信息的时候,我已经在天上了。

  说起来,我的出生倒也是极其艰难的。

  那一天……

  不管是什么动物也好,反正作为一头狼,刚刚来到世界的时候,都是不会睁眼的,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按理来讲,应该是父亲的笑声,母亲幸福的气息,但为什么我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我的母亲紧紧的按着我,不让我感受温暖的风。

  我当然是不愿意的,但是我的母亲不知道这么回事,就是不让我离开她的怀抱,我没法睁眼,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的弟弟妹妹好像也跟着我一起出生了,感觉我的母亲也并没有多大的温柔气息,为什么有了那么重的警惕心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根本就不明白,因为我太小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弟弟出生了。

  突然,我似乎听到了啃咬声。

  “为什么会出现啃咬声呢?”我感到极其的疑惑。

  然后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母亲上面的打闹终于停下来了。

  我刚想出来,突然,风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变得极其猛烈,也传来了轰隆隆的暴雨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我的母亲立刻把我叼了起来,没命的跑着。

  母亲跑的实在是太快了,我想要提出抗议,但是我太小了,我连眼睛都睁不开呢,怎么可能会说声呢。

  雨真的是越来越大,我的身上都被淋了几下,这可真是够恶心狼的!

  最后,我被带进了一个石洞一样的地方,那里真的是圣地啊——至少没有雨在淋着我了啊!

  随后,虽然很忐忑,但是我的三个弟弟妹妹也回来了,我们挤在一起取暖,因为这风大哥太不温柔了,我们冻坏了。

  母亲似乎也过来了,我们也非常的饿了,我准备吃奶,母亲凑了过来,但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吓得赶紧出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十分的不解。

  过了一会儿,从脚步声就可以判断,母亲终于回来了,然后听见了咚的声音,好像有什么掉在了地上。

  然后母亲就发出了十分伤心的嚎叫,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我越来越奇怪了。

  但是母亲最后还是给我们吃奶了,但是我还是不得不吐槽的就是,这个奶真的是太少了,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痛苦,不知道这一夜我和我的弟弟妹妹是怎么熬过去的,总而言之,虽然经历了风吹雨打,我们总算是活了过来。

  俗话说得好,阳光总在风雨后,这个是有着道理的,虽然我们昨天经过了地狱似的考验,但是也是非常幸运的,我们三兄弟加上一个叫媚媚的四妹,已经足够我们吃食物了。

  不过我发现,母亲是最偏爱我的,而且还是一点都不掩饰对我的爱,哪怕二弟蓝魂儿,三弟双毛,四妹媚媚面前,她也不掩饰,每一次,我都可以喝三瓶的奶,为了补充营养嘛,然后二弟,三弟,四妹三个一人一瓶,他们总是半饥半饱的,让我看着又是自豪又是对于弟弟妹妹有着一丢丢的可怜,但这个可怜一点也不珍贵,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狼就是这样,我能给他们一点点可怜,那可是给了他们非常大的面子了,因为他们毕竟是我的亲人。

  我和二弟,三弟也有互动,我来讲一下吧。

  二弟蓝魂儿估计是除了我之外最有血性的幼狼了,三弟双毛和四妹媚媚都已经习惯了,当然了,三弟双毛习惯之前还是跟我有一个值得我讲述的地方,这个就是后话了,当我讲完和二弟蓝魂儿的互动之后再说吧,每一次我喝多奶的时候,我总会感觉到一股不好的气息,我用我的眼角看了看,原来是我二弟蓝魂儿散发出来的气息,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也不知道,可能他也想喝吧。

  到了某一天,总算出事了。

  这一天母亲出去的时间非常的长,长的我们都快以为母亲出事了,但是万幸万幸,母亲回来了,我们兄弟四个的大石头总算给落了下来。

  很快就到了吃奶的时间了,在这个家庭最高贵的我理所应当的要担任头一个吃奶的狼,但是我正吸着,突然,我感觉到了腰部收到了撞击,然后我就倒在了地上。

  我起来了,看到的是蓝魂儿正在取代着我的位置,缓缓的吸奶,那表情可真是够他享受的。

  我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很快明白了,这是他对我的挑衅!是我的实力不认可!

  我抖了抖狼毛,然后露出了愤慨的表情,内心想着,“你还真的以为我是吃素的啊……既然我有能力吃这么多的奶,我的能力能差吗?二弟啊,你可真是够愚蠢的,今天你只不过是多吸了几口奶,但是你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个是对我力量的肯定,是对于我的尊重,你是绝对不可能战胜的,哼哼哼……”

  然后,我嚎叫了一声,扑向了二弟,母亲似乎对我的表情十分的高兴,但是那个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和蓝魂儿斗成了一个团。

  优越感所激发的斗志,再加上我每天的营养远远胜于其他三个兄弟,所以我很快的占了上风,然后我咬了咬他的肩膀,用狼语问:“你服不服?”

  “不……服。”虽然我的狼牙比成年狼要稚嫩了无数倍,但是幼狼的抵抗力毕竟还是很差,他还是受到了疼痛,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

  见他十分倔强的忍了下来,我再一次发起了攻势,他连连败退,十分的狼狈。

  “现在你该服了吧?”我问。

  “不服……”二弟蓝魂儿依然不肯屈服我的狼牙和狼爪。

  “还不服?看来你还是没有被咬够。”我看他还是那么的顽固不化 我感到很生气,于是我又咬了他,抓了他 把他逼到了角落。

  “这下子,你肯定得服了吧?”我问他。

  “不可能的,我的字典里是从来没有存在服这个字的!”虽然受到了伤害,但是蓝魂儿还是倔强的说。

  “这都是什么情况了,你还不服,你要知道,不管你服不服,那些奶都是我的,永永远远是我的!”

  “这可不一定啊……”

  “算了。”我放开了他,“强者自强,这一份权利你是永远打不破的。”

  “……”

  接着,我有一次吸取了奶,而二弟蓝魂儿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他毕竟受了一点伤,已经没有办法在和我争夺这个奶了。

  “喝吧,孩子……今天你夺下了奶,明天你就可以夺下狼王……”我的母亲轻轻的说,当然,我也没有听清楚。

  不得不说,二弟蓝魂儿还是有属于我们狼族的血性的。

  下面就是我和我的三弟双毛的一个互动了。

  由于外面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我们哥四个可以出去比较远的地方了,然后三弟双毛的运气还真的是不错,抓到了一只青蛙。

  由于青蛙很活泼好动,而且还是我们第一次见到的生物,双毛很快就对他有了很浓重的兴趣,我可也不例外,我一把拿走了他的青蛙,自己研究了起来。

  双毛三弟当然不愿意自己好不容易抓来的青蛙就这么给我了,他很快就要抢回来。

  我和他终究是斗了起来,然而就他那战斗力,连二弟蓝魂儿都不如,怎么可能打得过我?然后就在他要受伤的时候,母亲过来了。

  我们非常快就停止了打斗,我很好奇的望向母亲,就是想要看看这场对错到底是判给谁。

  母亲果然还是向着我的,他将双毛赶走了,双毛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当然十分的不愿意了,对我的眼神也是很不友好,但是母亲发现了,直接在他的腿上咬了一口,表示我是未来的狼王,狼王的权利是非常大的,就你仅仅是个狼王的子民,这么可以冒犯狼王?!

  母亲这种教育还真的起了作用,下一次,当三弟双毛再一次抓到了外貌较好的老鼠时,他发现我也对这个老鼠感兴趣的时候,不但没有像上次那样反抗,而且主动把老鼠给了我,更夸张的就是他直接舔了舔我的脚,表示您是狼王,您说了算,我就是您的一个小子民,我只配给您跪地求饶。

  果然,三弟双毛有了几天前的隐患,再也不敢对我反抗了,想到这里,我不免有一些得意,虽然我也稍微有一点担心他会不会变得跟狗一样低眉顺眼,以对方的脸色行事,但是这个担心很快就被得意取代了,或许你会说我实在是太冷酷无情了,那么我要告诉你,这是极其正常的,狼就是这样的,我能有一丝丝的担心已经是作为双毛的亲哥哥给他的一个面子了,否则的话我什么表情都没有,直接回给他一个极其冷漠的脸,表达你就是该这么做了。

  不过,现在在天上的我恐怕已经不会这么了……

  还有什么值得我纪念的?我想一想啊……大概就是我们快要断奶的时候了,因为其他的日子比较无聊,无非就是玩和吃奶吗!然后,我由于每一次都可以喝的饱饱的,甚至有的时候感觉有一点撑,母亲又是那么的温柔,我十分的满足。

  但是我的满足,不但没有让我的母亲十分高兴,反而对我表示了一种担忧。

  “狼是没有满足感的,而且温柔的吃奶是狗崽的模样,狼是血性的,只存在掠夺和夺取。”这是母亲的担忧。

  因为狼和老虎是不一样的,狼面对猎物的时候,除非这个猎物要是不落单打不过,否则都会赶尽杀绝,一个也不剩下的,哪怕吃撑了也要拖回去,等着不撑了继续吃。

  老虎是不一样的,老虎是要很饱,就不会对草食动物下手了。

  但是狼就是狼,我的满足感母亲是绝对反对的。

  于是,母亲为了纠正我,在我喝奶的时候,一巴掌把我扇飞,然后我就倒下了,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懵懵的望向母亲,母亲看着我,眼睛变得十分坚定。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这是个前无实例的一个巴掌。

  “可能的确是我犯了一个不能忍受的错误让母亲生气了,我必须要小心翼翼。”起初我就是这么理解的,因为母亲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我一巴掌的,肯定是我做错了。

  我小心翼翼的接近母亲,用舌头吸奶,一副谨慎的表情,要请求母亲原谅我的过错——虽然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哪里做错了。

  然后母亲的表情变得很失望很失望,失望的表情让我感到非常的糊涂。

  “等一下!对了,是狼性!!”我恍然大悟,我知道母亲为什么失望了,然后,母亲再一次抡起前爪,直接把我弄出血来了。

  “……原来如此,是要让我日后容易生存吗?这是母亲大人对于我的教导啊……”明白过来的我冷冷的望向母亲,然后,我发现母亲的表情也变了,有着百分之九十的希望以及百分之十的恐惧。

  但是狼就是狼,恐惧是懦弱的象征 ,母亲那百分之十的恐惧不到一秒钟就被希望给镇压了。

  于是,我冲了上去,进行了狼崽断奶前的象征,而不是温柔的特殊化,这样的特殊化帮助不了狼,反而还会让狼在野外生存难度加大。

  ………………………………

  很快,我们都已经断奶了。

  在喝奶的时候,我的数量本来就比那三个弟弟妹妹多,而且母亲为了我,对我进行了精心辅导,此时此刻的我,个头也比其他的弟弟妹妹高了1.5倍!

  我的心思也比弟弟妹妹成熟了,我不喜欢玩闹,虽然这样做可能会让我感到有一点孤独,但是我认为,孤独会让我更加的强大,我的成长空间还是有很多的!

  我的胆子也有了,因为石洞里是十分安全的,外面的世界会很危险,所以我们都会待在石洞的内部。

  但是此时此刻的我,不想再这么无聊下去了,我准备去石洞门口等着我的母亲的归来。

  “大哥,你要干什么?”三弟双毛问我。

  “我要去看看母亲回没回来。”我干脆利索的回答。

  “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万一被老虎等发现怎么办?”三弟双毛显然对这个事情表示反对。

  “放心,老虎算是个什么东西,你大哥我一样能够对付!”真是出生牛犊

  不怕虎啊,现在在天上的我想起来,这可真是个蠢事啊!老虎作为百兽之王,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啊!哪怕我成年了,成为一匹健壮的大公狼的时候,估计跟一只正常的老虎二八开,跟懦弱的老虎也就六四开,这比例……还好我走运,没有碰到一只食肉猛兽,要是真的碰到了,我估计早就成他们的粪便了,甚至有可能更糟,我的二弟蓝魂儿,三弟双毛,四妹媚媚都有可能葬身兽口,要是真的这样的话,估计我的母亲……啧啧,我已经不敢想象了,不过呢,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也不能那么死缠烂打是不是?反正也没有猛兽吗!怕什么啊!

  母亲回来了,这一次她叼着雪鸡,看到了我,她的表情可以看出来,是非常非常的惊讶的,显然她也是没有想到啊!后来她露出了纠结的表情,僵持了大约一分钟吧,他把雪鸡给了我,表达了对我的欣赏。

  真是太棒了!那一天,我吃了百分之八十的雪鸡,吃的饱饱的,而那三个弟弟妹妹加起来才吃了百分之二十,平均下来的话,也就是一个人百分之六点几,将近七,但是他们还是没有达到饱的程度,也就不饿了,显然还没有吃够呢,那个时候,我在内心就狠狠地嘲笑他们:“切,谁叫你们那么的多虑,要是你们能够像我一样,那不就也可以多得到雪鸡吗!那可以难得的好事啊!能怪我吗?不能!你们要是胆子大一点,能吃不到雪鸡吗?哼。”

  好吧,按照上帝视角来说,我很快就打脸了。

  我的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甚至逮住了一个兔崽子。

  母亲显然十分高兴,但是她毕竟是我的母亲,他对于我的行为还是极其害怕的,生怕我一不小心,丢了性命。

  然后他就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就放心的出去了!

  然而……天空的威胁……似乎没有防范呢……

  …………………………

  我的生命消失在了那一天,我照常出去玩,而且还是追蝴蝶,但是一个黑影越来越大,是金雕!

  可惜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当我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太晚太晚了。

  要是我谨慎的话,后面的故事,或许还会有我。

  可惜历史没有如果啊!没有啊!!!

  《黑仔传》完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