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妖怪动物园
异常妖怪动物园

异常妖怪动物园

生活盖浇

二次元/原生幻想

更新时间:2022-04-06 22:35:52

亲爱的游客们,欢迎来到恒泰野生动物园,我们收录世界上大部分动物,并保证为每一种动物都打造适宜它们的环境,希望您和您的孩子可以观光愉快!在观光游览时,请各位游客务必遵守以下规则,以确保你们的安全,否则后果自负。 1.狗是一种四足行走的动物,如果碰见双足直立的狗子,请不要害怕,她很友好,但是千万不要在她的面前说出任何跟“狗”有关的发音,切记。 2.本园始终坚持以动物为本的根本宗旨,没有马戏团表演,如果看到了马戏团,请立刻远离并报告工作人员。 3.请使用本园提供的食物进行投喂,如果碰见动物跟你讨要非动物园的任何东西,不要答应,也不要拒绝,当做没听见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十七章 园长饶命

第一章 会说话的狗

  好痛!

  卫峰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身体倒悬,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脑袋昏昏沉沉。

  他用力摇晃晕晕乎乎的脑袋,翻车前的画面一点点被甩了出来:他在追踪一伙偷猎者的时候,不小心被发现,为了拦截对方,被怼翻了车。

  身上勒紧的安全带提醒他此时还在车内。

  只听不远处突然传来“咔嚓”两声车门开启的声音,紧接着亮起两束灯光,一左一右,朝着卫峰包抄过来。

  顺着破碎的车窗,灯光照进去。

  可是驾驶座内空空如也,被割断的安全带垂在空中,还在摇晃。

  “人呢?”一个人疑惑的用手电筒扫视前后座,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

  另一个人却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作为偷猎者,以往他们才是猎手,从没想过自己还有被当做猎物盯上的一天。

  “哎呦!什么东西!”

  兄弟传来一声惊呼,那人立刻用手电筒扫过去。

  “咋回事?”

  “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这是啥玩意?”兄弟从屁股上拔下一根拇指粗细的针管。

  还没来得及去看,就在那人手电筒移开的同时,他的屁股上也挨了一针,他想也不想,上膛的土枪,朝着身后,提枪便射。

  然而身体像是喝醉了一样,跟不上脑子,枪口被对方架开,只听一声闷响,接着传来兄弟的惨嚎。

  “我的屁股!”

  “狗日滴,敢下药!”那人怒骂,作为偷猎者,他们对麻醉针并不陌生。

  尽管麻醉针也做不到立即生效,可是在这种时候,只要稍微干扰亿点点,那已经足够决定生死了。

  对方根本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在架开枪口的同时,立刻抓着枪管将他压在了车上。

  剧烈活动会加剧麻醉效果的发挥,那人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体越来越重。

  “我弄死你!”另一边的兄弟恨声怒吼,阔步冲过去,可他身宽体胖,动作并不灵敏,中间横着一辆车,他从右边绕,对方就抓住兄弟滚去了左边,他从左边绕,对方就滚去了右边。

  两边玩起了三人转,始终抓不到人,反而让他的身体也越来越重,胖兄弟急了眼,抄起手里的西瓜刀当做暗器掷向卫峰。

  然而在麻醉效果的干扰下,身体沉重,脑袋也开始不灵光了,准头差了点。

  但听一声惨叫,可惜不是卫峰,他的同伙一条大腿被西瓜刀贯穿了。

  “曹尼玛,你是想弄死他还是想弄死我!”

  被剧痛一激,脑袋突然清醒了一点,忍痛将大腿上的西瓜刀抽出,冲着人影一阵乱劈,逼开卫峰。

  感受着,胯间的阵阵寒意,没有伤到大动脉倒在其次,他有点怀疑,兄弟是不是在报复他不小心给他的屁股开了花?

  不过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剧痛的刺激也只能维持一时,松懈下来之后,比刚才更加沉重的感觉再次袭击身体,他扑通一下,坐倒在地,上半身依着车。

  手电筒在争斗中弄丢了,四周陷入一片黑寂,只有他兄弟二人有气无力的呼吸声。

  他装作半昏迷的模样,一只手却紧扣着枪,侧耳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动物临死前的反扑往往是最危险、最凶悍的,然而对方却也像一位老练的猎手。

  他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但是越是如此,他越绝望,他清楚的知道对方肯定就在周围,只等他彻底的筋疲力竭。

  该死,碰上同行了!

  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自己是被条子盯上的,毕竟跟条子好歹还可以讲讲法律。

  他思来想去也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什么同行,唯一有可能的便是这次的货。

  “兄弟,这次我们认栽了,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得罪过兄弟?”他有气无力的说,这次不是装的,在不说话,他就得睡着了,睡着之后会发生什么他不敢想。

  为了以示诚意,他将猎枪扔到一旁。

  一束手电光从侧面射过来,等他适应了光线之后,眼前出现一张照片。

  “见过这两个人吗?”

  “如果你放了我们,我就告诉……”话还没说完,一根粗又硬的管子蛮横的撬开他的嘴巴,捅进喉咙,那温热的枪口提醒他现在没有讲条件的余地。

  “我问,你答,明白?”卫峰淡定的说。

  他急忙用力眨眼,然后仔细去看照片,照片上一位美女,一身迷彩装,英姿飒爽,这种明星般的人物,如果见过一次,肯定印象深刻。

  “见……”同伙迟疑的说,被光束直射着,看不清黑暗中卫峰的眼神,可是嘴里余味饶舌的硝烟味让他又急忙改口,“见是没见过,不过,我听说过!”

  卫峰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他倒是听说过业内一些传闻,他们这行业基本上都是刀口舔血的营生,除了要面对条子之外,经常还会受到各种民间自发组织的干扰,而这女的就是其中之一。

  甚至有不少同行都栽在了她手里,久而久之,慢慢就留下了传闻。

  不过传闻中,似乎还有一个男的跟其同行……难不成就是眼前这个人?

  分赃不均?还是移情别恋?还是被其他同行给抓了?

  他不敢多想,万一惹怒了对方,在这无人区里,消失个把人根本不会有人发现。

  然而他说的这些,都是卫峰听的耳朵茧子都出来了,每一次的期待,总会换来更大的失望。

  这麻醉剂是用来对付猛兽的,用在人的身上即使只有一支,也足够他踏踏实实睡12个小时以上了,不过为了防止意外,卫峰还是用绳子将两人捆了起来。

  对方以为卫峰是对消息不满意,看来对方并不知道他们这次的货,于是又急忙抛出筹码:“车上的货,兄弟带走,还请兄弟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日后如果有了这女人的消息,一定第一时间告……”

  卫峰抓起两只臭袜子堵住他臭嘴。

  眼皮子越来越沉重,那人看不见卫峰,只听到卫峰走来走起,又好像把水倒在了地上……不对,是汽油!

  他不会是想烧死他俩吧!

  被吓的亡魂皆冒,他着急吼着:“这次的货非常值钱!”

  “有人五十万美刀收!美刀啊!”

  “是一只会说人话的狗!”

  “真的!它真会说话!”

  “不要杀我,我有对方的联系……”

  可惜奈何嘴巴被堵住,只能发出喔喔哦哦的声音,麻醉剂终于上头了,在意识消失前,他最后想的是,这是谁踏马的几个月不洗袜子,又酸又臭……

  由于麻醉剂的效果,他自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凉飕飕的。

  卫峰从报废的车上扯下点棉布,浇上汽油,升起火堆。掏出手机,屏幕已经碎掉,不过还能用,依稀能看到有四十多个未接来电,他刚准备回过去,电话又打过来了。

  “喂,刘队。”

  听到是卫峰的声音,电话那边才松了口气:“好家伙,你可算接电话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啥,被发现了。”

  “怎么样,有没有事!”刘队关切的问。

  “没事,已经解决了。”

  “我不是在问你啊!”

  “放心,我知道尺度。”卫峰笑道。

  “放心个锤子啊!”以前每次去现场的时候,他都想连卫峰一起抓起来,尽管卫峰每次都说,是对面自己动的手,跟他无关,可那场面,法医见了都怀疑卫峰是公报私仇。

  当然,嘴上说是不关心,不过刘队深知这些暴徒的残忍,别看平日里是抓抓动物,那只是因为人不值钱而已,干扰了他们赚钱,他们下起手来,从来都不会手软。

  确定卫峰的位置,他带队火速赶往。

  卫峰挂掉电话,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从小货车后边的车厢里传来。

  小货车后车厢全封闭式,他找来钥匙打开,后车厢堆着不少水果,他们经常用这些来偷运真正的货物。

  可卫峰扒开水果箱,在最下边,却只发现了一只被五花大绑的狗。

  “柯基?”卫峰疑惑,难不成他一段时间不在,连柯基都成保护动物了吗?还是准备当预备口粮?

  他翘这柯基,像是一只营养不良的流浪狗,浑身都没二两肉,当口粮都嫌硌牙。

  “别怕,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卫峰没有急着给它松绑,被伤害后的动物一般都极具攻击性,贸然松绑估计会被咬一口,他先顺着柯基的后颈给它撸毛,向对方表示出友好之后,才给它松绑。

  “乖,好样的!”从始至终,对方都没有任何攻击,看起来似乎是走丢的宠物,还没收到什么伤害,对人很亲近。

  待最后卸掉柯基嘴巴上缠绕的绳子,

  “狗狗,我……”

  卫峰环视四周,目光最终落在了扒拉他手的柯基身上,对方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激动和急切。

  “狗狗,我……”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