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了个宋朝公主当老婆
我捡了个宋朝公主当老婆

我捡了个宋朝公主当老婆

浮生南樵

二次元/青春日常

更新时间:2022-04-04 09:02:12

天上掉下个宋朝公主,长期滞留我家。 喜欢打麻将,打游戏,打我。 “公主,如果我跟你回大宋,是不是可以当驸马?” “可以当马夫。” “公主,如果我娶了你,父王会不会赏我一座大宅子?” “会赏你一个大耳刮子。” 家有悍妻,各位贱笑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已开

第1章 我是公主

  深冬,大雪飘飞。

  雪片越来越大,风也呜呜吼起来,天地一片苍茫。

  吴松将小电驴的速度骑到最快,顶着风雪一路疾驰,终于到达租房的小区。

  到了楼道口,将电驴停下,摘下头盔和手套,正准备掏出门禁卡开门,却突然发现旁边的雪地里有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正在雪地里踱来踱去,不时抬头看向天空。

  这八成又是忘带钥匙的住户了。

  雪这么大,怪可怜的。

  “哎,你也是住二幢的吗?我带了卡,进来吧!”

  女孩明显听到了吴松的招呼,看了过来。

  吴松愣住了。

  这么冷的天,这女孩子竟然还穿着单薄的紫色汉服,梳着好看的朝天髻,别着精致的玉簪。

  热爱汉服没什么问题,可这天气,美丽冻人啊!

  等女孩走近,吴松更惊。

  她不但一身汉服装扮,背上还背着一张弓,一大壶箭!

  人倒是长着精巧的五官,气质婉约。

  可这箭是怎么回事?

  违和啊!

  女孩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吴松,手伸向背后的弓箭。

  “哎,你别紧张,我住二幢302室,都是邻居!进来吧!”

  女孩却没有动,只是继续用警惕的目光打量吴松。

  “进来啊,外面太冷了,你要没有钥匙进家,可以先在我家等你家人回来。”

  女孩依然没动,但眼神好像没那么警惕了。

  突然朱唇微启,用有些奇怪的口音道:“你识得开封府吗?”

  吴松愣了一下,“开封府?”

  “噢,我知道,开封有个包青天嘛,看过电视剧。”

  女孩眼睛似亮了一下,“你识得去开封府的路?”

  “嗯?”

  “本宫迷路了,你若能护送我回宫,父王必有重赏。”

  “????”

  本宫?父王?

  入戏有点深!

  吴松忍住笑,“开封府在河省,这里是森城,隔着好几千里路呢。”

  “这雪下得也大,要回开封府那也得明天了,先去我家小坐,暖和一下,明天再说吧。”

  女孩抬眼看了看天,一脸黯然,“有几千里?”

  “是啊,几千里。太冷了,先进来吧。”

  女孩想了一下,跟着吴松进去了。

  转过楼道转角,来到电梯前,摁了上行键。

  电梯门打开,吴松很风度地一闪身,让女孩先进电梯。

  女孩面对电梯,却突然惶恐退后一步,“你要用这铁箱子囚禁本宫,大胆!”

  “???”

  铁箱子?她没见过电梯?

  她自称本宫,要去开封府,难道真是个古人?

  心里赅然,又认真打量了姑娘一番。

  那气质确实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带着一股古意。

  再看衣着,发型,每一个细节都很……专业。

  有意思了!

  难不成,天上掉下个公主?

  既然她害怕坐电梯,只能带她走楼梯了。

  还好也住的不高,三楼很快就到。

  在确定吴松确实是没什么恶意后,姑娘跟着吴松进了家里。

  这是单身公寓,四十多平,一房一厅,外加卫生间和厨房。

  家里有点乱,吴松把简易沙发上的衣服和袜子拢在一堆,女孩才勉强坐了下去。

  然后就开始打量四周,警惕地看着头上的顶灯和正在启动的空调。

  吴松给女孩倒了一杯水,“你自称本宫,你是娘娘?”

  女孩看着吴松,一脸严肃,“本宫是公主!”

  “噢,你是公主,那你从哪里来?”

  “开封府皇宫。”

  吴松挠了挠头,“噢对,既然是公主。当然是从皇宫来了,那你们是什么年代?”

  “宣和。”

  吴松拿出手机,搜了一下‘宣和’,还真有这么个年号,宋朝,大概在近九百年前。

  “你姓赵?”

  “对,你怎么知道?”

  “你说你是宋朝的公主,当然只能姓赵,宋朝是赵家的天下。”

  吴松为自己仅有的一丁点历史知识而沾沾自喜起来,突然有了优越感。

  但其实如果没有度娘,宣和是哪朝都不知道。

  姑娘微微点头,“我叫赵灵。”

  “赵灵儿?那不是李逍遥的女朋友吗?”

  “不是赵灵儿,是赵灵。”公主纠正道。

  “噢。”

  一阵沉默,各怀心事。

  吴松还是不能完全相信眼前这位活生生的姑娘,是来自九百年前的宋朝。

  如果不是,那只能说她是神经病了。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房子和开封府不一样?”赵灵突然问。

  “这……”

  吴松不知道该怎么讲。

  “这是森城,这里是南方,你家在北方。”

  赵灵似懂非懂,秀眉皱起。

  抬眼看吴松,眼神忧伤,“这里离皇宫很远,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吴松抿了抿嘴唇,“这恐怕不只是距离上的问题,还有空间的问题。”

  赵灵这次是真不懂,一脸迷茫地看着吴松。

  吴松想着要怎么解释这件事,但思索半天,终究是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

  有代沟。

  网上说三年一个代沟,九百年,那就是两千七百个代沟。

  “你吃饭没有?不如我们先吃饭,再慢慢说吧?”吴松问。

  赵灵摇了摇头。

  这摇头不知道是说她吃了还是没吃?

  这么大老远来,应该是没吃。

  吴松开始烧水,准备泡面。

  赵灵背着弓箭跟在吴松后面,看着吴松忙活。

  “那个……你能不能把背上那玩意儿先放下?你这样全副武装跟在我后面,让我感觉自己像只猎物。”吴松商量道。

  赵灵本来已经缓和许多的眼神重新变得警惕,坚决地回了一个字:“不!”

  吴松无奈地摇摇头。

  打开泡面的料理包,抬头问赵灵,“红烧牛肉味的你能吃嘛?葱要嘛?”

  赵灵一脸茫然。

  又差点忘了,有代沟。

  索性不问,把料理包里的调料全部放进面桶,灌上开水,把盖子盖上,找了本书压上。

  “这是什么?”赵灵问。

  “方便面。”

  吴松突然有点内疚,公主驾到,竟然以泡面招待,真是怠慢了。

  就是雪太大,不然怎么也应该点个外卖款待一下公主的。

  “方便面是面条的一种?”

  “对。”

  “那为什么不用煮?生吃吗?”

  “……”

  “把开水放进去,就是在煮。”

  赵灵半信半疑,盯着那方便面的桶看,眼神诡异。

  吴松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