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医院回古代
带着医院回古代

带着医院回古代

烤饺

历史/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2-06-10 11:43:02

一位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军医,出任务时被路边炸弹给炸到了古代,重新投胎到了一户中医世家。
长大后成了全家最另类的孩子,从小不学祖传中医。
别人坐门诊都是开一堆中草药,他不,他有自己独特的医术:
发烧了,吃对乙酰氨基酚片呀;
肺炎了,上阿莫西林;
阑尾炎了,直接开刀;
孕妇难产了,他也有办法把胎儿从肚子里给你剖出来。
你用中医,他用西药,一个败家子硬生生成为了汴梁城中的一代名医。
成神之后,更是广招门徒,领先欧美一千年,第一个将西医知识普及到全世界。
而在神秘医术之下,他自带的空间医院里还有别的宝贝。
在乱世到来的时候,一手头孢,一手炸弹,挽救国家和民族于危难之时。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小说上线

第1章 故事始于大周朝

  故事发生在大周元景二十五年。

  这个大周,其实也可以叫“柴周”,史称“后周”。

  当年周太祖郭威称帝,取汉而代之,建立“周朝”,定都汴梁,就是大名鼎鼎的开封府。

  因为亲生儿子全被政敌给杀了个精光,所以郭威死前只能传位给了干儿子柴荣。

  原本的历史里,柴荣一生南征北战,在39岁英年早逝后,被手下大将,殿前司都点检赵匡胤来了一场自导自演的“陈桥兵变”夺了天下,改周为宋。

  但现在的历史却在这里拐了个弯,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柴荣39岁时仍然活蹦乱跳,戎马一生,从北打到南,一口气灭了北汉、南唐、吴越、后蜀、南汉,统一了中原。

  可惜历史也没有完全改变,柴荣到死也没有机会收复燕云十六州,契丹人建立的辽国仍然牢牢占据了战略高地,对中原虎视眈眈。

  显德三十六年,六十九岁的柴荣在汴梁城皇宫福宁殿驾崩,庙号“太宗”。

  时年37岁的太子柴宗训继承了皇位,这时候大周朝经过近四十多年的权力巩固,皇权已经牢不可破。

  那位殿前司赵点检这辈子都没有寻到机会篡位,最终郁郁而终,还死在了柴荣前头。赵宋皇朝也就永远不可能再出现了。

  大周朝之后又历经仁宗、德宗、英宗、光宗,终于来到了元景二十五年,也是我们故事将要发生的时代。

  西京河南府,景室山。

  初夏的山间树林茂密,到处是一片郁郁葱葱,一阵清风吹过,吹得到处是一片沙沙声。

  山间溪水潺潺,时不时有几个小动物在低头喝水,突然远远地传来一阵歌声,几只小鹿抬起头,竖耳倾听起来。

  “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歌声在寂静的山坳里久久回散,仿佛有仙人吟唱一般。

  这时候就看到人迹罕至的景室山间,正有一群戴着斗笠,背着药篓子的青年男子们,低着头在到处寻找山间的草药。

  如果有人认出来,就会知道,这群男子正是汴染城宜秋门外的著名医馆“景室堂”不字辈陈氏子弟们。

  这四十里景室山,也是陈氏医馆的发源地,陈家在这里培育着众多药田药园,“景室堂”医馆药铺的用药大多产自这里。

  或许是累了,只见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子坐在一块岩石上,唱着小曲给大伙儿解解闷。

  陈不怒抬起头来,擦了擦头上的汗,笑呵呵地喊道:

  “六弟,别停呀,继续唱,最好唱一个开心点的,像瓦子里那伶人唱的小调,多有意思。”

  陈不欲远远地挥了挥手:“没问题,三哥,那我再给你们唱一个,听好了。”

  “蚕生春三月~~春桑正含绿~~女儿采春桑~~歌吹当春曲~~冶游采桑女~~尽有芳春色~~姿容应春媚~~粉黛不加饰~~~~”

  采药的众人一听到情歌小调儿,那都来劲了,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驻足听起曲来。

  只有陈不爱皱了皱眉头,仍然低头顾自寻药,一脸的冷淡。

  身为兄弟中的大哥陈不喜却听得津津有味,笑得跟弥勒佛似的:

  “六弟,唱得不错,不过采药也得抓紧啊,我们都进山半天了,眼看就要到晌午,这药篓子里面都只有一半儿,回去二叔定会责罚。”

  陈不怒哈哈大笑:“我可是有大半篓了,六弟你可得抓紧,到现在还在偷懒,回去又要吃挂落了。”

  陈不欲跳下岩石,一脸不服地说道:

  “你们还说我懒?你们数一数,一、二、三、四、五、六,我记得咱们景室堂不字辈可是有七个人吧?怎么我现在数来数去只有六人,那个陈老七去哪了?”

  陈不喜听了一愣,也跟着数了一下,现场十多个人中,他们堂兄弟七人,的确只有六个。

  “哎,六弟,老七去哪里了?进山的时候他不是也跟着的嘛?”

  陈不欲又好气又好笑:

  “大哥,敢情你现在才发现呀,老七进山后没多久就不见了,定是躲在哪个角落里乘凉偷懒,这家伙真是没救了。”

  “这可如何是好?这山间密林里还是有不少凶猛野兽,这要是发生点意外可怎么办呐,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这时候又有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一脸不屑地说道:

  “陈老七会有什么事?他那两个伴当都跟着,他只是个孩子?恐怕大哥还不知道老七在汴染城中的名声有多响亮,大名鼎鼎的医行四公子哦。我是不担心野兽能伤得了他,他不去祸祸野兽就不错了。”

  陈不怒听了皱了皱眉头,往前走了一步:“老四,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不惧也瞪着个眼睛:

  “怎么,三哥,你还想打人啊,陈老七是不是陈家的子弟?现在家里有难,他不思回报,反而还在偷奸耍滑,我看这陈家呀,还散了好,各扫门前雪。”

  陈不怒一听,火气就蹭蹭上来了,握紧了拳头,下一秒就要挥拳出去了。

  陈不喜做为老大哥,当然不能让兄弟们打起架来,赶紧上前一步做起和事佬来:

  “三弟四弟,你们都少说几句,兄弟相争,祸起萧墙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当然要同心协力,切不可伤了和气,听大哥一句劝,啊,来来来,分开分开。”

  陈不喜的伴当也趁机挤到了两人中间,“三少爷,四少爷,消消气,消消气。”

  陈不怒和陈不惧都厌恶地互看了对方一眼,哼了一声,被各自的伴当拉着,往两边走去。

  这时候老六陈不欲歌也不唱了,吓得躲到一边去了,

  老二陈不爱则管自己寻找着草药,好像对刚刚的纷争一点不关心。

  只有老五陈不哀手里抓了一把瓜子,坐在山石上,看热闹看得兴高采烈,身边已经散落了一地的瓜子壳。

  陈不喜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看着远处的山林,自言自语地说道:

  “哎呀,这老七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这今天的采药任务完不成,回去又要被二叔打板子,这孩子也真是打不怕。”

  突然,从不远处的山林里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鞭炮声”。

  “啪~~~”

  “啪~~~”

  声音之响,久久回荡在山中,惊起了一阵飞鸟。

  陈不哀一听就乐了:“大哥,不用猜了,准是老七在放炮,这景室山是咱们陈家的私地,外人一般不会进来,更不会有这闲钱去买鞭炮炸山玩。”

  陈不喜看了看旁边一脸不虞的老四,连连摆手:“你少说几句,少说几句。”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