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入修仙界
混入修仙界

混入修仙界

子非朽木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4-27 17:36:53

穿越到修仙界的青皮,岂能是任人欺负的? 收小弟干嘛用?当然是让小弟冲在前面啊! 你不认识我?那我提个人你一定认识......所以嘛兄弟,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啊! 我提的人也不认识?你等着,我现在摇人,等会人来了非打死你不可......有本事你别跑啊! 什么,兄弟们都被打了?那我只能亲自动手给兄弟们找回场子啦! 哎呦,我去。 兄弟们顶住,等我取来神器再找她大战三百回合......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79章:搏命诛妖

第1章:好运来?

  昏暗的房间里,茶几上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清脆的歌声随之响起:“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沙发上,尚高权“腾”的一下惊坐而起,乱糟糟的鸡窝头下双眼发直,神情迷茫了几秒后,才长长的喘口粗气,搓了搓脸抓起电话。

  “啊,大哥,有事儿啊?”尚高权挑起左手小指抠了抠眼角,一边说道。

  话筒里传来一个急促沙哑的声音:“三儿,抄家伙,那帮碧养的约在十点了,南湖公园小凉亭......”

  尚高权还在迷迷愣愣的状态里,目光发散的从兜里摸出一盒挤扁的硬包华子,从中摸出一根弯曲上翘的叼在嘴上,扭头看了眼窗外暗沉的天色,又一边摸着打火机说道:

  “明天上午十点呗?好的大哥,知道了。”

  “啪,”随着打火机一声脆响,一朵仅有豆粒大的橘色火苗迸射而出后,颤巍巍的上下跳动着。

  尚高权连忙叼着弯曲的卷烟凑过去,狠狠的吸了一口。

  这时,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暴跳如雷的声音:“神马特么明天?你睡懵了吧!是今天啊,今天!现在才八点多,霎楞的快点滴。”

  对方嘟嘟囔囔好似口吐芬芳的挂了电话。

  “卧槽,”尚高权一惊之下,一口烟顿时呛住了,只觉得胸膛里火烧火燎的难受,随着“扣扣”的咳嗽声,浓烟从嘴巴鼻子里喷了出来,在鸡窝头上袅袅升腾。

  望之,仙气飘飘。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

  半个小时后,尚高权用件外套裹着一个长条扁平状的东西,哼着曲的出现在楼下。

  刚洗过的头发,半干不干的黏在后颈上,那叫一个难受。

  尚高权仰头甩尾,“卧槽”一声行天下,自语道:“这破天气,阴呼啦的这是要喷啊,但凡有盘花生米也不至于这样吧。”

  嘟囔了一句常用的调侃之语,尚高权也不甚在意的骑上摩托走了。

  九点过半,尚高权就到了汇合的地方,此时公园西墙外的豁口处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人,都是经常在一起瞎混的兄弟。

  “来了三儿,哥几个就等你了。没你‘上勾拳’,哥哥我胆气不壮啊。”

  说话的是那位嗓音沙哑的大哥,长得急了点儿,看似三十五六,说他四十也贴边儿,其实这位还没到三十岁。

  这大哥看着膀大腰圆,其实身手一般,也没有尚高权的那股子狠劲儿,但是人家脸盘儿长得‘好’啊。

  对外人,眼神微微一凝一瞪,那叫一个面相凶恶。对自家人,眼睛一眯那叫一个和蔼可亲,而且这厮还有一门绝技,那就是‘口条’极好,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是最基本的盘口,这位最擅长的其实是‘嚇门’,当然了,他嚇的也只是平头百姓和不出奇的‘萨拉蜜’而已,那叫一个手拿把掐,一吓一个准儿,眼光当真毒辣。

  尚高权点点头算是回应,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神凶恶的四顾问道:“昨晚一起喝酒的,谁把我的铃声改成‘好运来’的?”

  两年前,尚高权的父母意外车祸离世后,原本成绩中上的他在没人管束后就退学混起了社会,起先最崇拜的是‘恶罗斯’的大佬京大帝,他那句名言:‘恶罗斯都没了,还要世界干什么’让尚高权深以为然洗脑成功。

  后来看了汤姆-哈迪的黑道之家和传奇,卧槽之后尚高权就把手机铃声改成了那首嚣张的音乐了,虽然听不懂,但就是喜欢那个调调。

  在他瞪视之下,在场的没人应声。

  那位大哥眼皮微眯的调侃道:“三儿,整不好是昨晚陪你喝酒的那匹‘小矮马’换的也说不定,那妞长得又勾勾又丢丢,条儿也不错,我看她对你挺有意思啊,要不这样,晚上大哥摆桌犒赏兄弟们,你把她叫着,喝完酒找家宾馆你给她立立规矩,以后还不是想怎么骑就怎么骑?”

  尚高权龇牙一乐,摸出一根华子捋直了点上,直到嘴边的烟气被他张口一吸倒卷而回,又从鼻孔中喷出后才蹦出俩字:

  “妥了”。

  “吁......拱猪今晚加菜了嘿。”

  几个特别熟的开始起哄。

  “滚犊子。”

  尚高权笑骂着下了车,拎着外套包裹着的长条物品向豁口处走去,说道:“走吧哥几个,先去踩踩点。”

  那位大哥站在豁口外挨着个的拍肩膀给众人画饼:“兄弟们,干翻他们就能接管五条街外加一个批发市场,吃香的喝辣的进会所,小菜一碟啦。”

  尚高权走在前面,嘴角微微一挑的没说什么,身后几个岁数比他小点的憨憨还真吃这一套,立刻嚣张无比的叫嚷起来:

  “弄他们,把他们收拾卑服的。”

  “哥几个瞧好吧,一会儿看我电炮封门,让他们全特么变成熊猫眼......”

  “蔫茄子你脑瓜子让驴踢啦?都用砍刀甩棍你特么玩拳,发现你挺嘚儿啊!”

  “他一贯嘚儿呵的......”

  蔫茄子好似被打击到了,垂着脑袋一声不吭的跟在后面,心里却鄙视道:“一群傻缺,手里拎了家伙,我还怎么缀在后面?”

  轰隆隆......

  黑沉沉的铅云中,一声声闷雷由远及近,闪亮的银蛇不时地划过长空。

  时间不长,一行人来到公园中心小山顶上的一处凉亭中,对方还没到,这些人便四下张望起来。

  不紧张都是假的,刚开始大家还吹吹牛哔说着狠话,再后来,基本都是叼着烟在那掰手指,凉亭里不时地响起连串的‘嘎巴’声。

  这时,尚高权突然发现一个重要人物还没出现,于是问道:“老二怎么没来?”

  大哥闻言顿时气鼓鼓的破口大骂:“艹,给那个卵子打了十几个电话,一个特么都没接......”

  说起这位二哥,尚高权摸的太透了,心眼子贼多还一肚子坏水,把式不行嗑唠的贼啦响,黑吉辽好像就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瞧那喷沫的架势,当老二那是相当的屈才。

  他要是再有点文化能吟出几句诗来,妥妥一个‘东北往事’里的‘黄老邪’。

  “大哥你发现没,每次给老二打电话他从来都不接,半小时之内不找他,肯定给你回过来。越是有急事连打十几个电话,这孙子能两三天都不见人影,连电话也不回,你细品品。”

  尚高权也不是什么好鸟,开始拱火扬沙子。

  “你还别说,真是这么回事哈,这碧养的太特么不是物了......”老大再次开骂,把老二的爹妈全都问候了一遍。

  别看现在骂的欢,再见面小酒杯一碰,老大还是一幅笑脸。

  只有酒酣上劲得时候才开始连损带骂,嗓门要大,无理也能占三分何况还有理呢,那时候老二就会低眉顺眼的,小话、软话不停的赔着不是,见证人就是他尚高权啊。

  大哥这面子也有了,气儿也顺了,再安排个下半场,妥了,什么大洋马小矮马的,统统领走,赵......大哥买单。

  混饭吃的,这面儿得亮,那是必须的。

  薅大哥的羊毛蹭吃蹭喝,这种套路尚高权现在也是信手拈来。

  公园里没几个人了,只有南坡方向,十几个奇装异服走路横晃的人,看到坡顶凉亭里的尚高权等人后,东张西望嘀嘀咕咕的走了过来。

  这些人手里也都拎着家伙事儿,用报纸、外套什么的包裹着。

  打定点的三要素,一是人多,二是气势,三就看地势了。

  当然,对方要是突然掏出冒烟带响的,那就另说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到那时,事儿也就大发了。

  现在双方都是十几个人没差多少,尚高权这边占着地势,缓坡居高临下,冲起来气势十足。

  凡是这种刀光剑影的事,老大从来都是游戏里的辅助,各种鼓舞加持,人是躲在后面的。而尚高权就是那个肉盾和输出,冲在前面最抗揍的角儿。

  只见他把耳机的音乐调到最大,不使劲喊都听不着的那种,汤姆-哈迪那嚣张的音乐此刻有些上头,只见他扯下包着砍刀的外套在手和肘部紧紧的缠住,然后左右看了一眼,将砍刀一举的喊道:

  “哥几个,办他们......”声音未落,人就冲出去了。

  要说这人吧,性子急腿脚太利索了也不好,后面这些人刚乱哄哄的亮出家伙,尚高权都已经冲出去五六步了。他眼角余光左右一瞥,发现身旁竟然没人,不由的心中嘀咕:

  “卧槽,草率了。”

  就在这时,乌黑的云层中一团刺眼的白光猛然一闪,一道电光划过长空,那个举刀急奔的男人甚至来不及呼喝喊叫,便在众目睽睽中化为一缕青烟消失无踪。

  “咔~嚓!”

  一声惊雷响彻天地,目瞪口呆的众人也霎时间惊醒过来,呼嚎着四散而逃。

  ......

  四仙山,本无名,林密兽猛猎户众多,有兽噬人过百,孳生妖气。后过千,遂开智得血脉修炼之法,便以人言惑众生,自称胡教主,欲以信徒精血修成正果,盼得飞升。

  奈何其命有劫,被御龙上宗得知其殃民害命之事,又恰逢宗内有四名外门弟子筑基无望,便命他们剿杀了这个祸害后,于此山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各建一处世俗家族,此后得名‘四仙山’。

  这四个修仙家族的开宗者,姓氏和排名分别是杜、柳、宋、尚,御龙宗允其族内弟子凡有灵根者,十五岁后可入外门。而无灵根者,则挑选伶俐或是健壮的少年入宗为役,役期十年。

  能与仙家为伴即便为役也是甘之若饴,随随便便赏赐下来一些物件,对俗世人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是以每次挑选杂役弟子时,抢破头矣。

  四仙山中,峰高岭密绵延数千里,山下东南方则有一处大湖,名为‘镜泊’,为东部的宋家和南部的尚家共有。

  其湖物产丰富景观别致,特别是春夏两季,奇石嶙峋嫩芽新绿共映在如镜的湖面上,仰视蔚蓝,俯视幽绿,风景格外秀丽。

  而秋季,树高叶密兽壮膘肥,则是打猎的好时节,也是伤人害命的最佳时机。

  原因嘛,则是宗主御龙宗一年一度挑选杂役的时间又到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