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91之一雪前耻
重回91之一雪前耻

重回91之一雪前耻

闲来无事打酱油

都市/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07-02 10:52:47

被人设计,遭人陷害,死不瞑目的亿万富翁重生在一个无业游民身上。没钱不要紧,前世也是白手起家,这一世只会更加成功,成功的目的只有一个——我要血债血偿! 然而,世事难料……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结局

第一章 悲催的重生

  我重生了!这是楚建舟清醒之后的第一反应,可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错了。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从未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过。

  八十年代的两室一厅,客厅和厨卫都很小,屋里几乎没有什么电器,家具也只有些老旧笨重的木制桌椅和床,而此刻,自己正满身酒气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难道我穿越了?楚建舟挣扎着爬起来走进卫生间,在镜子里看到了一张玩世不恭的脸,帅帅的,痞痞的,只是左太阳穴鼓了一个包。他试着伸手一摸,顿觉头痛欲裂,前世的记忆汹涌而来,迅速占据了他的大脑。

  现在是1991年,他也叫楚建舟,二十岁,高中学历,造船厂宿舍附近有名的混混。爷爷是造船厂的总工程师,前年病故;父亲牺牲在自卫反击战的战场上;母亲在他十岁的时候离开了家;还有一个妹妹叫楚芸芸,正在读高三。

  我变帅哥了,可是这有什么用呢?我要报仇!我要血债血偿!

  孙义伟,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收留了你,还把公司交给你来打理,你居然设局把我踢出了董事会;胡丽晶,你这个心机婊,不仅欺骗了我的感情,夺走了我的财产,而且还和孙义伟……

  楚建舟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两张亲子鉴定书,这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的,他天生就是一个爱折腾的人,无数次跌倒,无数次爬起。钱没了可以再赚,女人没了可以再找,可是那一双儿女……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所以他失控了,去找那对狗男女拼命,结果人单势孤,坠楼身亡。

  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把握住那些机遇,避开所有的坑,以更成功的身份去接近他们!这是楚建舟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说的话,现在看来已经很难实现了,他的兜里连一枚硬币都没有。

  “砰砰砰!”有人敲门,楚建舟洗了把脸,迈步走了出去。有天崩开局也有逆天翻盘,我一定还会爬起来。

  “舟哥,人到齐了。”

  门一开,三个身高体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楚建舟对他们印象深刻。最瘦的叫顺子,矮一些的叫二虎,最胖的叫大壮,从小在宿舍大院里一起玩儿,玩儿着玩儿着就成了自己小弟。

  唉!那个年代的录像厅真是毁了不少年轻人,就像眼前这几个,家庭条件都不错,偏偏好的不想学。其实这只是一种自卑的表现,能让别人害怕,就显得自己高大,所以这帮人不是在装逼,就是在装逼的路上。

  “都坐吧。”楚建舟喝着大壮带来的散啤,吃着二虎带来的花生米,含糊不清地道:“是时候干点儿正事了!”

  “舟哥,就等你这句话了!说吧,砍谁?”三人蹭地站了起来,撸胳膊挽袖子亮出了自己的家伙。

  “有病吧你们?二虎,顺子,把刀收起来!胖子,你腰里别块砖头是几个意思?”

  “舟哥,你不是说要带我们干票大的嘛?老爷子看得紧,我的家伙带不出来,就顺手捡了块儿这个。”

  干票大的?好像有点儿印象,不过那时候已经喝醉了,细节完全想不起来。

  “我的意思是一起赚大钱!”楚建舟快速地整理着脑子里接收到的各种信息。

  “赚钱?”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会意地点了点头。“舟哥,我们都听你的,说吧,抢谁?”

  “靠!瞧你们那点儿出息,我说的是正经做生意赚钱!”

  “嘿嘿,舟哥,别闹。”顺子乐了。“你看咱四个人能凑出十块钱来吗?”

  “胖子,你姐夫在省外贸吧?做什么的?”楚建舟大致理清了思路,开口问道。

  “省土产,搞出口,福利可好了,月月发鸡蛋发米,逢年过节都要我去搬。”

  “嗯,好不了多久了,明天一早带我去见见他。”

  随着进出口权的放开以及自负盈亏,传统外贸公司很快就要走下坡路了。楚建舟是国贸系毕业生,第一份工作就是H省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业务员,对外贸体制的变化非常了解。

  “呃……”大壮面露难色。“舟哥,能给兄弟一个面子放过他吗?我倒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我姐,我姐其实挺不容易的……”

  “你丫就是有病!”楚建舟扶了扶有点儿歪的鼻子。“二虎,你上回说你三叔在镇里开了个厂子做头发?”

  “昂!镇里有家做头发的大工厂,活多得忙不过来,我三叔就是给他家供货。”

  “嗯,明天咱仨一起去,见完他姐夫就去找你三叔。”

  “噗!”顺子又乐了。“舟哥,你这是让他们大义灭亲吗?幸好我们家没有什么富裕亲戚。”

  “你姐不是在邮电局吗?把她单位的传真号码要过来。”

  “啊?哦,然后呢?”

  “让你姐帮我收几份传真,注意保密,收件人是我的英文名字,叫Michael。”

  “舟哥,你、你叫卖啥?”

  “顺子,咱哥几个是读的一所学校嘛?”

  “舟哥,别闹,咱什么时候正经听过课?不信你问胖子,看他能写出三十六个英文字母吗?”

  “……算了,我还是写给你吧。”楚建舟到楚芸芸房间找出来半截铅笔和一本旧练习簿,随手写了几笔。

  门外传来掏钥匙的声音,一个身材曼妙,明眸皓齿的女孩儿走了进来,手上托着几件干净整洁的衣服。

  “红姐。”三个年轻人熟络地打着招呼。

  杨丽红,也是大院里的孩子,在她身上真正实现了丑小鸭变白天鹅的奇迹。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对楚建舟非常着迷,不但主动给他洗衣做饭整理房间,偶尔还会借他一些钱,即便每次都是有借无还。可能这就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

  更可怕的是楚建舟的爷爷临终前还给了她一套钥匙,随时都能进出他的屋子。

  “你头怎么了?又喝多了吧?整天就知道喝,早晚喝出事来!胖子,你拿砖头做什么?又想打架?能不能消停几天?”杨丽红一边把衣服放进衣柜一边唠叨着。

  “你能不能先消停消停?我和他们聊正事儿呢!”楚建舟被杨丽红打断了自己的宏伟构想,有些懊恼。

  “正事儿?你们能有什么正事儿?瞧瞧你这一身酒气,还不换下来?”杨丽红伸手就扒楚建舟的衣服,搞的他很不适应。

  “那什么,我自己来!”

  “红姐,要不要兄弟们出去躲躲?”顺子调侃道。

  “当然!都躲回自己家去,姐和你舟哥有大事要办!”

  “好嘞!别忘了把喜酒补上。”三个年轻人见怪不怪,嬉笑着站了起来。

  “喂!我说的事儿可别忘了!”楚建舟衣服褪了一半,正好遮住了脸,什么也看不见。

  “放心吧舟哥,你交代的事,兄弟们什么时候含糊过?”

  嚯!这小子练了一身腱子肉,身上还纹了一条龙,以前是外形拉风,现在有了我就是内外双修了。

  迎着杨丽红炽热的目光,楚建舟有些难堪,低着头把衣服递了过去。

  “嘿,你现在知道怂了,打人家教导主任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我可提前告诉你,那一千块钱别打我的主意,我借都没处借去!”

  “教导主任?一千块钱?”楚建舟终于想起了什么。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