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战群仙
一剑战群仙

一剑战群仙

桃红杏黄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3-03-13 00:29:11

古老的预言,众神仙为之陨落,它是仙界的浩劫,为了阻止这一切,神仙们下界传法,为自己留退路。 神仙?妖怪?我才不管什么预言,只想老老实实修仙。 你却说我是厄运之子,是人界救星,是万妖之祖……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十一章 大结局

缘起

  数百万年前,天庭举行蟠桃盛会,宴请各路神仙。宴会之余,玉帝翻开功德簿——每一页便记载天地万界五百年内有至高功德之人。玉帝看了良久,选出五人封神,派遣黄龙下界迎接。

  在西北海外,章尾山上有一大妖,苦心修行多年,虽然寿命长久,但是苦于没有机缘,迟迟没有飞升。玉帝念它修行不易,多年前封其为山神。他本体为人面蛇身,通体赤红,体长数百里,额头有两枚竖眼,上可视九重天,下可视九幽冥界。

  他还有另一个职责,在白天上眼睁开化作太阳,夜晚下眼睁开化作月亮,维持下界昼夜更替。今日又历一劫,修为大涨,附近百里的妖王都来朝拜。为庆祝妖祖渡劫成功,也是大摆宴席。

  众妖精酒足饭饱之后,都开始夸赞老祖。狐妖王突然问道:“老祖,天地创生时您就已经诞生,如今掌管下界的明暗,可谓是手眼通天,为何委身于这小小的章尾山。”

  烛龙老祖闻言皱了皱眉,猛地抬头满饮了一杯酒,将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这时,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众妖王纷纷将目光投向狐妖王。“老祖息怒”,说着狐妖王跪倒在地,“小狐被酒迷了心一时糊涂,还望老祖饶命。”

  烛龙老祖被戳到痛处,心中虽然气愤,但是碍于面子,今天又是接风宴会,不能跟一个小辈计较。抬手说道:“小狐,在这下界能和众多后辈在一起,比在那天宫之上要自在许多,闲时能饮酒,岂不快哉!”众妖王连声称是。狐妖王不知道是醉了,还是吓得腿软,被人搀扶回座位上。众妖继续饮酒作乐。

  这时天边一道金光闪过,仔细一看是一条身长数十丈的黄龙。烛龙老祖高声喊道:“黄龙老弟,这么着急赶路是有什么事情,不如下来陪我喝上几杯”。黄龙停住身形,幻化成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青年人。“天庭正在举行蟠桃盛会,我是奉玉帝之命,前去接轩辕氏飞升,事情紧急不能陪哥哥饮酒,下次定亲自带酒来赔罪”,黄龙拱手说道。“蟠桃会”,烛龙老祖小声念叨着,心想玉帝为何不曾邀请他。“既然贤弟有要事在身,我便不留你了”,烛龙老祖拱手相送。

  这蟠桃盛会,原本是仙界大会,不请小神是很正常的。但是烛龙老祖越想越气,再加上妖王众人挑唆,烛龙老祖多喝了几杯酒,说着要去蟠桃会。于是众妖王在烛龙老祖的带领下,沿着不周山向天庭飞去。各路仙家都在饮酒作乐,没有人意识到,一大群妖怪正要赶来。下界也因为没有了烛龙老祖,陷入了黑暗中。

  因为蟠桃会的缘故,南天门只有少量天兵把守。烛龙老祖执意要参加蟠桃会,和天兵打了起来。很快就有人禀报了玉帝,说“烛龙擅离职守,带领一众妖精打上南天门了”。

  众神仙听后不以为意,玉帝派遣巨灵神去阻止烛龙。等到巨灵神赶到时,天兵们都已经被妖王们杀死,吸干神血。

  巨灵神见状舞动两柄宣花大斧,冲向众妖精,一斧头一个,当即杀了两个妖王。巨灵神上前说道“大胆烛龙,竟敢擅离职守,还胆敢跑到天庭,杀害天兵,该当何罪!”

  “我听闻王母举行蟠桃盛会,特来参加,本来和天兵好言相说,他却骂我妖孽”,烛龙老祖打着嗝红着脸说:“那就只好都杀了!”

  巨灵神一听这话,讥笑道:“你不过是下界那小小的章尾山神,有什么资格参加蟠桃会,你们这群妖精不好好修炼,还敢跑来找死。”

  烛龙老祖气的浑身发抖说:“好你个巨灵,论辈分你得叫我一声爷爷,玉帝派你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来抓我,看来真没把我放在眼里。”

  巨灵神最恨别人说他头脑简单,气的抡起斧头就冲了上去,众天兵也将妖精们团团围住。烛龙老祖退后一步稳住身形,左手接住巨灵神一斧,脚下的地面瞬间裂开。妖王和天兵靠的近的都被震飞,有的口吐鲜血,烛龙老祖却面不改色。巨灵神见一只斧头被抓住,另一只手拿斧头作势砍向烛龙的头。这时只见烛龙老祖左手抓住斧头,用力一挥手,巨灵神庞大的身躯,顷刻间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南天门上。巨灵神正准备爬起来,烛龙老祖身形一动,来到跟前。单手抓住巨灵神一只脚,将他丢了出去。

  见势不妙巨灵神跌跌撞撞向凌霄宝殿跑去,烛龙老祖见此情形撇嘴说道:“小小毛神,不堪大用,还想挡我道。”一群妖精在烛龙老祖的带领下,摇摇晃晃的向前赶路,没有天兵敢上前阻拦。

  众神仙看到鼻青脸肿的巨灵神,都停住了饮酒。这时烛龙老祖也已经赶到了,“各位仙家,请恕小神不请自来。”玉帝正襟危坐说:“大胆烛龙,擅离职守,强闯南天门,你可知罪!”烛龙老祖酒气上涌,高声叫道:“在座的一群饭桶,尚可享乐,我苦修百万年,却只是个小小的山神”,烛龙老祖身体晃动了两下,抬手指向玉帝“可想而知,你也是个昏庸之人!”

  话音刚落烛龙老祖显出真身,用尾巴扫向众仙。神仙们见状纷纷祭出法器,才堪堪挡住一击。烛龙老祖修炼多年,肉身无比强横,将凌霄宝殿的柱子打断了一根,上面挂的牌匾,也掉到地上,摔成两半。

  事已至此,玉帝不得不让二郎神斩杀烛龙。二郎神睁开额头上的竖眼,手持三尖两刃枪飞身跃起,看准烛龙七寸要害,一枪刺出。烛龙老祖丝毫不慌,同样睁开双眼,瞬间射出刺眼的白光。二郎神一时大意迎面被白光照射,瞬间神眼失明。烛龙老祖看准时机,用龙爪将二郎神攥住,口中吐出龙息炼化其肉身。

  二郎神被神光伤了眼睛,身体又被龙息炙烤,发出凄惨的叫声。这烛龙与天地同生,法力及其高深,全场的神仙见此情形,无一人敢上前阻拦。玉帝面色阴沉,他是三界之主,亲自出手有失身份,但是绝不能再让烛龙胡闹。

  这时,太上老君出手,手持金刚琢掷向烛龙,烛龙躲闪不及,头上重重的挨了一下。当即松手,二郎神摔在地上,被一旁的哮天犬背走了。太上老君,左手捏诀,烛龙老祖脚边立刻竖起一道结界,将他困在其中。烛龙老祖用身体冲撞结界,震得凌霄宝殿晃动,结界眼看要破裂。太上老君说道:“各位道友还不出手,贫道坚持不住了。”众神仙闻言,这才敢上前,站在结界的四角,用法力加持。

  烛龙老祖冲撞了数次都被结界弹开,这时酒算是彻底醒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他也冷静了下来,恢复人身。

  玉帝看着安静下来的烛龙说:“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烛龙转身看向跟随自己来的妖王们,大部分都被神仙们杀了,还有一些还在顽抗。“我求你放了他们,他们是受我蛊惑”,说着烛龙流出了眼泪。烛龙老祖跪在地上,“为什么,你一直不重用我,论实力我比他们都要强”,烛龙老祖环顾四周,那些神仙不敢和他对视。

  “因为你总是喜欢和妖在一起,你是神他们是妖精,为什么就是放不下”,玉帝回答道。烛龙老祖摇头说道:“你们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整天在天上,怎知这众生疾苦。”

  烛龙老祖老祖突然大笑起来,最终呐喊道:“快了快了,再过五百年就会有人推翻你的统治,到时候天庭乃至整个神界都将不复存在。”

  “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速速将其诛杀”,玉帝说道。太上老君立刻升起诛仙阵,四周神仙的法力快速流失。

  “且慢”,烛龙老祖说道,“不必大费周章了,玉帝老儿最后送你一份大礼”。说着挖下了自己的双眼,慢悠悠说道:“下界不能没有日月。”

  鲜血顺着空洞的眼窝,流了下来,虽然没有了眼睛,他仍然注视着玉帝。他笑了,笑的是那么爽朗,在笑声中被诛仙阵切成几段。

  看着烛龙的尸体,玉帝说道:“将其尸首葬在章尾山”,捡起两枚眼睛对太白金星说:“将日月悬于下界天幕,让神将推动进行日夜更迭。”

  众神仙神色恍惚,事情结束都松了一口气。“这群妖精怎么办?”有神将问道。玉帝扫了一眼受伤的妖精们说道:“都放了吧,修行不易,但是从即日起,凡是妖每修炼一重境界,要受到一重雷劫考验。”

  玉帝转身向太上老君问道:“老君,刚刚烛龙所说的,五百年后,天界覆灭,可有此事!”

  太上老君掐指一算,沉思道:“我能算到有一次大劫,具体情况就模糊不清了。”

  “就连老君你都算不清楚,那烛龙为何如此肯定。”

  “可能和他最近的一场造化有关,他言之凿凿,陛下要早做打算”,老君说道。

  玉帝沉思良久,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心有余悸。众神仙也都回到自己的府邸,个个都心事重重。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