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法术才能抗衡魔法
只有法术才能抗衡魔法

只有法术才能抗衡魔法

格巫昂港

玄幻言情/魔法幻情

更新时间:2022-03-22 10:58:42

路璐的命运,本是注定。 原本断交的两个大陆竟要恢复交往? 百年前的禁咒, 从西狂到东的魔法师, 持剑的青年背影, 路璐终是不甘命运,想要为自己而活。 术师终归不是好惹的, 不让我拥有男人,我便掀翻你整个大陆。 只有法术,才能抗衡魔法。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二十章 赌斗场

第一章 打西边来了个魔法师

  打西方来了个身着连帽兜袍手持骨木魔杖的魔法师,东方术士们热情相迎,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魔法师所向披靡,仓促之间东方术士竟无一人可与之抗衡。

  “你们东方术士也不过如此嘛。”魔法师手持骨木魔杖,轻指面前正欲反抗的东方术士,一道电芒犹如蛇影击中术士,术士瞬间麻痹应声倒地,浑身散发青烟。

  片刻之间,原本以热情相迎的东方术士们倒了一大片,连手都没还上。

  “嘁,东方术士就是一群会点小把戏的麻瓜嘛,无趣无趣。”魔法师连兜帽都没摘,一声咒语便消失在了云雾之中。东方术士众人被通扁一顿连其相貌都没看清...

  自东西大陆两界大战之后已有百年,当年所战为之何事已经无人去追究,只是最终,无论西方的魔法界还是东方的术士界都元气大伤,伤及根基,无力再打下去,也就休了战。只是战争导致的结果便是东西两方各设封闭结界,东西双方不相往来,如此过了数百年。

  “可恶,刚才那魔法师怎么一见面就打人啊。”耿更子冒着青烟,踉跄地爬了起来,被电得直冲云霄的头发下是被电后摔的鼻青脸肿的黑脸。

  “不像话!人家可是女士诶,新买的衣裳都被打烂了。”赢萤一边掸去衣裙上的泥灰,一边愤愤的道。

  数周之前,东方术士界发布公告:东西方断交已是数百年,当年之恩怨也渐渐淡在岁月的流逝中。近日西方魔法界将派使来我东方大陆,寻求与我大陆恢复来往,商讨共同创建美好世界未来之事。希望各位术士若遇见西方来使切勿大惊小怪,切忌大打出手,切莫丢了我大陆之礼数。于是便有了最开始的一幕。

  “快起来吧,此事先告诉赢叔,我等热情相迎,换来的却是一顿毒打,这西方之人毫无礼数,此事不可就这么算了。不报此仇老娘不姓路。”路璐发簪都被打掉了,披头散发背后犹如狂风吹拂,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气的。

  赢氏一族坐落在东方大陆之最西边,也就是靠近东西双方结界处的地界,而赢氏一族拥有此地的督护权,赢萤之父赢尘便是此地的督护主,此地随督护一族谓之赢州。被打的众人是赢州术士学府的学员,听闻有西方来使特意过来凑热闹看看西方人的模样,未曾想人没见着,打倒是没少挨。

  众人一路骂骂咧咧,随着赢萤萤一同入了赢家府邸。赢莹刚踏入府门便扯开嗓子:“爹!!!你女儿让西方人给揍了啦!!”

  进入迎客厅,赢萤正欲再来一嗓子,却见迎客厅已有不少人影,而那兜袍魔法师也在其中,与其一起的还有不少身着同样兜袍的西方魔法师。

  “萤儿回来啦,有什么事稍后再说。”赢尘说罢,便转向兜袍魔法师一众,客气地道:“诸位西方来客远道而来,我赢州督护代表东方大陆特在此恭迎各位。下榻之处已经备好,还请诸位随我来。”说罢躬身作出请姿。

  赢萤众人气的头皮炸裂,路璐双手紧攥,却又不敢多言,眼睁睁望着魔法师众人从身前走过。先前那位兜袍魔法师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摘下了兜帽,依旧不以面貌示人。经过众人之时也不知为何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他没有停顿径直走开。人群之中,一条修长玉腿从众人的身下收了回去。

  待到魔法师们远去,耿更子转头望向路璐,满眼拜服:“要不说路姐姐这大长腿好呢,可惜可惜,没给那不讲礼貌的臭狗绊个狗吃屎。”

  路璐没理会耿更子,只是招呼众人散去,赢萤拉过路璐的手道:“路姐今日便留在我家吧,晚些咱们一同去跟我爹汇报今日挨打的事儿。”说罢二人朝着赢府西庭赢萤的房院而去。“刚刚摔疼了,萤儿要贴贴。”

  “姐姐也给你来一脚?”路璐白眼。

  东庭。“诸位远道而来,先且好生休息休息,我赢州可是个好地方,诸位若有闲致一定得去走走看看。”

  赢尘安顿好众魔法师,方才的热忱笑脸逐渐凝重严肃起来。“盯紧了。”转头吩咐完手下,朝着西庭而去。

  东方大陆之上,如同赢州之地还有四处。

  坐落于大陆正中心的中州,北边的仓州,南边的秦州以及东边的卫州。

  各州有强力家族督护,战时提供保护,平日则作为领头带动领内各家族发展。除了各督护所在之城,各州也散落着大大小小数座城镇。

  赢州最靠近西方地界,数百年前则直接作为前线,承受着魔法和法术的洗礼。如今的赢州在赢氏的经营下已是相当盛繁,普通人生活舒坦,术师界更是人才倍出。

  西庭,一塘莲花在夕阳下灼灼生辉,塘边随意坐落着几座假山,被一丛丛植草簇拥在其中。

  “虽不是头一次来你这庭院,每次来都给我惊喜呢。”路璐同赢萤迈入庭院,不经感慨纷纷。“上一次塘里还没这些个莲花呢,你倒是挺有功夫捯饬。”

  “自己的庭院,随心所欲啦。”赢萤摆摆手,一把抱住路璐俏皮道“倒是路姐姐,人家也想去你家看看嘛。”

  路璐眼中黯然,没理会这粘人精,挣脱开来,转移话题对赢萤说:“赢伯伯快来了吧。”

  “能比我爹慢的除了蜗牛就只有王八了。”赢萤无奈。

  “为父在萤儿心中竟这般不堪吗?”不知何时赢尘出现在两道倩影身旁。“小路别听萤萤瞎说,让你见笑了。”

  “赢伯伯好。”路璐欠身。

  赢萤两眼汪汪望着,委屈巴巴的哭诉道:“爹爹,你女儿让人给打啦!衣裳都打烂了,你还把凶手请进了府中!”说罢扑在赢尘怀中小拳乱锤一通。

  赢尘对独女赢萤很是宠溺,但是听闻此事也是无比无奈。略微安抚之后对二人说:“这事儿我从西方魔法师那儿听说了,欺负你们的那人和你们一般年纪,本来是想同你们切磋顺便见识见识我们东方法术,奈何遇到了你们。”

  “西方魔法师这么厉害吗,十六岁就可以痛扁我们一群?”赢萤也不再耍性子,对赢尘问道。

  “倒也不是。我们术士在十六岁这年才会觉醒法力,开始真正的法术道路。而西方魔法师的魔力则是与生俱来的,只要掌握咒语,便算得上魔法师了。”赢尘回应完,招呼下人准备晚膳,对两个姑娘道“时候不早,边吃边聊吧。”

  “谢谢伯父。”路璐欠身。

  东庭之中,赢府已经为众魔法师准备好了晚宴。待到赢府下人退去,众魔法师也褪去兜袍准备用宴。

  “东方的食物吗?”一个约摸着十五六岁的蓝眼金发少女望着眼前这一大桌从未见过的东方料理不知从哪儿下口。

  “这被称之为筷子的东西是用来吃饭的吗?倒是和我们的魔杖有些像。”另一位金发少年把玩着手中筷子喃喃道。

  说罢掏出自己的魔杖,对着筷子念念有词,一阵青烟之后,一只勺子出现取代了方才筷子的位置。

  “好啦,既然来到东方,自然要入乡随俗,大家赶紧吃完休息。”一位同赢应般年纪的魔法师对着众人说道,随即又对角落将身影埋藏在兜袍里的青年说道“西弗斯,今日之事你太过莽撞,东方术士在十六岁觉醒之后才会习得法术,你今天对一群未觉醒之人出手,和欺负麻瓜有什么区别。”

  西弗斯缓缓摘下兜袍,一张清秀绝美的容颜渐渐显现,绿色双瞳宛如黑夜中的猎兽,摄人心魄。“卡地亚老师,此事是我鲁莽,之后会更友好的和东方麻瓜们交流的。”

  卡地亚摇摇头,对于这位绿瞳少年也是无奈至极。

  西弗斯不以为然,虽对东方法术看不上眼,但眼前这美食是真的香住了他,骨木魔杖光芒闪动,青烟之后一副刀叉出现在手中。

  众魔法师不再说话,桌前只剩大快朵颐的咀嚼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