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觊觎,病娇顶流他总想越界
疯狂觊觎,病娇顶流他总想越界

疯狂觊觎,病娇顶流他总想越界

千山一两风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06-20 19:41:24

纪倾音凭借一张神颜,横空出世时。 全网惊叹暗羡。 三个月后。 人人让她滚出娱乐圈。 只因—— 被全网满怀期待扶起来的纪倾音,又又又躺平了。 “逆天的资源都送到你面前了,你倒是动动手接啊!” “累了。” 纪倾音,“……” 接了她的亿万家产怎么办? 某营销号趁机拉踩:烂泥扶不墙,狗都不要。 却不想,惊动了那位。 转发并评论:“我要。求着想要。” 三秒后,全网瘫痪。 …… 清冷神明沈尘妄,圈内顶流,被外界誉为演艺界的传奇。 所有人都说,没人能配得上他。 却不知。 早在多年前。 神明坠落尘世,无意众生,为一人偏执。 …… 后来。 两人同框的一段视频流出。 一张容颜颠倒众生的沈尘妄,猩红着眼,目光偏执病态。 “还要我再求你一次……不要走吗,倾倾。” 【众生于我皆无意,远赴人间只为你。】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282、婚礼【完】

1、神明坠落尘间

  【倾倾,我从地狱干干净净的爬到了最高点,还算不算高攀。】

  纪倾音从噩梦中惊醒。

  蓦然睁开眼的瞬间。

  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样的梦境,耳旁唯独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轻而缥缈的声音落于梦境之中,如同撞破雪山间朦胧的清雾。

  染了薄薄的一层寒凉。

  “咚咚咚”的敲门声起。

  纪倾音眸光倏然变冷。

  “说。”

  清冷寒凉的一个单音节,没有任何的温度。

  卧室外面的佣人,显然对刚回国这位大小姐的脾气,有所忌惮。

  但还是忍不住的战战兢兢的道,“大小姐,先生让我请您下去。”

  “等着。”

  冷淡的落下两个字,纪倾音起床洗漱。

  ……

  楼下。

  苏微月看着对面一身慵懒随意的少女,骨子里掩不住的尊贵冷傲。

  一张精致白皙的脸蛋,漂亮到了极致。美得让人窒息。

  苏微月暗生艳羡的同时,又忍不住起了嫉妒的心思。

  “我们等了整整一个早上,该不是会是倾倾前几天回国,还没有倒回时差吧?”

  苏微月话音一落。

  坐在她旁边贵妇人模样的人,就冷斥了一声。

  “管好你自己。在自己家里,当然是想几点起来就几点起来。”

  “更何况。”

  贵妇人笑意温婉的看向纪倾音,刚刚声音里的冷厉不复存在,十分温和:

  “倾倾最近才回来,是应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国外这三年,应该是累到倾倾了。”

  提及国外。

  坐在餐桌主位上的中年男人,英俊沉稳的脸庞,微变了变。

  纪倾音在国外的确是……挺累的。

  一年365天,她总有299天都在让别人出“意外”。

  剩下的时间,休息。

  闻言。

  纪倾音眉眼精致,勾唇轻笑,散漫慵懒的调子听不出任何的温度,“倾倾?”

  “你也配叫?”

  贵妇人和苏微月的脸色,蓦地一变。

  苏微月更是冷下了声音。

  “我妈妈也是关心你,你不要太过分……”

  纪倾音美眸微抬,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

  苏微月的话音,戛然而止。

  冷。

  这是苏微月的第一个意识。

  紧接着她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冻了一般。覆上来一层层的寒意。

  纪倾音收回视线的时候,银色的刀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她拿在了手里。

  散漫而有条不紊的,切下第一块带血的牛排时——

  “出去。”

  音质淡漠的字眼,像是染上了刀尖的锋锐。

  出去。

  纪倾音没指明。

  但某人也不得不有自知之明。

  “纪叔叔,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苏微月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男人,轻轻柔柔的嗓音,有着任谁都听得出的委屈。

  纪楼山。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

  纪倾音的亲生父亲。

  的确,如苏微月所愿。

  纪楼山看向了下楼后,就从头到尾将他忽视得彻底的纪倾音。

  在苏微月眸光微凉,以为会听到纪楼山的斥责声时。

  “给小姐换份中餐。”

  纪楼山低沉清冽的嗓音响起,“她以后的早餐,必须由我看过之后,才能给她端上来。”

  纪倾音喜冷。

  喜血。

  这是这几天,纪楼山观察总结出来的。

  只是纪倾音刚回国,怕惹她不喜留不住她,纪楼山也就由着她了。

  “好……好的,先生。”

  一旁大气不敢出的佣人,自知做错了事,快速而又小心翼翼的应着。

  叉子掉落在白色的瓷盘里。

  清脆的一声,突兀的响起时。

  “倾倾。”

  纪楼山低沉温和的声音,紧跟着落下。

  “好好吃饭。”

  不等纪倾音开口,纪楼山又看向了脸上神情掩不住愕然的苏微月。

  “惟月吃完了吧,你今天是不是有个节目要录制?我让忠叔送你。”

  苏微月神情微滞,“……”她怎么不知道她有个节目要录制?

  更别说,她还没开始吃。

  他们三个人,等了纪倾音整整一个早上。

  “纪叔叔,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她旁边的贵妇人,不着痕迹的在长餐桌下掐了她一把。

  “昨晚上不是还跟妈妈说起有个节目要录制?你纪叔叔不提醒,我都快要忘了。”

  贵妇人温婉柔和的声音,“还不快去?别迟到了。”

  苏微月眼底惊愕。

  就因为纪倾音轻描淡写的一句“出去”。

  所以,她就不得不离开?

  在这之前,是她在这里住了三年!

  为什么纪倾音一回来,所有的人又得顺着她!

  苏微月心有不甘,“妈……”

  “月月,快要迟到了。”

  贵妇人看着苏微月的眼睛,温和关心的口吻。

  但语调很淡。不容拒绝的意味很强。

  苏微月压下满肚的不甘和怒意。

  起身离开之前,还深深的看了一眼纪倾音。

  散漫随意而又冷冷淡淡的样子。

  像是从来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过。

  她总是这样,肆无忌惮。

  而又无所顾忌。

  苏微月走后,餐桌上重新恢复了安静。

  纪楼山让佣人给纪倾音换了一份餐具。

  但纪倾音没动。

  显然是没有要再吃的意思。

  只是慵慵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抬眼看着对面端庄优雅的贵妇人。

  没说话。

  但眼底的意思,不言而喻。

  ——让她也出去。

  纪楼山皱了下眉头,“倾倾,别闹,好好吃饭。”

  他的声音还算是温和,没有斥责的意思。

  但显然。

  也没有要再顺着的意思。

  纪倾音看着他。

  眸底淡静,无澜。

  一秒后。

  纪倾音起身的同时。

  风轻云淡的轻讽,“赝品而已。”

  贵妇人脸色蓦地一变,一贯的端庄差点维持不下去。

  而纪楼山看着要离开的纪倾音,脸部轮廓线条紧绷得厉害。

  “倾倾,回来。”

  对于身后纪楼山沉冽的声音,纪倾音恍若未觉。

  “放心,等你宣布遗产继承人那天,我一定回来。”

  话音落下之后。

  纪倾音头也不转的就直接离开了。

  ……

  从纪家出来之后。

  早就有一辆黑色顶级跑车,嚣张到丝毫不掩饰的停在了庄园门口。

  今天凌晨刚运到的。

  SSC追风猛兽限量版Ultimate Aero,现市价九千万,全球限量三台。

  以风速使出去的时候,如雷鸣般的引擎声,响彻在整个纪家庄园上空。

  超跑停在某高级会所门口时,引发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不懂车的人,看着都觉得贵。

  懂车的人,满满都是惊叹。

  分分寸寸都燃着金钱。

  纪倾音恍若未觉,径直的走进会所。

  ——找人。

  惊艳众人的出现,再到旁若无人的进去。

  姿态散漫闲适。

  但就像是有一种莫名的气场。

  途径的每位男男女女,在看见她的那瞬间,不禁为她让出了一条路。

  随后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尽数是惊艳。

  刚出包间的沈尘妄,在第一眼看见纪倾音的时候,忽地恍了神。

  而后视线凝住。

  再也移不开。

  倾倾。

  从前唤过无数次的称呼,就这样脱口而出。

  沈尘妄一张颠倒众生的容颜上,覆着层浅浅淡淡的震惊。清隽漂亮的眼底,浸染着从灵魂深处凝出的偏执。

  脚下微微一动时。

  不过一瞬。

  沈尘妄就顿住了脚步。

  【可是你手上沾了血,不干净了。】

  沈尘妄眼底浓墨的偏执,瞬间变成暗黑。

  但还是抑制不住长达三年的思念。

  沈尘妄身形,动了。

  ……

  在察觉到——身后竟然有人敢靠近自己时。

  纪倾音倏地反手就狠厉的扣住了那人手腕,“找死。”

  但身后那人却好像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手腕灵活一滑。换了方向。

  清冽干净的体温覆上来时。

  纪倾音毫不留情的,折断了他如玉般的手腕。

  没有丝毫的痛呼声起。

  沈尘妄清隽雅致的面容上,仍旧是波澜不惊的清冷。

  唯独一瞬不瞬注视着纪倾音的眼神,专注到整个世界中心就只有她一人。

  “终于找到你了,倾倾。”

  轻颤而又克制的嗓音响起,沁着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思念。

  人间四季复始。

  又终于——回到了她身边。

  纪倾音精致的眉眼不动,神色微冷。

  看着眼前容颜俊美近乎妖冶,偏偏一身如玉般雅然清绝气息的男人。

  ——如神明坠落尘间。

  “你,谁?”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