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灵感的我梦中见诡
高灵感的我梦中见诡

高灵感的我梦中见诡

异常暴躁的黄

灵异/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2-03-15 19:07:55

你做过噩梦吗? 随着人口的增长,人们的潜意识逐渐链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充斥着荒诞,诡异,混乱的奇异维度。 而这个维度只有那些高灵感的非凡之人才能窥探一二---通过梦世界。 梦,连接着虚无与现实; 连接着诡谲与真实; 你之所见所闻,梦之所示所现。 庄晓双眼通红,泪水不住的流下,却不肯眨一下眼:“球球了,我真的不想入梦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太监了

第一章 梦开始的地方

  雨还在下。

  雨滴拍打在脸上,庄晓呆立片刻,随后用手抹了把脸,往回走了一步,又退到了超市屋檐下。

  “还不走啊小庄,今天还不够累?”声音从货架后面传来。

  “没有,程姐,我没带伞,等雨小点我再走。”庄晓应到。

  “这不是超市吗,你拿一把不就行了,就当姐送你了。”程姐一边点着货一边从货架后面走出,用下巴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伞。

  庄晓看着外面的雨,像是冥冥之中有人从后扯住他的衣领,阻止他离开超市,丝丝不安顺着雨水带来的潮湿水汽,沁入了庄晓的内心。

  庄晓晃了晃头驱散心里的不安,接着摇头道:“算了算了,姐,咱这小本生意,我等雨小点再走就行了,而且等下阿玉不是还来上夜班吗,这么大雨,我看他肯定得晚,我再帮您看看店。”

  “嘿,你小子,跟姐还客气上了。”程姐摇摇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行,就依你,那你等着吧,这雨这么大,一时半会还真不好走,打伞也没啥用,我点点货,你在前台看着吧,麻烦你啦。”

  程姐一边说着,一边又走向了货架。

  叮铃铃铃-

  浠沥沥的雨水中一阵突兀的铃声传来,程姐接起了电话。

  “喂?欸,行行,我等下过去啊,这货还没点完呢,成成成,急啥,在学校里又不会出啥事,马上走!”程姐接完电话,转头看向庄晓,“小庄啊,姐有点事,我那小侄子在学校呢还,我哥他车路上堵住了,喊我去接一下子,店麻烦你看一下,行不?”

  “没事没事,我看着就行,等下阿玉来了我再走。”庄晓答道。

  “成!谢谢啊!“程姐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等下雨小了,你回去的时候也拿把伞,别淋着生病了,明天白天我又得一个人忙。”

  “行行,没事的姐,你放心,赶紧去接吧,等下他等急了又得哭。”庄羽围上工作服,说到。

  “那姐走啦!”程姐拉开超市进货的侧门,钻进停在门口的小电四轮。

  “店就拜托你了!”说罢,小车嗡嗡的驶入雨幕。

  庄晓看着门外泼洒的大雨,在原地站了一会,转身走进了前台。

  超市门口的挂灯发出滋滋的声音,接着忽明忽暗的闪烁了起来。

  “啧,又来?”庄晓看着挂灯,雨滴顺着风呼在挂灯上,挂灯也在风中转着小圈,心里不由得有一些担心,“不会漏电了吧,看来明天真得找人来修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窗外的雨没有一丝减小的迹象,噼里啪啦的打在超市的玻璃门上。

  庄晓听着窗外的雨声,抖着腿,超市广播里播放着的流行歌曲不知道为何,发出刺啦刺啦的电流声,扰人心神。

  已经八点了,五分钟前阿玉发来个消息说雨太大的了他暂时出不来单元楼,超市门口忽明忽暗的挂灯晃着眼,这一切加在一起,让庄晓越加心烦意乱,不由打了个哈欠。

  雨幕中,一个黑影走近,推开了超市的门。

  “阿玉,你终于来了,我等的花......“庄晓直起身子来抬头一看,“哦哦抱歉抱歉,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的吗。“

  进来的并不是阿玉,而是个身穿雨衣戴口罩的魁梧男子,水顺着他的雨衣滴在超市门内的地板上留下了暗色的水渍,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他没有理会庄晓的问话,径直往店里走去,几步便消失在货架后。

  “兄弟!欸兄弟!你这雨衣脱一下啊,我这地拖了没一会呢......”庄晓话说了一半声音越来越小,看着魁梧男子的背影,心里不禁有些发怵,nnd,出来前就不该被阿玉拖着看那个雨夜杀人狂的电影,待会再喊阿玉拖一遍地好了,这样想着,庄晓默默闭上了嘴,思维发散开来。

  超市的工资并不算高,至少对G市这样的省会城市来说只是刚刚够用,要想活得滋润一点,还是需要有一个副业,庄晓在闲暇之余,会码码字来补贴一下家用。

  晚上还有四千字更新呢,继续想想剧情吧,刚刚想到哪里来着?虽然今天回去得晚但是全勤奖依然要狠狠的吃下啊。

  庄晓心里嘀咕着晚上回去的四千字更新,陷入了沉思。

  一个身影挡住了庄晓头顶的灯,投下来一片阴影,庄晓抬头一看,就见一把菜刀架在自己眼前,吓的顿时一个激灵,往后一退,从椅子直接跌到了地上,眼睛盯着那把刀,又快速在雨衣男身上扫了几眼,半天没站起身。

  一个说不上有特点的声音响起:“结账。”说罢把刀放在了收银台边上,接着又把左手的矿泉水一起放在了菜刀边。

  “嗷嗷,抱歉啊。”庄晓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喘了口粗气,滴滴两声,“一共三十二,微信支付宝?”

  “现金。”说罢递来一张五十,庄晓顺手接过拿来过了一遍验钞机,然后放进收银台。

  “好嘞,收您五十,找您十八。”庄晓双手递出,却不料雨衣男看都没看拿着刀和水转身推门出去了。

  “欸!等下!您的钱!”庄晓出声道,那人却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雨幕。

  真是个奇怪的人,这十八也是钱啊,省点能吃两餐呢。这样想着,庄晓把钱压在收银台上,要是那人等下不回来了,下了班回去的路上还能拿这十八吃个夜宵。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却发现指纹识别怎么也不好用,庄晓无奈只能划开屏幕,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大拇指在手机屏幕上留下了一道淡红色的水渍。

  “什么东西?水吗?”庄晓看看手指,搓了搓,有一种粘滑的感觉,“哪来的,有点恶心。”

  想着刚刚好像只从雨衣男手里接下过纸币,庄晓拉开了收银柜,看到了刚刚收下的那张五十元纸币。

  除了有点湿也没什么问题啊,那雨衣男穿着雨衣纸币不湿才奇怪呢。这样想着,庄晓把纸币翻了个面。

  一大块暗红色的擦拭痕迹出现在了庄晓的眼前,像一块暗红的玉,富有光泽,就像是一滴水刚滴到纸上,还没被纸吸收掉的那种状态,但却的的确确是呈现出被抹开的情况。

  是血!这般念头突兀的出现在了庄晓的脑海中,是刚刚滴下来的,没有被纸吸收的,新鲜的血液!那刚刚那个人?是真的雨夜杀人狂?

  庄羽不敢多想,将那张纸币丢在桌上退开两步。他的的确确认识到了纸币背面的污渍一样的东西是血。

  门,又被推开了。

  是阿玉吗,庄晓抬头看向门外,但是还没等他抬起头,脑子里就有了答案,是那个雨衣男回来了!

  雨衣男推开了门,但没有马上进来,他站在门口抖了一下雨衣上的水,又在门前的迎宾毯上蹭了蹭鞋,庄羽的心一下提了上来。

  “抱歉啊,钱忘拿了。”雨衣男语气轻快,带着一点笑意。

  听着雨衣男的的笑声,庄晓慌乱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没有人会对这样轻松的声音抱有戒心。

  雨衣男走了进来,眼睛扫过了压在桌上的18块钱,用手撑着脖子后面抬头扭了扭,接着笑道:“今天睡得浑浑噩噩的,落枕了不说还把你店里弄脏了。”

  “没事没事,得亏碰上的是我,是别人这十八就被拿去吃夜宵了!”庄晓彻底放下心来,站起身来笑道。

  奶奶滴,等下阿玉来了不给他屁股来一脚我就不姓庄。这般想着,庄晓说到:“钱就放在桌子上,您拿好了。”

  庄晓这才发现,那纸币上的污渍并不是如同血玉一样,而是就如同普通水渍沾湿五十元纸币那种比红色更深一些的颜色,湿润着的红纸的颜色。

  妈的,自己吓自己,庄晓彻底的放下心来,擦了擦手机屏幕上的水渍,打算隔空问候一下阿玉,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的爱。

  突然一种痛到麻木的感觉传来,手机啪的掉在了地上,庄晓眼里,只剩下了一把还挂着商标的刀柄,握着刀柄的从雨衣袖子伸出来的手,以及顺着手指与刀柄滴下来的血,接着,便眼前一黑。

  “得亏是碰着你了。”意识消散前,庄晓只听到了这样一句话,语气轻快,带着一丝笑意,好像能把人的心情抚平。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啊啊啊啊头好痛!”一声惨叫从超市里传入雨中。

  超市外的灯光忽明忽暗,右半边前额传来剧烈的疼痛打断了庄晓的哈欠,他不由用掌跟用力敲打了两下头,缓了好一会,喘了一口粗气。

  庄晓还好端端的坐在柜台上,他的眼前没有刀,没有血,也没有雨衣男,只有一个空荡荡的超市,和紧闭的玻璃门。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