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发白堰
枯发白堰

枯发白堰

丨百花藤丨

科幻/星际文明

更新时间:2022-12-10 11:01:40

由于历史背景我已经完全完善了,所以内容太多,反而不好写。因此我选择从这个历史背景中或平凡或特殊的人身上体现这个世界观。 有星际科幻,也有蒸汽朋克,也有赛博朋克与乌托邦。从海底第一个生命的萌芽,到浩瀚星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噬日森林

传报机-殷舒传(上)

  《应天往事-传报机》

  随着商朝灭亡,吕亥战国时期各国之间的竞争,机关术逐渐被重视起来,并出现了规模庞大的重型发条工厂。而吕亥战国结束后又步入了长达两百余年的南帝北王对峙时期,随着南方苍帝国吞并北方壤国,皇洲维持了短暂的一统便又由于苍朝的制度问题陷入九王之乱。而段国在随着三代明君逐步称霸皇洲,随着段武王驾崩,其女殷蓉继承王位,并最终统一皇洲始称皇帝,建立段朝,后世称其为段国太祖皇帝,而未来将会代表人类驰骋星海的段国也就此建立。

  (注:这里提到的商朝和夏商周的商没关系,这里的商在社会发展水平上更接近唐,没有皇帝,但是有帝或者皇。)

  “阁下可有玩心”一位穿着棕色袍衣,扎着发髻的男性用一把扇面纯红但有鱼纹木的折扇拍了拍一旁正在亢城火车站的柱子边收拾行李的女子。袍衣是段国沛京织造局设计的时装。

  “怎么说,你是有玩的”那女子头也没抬,只是边收拾边问道。

  “当然,我最近组了一处合乐宫。就在清州”自从蒸汽轨道车被收归皇办,一些大城市就接通了铁路。平日喜欢玩的青年,也就借着报纸和铁路合伙买些院子当做全国各地的朋友一同玩的地方,这些地方就叫合乐宫。

  那女子来了兴致,合乐宫最近在段国刚流行起来,姑且算个新鲜事物。那女子便抬起头看着男子“那你们平日玩的都是什么,说我明白”

  那男子见状蹲下帮着一起收拾“杆球,射箭,武刀之类的运动,也有讨论国家大事的,也有像我折腾乐器的。如何?”这会的合乐宫玩的也都杂七杂八,没什么定性。

  “那我先记个名”

  “好嘞,请填一下这个”男子递出去一张垫着木板的黄纸和一只竹笔。

  那女子放下手中的物件看了一会“这还要写地址?”

  “我们玩的时候总得有个寄信的地方,你大可安心,此处合乐宫是我一个人购置的。族人信息只我保管”

  女子犹豫了一会“行”不一会便写完递了出去。

  男子的眼睛在黄纸上停留了一会“你叫玉姑?”

  “刚想的号,你叫什么”

  “有意思,那以后我们以号相称。我号玄月”说完,男子拿出一张同样式的黄纸“这是我的,有什么要说的寄到这里就好了”说完,男子突然抽回那黄纸,拿出竹笔改了改“你不告诉我真名,那我也不能让你得了便宜”说罢就递了回去,那女子夺回黄纸“小气”

  过了一会,坐在轿子上的玉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阁下可有玩心”循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玄月。“先生,停一下车”说完玉姑捡起一块台阶上断下的碎块扔了过去“好小子,我原当你是挑的。你这见一个拉一个,西州那外道的道士都没你勤快”

  玄月转过头看了眼“人多一起玩就是了”说完笑着回过头,发现刚才那人跑了便又追了上去。玉姑气了一会,只让轿子的先生重新拉了火阀,轿子那高高的穿过了轿顶的烟囱就又冒出了浓烟。伴随着机械的咔哒声,车轮循着地上的城际铁道继续前进。

  差不多过去了半年,一个头戴茶仔帽,穿着束口中袖交领上衣,里面似乎还有一倆裆,下身是马裤还穿着翘头履的女子从轿子上下来,原来是玉姑。她推开了路边的一处木门,进去之后埋着头拎着包爬上了三楼,用钥匙开了门进去就瘫在了摆在门口的客床上“这轿子也太颠了,今天路上还车多,明明旁边的路能并排再跑个三辆轿子,偏偏挤在那堵着。还不如以前呢,听我父亲说他们那一辈的车是马拉的,哪都能跑”茶仔帽是一种南瓜状的布帽,以前是段国茶馆儿里的茶童戴的,而再往前追溯,应当是胡商的帽子。

  屋里合租的朋友叼着根竹子出来靠在门框上,似乎就披着一件道袍“快点,过来说点好听的。说不定以后发达了我还记得你”

  瘫在客床上的玉姑把头往屋内扭了几度“乔大仙发达啦,那你快把房租还我”

  “太伤人了,我和你谈理想你和我谈房租”乔怡用手接住嘴里的竹子做作了起来,然后走到一旁坐下“不过我和你讲,我那篇《异国论》被皇帝看到了,你看这个”说完乔怡拿出了一个纸轴的黑框白色卷轴“奉皇帝命位亢城文使左”文使左是段国的一种地方官位,负责皇有报纸的审核和部分撰稿工作。“你看看,简短的十个字。写满了我美好的未来”

  “你不是没出过国吗”

  “这和我的异国论写的好有什么关系”

  玉姑也坐了起来“今晚我做饭。我可得好好巴结一下未来的文使左大人”说完玉姑就起身,却又被乔怡按了回去“今天我请客,走。我带你去酒楼吃大餐”两人出门走到楼下,门口站着一个亢城镖局的邮差刚把信件扔入邮箱转身便走。

  乔怡看到是她们的邮箱就过去又取了出来“玉姑启?玉姑是你吗”玉姑见状接过了信“没错,是我”玉姑看了看信底的寄件人‘玄月’。“走吧,先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玉姑拆了信‘一年没见了,不过我要继续修学,也就不方便叫你来玩。下面写着我的传报机机码,这个可比镖局快多了。上次你用石头怪我又去拉别人,这次我可就只告诉了你,是江西制造局的传报机,其他家的通不了信,回见’

  “乔怡,等会吃完饭。我要去买台传报机。”

  “传报机可是用电的。一个电堆现在五百银票,好贵的”

  “你怎么知道这些”

  “今儿我去文院报到,看到个没见过的机子,他们说是传报机。我见那传报机旁边连着一个电堆,你可当真要买”

  玉姑挣扎了一会“买”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