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剑飞仙
我一剑飞仙

我一剑飞仙

陈不瓜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8-31 19:28:35

大千世界,万道争锋; 吾有一剑,一剑飞仙! 这是一个礼乐崩坏的世界,光怪陆离,神秘无尽,妖魔遍地走,修行者多如狗。有盖世大妖,一张一吸,便是半个人间国;亦有人族修士,弹指间天翻地覆,闭眼睛日月无光;更有高高在上,不染俗尘的缥缈仙人,高坐云端,看人世间风云变幻,沧海桑田。 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前赴后继,追寻着遥不可及的成仙梦! 许秀亦不能免俗,直到某一天,他惊讶发现,原来仙人不过如此。 你是仙人?不好意思,我一剑飞仙! 本书又名《秀儿,你能不能别秀了!》,《不好意思,这波我天秀!》《秀到死》《死了都要秀》!
目录

1年前·连载至126 中央世界大地震

第一章 杀妖

  “唔~”

  通往青牛镇的馄饨铺前,一个模样清秀的书生望着桌上汤口飘着辣子的馄饨,不禁吞咽了口唾沫。

  “嫩斸苔边绿,甘包雪裹春。”书生像模像样的摇晃着脑袋,吟了一句。

  言毕,从桌上拾起筷子,夹起一块。

  馄饨皮薄肉多,晶莹剔透,裹着葱花儿,白里透红,红中透绿,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振。

  还未进口,书生就叫了一声。

  “好吃!”

  得勒,这吃的那里是味道,分明吃的是新鲜。

  “呵呵呵,客官你是外地来的吧?”

  “不瞒你说,我这可是镇上的老字号,每隔十天半月,镇里的有钱老爷都会来老汉儿这里吃上一两次。”

  混沌铺老板是个须发半白的老汉儿,听到客人这样夸奖,不禁自吹自擂了起来。

  这腊冬的清晨,吃一口热气腾腾的馄饨,额头浸出细蒙蒙的汗,似乎一路的舟车劳顿也随着这一口,彻底消融在薄薄的雾气里。

  一口下肚,书生只觉四肢百骸,顿时舒坦无比,面色也由苍白转为红润。

  “呜呜....好吃,真好吃!”

  别看书生长得清秀,干起饭来,却是半点也不含糊。

  馄饨一块接着一块,也不觉烫嘴,囫囵下肚,吃的那叫个大快朵颐。

  “驾!”

  忽尔,远处的官道上,飞奔来一只毛皮枣红发亮的狮子骢,带起一路烟尘,引得馄饨铺的客人齐齐望去。

  “唏律律”

  狮子骢停在混沌铺外,从马背上跳下一位扎着马尾的少女。

  少女约莫十六七岁,一袭黑色锦衣,腰间佩着一柄云纹剑,五官端正,皮肤白皙,眉宇之间隐隐还透着一股英气。

  “来一碗混沌,记得多加辣子。”

  马尾少女说完,也不待老板回答,便自顾自地在店里寻找空位,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怎地,恰好坐到了吃相狼狈的清秀书生对面。

  “来嘞”

  不一会儿,老汉儿就将冒着热气的混沌端了上来,清秀书生不亏是地地道道的干饭人,趁着间隙又朝老汉儿要了一碗。

  少女细嚼慢咽如大家闺秀,书生狼吞虎咽如山中饿狼,两人吃相风格,天差地别。

  吃到最后,只听DuangDuang两声。

  桌上两人似是同时停住筷子,俊秀书生吃饱喝足,摊坐在凳子上不想动弹,摸着胀鼓鼓的肚皮,一脸满足。

  另一边,少女正从光秃秃的碗底收回视线,可就在少女抬头的那一刹那。

  “嗝~”

  书生恰好打了一个饱嗝。

  两相对视,气氛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

  “咳咳......抱歉抱歉。”清秀书生拱起袖子,俯身作揖,忙不迭地道歉。

  少女柳眉微挑,迎面扑来的韭菜味,使她略感轻微不适,不过最终也只竖起柳眉冷冷看了眼书生,随就作罢。

  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老头儿,结账!”

  书生一拍桌子,中气十足的唤了一声。

  紧接着,只见他颇为豪爽的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啪嗒一声甩在桌子上,老汉儿褶着皱子的捡起,紧接着又翘首以盼的看着旁边的马尾少女,只是,一旁吃完的马尾少女自始至终都没有付钱的打算,反倒是将腰间那柄云纹剑扣了下来,放到桌子上。

  呼~

  寒风鼓进铺子,四周客人的声音似乎也低了起来。

  清秀书生莫名打了个寒颤。

  “这位姑娘……”老汉儿站在一旁,磨挲着褶皱苍老的手掌,欲有所言。

  铿锵!

  回应他的是一道削铁如泥的剑气。

  长剑出鞘,凌冽的寒光一闪即逝,雪白剑身上倒映出老汉儿的身影。

  “咯咯咯......”

  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只见本慈祥和蔼的老汉突兀一变,黑色毛发从皮肤钻出,鼻尖伸长变黑,尖利的犬齿从嘴里生出,魁梧身形暴涨三丈不止,隆块似的肌肉撑破衣裳钻出。

  凶神恶煞,让人望之胆寒!

  顷刻之间,哪还见慈祥老汉儿的身影,这....分明就是一头狼妖!

  “啊...啊...啊!”

  四周客人哪见过这番场景,一个个早都吓得肝胆俱裂,亡魂俱冒,争先恐后,屁滚尿流的就往店外钻去。

  书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楞了神。一时之间,竟无所措,呆呆的矗立在哪儿。

  “桀桀桀,人类,当真要赶尽杀绝吗?”狼妖狞笑出声,哈喇子顺着嘴角滑落,直到滴在书生头上,书生这才抬头往上望去。

  “啊!妖怪啊!”

  书生鬼哭狼嚎一声,便是摸滚带爬的往外头钻去。

  狼妖也没有去管落荒而逃的书生,灯笼似摇曳幽火的狼眼紧紧盯着脚底的少女,犬齿微露,冒着摄人寒光,“小姑娘,你们师门的人没有跟随你来吗?”

  狼妖神色警惕,问这话时,眼神不住朝四周扫过。

  “一头蠢狼罢了,何须惊扰宗内长辈,我一人,一柄剑即可。”

  少女轻叱,从狼妖背后落魄书生的背影收回视线,双手握着金线云纹剑的剑柄,面朝狼妖,美目之间,淌着跃跃欲试的战意。

  “哼!”

  “大言不惭”

  狼妖似乎见周围并没有人藏匿,暗暗放下了戒心。

  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女如此轻视,心中不禁羞恼不已,右掌握拢,拎着沙包大的拳头,脚步轰然一踏,身形便是暴掠而出。

  狼妖的身形恍若一道黑光不断闪烁,来势汹汹,眼见就要逼至少女跟前,马尾少女美目却是陡然一凝,脚尖一点,整个人如灵活的稚兔般,脱离狼妖的拳头。

  噗!

  大铁锤似的拳头锤落。

  盛放瓷碗的桌子炸开,木屑横飞。

  少女莲步轻移,手中银剑寒光一闪,耍起一道道剑花,便直往狼妖胸膛刺去。

  狼妖见银剑朝自己刺来,巍然不惧,轻合手掌,竟想来一记:

  空手夺白刃!

  狼妖的企图少女岂会不知,不过她只冷哼一声,面色微冷,身下速度不减反增,化作道道残影直奔狼妖而去。

  见此一幕,狼妖心中冷笑不已,黄毛丫头,一会儿等看本狼君夺了你的剑,看你又能奈我何?!

  嗤嗤!

  只听一阵金铁声响起,狼妖嘴角冷笑便是戛然而止,他低头一瞧,嘴角猛的一抽,狠狠倒吸口凉气!

  “吼!”

  狼吼声似惊雷,乍然响起,灌入耳中,让人只觉一阵嗡鸣抽痛。

  哀嚎响起,殷红鲜血从高处滴落,滑到地上,滴答滴答……

  “可恶的人类,本狼君定要你生不如死!”狼妖龇牙咧嘴,捂着裆部,回身望向从自己胯下一钻而过的少女,目光隐隐透着凶残之色。

  原来,刚刚少女的进攻只是虚晃一招,其真实目的,便是狼妖胯下的要害之地!

  少女剑尖撑地,直起身子,回首望向恼怒不已的狼妖,黛眉皱起,面色凝重。

  “我明明已经攻击了他的要害,可……”

  长剑在手,可那握着剑柄的手却是停不住颤栗,刚才如此重的一击,仅仅只是让这狼妖挂了点彩头!

  不远处。

  死里逃生的客人正躲藏在一个小山包后,叽叽喳喳,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里的战斗,一人一妖拼到精彩处,不时还有人评头论足。

  看到少女用剑偷袭狼妖的要害,几人顿觉裆下一凉,噤声不言,看向狼妖的目光中,隐隐间不再是畏惧之色,而是别样的怜悯。

  “吼”

  狼妖仰天怒吼,裹携着阵阵妖风,又朝少女扑来,狼爪伸长,四周萦绕着可怖的黑炎。

  狼妖袭来,爪尖如利刃,张牙舞爪,目光凶残,透着浓浓杀机,似乎想将少女撕成碎片。

  “呼”

  望着飞扑而来的狼妖,少女面色凝重,轻念口诀,青葱如白玉的双指划过剑身。

  唰!

  剑身嗡鸣,一道青色火焰漫过剑身,长剑在马尾少女手中,化作一条青色长蛇,喷吐着青焰,朝着狼爪刺去。

  铛!铛!铛!

  不过须臾功夫,狼爪与青焰长剑碰过不下数百次。

  黑炎缠着青焰,似大黑蟒缠着竹叶青,拼个你死我活,剑爪相碰,火花迸射。

  铛!铛!铛!

  “桀桀桀,小丫头,若是你只有这点把戏,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狼妖声音沙哑,妄图用言语干扰少女心境。

  少女对狼妖的话无动于衷,但那好看的柳眉却是渐渐凝起,狼妖所言不错,若是再如此下去,她战败之际也是早晚之事。

  不过么......

  少女嘴角微微翘起,神色之中,却并无显惊慌之意。

  狼妖见此,心下一凛,目光不断向四周扫过。

  不知为何,心底顿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迟则生变,狼妖冷哼一声,根本不给少女反应的时间,爪下的攻势愈发凶狠。

  铛!铛!

  金铁碰撞声,刺人耳膜。

  轰隆!

  茅草堆砌的房屋,再也支撑不住一人一妖的战斗,犹如风烛残年的佝偻老人,生命走到了尽头,轰然倒塌!

  少女头顶着碎草末从倒塌的房屋残骸中钻出,略显狼狈。

  就当此时!

  头顶陡然出现一抹巨大黑影,渐渐的,越发漆黑清晰,少女抬头望去,只见那狼妖却是不知何时掠上了天际,竟妄想一脚将少女踩个稀碎。

  少女心如明镜,即便她滚落一边,纵然能躲过狼妖的致命一击,可适应的缓冲时间,也断然不会躲过狼妖紧随而至的下一次攻击!

  唯一区别的,也仅仅是早死晚死而已。

  “呼”

  少女深吸口气,望着天际愈发临近的狼妖,美目中陡然掠过一抹决绝。

  千钧一发之际,她单手用力,噗的一声,将长剑牢牢钉在地上,剑身没入地下半截,剑尖朝上,摇指云霄。

  破风声在耳边响彻,狼妖眼睛一眯,望着直刺云霄的剑尖,嘴角却是闪过一抹若有若无的讥讽。

  狼妖的身形如一颗炮弹从天际疾坠,但就在它即将落下的一刻,它孔武的腰身陡然发力,以一种极为不科学的方式,在半空中翻了个筋斗,试图避过剑刃。

  咻!

  但就在这一刻,异变横生!

  一柄带有雷光的飞剑突然从远处的山头飞来,带起白色雷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狼妖刺去。

  躺在地上等死的少女,灰寂的瞳孔中也在此刻爆发出一抹夺人光彩。

  “来了......”

  嘴角轻轻扬起,似是在嘲弄死亡边缘的狼妖。

  嘴中轻叱剑咒,在一阵嗡鸣声中,地上长剑化作一条火蛇朝狼妖刺去。

  “青焰剑心!”

  剑势凌厉,一青一白,漫天剑光,如天河倒悬。

  “吾命休矣!”

  半空中的狼妖心中悔恨不已。

  漫天剑光映在他可怖的脸上,平添了几缕悲凉狰狞。

  铜铃大的狼眼顺着飞剑方位望去,只见远处的看客中,一名贫弱书生,双手结印,口中正念念有词。

  这带有雷光的飞剑,不是出自他手,又是出自何人?!

  嘶!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狼妖避无可退,狰狞的狼头如白菜般切落,噗的一声掉落在地。

  ……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