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以徳服人
朕以徳服人

朕以徳服人

失足后选择去摆烂

历史/两宋元明

更新时间:2022-03-02 10:40:39

 朕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然....慈故能勇,手持火枪,脚踩金銮殿,不让朕吃饭朕就tmd掀了这桌子!  左手一瓶二锅头,右手十万神机营。 朕以徳服人,谁不服?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八章:

第一章:我,崇祯,绝对不上吊【跪求推荐,投资】

  “皇爷,魏忠贤已经发配,其余诸多残党也都是在大牢里面,等候问斩了”。

  王承恩看着坐在那里,手中拿着毛笔一动不动的黄袍年轻人,脸上带着恭敬的神色。

  朱由检僵硬的转过头看着站在那里的王承恩笑了一下:“嗯”。

  “下去吧”。

  王承恩看着朱由检觉着有点奇怪,皇爷今儿是怎了么?

  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

  “皇爷,您没事儿吧?”

  朱由检皱了下眉头,摇了摇头:“下去”。

  王承恩连忙是告罪之后下去了,等到了门口的时候,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守着大门。

  “咣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王承恩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只是站在那里。

  “咣当咣当咣当”

  一连三四声脆响,屋子里面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碎成了八瓣。

  “呼”

  朱由检看着地上的碎片,眼睛中闪过一道冷冽的光芒,他走到书桌前,拿起毛笔写下了两个大字。

  「大明」

  他闭着眼睛愣愣的坐在凳子上,声音冷肃:“艹,老子竟然来到了大明,还成了崇祯皇帝朱由检?”

  “而且刚把魏忠贤弄死?”

  这是一个不好不坏的时间点。

  不坏在于没有到最后的地步,他还不用直接吊死在煤山的那颗老歪脖子树上面。

  大多数有用的臣子还没有死一个干干净净。

  要是到了六年之后再登基,忠臣良将基本上都死犊子了,那就真的可以一根绳子吊在歪脖子树上了。

  不好在于魏忠贤已经死了,厂卫,锦衣卫也不怎么得用。

  东林党占据了大半个朝廷,现在的朝廷可以说的是众废盈朝,满庭贪污。

  “咚咚咚”

  朱由检的手叩击着桌子,发出咚咚的声音,脸上神情不变。

  他要想到一个最好的办法解决现如今的困境,解决掉手头没有人的这个缺陷。

  五城兵马司的权力必须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锦衣卫必须要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什么钱、权力全都踏马的是次要的,主要的是有枪杆子。

  枪杆子里出政权,这一点绝对是不会有错。

  但是问题在于没有钱谁给你卖命?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搞到一笔钱,然后把这些暴力机关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就在朱由检思考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低声的呼唤声。

  “皇爷,皇爷”

  朱由检抬起眼皮子,眼睛中带着些许的不耐烦:“何事?”

  王承恩在外面低声道:“启禀皇爷,皇后娘娘来了,说是有要事要见一见皇爷”。

  朱由检挑了一下眉头,眼睛中带着些许的好奇:“哦?皇后来了?”

  他的手指继续在桌子上叩击着,这个时候要不要见一见皇后?

  “让她进来吧”。

  朱由检最后还是决定,见一见这个皇后。

  不过片刻,一阵脚步声响起,御书房的大门吱呀一声响了起来,皇后推门而入,脸上带着恭敬。

  “臣妾,见过陛下”。

  朱由检端着茶杯,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看不出来所以然:“皇后今日找朕,何事?”

  皇后抬起头,轻轻的咬着嘴唇:“启禀陛下,臣妾听说今日白天的时候,陛下让臣民募捐钱财”

  “我那父亲竟然推脱无钱,只拿出来了区区一千两银子。便是传他进宫,给了他些许的首饰,让他明日配合陛下”

  朱由检听了这话,心头一愣。而后记忆瞬间浮现了出来。

  他眉宇中终于是戴上了三分的笑意:“皇后有心了”。

  朱由检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子上,而后淡声道:“皇后,你那些银子价值几何?”

  皇后思索了片刻后才是回答道:“启禀陛下,那些银子大约摸价值个四五千两吧”。

  朱由检点头:“辛苦皇后了,皇后早些回去吧,明日朕,请你看一出戏”。

  “不过,算不得什么好戏”。

  皇后虽满脸困惑,但依旧是行了礼之后告退了。

  而等到这皇后走了之后,朱由检才是唇边带着笑意的说道:“王承恩,给朕进来”。

  王承恩进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地面上那摔了一地的青花瓷,赶忙是蹲在地上。

  “敢问皇爷有何吩咐?”

  一边是说着,一边是收拾着地面上的碎片。

  朱由检一边在宣纸上写着字,一边是低声道:“让锦衣卫和东厂抓紧时间给朕查一查国丈家里”。

  “他们家的一只蚂蚁,朕都要知道是公是母”。

  “明日早朝之前,朕要看到所有的资料,知道了么?”

  王承恩脸上的汗一下子就是落了下来,心中一下子带着惊慌。

  皇爷突然要查这国丈是为了什么?

  “奴才遵命”

  朱由检放下手中的毛笔,看着纸面之上写着的几个大字。

  「老子,绝不上吊!」

  随手拿起来纸放进一旁的香炉中烧去,烧成了灰烬之后,朱由检才是往外走去。

  今朝有酒今朝醉。

  成了皇帝之后,管他东南西北?

  先自己爽快了再说。

  ......

  次日,凌晨,天大亮。

  朱由检站在床边,王承恩站在他的身后给他整理着朝服。

  “启禀皇爷,锦衣卫和东厂已经是将东西都是送来了,您看看”。

  他将手里的东西双手递给朱由检,朱由检随意的翻看了两眼就是放下了。

  朱由检并不用多看,因为他知道这里面记载的东西大概都是什么,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证据而已。

  皇帝收拾人不需要证据,但是他喜欢用证据和事实把人压死。

  朱由检最喜欢讲道理,也最喜欢找证据。

  他不喜欢做一个暴君,他要做一个慈君。

  老子有言。

  我恒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王承恩,走吧”

  “早朝去”

  “朕倒是要看看,今日朕的那些好大臣们,能够给朕什么惊喜”。

  朱由检背着手慢悠悠的朝着前面大殿走去,神色淡然,身上的气势和前几日比起来多了些许的淡然。

  看起来就像是突然想开了一样。

  王承恩不解,但依旧是跟着走上前去。

  大殿之上。

  众人听着王承恩的声音,脸上都是带着些许的满意。

  王承恩的声音虽然也是尖锐,但是比起来魏忠贤,倒是好了许多。

  朱由检坐在大殿之上,神色漠然:“诸位爱卿,昨日朕所说的事情,你们思虑的如何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