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弹幕不正经
我的弹幕不正经

我的弹幕不正经

红豆生黑豆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8-01 13:35:07

徐苏盘腿坐在圆桌上,看了眼众人。十分好笑的说道,“怎么不欢迎我?” 各界派来的代表人物苦笑的搓着小手,“这怎么会呢?您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宴会吗?” 徐苏漫不经心的拿起透明的酒杯,晃了晃里面紫色的液体。 “继续谈啊。音乐怎么停了?继续唱啊,嗓子不错。” 红衣主教赶紧用那苍老的声音奏了起来。 “放放放!歌姬,都给我大声唱起来。” 徐苏露畅快的表情,将透明的酒杯慢慢拧碎。 ——徐苏传第731章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07章。

第1章 黑洞

  咔!

  昏暗的房间,窗外的光被厚重的窗帘吞没,牢牢的将黑暗锁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内。

  一个男子跪在地上,双手撑着黑黄的实木地板,痛苦的喘息着,他的眼底带着红晕。

  衬衫空落落的抛在空中,干瘦的腰一览无遗。

  电脑桌上摆放的空杯子,随着震动不停的发出响声,从地表下传来的巨大声响。

  房间的物品开始不断的抖动,墙上的挂画带着些许起伏,一只笔从桌上摔落下来,滚了好几圈,稍稍停歇。

  震动声越来越响,男人艰难的控制的手脚,企图站起来找个坚固的地方。

  遗憾的是他瘦弱的身体完全支撑不了他的想法。

  【欧耶,接上了】

  【不知道这位又是什么人物】

  【这房间在抖吗地震?】

  【现在的锚点就是最初的时候,第1次苏醒开始】

  男人干呕了一声,看着眼前飘过的几束流光,指甲抠进地板的缝中,虚虚弱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都已经病成这样了吗。”

  嘶哑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

  得到反馈的弹幕瞬间刷屏。

  【噢噢噢,声音不错!】

  【生病?难道是鬼面医?】

  【说不准是个普通人,希望越大越失望】

  徐苏挣扎着在地上盘腿坐直,他能感受到地板传来的震动开始缩小,似乎有停歇的迹象。

  10分钟过后,看着眼前的流光慢慢消退,眼前熟悉的景象重新出现,似乎连地震也一并消失。

  撑着地板,将眼前的窗帘拉开。温暖的光侵入漆黑的房间中驱散开黑暗。

  与以往不同的是,透过透明的窗户外面是微紫的雾,漂浮在空中。

  这奇异的景象,迅速引起了徐苏的好奇。瘦弱的指尖摸着窗户。迷茫的说着。

  “这是什么。”

  【哦!长得还行】

  【有我一半的帅】

  【楼上真不要脸】

  【外面飘的雾气好浓啊】

  【毕竟是刚复苏,到我们这代都不知道经过几手了】

  【新历1月1号,全球迎接紫雾,谁也不知道此时,将会带来巨变。曾经被封锁的故事被掀开帷幕。】

  【哈哈哈,抓到楼上的研学僧】

  徐苏看着眼前不断划过去的流光,缓和过来的大脑开始思考现在的情况,进入这个游戏世界7年了,这个世界终于疯了吗?

  如果他们是说真的,紫雾,人类进化,按这种设定,都市游戏改为生存游戏。

  反正这破身体再烂能烂到哪里去,尽管疯了又如何,那就相信吧。

  将窗户打开,围围在窗户边,稀薄的雾气瞬间透进房间,在由徐苏吸人肺中。

  “这个雾居然是甜的。”徐苏静静感觉其中带着些许甜味的气息。

  将整个窗户拉开,高达21层的位置可以清晰看到盖在下面的云层,还有雾气缠绕的地方,浓度不一。

  在半空中一个黑洞突然张开,距离窗户五六米的距离。牢牢的吸引住了徐苏的眼球。

  这是什么东西?

  【第1次侵袭,这么快的吗?】

  【哈哈,这个位置开的,来一个死一个。】

  黑洞中浅浅的伸出一只粗壮的爪子,接着是一个舌头探出来,细长的滴落着粘液,紧接着这个怪异生物的半个身子一起探出,一脚踩空从空中跌落了下去。

  徐苏只听到一丝轻微的撞击声。

  【笑死我了,这沙雕异族都不看路的吗?】

  【话说这是蛮界那边的蜥蜴族吧,这标志的大舌头。】

  【守着这个洞,岂不是靠捡尸就赚翻了。】

  【都别给我刷屏,我要看我男神的脸】

  【你清高,有种把弹屏功能给关了】

  徐苏看着面前一个一个怪异的生物走出,大多是弹幕所说的蜥蜴族,但无一意外全都摔得粉碎。貌似没有危险,徐苏就这样围观着,通过弹幕的疯狂透剧,对这些怪物有了初步的认知。

  白色羽毛插在胸口的,头长得像猴子,但头上顶着个红色的角的怪物叫朱烈羊。两双耳朵,身体放巨型猩猩,全身黑色短毛,是蚕钢猿。

  一只脖子寄着一个黄丝巾,看起来比别的蜥蜴族胖了一圈,探出了头。

  可能是头先抬出来的原因,他明显看到了下面能要他命的高度,惊恐的哇了一声。刚想往后撤退便被下一个怪物挤了出来。

  悲惨的全身掉出空洞,一抬眼,就看到了趴在窗口,看猴似的徐苏,不知道是不是眼中的嘲讽刺到了他。

  嘴怒张。

  舌头就是长,硬生生隔着5米,冲着徐苏猛烈猛的一刺。幸亏徐苏没有放松警惕。

  侧头躲过蜥蜴伸出的长舌头,看着桌上的台灯被顺势的卷了过去,那只脖子上系着黄色布条的蜥蜴下一秒与同类一样,在空中穿过乌云,叠在同类的身体上,身体扭曲。

  徐苏淡定的往下看了一眼,听着远处不断传来的惊呼声。果然不止这处开了洞,如果开在人群密集处,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丧生,人类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与野兽搏斗确实是挺难的。

  【话说没人觉得不对劲吗?为什么他这么淡定啊!】

  【啊,几只异兽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不不不,我第1次看到可是吓哭了】

  徐苏借着地势高观察下方的情景,紫色的雾仿佛天柱一般盘旋在一个个地方。

  离这里最近的源宁寺,源源不断的紫雾朝那边涌去,仿佛龙卷风不断掠夺。

  那是这个世界特有的历史遗迹,这个世界文化断层相当厉害,因此社会上对文化人格外崇敬。

  “源宁寺,附近好像还有一个残城。”意识到这些遗迹似乎有特殊之处,徐苏打算开始行动。

  从床底下拖出了一个箱子,没想到以前的兴趣爱好,现在派上了用场。

  一把全身漆黑,配着白色条纹的长枪,枪头开了血槽,两边都被磨刀石开了锋。

  掂了掂长枪的重量,与几年前相比,瘦弱了不少的手臂,感觉枪貌似重了不少,拿起长枪在房间甩了几把手势。准备好武器,又拿着背包放了些水食物,徐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为什么他家会有这种东西】

  【这玩意儿在和平年代算违禁品吧!】

  【马上就不和平了】

  徐苏戴好帽子,遮挡住自己的眼神,从抽屉里抽出黑色口罩,勾着耳朵带上,要是表情失控,让这些弹幕看出来点什么就不好了。

  站在楼梯口旁,整个大楼十分安静,和往常一样。应该没有怪物口开在这栋楼里面,心里松了一口气。

  顺着自家窗户的位置,总算看到了黑洞下坠的位置。

  几层厚厚的尸体的三丈高,底下的那层尸体被反复的冲击,撞碎坨成肉泥,血由上方浸润下来,在地上铺开,旁边还跌落着几个破损的人类,已经没有了声息。可能是掉落下来没有立即死亡的怪物,趁着一口气杀了附近的人。

  一些没有死透的怪物,从堆中往四周的爬开,拖着血迹在地上滑出参差的血痕。一头距离徐苏最近的怪物,抬起皱在一起的头颅,威胁的吼叫了一声,头上的角不知道怎的断了。

  “咔咔咔”

  【朱烈羊啊】

  【朱烈羊当宠物也不错,小时候挺可爱的,可惜长大后就残了,只好宰了吃了】

  徐苏若有所思看着苟延残喘的朱烈羊,这玩意儿,还可以吃吗?盯着怪物的眼神,不由透出了一股绿色的光。

  仿佛感受到了威胁,趴在地上拖着两条断腿的朱烈羊,对着徐苏发出了几声软弱讨好的叫声。

  徐苏用眼睛比划了一下距离,站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再加上长枪大范围的扫击,对着那像极了猴子的头颅,一下一下剁着,确保了必死无疑后才肯慢慢接近。

  整个毛发被血溅染的一坨,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周围空气中四处飘逸的雾气,似乎被什么吸引,逐渐集中到徐苏旁边,浸入皮肤内,全身微微发烫。

  【慕了,初期的奖励就是豪放】

  【妈的,老子杀掉一个大队长,才和这差不多。徐神只需要一个小兵。】

  【啊,这。真没人觉得他太勇了吗!!】

  【楼上又是你,这么看下来你还不明白,肯定是个厉害角色,就是不知道在书上哪一页了】

  发热的情况整整维持了一分钟,徐苏难得感觉到温暖,看来杀死怪物,会有奖励啊。握住长枪,感觉传过来的异样似乎减轻了些许。

  看着面前几个奄奄一息的怪物,看着自己枯瘦的手臂。心里激动的握紧手中的枪。

  我会活下来的,直至脱离这个世界!

  接下来就是血腥现场。不过收获也是极其丰富。

  叠加的紫气附在皮肤上面,将徐苏的面容都遮掩的模糊。

  想起弹幕之前提起的做饭,犹豫几下。看了看蜥蜴、猴子的尸体,恶寒的摇摇头,如果要吃我宁愿选羊。

  回到了刚死的倒霉蛋面前,这小兵肯定没想到,穿越世界还没享受享受,自己就成了别人肚中的果腹。

  将枪头锋利的部分割开皮毛,介于背包有限,只掏出了比较热爱的羊肩肉,本想敲碎一些羊排回去炖炖汤,似乎有些困难就放弃了。

  蹦蹦蹦。

  爆破声由远处传来,看来黑鹰已经出动了,不出意外那个方向应该有一个新的洞口。

  黑鹰是徐苏所在国家的直统武装队,享有一定先斩后奏的权利。

  3楼窗户趴着一个人,带着些许的恐惧盯着下面的人。

  【楼上有人趴在窗口哎。】

  旁人只看见徐苏似有所感,扭头盯向自己的位置。吓得那人赶紧蹲下躲避视野,正常人怎么可能站在怪物旁边还面无表情,亲眼看到那人冷酷的杀死那些怪物,甚至还挖了怪物的肉。

  怕不是个长得像人的怪物。

  徐苏刚想举起满手是血的手,打下招呼。手尴尬的停在半空,默默的收了回来。

  默默跨上停在旁边的共享单车,朝着源宁寺方向骑去。

  源宁寺离这边20分钟的路程,路线熟得不能再熟了,徐苏每个星期都会去拜一次,那里住着一位相对意义上的恩人。

  街上的人员很少,可能是地震吓跑了一些,再加上此时诡异的紫雾在空中飘荡,不乏一些人戴上口罩,害怕是什么新型病毒。

  原来平整的水泥路,有些张裂开来,更严重的下泄出一个个坑洞。

  崩崩崩!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