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最大的武器
人类最大的武器

人类最大的武器

阍鸦

都市/恩怨情仇

更新时间:2022-02-17 18:02:29

陆青山只是个普通人,他一直坚信这点,就算他获得了远超常人的力量,他还是坚信这点。 但是,和他并肩作战的伙伴们却并不普通:有人穿越自别的世界,有人玉镯里有个老爷爷;有人不存在于历史之中,有人甚至身负系统...... 只不过,他们好像......都肩负着沉重的宿命。 有什么凌驾于众人的存在暗中谋划着一切。是神?不,就算是神也被他们玩弄于鼓掌。 陆青山不想当什么救世主,他只想当个普通人,当个自由的普通人。然而却总是事与愿违。 总有地上的萤虫,勇于直面太阳的光辉。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章 历史的真相

第一章 被跟踪

  陆青山发现自己正在被跟踪。

  他看了眼手中的东西,一本历史书,一本和正史完全不一样的历史书。

  陆青山估摸着自己被跟踪的原因多半是这本暗史,但还是需要再确认一下。

  轻车熟路地拐进一条阴暗小巷,他拿出另一本一模一样的书扔在小巷尽头左拐处蝇虫乱飞的垃圾堆里。

  这本暗史并不是什么机密,就算被普通人捡到也会被认为是谁写的幻想小说,毕竟上面记载的东西太过荒谬,就算是没学过历史的人也会对此嗤之以鼻。

  对暗史穷根究底的估计也只有陆青山这一类人。

  右拐的同时他伸手轻点一下墙壁,催动体内灵力留下少许冰层。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这是他模拟过许多次的做法。

  走了一段距离,随行者依旧跟在身后。

  “该死。”陆青山皱眉暗忖,“不是冲着书来的吗?”

  既然跟踪者没有被他故意留下的暗史吸引,反而在看到冰层后依然跟了上来。说明跟踪者和他不是一类人,而且有绝对自信在实力上胜过他。

  会不会是跟踪的人完全没注意到留下的线索?陆青山摇摇头,摒弃这不切实际的想法,能准确无误跟踪到他足以说明来人不是这种马虎鬼。

  确定了是冲他而来,陆青山加快步伐离开小巷。甩掉跟踪者并保证安全的最好地点从来都不是错综复杂的暗巷,而是人来人往的闹市。

  兜兜转转,陆青山突然感应到一股熟悉的灵力波纹,是把手中两本暗史借给他的那位大叔的灵力波纹。和指纹一样,每个人的灵力波纹各不相同。

  大叔是帮陆青山了解世界真实面目,挖掘被掩藏历史的引路人,在陆青山印象里,大叔很强而且十分和蔼。

  就在前面不远!陆青山喜出望外,虽然在被跟踪的情况下贸然上前有些无礼,但求生的欲望压倒了他的心理负担。他咬了咬牙,继续快步走去。

  走到拐角,他刚想拐进去,便有一声惨叫撕裂小巷的宁静。

  陆青山吓得一哆嗦,脊髓一阵寒意上涌到天灵盖。顺势转过目光,他被眼前的一幕骇住,汗流浃背,畏缩不前。

  小巷的地上,躺着一具不再动弹的尸体。

  一只和成年男性差不多大小的黑色怪物背对陆青山,四只健壮有力的爪子死死抓住尸体,正趴在尸体上啃食。

  尸体身上破碎不堪的衣物正是数小时前和陆青山见面的那位大叔的衣服。

  喀拉喀拉的嚼碎骨骼声和大滩暗红色血液散发的腻腥味直刺陆青山空白的大脑,让他从那股惊骇与恍惚中走了出来。

  怪物像是感应到什么,缓缓转过身子,绿豆大小的猩红色眼睛死死盯着陆青山,背上两坨不明凸起不停蠕动。

  原地怔住片刻,陆青山扭头就跑。

  他听到身后传来噗呲的声音,想来是怪物踏着尸体起跳,巨大的力道将血肉踩扁的声音。

  腻腥的气味更甚,嗤嗤的声音就像是在耳边响起。陆青山没敢回头,只是没命似的狂奔。

  为了把全部精力用在奔跑,几乎眼睛也不睁开,他愣愣怔怔除了奔跑根本就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法子可以拯救自己。

  他忘记了自己也有灵力可以自保,忘记了正在被跟踪,他忘记了几乎一切,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昏暗的窄巷里,紫色光芒乍现。黑怪嗤嗤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见,一直紧随陆青山其后的腥味也没有再跟上来。

  陆青山还是没敢回头,直到跑出小巷,他才在匆忙中斜眼一瞥。

  他看到一身黑衣站在小巷中一动不动,黑衣脚下,一团焦炭似的东西正冒着黑烟,黑怪不见踪影。

  陆青山知道那道黑衣就是跟踪他的人。

  他没敢停顿,继续往学院跑去,直到跑进学院大门,他才敢稍微放慢脚步。

  暖和的阳光落在身上,青年学生们勾肩搭背嬉笑打闹。陆青山不由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

  “啪嗒”一声,手中的书掉到地上,陆青山一惊,回过神来。捡起书,他苦笑两声,现实可真荒诞,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梦。

  梦和现实的分界从来都不明显。

  回到空无一人的寝室。他将历史书扔在桌上便爬到上面的床躺下,好好平复一下仍在砰砰急跳的心脏。

  他看着天花板,想起死去的大叔,不知为何没多少伤感。可能今天发生的不合理事情太多,冲淡了那份本该属于大叔的缅怀。

  陆青山对那怪物有印象,他曾经见过相关资料。

  除了背上的不明凸起,怪物和书中一种叫黑尸的怪物完全一致。黑尸是最低级的古魔,并不算太强。

  为什么黑尸会时隔二百五十多年再次出现在蓝星?为什么大叔不是区区黑尸的对手?那位黑衣人到底是谁?

  一系列问题充斥在陆青山脑中,他的太阳穴突突跳动,隐隐有些生疼。他闭上眼睛,想休息片刻。

  再次睁眼,他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灰黄的大陆上。

  地面柔软潮湿如火山灰,天地间一片永恒的幽暗寂静。嗤嗤的声音响起,会飞的黑尸不断追逐着他向天边奔去。

  阴沉的苍穹,一个巨大的漆黑眸子淡漠地看着地面的一切。目光中满是肮脏邪恶,要是和眸子对上一眼,陆青山毫不怀疑自己会沉沦到永恒的黑暗中。

  一丝黑烟从眸子边缘飞出,下一秒突兀出现在陆青山脖子中间,随后缓缓收紧。

  “啊!!”

  陆青山惊叫出声,猛然睁眼看见的确是熟悉的天花板。他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想起大叔的死,再回忆着梦中天边的那只眸子,他没由来一阵心悸,感到惶恐不安。

  他怕死,特别怕死。

  陆青山是一个纯正的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有什么来世轮回。他清楚死亡是一切的终点,一想到自己死后的永恒虚无,连思维一起自永远至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宇宙中,他就痛苦不已。

  他讨厌永远,极度讨厌。

  门口传来脚步声,陆青山听这沉稳的脚步就知道是学霸舍长赵长生学习归来。

  脚步声在他床下止住,他听到翻书的声音。陆青山知道赵长生的性格,对没见过的书总会去看上几眼。

  桌面上只有那一本暗史,他不怕赵长生看到,反正也会被认为是小说。

  静默,整个寝室除了书页翻动声不见任何其他声音。

  良久,他听到赵长生长呼了一口气:“这些历史,还挺真实的。”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