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妹手撕万人迷剧本成为掌门
小师妹手撕万人迷剧本成为掌门

小师妹手撕万人迷剧本成为掌门

海两万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2-11-22 21:40:29

“你以为我是千娇万宠的小师妹吗?” “你以为我是娇娇弱弱的小师妹?” “你以为我是废材小师妹?” — —我是这修真界唯一的掌门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三十九章 宝贝瓶子

第一章 除魔大会

  天宇大洲。

  月明山上,热热闹闹的除魔大会正在进行。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那个坏事干尽的女魔头,现如今正要被处决了!”

  “这件事还用得着听说吗?现如今大街小巷传的沸沸扬扬,你站在这里一听都可以听得到。”

  “我听说呀,那女魔头之前坏事干尽,现如今可算是得到报应了!”

  那柄血淋淋的剑高高的挥了起来。

  一柄一柄透着锐利含光的剑,悬浮在半空之中。

  整个人被一条又一条锁链捆绑,跪在地上,那些个锁链上面还带着刺,锐利无比的刺刺入肌肤里边,疼的让人跪在地上颤抖。

  九千把剑,一柄接着一柄,带着寒光刺入心中。

  鲜血顺着剑柄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蔓延开来像是绽放了一朵血色的曼陀罗花,妖娆的灵气透着几分魔性,生生给那艳丽的容颜增添上了些许的妖邪之感。

  站在不远处的五师兄,一副俊朗非凡的模样十几年的时光依旧未曾有丝毫的变化,只不过那目光带着几分深深的冷漠。

  “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年幼的时候这般骄纵就算了,现如今在这等大事上还敢做出这背叛宗门的事情!”

  冰冷的话语像是一块一块的冷水,泼到了整颗心,跪在那里的艳丽少女似乎想说些什么,紧接着看着从那里被搀扶出来,身着白衣带着几分赢弱的女子之后,所有的话语都吞了进去。

  站在不远处的白衣女子,生得一副好样貌,冰肌玉骨,整个人有着另一种出尘气质。脸色带着些许的发白,似乎身体格外的虚弱,还需要扶着大师兄的手。

  只要见到那女的,所有的师兄师姐们全都跟被迷了心一样,明明她才是月明峰的小师妹,自从这女的来之后,所有的师兄师姐都跟被迷惑了心智一样。

  “我说些什么,师兄也不会相信。我要说我没做过,师兄可会相信我……没有人会相信的,你们都被人骗了!”

  说着说着越说到后面的时候,眼中带着些许的疯狂狠狠地拽住眼前人的衣摆,夹杂着鲜血的手在眼前人的衣摆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迹。

  冰蓝色的长袍上边,修长带着血色白皙的手抓住了四师兄的衣摆,可下一秒跪在地是艳丽少女又被狠狠的踹了一脚倒在了地上。

  砰!

  如此清脆的响声,足以见到这一脚到底有多么的狠。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小师妹。”

  那目光中透着些许的锐利,一柄又一柄的剑刺入心脏,依旧没能让眼前这个背叛宗门的女子倒下。

  跪在地上的女子,艳丽的容颜生得一双桃花眼,往日那桃花眼中皆是信任,此时只剩下冰冷。

  后边站着的是向来疼爱她的大师兄,现如今搀扶着旁边那位身着白衣的女子,眼中带着些许怜惜,目光转到她身上之后,又化为了深深的冷漠。

  “小师妹之前那些事我就不说了,谁知道你竟然能在师父闭关的时候做出这等期师灭门的大罪,本想着你有改过自新的话,为兄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对你手软,可谁想到你死性不改。”

  那大师兄边说这话的时候,大手一挥,一柄剑就那么深深的刺到那心脏之中,让那跪在地上的艳丽少女嘴角,更是溢出了浓稠的血液。

  “大师兄不要为了我,师姐也不是故意的,师姐又怎么会知道这这把有关于宗门。我们都知道师姐身上并没有灵力,指不定这是一个误会。”

  站在旁边看了很久的女子,纤细的指尖轻轻扶上大师兄的手臂,纤细的柳眉带着几分不忍,像是不忍心看到这一幕将头转到一旁。

  轻声细语的劝解说道,边说的时候边将目光投到了一旁站着的几位男子女子身上,只不过那躯体微微颤抖,显得十分恐惧的样子,格外的令人心怜。

  “阿雪,你不要如此好心。都怪我等之前太过宠溺小师妹,让小师妹犯下了如此滔天大罪,我等会好好的责罚小师妹,你不必掺和进来。”

  旁边长相如火的女子说道,说着说着目光滑过了一抹厌恶,往日里边小师妹做的那些事就算了现,如今竟然敢闯下滔天大祸,该罚!

  “哈哈哈哈!”

  跪倒在地上的女子带着深深的不甘,用阴冷冷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猖狂的笑声响起。

  凄厉的笑声带着深深的不甘,伸出手狠狠的拽住胸口的剑,一柄一柄的拔出去砸到了地上。

  鲜血也随之溅到地上,在这青石上边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自从这女的来了之后,宗门里边再无明日,我本想着是为宗门除害,没曾想到,师兄师姐们都是那么想我。”

  边说着话的同时边咳出了血来,那眼中带着深深的怨恨,看了眼前的这一干人等,那种深深的委屈以及那浓烈的怨气,恨不得将在场的人杀个一干二净。

  忍耐着疼痛,从一旁地上抬起了一柄剑,高高举了起来……

  “啊!”

  像是做了一个悠长的噩梦,躺在稻草堆里边的瘦骨嶙峋的女孩猛的从睡梦中惊醒。

  那眼中还浸染着泪水以及像是妖魔一般的怨气,紧接着目光看向一旁的时候,女孩所有的怨气都化为了一抹深深的震惊。

  这么破旧的房子,她可不相信那一群人会给她一个容身之所。

  旁边破旧的桌子上边放着一个略微夹杂着些许斑驳痕迹的碗,碗的边缘有着密密麻麻的豁口,那是被使用多次之后留下的痕迹。

  看着这些熟悉痕迹,心中产生了一种令人无法控制略带着些许激动的想法。

  这里的环境明明是她……

  “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这小贱胚子,好好睡一觉,还不让人睡了!”

  砰砰砰!

  门被敲击的声音,一大早起来的老妇人听到了旁边那贱胚子传来的声音之后,忍不住用旁边的拐杖敲了门。

  在这拐杖的敲击之下原本的思路全部都被打断,坐在到草堆上面小姑娘掀起了怨恨的目光,看了过去,透着窗明显的能看见,站在门口旁边的老妇人正在敲门。

  接着目光一愣,外边的老妇人应该早就死了,抱着这样想法猛走过去把外边的门一打开,就看着那满脸怨气的老妇人,用拐杖狠狠的敲击旁边的门。

  那老妇人拄着拐杖,见着小贱胚子跑了出来,被吓了一跳,猛地往后一退,今天这小贱胚子,目光如此恐怖到像是那鬼婴一样。

  接着又想到了什么,猛的骂了过去:“你那早去的父亲,欠了我们家那么多的东西,就留下你一个人,你现如今还敢瞪我,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便要将手中的拐杖狠狠的打了下去。

  一只纤弱无力的手,猛地将那拐杖抓住。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