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公子凉
一无是处公子凉

一无是处公子凉

王小船长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5-21 18:33:03

大争之世,疯狂内卷。 凡人欲成圣,圣人求长生,一代新圣杀旧圣。 而我苏凉,作为敌国质子,越努力,死得越快;越无用,活得越久。 所以,我只能瓦舍里听听曲,酒肆里吹吹牛,屋顶上晒晒太阳。 间歇性干几件看起来像大傻子或风流纨绔做的事情, 让所有人都认为,我从里到外,皆是一无是处。 直到有一天,当敌国发现整个国家已被我掏空时,我就要成圣了!     这是一个废材公子携智能仿生人曲线成圣,问道长生的爆笑智斗故事。 苏凉:“本公子一无是处又何妨,圣人为我提靴倒酒,言听计从,你们可以吗?”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二十七章:父子见面

第一章:一无是处公子凉

  “你除了生得一副好皮囊,简直一无是处!”

  苏凉望着铜镜中清秀帅气的自己,一脸迷惘。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竟然因为听到这句话而怒火攻心,被气死了!

  “这……这不是夸人的话语嘛?”

  紧接着,一抹纷乱的记忆涌入苏凉的脑海。

  苏凉,蜀国独苗皇子。

  出生时,天降大雪,紫气东来三十里。

  人人以为是祥瑞,结果大雪连降十五日,冻死百姓数千人。

  五岁初学步,七岁方能言,八岁开始修炼。

  人长得清灵俊秀,能吃能喝,可惜脑子不怎么好使。

  学文,撰诗词,大儒师父李慎之血吐一丈,夜挂东南枝,自此无师敢教。

  学武,练刀法,误伤右腿,床上歇息近半年,再也不敢碰刀。

  学医,自撰药方并一口饮下,抢救七日方得救。

  学炼丹,日日炸炉,烧毁房屋十余间,恶臭绕梁三日不绝。

  ……

  十六岁,已尝试了上百种修炼之道,仍然一无所成。

  这个世界,人们追求的极限,是修炼成圣,求得长生。

  作为一个正常人,如果没有一颗想成圣的心,别人不是看不起你,而是压根看不见你。

  即使贵为皇子,若是在修炼上是废柴,毫无成圣可能,那也抬不起头来。

  何为圣人?

  人族偶像,众生导师,世间权力与声望的天花板,在某个领域取得极限成就,最有希望长生不朽的完人。

  成圣之道千万条,每条都能走向长生。

  有人以书为妻,宅居深山七十载,修成文圣。

  有人断情绝欲,一日挥剑八万次,修成剑圣。

  有人以天下为局,强者为棋,步步算生死,修成谋圣。

  ……

  当然,更多的还是失败的案例。

  有人苦练隐身,想成为隐圣,日日不着衣衫在大街狂奔,被当成疯子。

  有人想刀枪不入,修成武圣,结果身上满是自残痕迹,练两个月便挂了。

  还有人练习潜水,高喊着自己是龙王转世,然后溺亡在深约一米二的水沟中。

  ……

  成圣,除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大家更渴望的,是长生。

  成圣者,命至少三百。

  而成圣的唯一途径便是修炼源气。

  在这个世界,修炼出源气并不是什么难事。

  根据大名鼎鼎的一万时辰定律,在某个领域钻研一万个时辰,体内便能产生源气。

  一般情况下,在一个地方随机找一千个十八岁左右的年轻人,至少有九百九十八人,体内都产生了源气。

  而十八岁的苏凉,至今不知源气为何物,与普通人相比也相差甚远。

  当然,产生源气和使用源气是两回事儿,而修炼成圣,更是千万人中无一人。

  其父蜀国国主苏衍耗巨资,曾寻来卜圣大弟子,半圣许东方为其占卜。

  后者留下七个字:贵公子,一无是处。

  自此,苏凉“一无是处公子凉”的废柴名头,传遍天下,沦为世间笑柄。

  苏衍气到吐血。

  体质很差、年逾四旬的他准备再努努力生个二胎。

  十七岁,恰逢蜀国与南楚结盟,一无是处,还总是惹祸的苏凉被送往南楚为人质。

  十八岁,苏凉生辰,也就是昨日。

  他正准备在南楚郢都城最好的勾栏凤鸣楼大醉三日。

  蜀国传来一条消息:蜀国国主的爱妃喜夫人,怀孕了!

  这对苏凉来说,绝对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

  如果喜夫人生了个带把的,苏凉丝毫不怀疑,他父皇苏衍会立即将其册封为太子。

  而苏凉这个质子,往后的日子就难了,轻则被人不断凌辱,重则入狱殒命。

  郁闷的苏凉准备去凤鸣楼买醉,然后就碰上了南楚丞相之子,郢都第一纨绔南博万。

  南博万与苏凉同龄,也未修炼出源气。

  论废柴,他在郢都城排名第二。

  第一自然是苏凉。二人齐名,因都无正事可做,故被并称为:郢都二闲。

  而苏凉,则成了南博万的遮羞布。

  每次遇到,他都要狠狠羞辱苏凉一顿,以满足他那狂热的好胜心。

  二者菜鸟互啄,苏凉技不如人,又被南博万暴揍了一顿。

  事后,后者留下了一句大实话:“你除了生得一副好皮囊,简直一无是处!”

  “一无是处”这四个字乃是苏凉的逆鳞,当晚,他便气血攻心而亡。

  而另外一个正在研究智能仿生人的青年博士苏凉,只感觉一道闪电劈过,便穿越到这里了。

  “嚯,这开局就是死局啊!”

  苏凉挠了挠头,“我记得来之前抱紧了刚研制的智能仿生人啊,他竟然没有一同穿越过来?”

  ……

  半个时辰后,苏凉的庭院。

  一个身材如土豆的小胖子推开虚掩的房门,快步来到苏凉的面前。

  其嘴里咬着大半个馒头,怀里还抱着一只白色信鸽,有些含糊地说道:“公子,家……家里来信儿了!”

  此小胖子名为馒头,十三岁,长相甚是憨厚可爱,本是一个乞儿,苏凉见他食量极大,便收其为仆了。

  小馒头取下信鸽上的纸条,递给苏凉。

  苏凉打开一看,差点儿没有气晕过去。

  纸条上,乃是蜀国国主苏衍亲笔所书:“儿,若父喜得龙子,将联秦抗楚,为了大蜀,汝需自救,甚思吾儿,盼速归!”

  蜀国的西边是西秦,东边是南楚。

  三国之中,蜀国实力最差,而西秦和南楚又是世仇。

  若蜀国和西秦联盟抗楚,那苏凉这个人质,绝对会第一时间被南楚杀掉祭旗。

  “速归?我咋归?”

  “要实力没实力,要属下没属下,还一直受到南楚监视,连郢都城都无法离开,并且只有十个月左右的自救时间。”苏凉喃喃道,一脸苦相。

  这开局实在太难了!

  “作为一位皇子,活多久竟然取决于废物父皇的二胎是男还是女,这也太憋屈了!”苏凉欲哭无泪。

  小馒头摸着信鸽,舔了舔嘴唇,道:“公子,那这鸽子……”

  “炖了吧!”苏凉摆了摆手。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嘭”的一声,似乎是物体落地的声音。

  苏凉快步走到门外,抬头一看,不由得大喜。

  “哈哈,本公子的春天要来了!”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青衫,面容帅气有范,双眼看上去睥睨一切,双手背在后方的青须中年人。

  与此同时,苏凉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只有他能看到的金色字幕。

  “电量仅剩1%,马上关机。”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