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笙记
汝笙记

汝笙记

桐见卿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3-05-08 10:31:13

“吾这一生唯一不愿提起的便是汝,满是遗憾,说好共赴白头,为何扔下吾一人半生,吾妻,今提笔记汝于纸上,念来生续。”老者手拿毛笔望着墙上的丹青画出了神,眯缝着双眼仿佛回到了那年............ 战争最后的平息只因一位公主,阴差阳错下,逃亡他国,陪他君临天下,说好共白头,却留下一位老者写书回忆往昔。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十久集别离

第一节公主休夫

  成锦国——景定三十五年

  “儿臣参见父皇。”

  女子穿着淡黄色锦纱长裙,头梳朝天髻带流珠步摇装饰于发后,低着头跪拜在地上,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皇上抬头看看女子,自己的女儿自己最了解,平日里从不行此大礼,这是有事求他。

  “起来吧。”

  女子仍未起身,也没有搭话只是低着头垂着眸。

  “卿儿,快起来吧,是有事要求父皇吗?”皇上催促道,女子还是未起身。

  “你这孩子,说吧,什么事情父皇都会答应你。”皇上放下手中正在批阅奏折的毛笔。

  “儿臣是为驸马一事而来,儿臣……要休夫!”

  皇上瞳孔放大,为之一震,虽然本朝允许和离再嫁,但是公主休夫可是前所未闻。

  “卿儿,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回父皇,儿臣知道,北安屡屡进犯我朝边界,我军还在节节败退,儿臣听闻朝中……无请兵之臣,想必也没有父皇可托心之臣,

  儿臣想,唯有驸马,可得圣心,儿臣知道我朝祖训,内臣不得干政,但见驸马日渐消愁,度日如年,实在…………,请父皇恩准儿臣休夫。”

  皇上满眼的心疼看着眼含泪花的康宁公主。

  “是驸马责怪与你,与你闹开了吗,你才有这样的想法?”从座椅上站起身,走近康宁并扶起。

  “回父皇,并没有,驸马并未与儿臣说过一句怨言,是儿臣不忍,请父皇以成锦江山为重,请父皇成全儿臣,亦是成全驸马,更是成全我成锦江山啊!”

  “儿啊,你可知道公主休夫史无前例,这事一旦传出去,我皇室颜面何存那,没人上战场了不成,满朝文武大臣都是草包不成!”皇帝赵政气又气又无奈的说道。

  赵政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女儿眼含泪水看着自己,不禁想起前些日子,驸马来宫中请缨出战的事情。

  “儿臣不敢妄议朝政,儿臣实在不想看到驸马借酒消愁,恨自己无能为力。父皇您就成全儿臣吧,从小到大儿臣什么要求您都答应,这次您在答应儿臣一次,最后一次,女儿知道驸马进宫求过您了,求您了父皇。”

  “哎”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儿,赵政心软了,这是自己的掌上明珠,是自己的心头肉,真真是看不得她流一滴泪。

  “朕准了,你回吧。”

  “卿儿谢父皇成全。”

  公主闻言,笑着抹掉挂在脸上的泪珠。

  出了御书房,康宁公主被丫鬟梦心扶着往宫门方向走,“公主,您这又是何苦呢?”

  “驸马进宫见过父皇他没说不代表本宫不知道,本宫不这样做,只怕驸马会自责对不起先祖,心底也会怪本宫吧!”

  “驸马怎会怪您,当初您求旨的时候,驸马可是自愿此生不入朝堂,谋一闲职,公主与驸马也是真心相爱不是。”

  “好了,梦心,下午圣旨就到了,多说无益。”

  御书房内,皇上问身边的太监总管“陈绕平,你说朕做的对吗?”

  “回皇上,您爱惜公主这是自然,但现在边关告急,北安有一猛将打的我军连连退防,派驸马出战确是良策,虎父无犬子,想我成锦必能战胜,公主这也是已大局为重啊”

  “公主休夫闻所未闻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丢人啊”

  “老奴明白,圣旨一下肯定会引起风浪,不过老奴倒是有一计……”

  陈饶平贴近皇帝的耳朵,小声低语几句。

  “也只能如此了,还是你懂朕的心思,他秦奕霖虽是朕的乘龙快婿,但是今日,为朕天家颜面不得不舍,传旨吧。”

  “是”

  说话间,圣旨已拟好。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