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农门娇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农门娇女:带着空间去逃荒

秋天的信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2-10-30 13:33:19

温馨做梦都没想到她就这么睡了一觉,居然穿越了,还穿到一个与她同名同姓却只有5岁的小孩身上……
看着疼爱她的家人们,以及一贫如洗的家里,温馨感觉压力好大。
不过好在穿越附赠金手指,虽说疑惑重重,但胜在方便好用。
正当温馨准备大显身手时,天降灾祸,她不得不放弃这一切开启了全新的逃荒路。
一路走来,杀人抢劫,谋财害命,饿X俘X比比皆是。
她两世为人头一次知道人心能够如此险恶。
好在,路终有尽头。
千难万险后村民们终于有了安身之处。
开荒种地,种花、种树、挖池塘建房屋打造古代最美农家乐。
几年时间,温馨便将贫穷的村子成了人人趋之若鹜的鱼米之乡。
目录

1年前·连载至新书已发布

第1章重生

  大政国。

  云通县,上凉村。

  夏末初秋,炎热的气温悄然远去,凉爽的风开始由北向南的吹来。

  一场秋雨淅淅沥沥,连绵不断的落在窗台上、屋顶上、大树上,发出‘叮咚’的声响将她唤醒。

  温馨起身后,先去厨房将粥给煮上,穿上蓑衣便打算出门。

  弟弟温善赶紧跟在了她的身后,“姐,我和你一起去吧。”

  “我去地里摘些菜就回来,昨个忘了,来回的工夫你去干嘛。”

  温善也不听,径直的穿上蓑衣跟在了温馨的身后,“姐,我替你拿着篮子。”

  温馨笑了笑,将手中篮子递给了弟弟。

  俩人走到河边,雨水打在河面上泛起涟涟波浪。

  这条河清明如镜,温馨每每经过这儿都爱将自己的小脸倒映在河面上,随后再捡起河边的小石子扔进河水中,打破河水的平静。

  温善熟知温馨的举动,趁着姐姐看河水的工夫,便已经捡了不少的小石子,等姐姐一起身他便将小石子递进了她的手中。

  温馨笑着接过,她拿起一颗石子还未扔出去,远处一位在河中淡定行走的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善儿,你看那边,河里是不是有个人啊。”温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清晨,下着雨的河面上氤氲着淡淡的雾气,整个河面仿佛仙境,河中的那人仿佛‘仙人’一般淡定从容,哪怕身处河中也没让河水泛起波浪。

  温善张望着,看着河面上的身影,“好像还真是个人,姐,那人是要干嘛啊,泡在水里是要洗澡吗?”

  温馨却觉得不像,“这都入秋了,谁大清早的在河里洗澡啊,不冷吗?”

  温善懵懂的问道:“那这是干啥呢。”

  “我也不知道,不如我们过去看看吧。”温馨提议道,在温善同意后,好奇的俩孩子朝着那‘仙人’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俩人越跑越近,就越发觉得河水的那位‘泡澡’的‘仙人’有些眼熟,等看清河中的‘仙人’是谁后,温馨大惊,“这河里的那人怎么那么像大姐啊。”

  温善也觉得很像,可又不是那么像,“大姐每日都要睡到日上三竿的,这会儿天都没亮,她哪里起的来,应当不是。”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还是觉得那人像大姐,你看,那衣裳是不是很像大姐前段时间裁制的新衣啊,大姐说这是嫁人后穿的,所以特意选了红色,喜庆。”

  这么一说温善也觉得有些像了,但大姐大清早的在河边干嘛呀。

  瞬间,一个不好的想法涌上温馨的心头,她连忙朝着河里喊道:“大姐,大姐你干嘛呢,赶紧上来,那边危险。”

  河中的姑娘听到她的呐喊声背脊一僵,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回头朝她的方向瞪了一眼,只一眼后,没有半点儿犹豫再次朝河中心缓慢的走了过去。

  “真是大姐,大姐,快上来,那边水很深,太危险了,赶紧回来。”温馨看到了大姐的脸,这下越发的着急了。

  温善连忙问道:“姐,大姐这是要跳河吗?可,这也不像是要寻死的啊。”

  温善觉得谁寻死走的这么慢啊,是嫌死的时候不够利索,在这儿拉时长吗?所以她觉得温馨肯定弄错了,“姐,大姐这样看着不像要跳河的,倒像是要洗澡的。”

  温馨着急,要是洗澡倒还好,可昨天发生那样的事儿,她家大姐也不是做不出来跳河的事情,“你赶紧去找人过来帮忙,现在没事儿,一会儿有事儿就晚了。”

  话音刚落,河里缓速挪步的大姐身子一歪便开始挣扎了起来,寂静的河水瞬间激起了水花,波浪朝着岸边越荡越涌,温善看傻了眼,回头就向村子的方向跑了过去。

  温馨在岸边越等越急,她纠结一会儿后,就跳下了水朝着大姐的方向游了过去。

  谁知她刚到大姐的身边,大姐就停止了挣扎,并且淡定的漂浮在她的身边,大手一抬一个巴掌重重的拍到了她的后脑勺上,温馨当场被打懵,来不及反应,人就沉了下去。

  而这一幕正好被赶过来救人的村民看了个正着。

  ……

  办公室里,连续熬了三天三夜的温馨疲惫不已,她将最后一份文件签上名后,绷紧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倦意占满了她所有的意识,她将文件合好,摘下眼镜后整个人往后一靠,迅速进入了梦乡。

  许是累狠了,这一觉她睡的很不安稳,她做了很多的梦,有开心的,也有伤心的,渐渐的全变成了揪心的。

  温馨挣扎着想从这个悲伤的梦里醒来,然而她根本挣脱不掉。

  她好无助……

  一滴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眼泪瞬间散开,这时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席卷着温馨的全身。

  她下意识的张开嘴想要呼吸新鲜的空气缓解这种窒息感,谁知嘴刚张开,就有大量的水嘴灌入她的口中、鼻中。

  “呜~,咳。”

  生疼的感觉令温馨从梦中惊醒,当她意识到危险时,人已经置身在了水中。

  她有些搞不清楚情况,她明明靠在办公椅上小歇,怎么会突然就出现在了水里。

  可求生的本能在前,她快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睁开眼想看清水下的情况。

  这时她才发现,她的腿被水草给缠上了。

  而泡了水的鞋仿佛千金重,束缚着、缠绕着她,一直往下沉。

  温馨并没有放弃,她挣扎着用自己的小手努力扯着腿上的水草。

  然而,毫无作用。

  很快的她便因为窒息缺氧的原因,意识逐渐崩溃,甚至已经开始产生了幻觉。

  渐渐的她仿佛觉得自己变成了这条河里的鱼,就当她快要放弃挣扎认为自己和河水融为一体时,模糊的视线中,有一个人影朝她这边游了过来,一只大手拦腰将她抱住,另只一只手迅速拿出匕首隔断了水草,慢慢的将她拖上了岸。

  等等,小手?

  被救上岸的温馨吐出了好几口河水后,来不及细想,无数的片段向她的大脑袭来,她疼痛欲裂一个没撑住,晕了过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