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劫这件事本人有话要说
情劫这件事本人有话要说

情劫这件事本人有话要说

庐江山川月

仙侠奇缘/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05-31 22:34:26

【暴躁口嫌体直怪力女剑神x贤惠守男德的恋爱脑疯批魔族狐狸】

*男主是真疯美强惨一点点病娇 *恋爱脑的意思是,全世界都没有女主重要


世人皆知苍城掌门方楚虽说长相平庸,但胜在天资绝伦,小小年纪就成了正派一脉的领袖,得万人敬仰。

可偏偏他娶了一个貌丑无盐的妻子,据说不仅仅是生得丑陋,一身上下居然半点修为也无。即使他本人是极其敬爱发妻,耐不住掌门外界恶意流言人心叵测,丑妻最终自刎,溘然长逝。

——

绪眠费劲巴拉的爬上转生池,本以为一颗忘情丹下肚这黑历史一般的历劫就该结束了,哪知道飞升大典都没有,凤阳帝君上来就是一句收拾收拾下去吧,并说“你情劫未完,别着急回来”

???

绪眠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她那风光霁月的道侣疯了。据说打算把三界一起毁了给她陪葬

她能怎么办,她只能骂骂咧咧地去抓人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一百四十.再见

一.与我何干

  她又做梦了。

  这梦色彩灰暗,又是那样的漫长晦暗,犹如一块巨石压在她的心口甚至喘不过气来。

  她先是看见那有两个穿着苍城山弟子服饰的男人聚在一起,流氓似的目光将她从上到下的审视,其中带着轻蔑地嬉笑,让人几欲作呕。

  “也不知道咱们掌门到底看上她什么了?这女人长得丑就算了还无法修行,天哪,要我说,就算是娶个花瓶都比她要好吧?”

  随后她眼前一黑,紧接着她又看见自己跪倒在地,手上正提着一个布袋子,那袋子底部还在渗血。

  她知道——她潜意识好像是知道那里面装着什么。

  嘀嗒、嘀嗒。

  血珠成串的打在地上。

  随即剧烈的疼痛自心口辐射似的向四周发散开来,她痛的说不出话来,就连眼前都在一阵阵的发花,可四周都是毫不保留的大笑。

  ——别打开!

  她心里有个声音在疯狂大喊。

  但已经来不及了,梦里的她伸手一把了袋子,那里装着她唯一的朋友,那只她捡回来的小黄狗。

  她双目赤红,爆发出一声惨叫!这惨叫声仿佛变成周遭这些人取乐的助兴剂,周遭甚至沸腾起来。

  因为那小黄狗是她被骗着,最后亲手杀死的!

  她被那个柔弱漂亮的女弟子骗了。

  那女弟子说那袋子里装着的是她要炖汤用的灵鸡,女弟子借口托词说自己不敢杀鸡,求她帮忙先套着布袋子来把鸡给宰杀了。

  ……是她的错,都怪她太久没见过那样温柔向她求助的人了。

  所以她毫不犹豫就那么做了。

  “方楚!方楚…”

  她近乎祈求的悲惨嚎哭声就那样淹没在了无数的嬉笑声中,就好像她才是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犬。

  …有没有人,能救救她。

  没有,不会有的。

  她怎么忘了?

  方楚早在十几日之前与那些门派长老一道去抵御兽潮了,她半点灵力都没有用不了灵识,谁都不会帮她的。

  她只能匍匐在地上疯狂的呕吐,可是她什么没有吃,到最后呕出来也只是清水和胆汁。

  …狼狈的可笑。

  可即使是她努力的把自己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滔天的恨意与满是恶意的笑声也无孔不入的占据她全部的心神。

  最后她看见了一个房间。

  这房间很小。

  四周漆黑烟熏的墙壁渗出阴冷的潮,合不拢的门窗还在漏风。

  墙角有个人缩成了一团,她的肤色黝黑,即使是此时她无声掉着眼泪,如果不借着月光都看不出她在流泪,于是她身上遍布的伤口也很难为人所注意到。

  那个人,就是她自己。

  她的确生得貌丑——这不是侮辱,而是对她的最真实描述;肤色黝黑而不均,鼻梁塌扁,嘴又极大,下颌骨还一边宽一边窄,整个人看起来极其怪异。

  “你怎么还在这?”

  她泪眼朦胧,隐约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个华服女子,面容秀美,满眼都是天真烂漫的骄矜,那女人看她不说话,索性蹲下身,将一把匕首轻轻放在她手心,在无声息之间对转方向,诱哄着她往心口摁:“你说你这种人哪里配得上他?你活着就是他最大的耻辱了,你去死了,他就会更好了。”

  ——不,不要。

  面容黝黑的女子显然对这华服女子极为畏惧,身子筛糠似的颤抖个不停,她听完这话,只是缓缓的低下头,满眼呆滞的望着自己手里的匕首,许久没有说话。

  “你怎么不明白呢?”

  那华服女子终于耐心尽失,猛地撕破了之前温柔的假面,她满是厌恶拽住女人的肩膀:“他根本就没爱过你!不过是被恩情裹挟!不然此时他为何不来?他怎么就看着你死在这连口水都不给你喝?蔻如,你若要是有半点爱过他!就去死!死了还他一个自由!”

  握着匕首的黑面女子像是真的被她的话说动了心,盯了那匕首好一会,还没做出下一步动作,就被华服女子强迫着握住匕首刺向心口!

  ——不要!

  绪眠喊出了声,但剑修多年的肌肉记忆使得她的动作远快于意识,等她反应过来刚刚都只是做梦的时候自己已经起手反击那女人的动作,结果一声还是闷哼将她彻底的从噩梦中拉回了现实。

  绪眠霍然睁开了双眼。

  “百草?”

  ——绪眠猛地喘息一大口气,才回过神来,只是她此时心绪难平,颤抖着手抹去自己眼前汗珠,还是喘息许久才看清楚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刚刚那个被自己一击打的摔到墙角的人是百草。

  “抱歉!你没事吧?”

  她这会只穿了一身寝衣,但情急之下她光着脚就下床去扶百草:“我……”

  “别急,我没什么事,你先将鞋穿上……你这是,又做噩梦了?”

  百草她虽挨了绪眠的一击摔到墙角,但等她缓过劲来却还是先关心绪眠的情况如何,还掏出一个帕子来为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她这一句话让绪眠陷入沉默,她半跪在百草身边,半天才挠了挠头,嘟囔了一声说:“没,就是没睡好。”

  百草自己站了起来,她看着绪眠略带憔悴的面容,有些心疼的轻声问:“这都三百年了,你何必强撑?那忘情丹不如就用了吧。”

  “用那个做甚”

  绪眠闻言,嘴角的笑意有些发冷:“一直记着,当个教训才能提醒自己活得清醒。”

  还是这般倔强。

  上界神官谁人不知,神女绪眠历劫飞升归来虽居剑神正位,却因为心魔难消而一直难有进益。

  百草只是极其轻的叹了口气。

  “帝君找你有事,你快去吧”

  帝君殿。

  四方帝君之中就算凤阳的帝君殿最为简朴,四周陈设都十分简单,但绪眠自小在凤阳帝君殿帝君殿里长大,她自然是极为喜欢也十分适应这里的。

  “帝君你找我?”

  她一进门就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喝茶,那高位上的人也是此时转过头,凤阳帝君是个面容和善中年人,长相平庸,但贵在很能给人以好感,他眯着眼仔细的端详绪眠半天,又皱起眉:“你又做噩梦了?”

  “大好的日子说这个做甚?”绪眠来见凤阳帝君,于是换上了一身正经的神官服。

  绪眠是正位剑神,所以多穿的神官服是火红的颜色,一头乌发半挽起,衬得她更是肤白胜雪。

  或许是她本体诞生于烈焰,连带着她整个人的气质面容也是极其炽烈的美,仿佛骄阳叫人难以直视。此时依靠在桌边,乌发半垂,在身后窗口透出的满天云霞衬托下美得不甚真实。

  “可我今天要和你说的,就不是好日子应该听的,那又要怎么办?”

  凤阳帝君无奈的一阵苦笑。

  绪眠看他这样,也终于收起之前的轻漫,坐直了一些,谨慎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而在听清凤阳帝君的下一句话之后,她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和那个…方楚有关”

  凤阳帝君看起来是有些难以启齿,他自己都犹豫了半天才说出这句话

  “方楚的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

  绪眠说着,神色完完全全的冷了下来。

  若说之前的她倚在桌边的时候是疏懒的美艳,此时就全然成了一块往外嗖嗖散发着冷气的石头。

  “这么多年该过去了。”

  凤阳帝君蹙着眉,语气里有一半是真的心疼,可另一半又对绪眠有些怒其不幸的无奈:“那不是你…”

  “你们说的倒是轻巧。”绪眠轻咬贝齿,唇边泄出一点笑意,语气更是冰凉刻薄:“说过去就能过去?要不你们自己试试?”

  “我说…”

  凤阳帝君正要说话,最后有些忍无可忍的:“你这丫头能不能不要用那种看傻子似的眼神看我啊?我还记得你之前逗的灵犀吃了百草做的巴豆就是这个表情!”

  “我可不得是看傻子的眼神?

  绪眠语气里都丝丝的冒着凉气:“首先,那是我历劫最后一世的道侣而不是我,其次,那是个风光霁月以苍生为己任的无敌大好人,你说他在我死了几百年以后现在要为我屠尽人间?”

  她表情里的嘲讽简直达到了最大值:“帝君,我也记得我提醒过你少看月老那里的小话本了”

  凤阳看对方完全没当回事,有些跳脚:“这是西天那一位的意思!你那道侣是个魔族你知不知道?他本就天赋异禀,魔族还一直在怂恿他联手覆灭人间!他因为你死了要答应和魔族合作了!而正因为他“是正道首领根本就没有人怀疑过他要做的事情!”

  “啊,魔族?魔族的话,那不能直接用天雷击杀了?”

  绪眠柳眉一挑,说话的语气有那么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戏谑:“那如果他就是一个魔族,还非要修仙道本就是逆天而行,寻个机会以天雷结果了就是。”

  ……

  “可结果还是还未发生的,只是是司命以你的命盘演算推断出来的,目前司命只能看见如若你不以外力阻拦,三界必将生灵涂炭。”

  凤阳喉咙发干:“这就说明了两件事情,其一这是你的劫数未完,二,神界不能插手干预尚未发生的事情,需得你去度化他,令他改邪归正。”

  绪眠面无表情转头就往外走。

  “发什么神经!”

  她一边往外走,结果想着凤阳刚刚的话只觉得恼怒于是回头就骂:“我辛辛苦苦五千年历劫回来还指望我去处理这些烂事?我度化他谁来度化我!你们这些人嘴皮子一碰就是天下道义!你知道这五千年有多麻烦么!”

  “我呸!滚吧!想都别想!”

  ——

  好不容易一起喝个酒,你在这叹气做什么?“

  绪眠正是心烦,结果百草来了还对着她止不住的唉声叹气,引得绪眠更是烦躁,忍不住啧了一声

  “你这是又怎么了??”

  百草上神是个下巴尖尖眉宇间常带愁绪,喜着绿裙的女人,她生得美,却总是唉声叹气的,于是许多人也不喜欢她。只有绪眠与她相处的融洽。

  “我自然是烦心,你为何这样恼怒?”

  百草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只是下界教化一个误入歧途,且天慧非凡未来有望飞升的年轻人罢了?你何至于骂了凤阳揍了太阿,打的神虎在南天门嚎哭不止?”说着,她眯了眯眼,满是了然:“这可不像你,绪眠。”

  绪眠抿了抿唇。

  十世轮回,她做过马踏异族开疆拓土的少年将军,也曾为帝王开创盛世山河,即使最落魄的时候她生为乞儿这也都和最后一世的情劫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不过是对她七情六欲的又一次考验罢了。

  或许是做方楚道侣的那些时光着实太耻辱,让她甚至不愿意去回忆自己那些可笑的真心。

  “你不会……”

  百草很是忧愁的凑近,不过她眼珠子一转,又宽慰道:“你不会的,我知道,那这一趟去了又何妨?如若查实他的确是与魔族勾结,直接要了他的命便能以绝后患,也免得你再做那些噩梦难道不好么?要我说,这是你破除心魔最好的机会”

  “这个你吃了”

  百草摁住她的手背,手心多了一颗深绿色的丹药,看绪眠不语,她解释道:“别再犹豫了,吃了,我是真的不希望再看见你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记住那些过往又有何意义?那个方楚又不会彻夜难眠只余你一个人深受其害又是何必?”

  这是忘情丹。

  那是百草手中专门给那些无法忘记前尘往事的神官用的,一颗丹药下肚,就算过去爱的如何深刻怎样不舍,最后也只会是午夜梦回时候的一抹虚影罢了。

  “绪眠你难道还不明白?”

  她看绪眠半天不接丹药,不由蹙着眉:“这一趟你显然就是非去不可了,去了,解决了,你一来破除心魔,二来你才能坐稳剑神的位置,才能给神界看到你的刚正不阿,你需要这份认可,起码对现在的你来说,这份认可太重要了”

  ——

  端州,临安府

  此时正是雨季,亭台楼阁笼罩在细雨中变得不甚明晰,细雨砸在青石板路上敲打出叮咚的声响。

  只要顺着这条街再往前就能到渡口。

  她知道,花五文钱乘一艇小船,只要坐上半个时辰就能到苍城山的山脚下,之后再爬一个时辰山路就能到方楚的屋子。

  这样的路,这样的生活,她走了十五年,也过了十五年,她几乎闭着眼都能走到。

  绪眠端着酒杯,缓慢的从街巷的路上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这就是临安?”

  百草是后天化形,无需历练就能飞升正神之位,她没有来过人界,因而看什么都觉得新鲜:“看着…还不错,烟雨朦胧”

  他们二人用的是法相本身的面容,二人皆是极其出色的长相,也幸亏是这会人少,不至于叫人太过于注意,绪眠听她这么说放下杯子,只是浅淡的笑了一声:“你若是在这过个十几二十年,看什么也不会觉得新鲜了”

  “咱们是不是得想想咱的任务”

  百草借着酒杯,稍稍凑近了一些:“你那道侣,是个什么样的人?好接近么?”

  “满口苍生,满脑正义道德,容貌平凡,人也是无趣至极”

  绪眠说:“着实是不好接近。”

  “……”

  百草张了张嘴:“看来你的确是讨厌他”

  “也谈不上吧。”

  绪眠摆了摆手,凌厉漂亮的眉眼笼罩上了些许的疲惫:“我现在只想把事情处理好了,回我的神殿好好睡一觉。”

  “那最简单的……色//诱他?”

  百草挠了挠头,联想了自己看过的话本子,却没想到绪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与他相识十五年都尚无夫妻之实,你说色//诱他,我怕他在这方面是有些艰难的概率会更大。”她说到这,看百面露难色,忽然拍拍衣角站了起来:“行了,别说这个了,上山看看就知道了。”

  她像是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两份丧仪:“掌门夫人的葬礼,正是探查情况的最佳时机。”

  ……?!

  “我刚刚看了一下”绪眠满脸事不关己,就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情那样轻巧:“他并没有下葬蔻如,她的棺椁在苍城山的后山灵堂停了一百多年,近日迫于压力终于要下葬了”

  “一百多…等等,可这好歹是你的葬礼啊”对人间红白事稍有了解的百草上神颤抖着指尖:“这不好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