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从狮驼岭开始
首富从狮驼岭开始

首富从狮驼岭开始

青动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6-30 15:35:03

四年天灾,狮驼岭颗粒无收,数百妖怪艰难度日。 沈浪最开始只想赚点小钱,讨个婆娘,安安稳稳的过完一辈子。 然而系统太给力,让他轻而易举的成了资本家。 ........ 为了狮驼岭数百街坊能吃上热乎饭,沈浪建立了服装企业。 为了能够成功推销每日剧增的服装,沈浪联合舞坊,让舞姬穿上了OL小套装。 为了将小套装卖遍全国,沈浪与泾河龙王携手,创办了物流行业。
目录

1年前·连载至312

第一章 正常的开局

  沈浪穿越了。

  他起初觉得自己身份还不错,怎么说也是狮驼岭高贵的七十位洞主之一。

  那位过世没两年的师傅还给他留下了一辆小推车,算是个有房有车的体面人。

  可后来沈浪发现自己的日子紧巴巴,因为狮驼岭失了气运,闹了天灾。

  地里旱的泥巴都裂成一块块,好几年没收成,家里的米缸空空荡荡,老鼠进屋溜达一圈,都得瘪着肚子含泪出去。

  他很羡慕东面的那头猪,融合了中土和天竺的饮食文化,自创了一套体系,做的菜十分受欢迎。

  天灾之后短短半年时间就在城里最大的酒楼升任厨师长,连老板都得对他客客气气,许下分红好处,还能往家里带饭带菜,压根不愁吃喝。

  据说他这手艺,是在取经路上磨练出来的,十几年不断地改良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还有北面的那头猴子,也是当年取经队伍中的一员,一路上杀伐不断,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自打狮驼岭干旱开始,猴子就去了城里给人当护院,因做事踏实武力高,很快就成了家主的私人保镖。

  但猴子有自己的理想,保镖当了两年,攒下不小的本钱,果断下海创业当老板,开了一家保镖公司。

  因选拔严格,亲手教导,服务周到,广受城里老爷们的好评,生意红火的不行。

  就是发财以后,便没回过狮驼岭,早把往日的穷邻居给忘了。

  倒是那头猪,偶尔还会分两个窝窝头接济下左右邻里,日子好了也没忘本。

  想到窝窝头,沈浪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穿着一身满是补丁的衣服,踩着一双上个月刚编的草鞋,往洞府外面的石壁上一靠,有气无力的系紧了裤腰带。

  “呼...”

  有些艰难的吸了口气,虽说肚子勒紧了有点儿窒息感,可总比咕咕叫的饥饿感来得强,若是让隔壁盘丝洞的七位姐妹听见了,又得偷偷的掩嘴笑。

  当然,人姑娘心肠好,笑完之后会接济一个半个馒头,可沈浪好歹也是个有房有车的体面人,哪里能吃嗟来之食?

  大男人,得有骨气。

  但是,软饭实在太香了,尤其还是青梅竹马的软饭,不吃岂不是辜负了美人恩情?

  其实青梅竹马的盘丝洞姑娘们赚钱也不容易,没日没夜靠着肚脐眼吐的那点蛛丝织衣服。

  城里小姐太太们知道她们家里七口人等着吃饭,价格压得极低,七位姐妹手指头都被针扎满了孔,才换来一口吃的。

  世道艰难。

  四年天灾后的狮驼岭,生存环境实在太糟糕了。

  沈浪不是没想过逃难,可去了别的地方日子就能好起来么?

  人生地不熟的,连个房子都没有,也没有自己的地可以耕种,估摸着得让人欺负死。

  这年月,哪个地方瞧见陌生人不提防的?

  别说找工作,讨饭都轮不到你。

  但凡日子还能过,谁愿意离开家乡呀。

  狮驼岭再不好,怎么也有个洞府在,还有七姐妹的馒头接济,闲来无事跟大姑娘谈谈情,和二姑娘逛逛街,多香啊。

  沈浪靠着墙,仰着头,嘴里叼着根干枯的狗尾巴草,绞尽了脑汁在想赚钱的方法。

  方法想了一堆,却都一一否决了。

  比如网络小说常常提及的抄书,抄诗之类的套路。

  先不说一本几百万字的书能不能抄下来,光是大致剧情能想起来就谢天谢地了。

  论抄诗...

  可行是可行,但得有门路,能赶上诗会之类的地方才能体现出来,不然就是对牛弹琴。

  即便能有发挥的余地,日常与文人交流之时,沈浪也说不出那些文绉绉的酸腐语气。

  至于能不能借诗词去青楼白嫖花魁,甚至让花魁倒贴封红包,沈浪没试过,也不知道可不可行,将来如果有机会可以试试。

  眼下最重要的是填饱肚子。

  沈浪甚至想过科学的发展,制作肥皂,玻璃什么的。

  但问题是一没经验,二没设备,三没材料,空有想法毫无作用。

  “难啊!”

  “堂堂985高材生,竟然落到连口饭都吃不上的地步。”

  “当年就不该考艺校。”

  沈浪忍不住指天高呼:“系统你出来,别躲了,我看见你了。”

  然而空中飞过了一只乌鸦,没有回应。

  当然,乌鸦还没飞出去多远,就被某一位洞主捕获,美滋滋的加餐。

  沈浪恼怒不已,出手慢了。

  乌鸦再小,那也是肉,是油水,抗饿。

  于是,刚勒紧的裤腰带又拉紧了一些,咕咕的声音顿时消失。

  “沈哥哥,沈哥哥。”

  一位看起来五六岁的小女孩忽然从隔壁盘丝洞跑了出来,带着哭腔冲向了沈浪。

  女孩娇小可爱,长得跟个瓷娃娃似的,是个正儿八经的小萝莉,此刻梨花带雨的模样叫人瞧着心里难受。

  沈浪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看把人闺女哭成啥样了,赶紧蹲下来宽慰道:“发生什么事了,先别哭,慢慢说。”

  小女孩在盘丝洞七姐妹里排行第六,名叫蓝溪,跟沈浪的关系最好,平日里接济的馒头都是她拿出来的。

  “呜呜呜...大姐,大姐她快死了,沈哥哥快去救救大姐。”

  蓝溪拉着沈浪胳膊,眼泪鼻涕哗啦啦的往下流。

  沈浪面色凝重了起来,人命关天,也没多问,跟着蓝溪去了盘丝洞。

  盘丝洞面积不大,满打满算也就两百来个平米,七姐妹住一块十分拥挤,而且上一回装修还是百年前,屋里面的家具都已老旧不堪。

  沈浪见到大姐赤月的时候,姑娘就躺在大通铺上,闭着的双眼不时颤动一下,一张俏脸红扑扑的,并非是气血好,而是发烧了。

  正经的烧,非谐音。

  沈浪俯身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的能在上面煎鸡蛋,撒点葱花都可以直接装盘,若不及时医治,必然是小病成大病的结果,说不定还会烧坏脑子。

  “大姐连着七天七夜没睡觉,赶制城里太太要的衣服,今早上其余姐妹去城里交货换粮食,家里就剩我和大姐,一开始还好好的,后来大姐说想休息一下,可人还没走两步就倒下了。”

  蓝溪说明了原因,抽了抽鼻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沈哥哥,大姐她会不会死,蓝溪不想大姐死。”

  “乖,你大姐她只是生了点小病,没什么事儿。”

  沈浪安慰了一声,心里开始计较了起来。

  赤月现在的情况肯定是要看医生的,狮驼岭没有医生,但凡有点儿医术的都去了城里混饭吃,剩下的都是些没本事的家伙。

  所以,赤月必须要进城。

  进城,就得花钱。

  而沈浪没钱,陷入了死循环。

  但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人姑娘还总是接济自己,肯定不能见死不救。

  沈浪一边扶起赤月,一边朝蓝溪说道:“你留在家里别走开,我带你大姐去城里瞧郎中。”

  他有一辆师傅留下的小推车,可以推着赤月进城。

  然而,他刚刚将赤月的手臂搭到自己肩膀,准备来个公主抱时,眼前出现了一个虚拟的屏幕,屏幕最上方写着四个字:兑换商城。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