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小娇娇白天扮乖,晚上禁撩!
玄门小娇娇白天扮乖,晚上禁撩!

玄门小娇娇白天扮乖,晚上禁撩!

玉司司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2-05-16 09:17:19

为了活命,窦小姐找到她命中注定的男人,“尧先生,只要你娶我,可保你青春永驻,保你财源滚滚,保你子孙满堂!” 尧遇初:“……好。” 婚后,窦小姐一到夜晚就赏给尧先生一道催眠符,然后满城跑业务。 团宠三岁小天才:我智商180,在座都是垃圾! 窦小姐一道灵符打过去,“人死不能复生,姑奶奶最讨厌你们这种死透了还要霸占别人肉身重活一世的无赖鬼!” 十八线小明星:救命,我被困在电视里了! 窦小姐淡定追完这部狗血偶像剧,顺便送给小明星一座影后小金人,“怎么着,我就说你就是影后吧!” 商界传奇暗帝:我三十岁,家财万贯,但是老婆晚上从不回家。 窦小姐瞅了他一眼,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老公,你怎么来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34章 这笔账,我会讨回来

第1章 团宠囡囡三岁啦

  【阅前提示:本文反套路,非团宠文,架空。】

  女主:窦怜遥。

  男主:尧遇初。

  华灯初上,尧家老宅大院格外热闹。

  尧老太太摆酒设宴,邀请了近百人,为三岁小孙女庆生。

  据说这个小女娃刚满三岁智商就达到了180,唐诗三百首倒背如流,上通天文,下通地理,还能预知未来,前途无量。

  宴会厅内。

  窦怜遥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面前的碗筷动也没动一下,双手置在桌下,拿着个罗盘左右移动。

  错不了,正前方那栋别墅里绝对有恶灵!

  正想到这里,坐在她对面的大伯母刘氏突然扯了扯丈夫的手臂。

  “老公,等会儿尧老夫人过来,咱们就提尧窦两家二十年前订的那门娃娃亲,咱家美妍今年刚好满20岁,尧家该兑现承诺了。”

  窦家云点头:“那是自然的,尧家威望高,只要咱们攀上尧家,今后窦家在帝城,我看谁还敢瞧不起!”

  刘氏笑了笑,转头看向她的宝贝女儿窦美妍。

  “美妍,尧家几位少爷,你喜欢哪位呀?”

  窦美妍一脸白莲花标配的无害脸:“妈,你知道的,我喜欢达舟哥很久了~”

  刘氏咯咯笑道:“你就认定尧小三爷不改了?其他少爷都不错呢,不再考虑考虑?”

  窦美妍脸上有些羞涩:“妈,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孩子……”

  “哎呦,我女儿真是太专情了,好好好,妈不说了!”

  刘氏感慨一声,余光扫见窦怜遥在东张西望,马上黑脸:“窦怜遥,吃饭就好好吃,别东张西望的,省得人家说我们窦家的人没见过世面!”

  窦怜遥抬头看向刘氏这张尖酸刻薄的嘴脸,皱了皱眉。

  老巫婆,就你屁话多!

  窦怜遥故意将自己的筷子抖落在地上,随即又将筷子捡起来,“大伯母,我筷子脏了,我去洗一下,你们慢慢吃。”

  丢下话,她立马溜之大吉,抓恶灵去喽~

  目送窦怜遥离了座,刘氏嫌弃道:“老公,你就不该让这个野丫头跟过来,万一尧家看上她怎么办?尧窦两家的亲事,必须是我们家美妍的!”

  窦家云道:“怜遥好歹是我弟的女儿,让她过来吃顿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氏嘀咕道:“她说是就是,你也不查清楚,万一她不是你弟的女儿呢……”

  窦家云脸色拉黑了下来:“好了,我弟就剩这么点血脉,平时在家你对怜遥苛刻就算了,在外人面前你少说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话!”

  刘氏努了努嘴,不再说什么。

  –

  尧家老宅主别墅。

  窦怜遥猫着身子,偷偷地溜进别墅后院,躲在了一棵大树下。

  她拿出罗盘,指灵针反应很强烈,可以推测出来,躲在这里的这只怨灵,绝对在SS级别以上。

  啧,SS级别的恶灵,保底价格20万。

  哈哈……这回发财了!

  窦怜遥正想爬到树上去,树边的阳台上突然走出一道高挑的人影。

  他在打电话,嗓音低沉,却格外好听。

  “妈,我刚到家……”

  男人用下巴夹着手机,双手娴熟的收起挂在晾衣架上的衣服。

  “……好,等我换身衣服就带彤彤过去。”挂了电话,男人转身进了屋里。

  趁此机会,窦怜遥三两下爬到树上,一跃跳到了阳台上。

  阳台的门没关,对应的是一间简约风格的卧室。

  隐约听见浴室里有流水的声音,应该是刚刚那个男人在里面洗澡。

  窦怜遥先给自己打了一道隐身符,这才光明正大的走进去。

  顺着指灵罗盘的指针,她绕过浴室,走出了这间卧室,最后来到了隔壁的隔壁房间前。

  门是虚掩着,透过门缝有股阴寒的怨气渗出,伴随着欢乐的小猪佩奇动画音乐。

  窦怜遥轻轻推开门,只见一个三岁的小女孩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盯着液晶电视在看小猪佩奇。

  小女孩浑身笼罩着一层肉眼看不到的黑气,这是人死后散发出来的尸气。

  这个小女孩已经死了!

  诡异的是,她的灵魂没有分离,还紧紧地附在身体上!

  不对劲!

  小女孩身上的灵魂不对劲……

  就好比一双小脚穿着一双大好几码的大鞋子,码数不对!

  附在女孩身上的灵魂,明显是个成人恶灵!

  好啊,又是一个死透了不愿投胎,妄想霸占别人的身体重活一世的无赖鬼!

  正想得入迷,小女孩突然往门口喊了声:“小叔,你还没好吗?彤彤等你好久啦!”

  看清小女孩的模样后,窦怜遥陡然瞪大双眼。

  这个小女孩,正是今天这场生日宴的主人——尧老夫人三岁的孙女,尧彤彤!

  难怪尧彤彤才三岁智商一下子飙到了180,原来是被恶灵附了身!

  今晚尧老夫人为尧彤彤办了如此盛大的生日宴,要是她现在跑去说,真正的尧彤彤已经死了,这个尧彤彤是恶灵变的,尧老夫人十有八九会把她当成神经病轰出去……

  退一步说,就算她证明了这个尧彤彤是恶灵变的,以尧老夫人对尧彤彤的宠爱,估计也不忍心花钱请驱魔师来再杀死一次自己的宝贝孙女。

  唉,20万的单子果然不好接,她只能等这只恶灵害了人再过来。

  想及此,窦怜遥失望地转身,原路返回。

  她决定回宴会厅吃顿饭再走人,绝不能白来一趟。

  途经刚才那间卧室的浴室门口,门正好打开。

  一道高挑的伟岸从浴室里出来,猝不及防地将她撞开了几步,幸好她身手敏捷才没有摔倒。

  男人却因这一撞,腰间的浴巾失控地滑落在了地上……

  卧了个大槽!

  窦怜遥老脸一热,猛地抬头。

  尼玛,这不是尧遇初吗?

  尧老夫人的小儿子,也就是尧彤彤刚刚喊的那位小叔,尧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尧遇初应该30岁了。

  网上都传,此人虽然经商才华一绝,但性格孤僻,生平不喜交友,尤其不爱在公众平台露面,因而很多人都传他有自闭症。

  没想到啊,这家伙的身材管理得这么好。

  瞧瞧那六块腹肌,真想摸上一把……

  反正她隐了身,摸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窦怜遥抬起手,作势要伸过去。

  尧遇初及时扣住她的手腕,厉声道:“你想做什么?”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