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归来,我已水泥封心木得感情
地府归来,我已水泥封心木得感情

地府归来,我已水泥封心木得感情

胡桃不胡桃

玄幻/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3-09-05 21:00:53

【黑化+系统+无情+带刀】 如果善良是一种罪过,你是否愿意一错再错? 如果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你会心向光明,还是选择堕入黑暗? 对于这些问题,重生后的林非,心中早有答案。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这辈子,我只为自己而活!” (注:此书无女主,全员工具人。)
目录

23天前·连载至第三章

第一章 好人不长命

  地府,阎罗殿。

  伴随着殿外时有时无的亡魂哀嚎声,阎王正坐在大殿之上,一脸平静的比对着生死簿,仔细的翻阅着这一个月的死者卷宗。

  作为开天辟地之初,便已存在的鬼仙,数千年来,阎王一直秉公执法,从未懈怠。

  除了两千五百年前,某位大闹地府、手撕生死簿的齐天大圣……

  “林非,男,十九岁,死因:下水救人时,小腿抽筋,溺水而亡……”

  “嗯,舍己救人,广积善行,转世投胎当入富贵之家!”

  阎王赞叹一声,随即翻到卷宗的最后一页,拿笔准备结案。

  这时,阎王突然瞥见右下角,林非的最大阳寿,居然还剩60年!

  这也就是说,如果林非没有去救人,那他完全可以享受自己这漫长的一生。

  “为救一人,丢掉自己珍贵的生命,这真的值吗?”

  “当然,若他救的是好人,本王自然无话可说!”

  “可若救的是…唉!”

  阎王作为地府之主,千百年来,见过太多人界的悲剧。

  虽然,佛家一直在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但事实却是——善人多磨难,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罢了,好奇心使然,与其在这瞎猜,本王还不如亲自一观。”

  说完,阎王便打开生死簿,翻到林非死后的那几页,阅读起来。

  两鲲半后,只见阎王一脸惋惜的合上生死簿,望着林非的档案,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不出本王所料,又是一个冤死鬼,可悲可叹!”

  “罢了罢了,念你命途坎坷,本王今日便破个例,让你在投胎前做个明白人!”

  打定主意后,阎王对着下属吩咐道:“牛头马面,你二人把这个叫林非的带过来,本王要见他一面!”

  “得令!”

  ……

  两鲲半后,牛头马面押着林非,来到大殿之上。

  与其他亡魂不同的是,林非清澈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显而易见的愚蠢,并没有因为见到阎王,而害怕恐惧。

  见此情景,饶是阎王不禁在心里感叹。

  “这应该就是人界所流传的,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一身坦荡问心无愧吧!”

  “只可惜,这样的人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

  阎王站起身,走到林非面前,开门见山的说道:“凡人,按照地府的规定,你这辈子广修善缘,来世当入富贵人家。”

  “但念你命途坎坷,在你投胎前,本王特地法外开恩,至于剩下的,你自己看吧!”

  “嗯?开恩是什么意思,还有,让我看什么?”

  林非来不及反应,脑门挨了阎王一指,便晕了过去。

  “好了,牛头马面,你二人带他去找孟婆吧。”

  “遵命。”

  ……

  湘宁市。

  “这里,这里不是?”

  林非望着眼前的一切,满脸震惊。

  成华大道,二仙桥头,这里不正是他跳水救人,随后丧命的地方!

  “奇怪,这阎王爷究竟想让我看什么?”

  就在林非疑惑之际,桥上的一对情侣引起了他的注意。

  对其打量一番后,林非恍然大悟。

  “噢,这妹子,不就是我那天救的那个嘛!”

  “没想到,人死之后,真的会有走马灯的环节。”

  “嘿嘿,阎王爷这人怪好嘞,居然还给我看死亡回放!”

  正感慨时,桥上的那对情侣突然起了争执,二人你推我搡,吵得十分激烈。

  争吵中,女方甚至动起了手,直接甩了男方一个大B兜。

  闹到这个地步,男方咬着牙,丢下女孩,一脸决绝的离开,而女孩则是满脸后悔的靠在桥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不停的掩面哭泣。

  折腾了两分半后,电话终于接通了,不过,女孩哭的似乎更凶了。

  最后,女孩朝手机大喊一声,直接跳进了护城河,在水里扑腾起来。

  “原来,这女生是因为跟男友闹矛盾,才想不开要轻生啊!”

  看到这里,林非不禁感慨道:“爱情这玩意,真是害人不浅!”

  “也不知道这位女生,最后有没有成功获救。”

  由于救人时小腿抽筋,林非还没有将女生救上来,便提前嗝屁了。

  所以,他对女生最后是否获救,非常在意。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林非摸不着头脑。

  眼瞅着自己咕咚咕咚的沉入河里,而那女生,却还在水面上生龙活虎的扑腾。

  “奇怪呀,我这练习两年半的游泳技术,怎么比不过一个轻生的女生?”

  林非是越看越纳闷,想不明白的他,脑子里甚至产生了一丝恶念。

  “难道,这个女生其实很会游泳?跳水轻生也只是装装样子吓唬男友?”

  一想到这,林非赶忙摇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如果她会游泳的话,肯定看出来我抽筋了,否则,又怎么会对我见死不救呢!”

  一通胡思乱想后,林非埋头接着往下看。

  幸好,最后女孩被众人成功救起,就连林非的尸体也被捞了出来。

  随后,救护车与警车,一前一后赶到二仙桥。

  ……

  视角一转,女孩康复出院后,被一众记者和摄影师围堵在门口。

  “请问董雨涵小姐,您对于那名学生的施救行为,如何看待?您是否会对遇难学生家属做出的赔偿?”

  “根据有关资料显示,董小姐你蝉联了湘宁市两年半的自由泳冠军,那么我想请问,在明知他可能抽筋溺亡的情况下,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对其进行施救?”

  “我想,以你的专业技术,这应该是轻而易举吧!”

  “请问董雨涵小姐,对于网友们的质疑,您有什么话想说?”

  “……”

  面对一众记者的犀利提问,董雨涵竟直言不讳的说道。

  “我在此澄清一下,我跳下河只是在跟男朋友闹脾气,并不是真的要自杀。”

  “当然,我也没有请那谁谁谁来救我,是他英雄救美,自作多情,最后把小命丢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一定要救他?嗯?”

  “还有,我们家虽然不差钱,但也绝不会接受这样无端的道德绑架!”

  “我解释的已经够清楚了,现在,可以走了吗?”

  此话一出,得到爆料的记者纷纷让路,而董雨涵则是坐上豪车,扬长而去……

  看到这里,林非愣住了。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董雨涵居然真的对自己见死不救!

  此刻的林非面如死灰,比误食九转大肠还要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结局不该是这样!”

  “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为什么!”

  “明明我是想救她的,可为什么她要置我于死地!”

  林非不停的晃着脑袋,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叫董雨涵的女人为什么要害自己。

  他救人一不为财,二不为名利,只是单纯的顺从本心,没想到,最后却落得这般下场。

  “难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吗?”

  “我不该救人,不该烂好心,更不该拼上自己的性命。”

  “要是当初,我没有救她,那我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一时间,林非心中坚持已久的信念动摇了。

  然而,事情到这里还远未结束。

  得知林非的死讯后,气不过的林父,一纸诉状,以故意杀人罪将董雨涵告上法庭。

  此事经过媒体爆料后,立刻在网上引起热议,网友们纷纷表示支持,甚至有律师站出来,无偿替林父打官司。

  看到这一幕,也让林非的心里有了一丝慰藉。

  “这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啊!”

  “可能是我运气不好,偏偏救了一个恩将仇报的女人。”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就算站在道德舆论的至高点指指点点,也改变不了任何事。

  在林非的满怀期待下。

  最终,林父败诉了。

  原因有三。

  1、见死不救不够成犯罪,林董二人并不相识,对于陌生人,董雨涵的救助义务仅限于道德层面。

  2、证据不足,疑罪从无,董雨涵没有杀害林非的动机,更谈不上证据。

  3、资本。

  之后,林父三次上诉,均被法院驳回。

  对于此案,法外狂徒张三摇头叹息,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听到判决,练习篮球两年半的“只因”鸽,默默将肩上的白带滑落……

  就连远在美国的麦克阿瑟,看完此案卷宗,愣是吓得他三年不敢游泳!

  正义,败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