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派修仙:我有一具分身
门派修仙:我有一具分身

门派修仙:我有一具分身

仗剑舒胸意

仙侠/古典仙侠

更新时间:2022-06-30 01:00:05

长生炼法心向道,踏遍九洲寻上法。 一朝得闻天地法,乘风而起入青冥。 苏玉恒意外获得一具分身,成为乘幽派掌门。 从此理清门中内患,踏过万般坎坷,千般关隘,带领门人弟子,一步步登上九洲玄门之首,问道长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四十七章 终焉 八

第一章 遇神

  青洲

  南荡泽

  岸边一处荒草丛生,青苔遍地的破旧庙宇中。

  “此地便是苏某的葬身之地吗?”

  一名年约二十出头,做道士打扮的青年,手中拿着把残破的断剑,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喃喃低语道。

  他名为苏玉恒,乃是附近一处名为乘幽派的掌门亲传弟子。

  原本在门外处理门派事务之时,却突然收到了门中传讯,其中提到,现任掌门苏至德也就是他的师父,大限已至,于数日前便在门中坐化了。

  其人虽然走的突然,但却留下了一封遗嘱,在其中指名他为乘幽派下一任掌门,处理门中大小事务。

  当时远在门外的苏玉恒在得知其师父已是离世之后,顿时感到悲痛万分,神情一阵恍惚,以至于连后面的继任掌门之事,也是未曾多想,当即便撇开身上事务,往山门所在回转。

  但在途中却突然遇到了门内世家一脉为了争夺掌门之位,所派出的一名炼气九层的长老设局截杀。

  好在他虽然修为仅有炼气四层,但却有着一件法器作为依凭,硬是在那名世家一脉的长老手中支撑了许久,之后又在斗法中看准时机,耗费了身上所携带的绝大部分保命之物,拼着重伤的代价,才得以破开杀局。

  随后便是一路逃遁,在不知不觉之中,已是来到了此地。

  但也到此为止了,此时的他不仅身受重伤,体内法力也是接近枯竭。

  他一瘸一拐的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供案前。

  庙内本就狭小,数十载无人问津,早已破败不堪,灰尘铺地,供案上所立的泥塑雕像更是浑身布满了裂痕,看上去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脱落。

  他气息渐弱,脸色愈发昏暗,精神越来越恍惚,看着眼前景象,才忽然记起,此处应当是在上百载以前,此地村民所建立的一座龙王庙,只是后来在此地发生了一起大灾,村民们为了活命,不得不进行迁移,也正是从那时起,这座龙王庙渐渐地无人问津,也就荒废了下来。

  在明白此地位于何方之后,他更是绝了逃生之念。

  此处名为南荡泽,距离乘幽派山门所在之地,少说也有七八十里。

  便是他未曾遇袭之前,想要从此地返回山门,至少也需要半日时间,更何况是眼下这具油尽灯枯之躯。

  想到这里,他更是心有不甘,只是时局如此,无力回天罢了。

  他扫视庙内一二,正欲依靠在供案旁,趁着身后敌人尚未追来,休养一番时,却听见庙外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哼,你这小子倒是会跑,满山乱窜,这回我倒要看你又能从我手中走脱。”

  闻言,他不禁神情一变,这声音他自然是听过的,此人正是在半路设局截杀他的那名世家长老。

  随后,他又注意到庙外突然升起阵阵浓厚无比的白雾来,顿时明白了其人的打算。

  那人手中有着一枚阵盘,一经催动,不但能够寻觅修士气机,还能连通地气,布下困阵,也正是因为这枚阵盘的原因,他才始终无法摆脱其人。

  而眼下以其人先行在庙外布下困阵的情况来看,显然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令他走脱。

  到了这一步,他自知已是无路可走了,看了眼四周景象,口中喘了几口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充满了凄惨不甘与愤恨悲凉。

  随后他又拿出身上仅存的一件法器,正欲闯入困阵之中自爆法器,与敌人来个同归于尽之时,耳边却又突然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

  “你可想报仇?”

  闻言,他不由得一惊,立马寻声望去,只见身后供案所立的那尊泥塑雕像,此刻正通体散发出淡淡的莹莹玉光,将身上的裂痕一一修复。

  “南荡泽水神?”

  他先前见此处龙王庙荒废已久,完全不像是有神灵存身之地,故而不曾想到这一点,而眼下见这尊神灵主动现身,他顿时明白事情有了转机。

  当即便对准供案之上的神像行了大礼,毫不犹豫的点头回应。

  那神像见他回应,便有接着出声道:“你眼下这具身躯已是油尽灯枯,全靠心中一点执念存续,我虽有办法能够助你报仇,但你却是决然活不下去的,你可愿意?”

  听了这话,他反而脸上露出几分决然来。

  “此回苏某遭此劫难,本以为报仇无望了,却不想峰回路转,能够得尊神相助,如此大恩在下已是无以回报了,又岂会不愿!”

  说完,他又对着神像连磕三个响头,随后双手抱拳,口中言道:“求尊神赐法!”

  话语方落,只见神像周身的莹莹玉光微微闪动,随后便听那神像说道:“我要说的,已是在你心底了,你不妨仔细想想。”

  闻言,他不禁一怔,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略一回想,便已是明白了其人所说的办法了。

  眼下光凭他自身之能,显然是不可能报仇的了,但那位南荡泽水神却有一妙法,可以入主他的身躯,替他对付庙外那人。

  不过若是这般做的话,还需要他主动将自身元灵祭出,留下这具空壳让其占据,事后那位南荡泽水神自会亲自送他的元灵转生。

  需知对于修道人而言,元灵便相当于是自身精气神之显化,主动祭出元灵的行为,无异于是自我了断,事后完全没有抵御外敌之能。

  这样一来,便只能任由那位南荡泽水神拿捏了,便是其人事后不愿履约,他也是毫无办法的。

  但实际上以他眼下的状态,其人若是真的对他有想法,他同样也是毫无抵抗之力的。

  而且若是没有这位南荡泽水神的帮助,等庙外那名大敌进来,只怕他连送元灵转生的机会也没有了。

  想通这一点后,他心中已是有了决定,当即便往头顶处一拍,只见一团泛着白光的光团从他头顶卤门处飘出,悬停在半空之中。

  而他的那具身躯,则是彻底断了声息。

  随后,供案上的那尊神像当即便往那具身躯打出一道白光。

  那白光在触碰到那具身躯后,毫无阻碍的便融入其中,随后便见方才断气不久的身躯,又睁开了眼睛。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