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魔头
大唐女魔头

大唐女魔头

猫儿会修仙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2-02-26 10:14:11

“女魔头出没注意咯!” 什么情况?绝世美女出门虽引不起山呼海啸,怎么的也能 街角处只剩下一个四五岁的鼻涕虫,一边舔着手里的冰糖葫芦,天真无邪的望着逼近的萧寒。 “小子,人家都跑了,你不怕我吗?” 看着人畜无害的萧寒,鼻涕虫呼溜一下子说道:“我娘说你是吉祥物,我不怕。” “哈哈哈……什么物?” “贴在门上驱邪的……” “大胆!” “诶!”萧寒拦住随从低身对鼻涕虫说道:“别听你娘瞎说,姐姐很有爱心的,小乖乖把你的冰糖葫芦给姐姐尝尝,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八章 神器归位,回家

第一章 许愿

  益州御林县菩提村

  一老一少两个身影虔诚的跪在神树祭坛前。

  “神树爷爷,我的愿望是传承家族的医术,造福御林县,阿弥陀佛……”

  长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说道:“寒儿,那你就好好祈祷,村长找我有事儿了。”

  “嗯!爹爹您先忙”萧寒头也没抬的继续跪拜着神树。

  萧父前脚刚走,后脚萧寒立马对着神树改口道:“神树爷爷,刚才的愿望不做数,我才不要做兽医,我要做大官做有钱人,还要做大做强,我希望世界和平……阿门。”

  菩提村流传下来的习俗,凡事年满十五周岁少年,都要来神树许愿,以求神树保佑。

  此树经过菩提村世代香火传承,比生命还重要,完全把它当成神一样的存在,觉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你们刚才看见了吗?萧家父女在许愿。”

  “早就看见了,这萧家女娃不会是想继承萧一生的手艺吧?”

  “说不准,这要是被她许愿成功,咱们御林县可就遭殃了。”

  “谁说不是呢,经过萧一生的手,那都是九死一生啊,我家旺财还剩一个独苗儿,崽都不会下了,听见萧一生的声音还发抖呢。”

  “你们发现没有,这萧家女娃跟以前不一样了,至从病好了以后,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总感觉奇奇怪怪的。”

  “我看啊,这就是报应,都是御林县的牲口来找他家报仇来了。”

  “走吧,离这家瘟神越远越好……”

  几个老妇人渐行渐远,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十里八乡的国家大事,对比今日的娱乐记者,有过之而无不及之势。

  虽然她们相距几十米,但是对于异于常人的听力来说,萧寒倒是听得仔细。

  萧寒站起身,整理了下衣衫,虽然神树四周没有一丝尘土杂草,但礼仪方面可不能少,即入乡随俗,随遇而安。

  萧寒快步赶到到了几个老妇人面前,略显笨拙的行礼,装出一副弱女子的样子,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饱含着两颗泪珠打转。

  “刚刚我在神树许愿,神树居然告诉我命不久矣……”萧寒捂着肚子欲言又止。

  “真的?”

  “什么意思?”三个老妇人异口同声的问道,生怕错过这突如其来的大喜讯。

  看着几人的样子,怕是巴不得我早点归西吧。

  “神树说我口舌之快说人是非,贪婪不义之财,不守矜持之美……”此话一出,几人面面相觑,心神不宁神情紧张,犹如说的自己一样。

  萧寒说着将衣袖退到手肘处,手如玉笋,白皙细腻的肌肤中间一条寸长的血痕清晰可见。

  几人瞪大了眼睛,看得真切这血痕犹如嗜血苍龙,势有蔓延之势。

  “起初我还不知道,只是觉得心绪不宁,前些日子大病初愈,一看这手上多出一条血痕来,等它蔓延到手肘……”

  “那有什么破解之法?”几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还不等几人反应过来,萧寒抬手就是几个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边打边说:“我错了,我不该说人是非,不该贪图便宜……”

  几人像看神棍一样的看着萧寒,对于她的举动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萧家女娃,你这是……破解之法?”

  萧寒停下手上的动作,眼泪终于顺着白里透红的脸颊滑落到了嘴角。

  “对,神树说,说人是非要掌嘴,说过多少打多少,到神树祭坛献祭好猪牛羊,金银珠宝越多越好……”

  萧寒不等几人反应过来,也不管她们信不信,立马直起腰杆,活动了一下筋骨自言道:“我肚子好像没这么痛了。”

  几人在看她手上的血痕似乎暗淡了许多,对于萧寒的话也确信了几分。

  “这就好了?”

  “还没呢,神树说,一天三顿虔诚祷告,巴掌不能停,打得越狠好的是越快,不跟你们聊了,我要回家准备了。”

  萧寒对着几人行礼之后,又走到神树下装模作样的磕了几个头,心想看我不吓死你们这几个老家伙。

  回到家之后已是午时,对于萧寒来说,穿越来大唐本身就是一件奇葩事情,而且最为致命的是还穿越成了女人。

  我堂堂七尺男儿,“能屈能伸”,居然要整天擦脂抹粉,恪守妇道,难道真的要在这里嫁人生孩子?

  欣喜的是,这半个月以来倒是吃的好,顿顿都是鸡鸭鱼肉,可以说比村长家吃得还好。

  村里上下哪家的畜生没遭殃的,不管你什么病,先扎两针,病好不好起来走两步,总的来说,落在他手上那是九死一生,故而萧一生就是这么得来的。

  “寒儿,出来吃饭了。”章氏乃萧寒的母亲,跟其他人一样,穿针引线,洗衣做饭,就是个普通的妇人,不过萧寒在她这里算是感受到了什么是母爱。

  “你们吃吧,我没胃口。”萧寒躺在床上根本不想动。

  “女儿,你想吃什么给爹爹说,我出去给你扎两只回来,红烧清蒸还是烧烤你说了算。”萧一生比划了一下吃饭的家伙‘银针’。

  萧寒一听都想笑,萧一生并非庸医,而是故意而为之,要不是他每天扎死几个畜生,家里哪能顿顿吃肉啊。

  这里的人还都迷信,病死的称之为不祥之物,结果全被萧一生打包带走。

  但是有萧父作为御林县唯一的兽医,村民别无选择,只能请他萧一生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

  “你先出来,我们有事情跟你商量。”章氏站在门口说道……

  “什么……我才十五岁,你们就要让我嫁人了?为什么是我?”萧寒一下子跳了起来。

  心想我的愿望还没实现呢,就要嫁入豪门了?

  “这是大伙儿的意思,还是村长的意思?”

  “这是王不二的意思,你放心吧,他是御林县的首富,你嫁过去以后,咱们家就算是发扬光大了,以后得苦日子算是到头了……”萧一生越说越来劲儿。

  章氏将萧寒拉入怀着,关切的说道:“王大老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好好的,这都是女人的命……”

  命?我萧寒可不认命,什么狗屁首富,什么大老爷,老子还没走上人生巅峰呢,你们让我嫁给别人生孩子,哼!想都别想……

  

版权信息